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14章 土霸王

丁小宁给臧华打电话,是一个错误。

说起通玉县的警察局长王二华,那真是跺一跺脚通玉县就要颤两颤的主儿,连县委书记和县长,等闲都不敢招惹他。

此人文化不高,原本是县农机厂的工人,文革的时候,他哥王大中为了保护远通德地委书记,被人活生生打死了,临死的时候求老书记,“书记您方便的时候,照看一下我两个弟弟,我爸妈死得早。”

老书记一摘帽平反,就想到了王二华,先是认了王二华做干儿子,又将其弄到了供销社做副主任,等供销社不行了的时候,又把他调到了警察局,真是哪儿红火往哪儿塞。

王局长的腰板太扎实了,别的不说,老书记出身于正林纵队,正儿八经的“凤凰的天下正林的党”里的正林系,经营通德几十年,人脉极其广博,若不是当时老书记家在通玉的爱人舍不得离开家乡,他做到省委常委那个级别真不是梦想。

像现在通德市委一把手李书记,是凤凰系的人马,上任之后被老书记的人架得差一点吐血,到最后还是陈洁找到了蔡莉,要她帮着约束一下,老书记也觉得这帮孩子做得有点过,出面招呼了一声,李书记接下来的工作才得以开展。

老书记已经远离了通德的政治中心,但是他的影响没人会忽视,哪怕他去素波,郑飞的大儿媳简泊云见了,都得叫他一声“哥”——这固然跟简泊云注重长幼尊卑有关,但是郑飞本人,本来就做过正林纵队的政委,领导过他。

有这么一块金字招牌撑着,有人敢招惹王二华才叫怪,而王局长也乖巧,将老书记一家哄得开开心心的,尤其是书记夫人,本来就是通玉人,王局长将通玉这边安排得妥妥当当,很是让老太太长脸。

需要重点指出的是,这王二华是个粗人,虽然也弄了一个大专文凭,可大家都传说此人是改了档案的——凭他那点水平,高中毕业都够呛。

王局长文化水平不行,做人却是一等一的厉害,很懂得眉高眼低,虽然因为才疏学浅、工作作风粗暴,实在上不去了,但是在通玉县的威风,一点都不比县委书记差。

他的弟弟王晓强幼失怙恃,大哥死得早二哥没文化,根本就是个野小子,王二华做供销社副主任的时候,王晓强就纠集了社会上一帮十七、八岁的小年轻四处游逛,敲诈勒索、打架斗殴,老书记想安置了他,他居然嫌在公家干不自在,拒绝了。

等王二华做了公安局长,王晓强也就老大不小了,借着局长哥哥的势头,在县里欺男霸女、无恶不作,有一次通德市跟通德市大名鼎鼎的黑道人物“钢蛋”掐上了,钢蛋放出风声要卸他一条腿,结果王二华亲自带队,奔赴通德市区,将钢蛋一帮人捉回县里。

二十天后,县法院做出了宣判,以刘刚为首的黑恶势力被送进了大狱,人称钢蛋的刘刚被判无期,需要强调的是,判决的时候,刘刚是坐着轮椅被送上法庭的。

所以说,丁小宁打电话给臧华是个错误,山是王晓强祭拜父母的时候烧着的,以王二华滔天的势力,别说烧一座山,就算炸一栋楼,王局长也能将此事硬生生地压下去,不管怎么说,那是他的亲弟弟去祭拜爹妈引起的事情。

山被烧了,王局长正琢磨着找一只替罪羊好,还是压下去此事好,谁想市政府那边居然就传来了问询电话,他这才知道,敢情被控制住几个人居然有这样的人面。

事情被捅出去了,压就不好压了,王局长就琢磨着对这些人罚一点款,然后放人好了,不过总得等找出来两个替罪羊之后,才好操办此事——那么大个山头,坟挺多的,相信烧纸的不止两家人。

可是通玉县真的不大,找来找去,能找到的替罪羊都能通过这样那样的熟人打来招呼,王二华正愁眉不展的时候,有人在他耳边嘀咕,“那个刘望男,是凌书记的对头,在通玉呆不下去了,才去的凤凰。”

凌书记是胡芳芳的公公,也是老书记一手提拔上来的,而凌书记的儿子凌飞宇现在是厅级企业天南药业的副总,四十岁的副厅也很厉害了,虽然是企业的这种。

这还真难办了,王局长正琢磨着是不是该收拾这几个人一顿,又有人带话来,说是县农业局某副局长帮着刘望男一行人求情,没办法,小地方就这样,谁跟谁都扯得上关系。

你说这求情就求吧,还非要暗示一下是王某某上坟烧着的山——凭你一个副科级的农业局副局长,也敢跟老子这副处瞎逼逼?

这下王二华是真火了,去他妈的吧,以为在市政府能找到两个人就不含糊了?天塌下来还有长人顶着呢,“跟晓强说一声,吓唬吓唬他们……告诉他们,二十万的罚款,交了钱就能走人了。”

县里就是这种作风,何况是王局长这种粗人?他在通玉霸道惯了,而且,他有一个基本上算得上正确的认知,那就是说一般小有办法的人,不愿意招惹黑道人物——大家身娇肉贵的,何必呢,何苦呢?

他当然不知道刘望男到底有多少钱,不过那辆美洲豹轿跑车在那儿摆着呢,王二华就算不认识这个牌子,可也知道这车大概算跑车,价钱肯定不会便宜了——没准比他开的蓝鸟还贵,“顺便查一下她那个车的手续。”

于是,在晚上八点的时候,七八个混混大摇大摆地闯进了警察局,通玉警察局是个“∏”字型结构的大院,三面都是三层的单面楼,只有门口处一溜平房。

刘望男和刘盼男就被勒令呆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,丁小宁倒是不受约束,来来回回地给她俩买这样那样的东西,刘盼男的男人在一边唉声叹气,“唉,望男你要是不从市里找人就好了,随便给王局长塞一点钱就说得过去,现在王局长跟你们叫上劲儿了,这可就麻烦了。”

他在通玉土生土长,自然知道王二华的厉害,刘家姐妹也知道他说的有理,也不能对他的指责计较,可是丁小宁不干了。

她原本就是个火爆无比的性子,“电话是我打的,有什么意见你冲我说……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,有点男人样子行不行?”

“你懂什么,自古县官不如现管!”刘盼男的男人本不想招惹这女孩儿,可是人家说他不是男人,这让他真的无法忍受,“市里有人顶个屁用,这儿是通玉,你知道不?”

“明明火不是咱们引着的,我凭什么给他钱?”丁小宁拍案而起,“欺人太甚……市里有人不顶用?好,我找省里的人成不成?”

市里都不成了,你还找省里?男人哭笑不得地咧一咧嘴,看一看自己的老婆:你妹妹认识的都是什么人嘛,这不是活脱脱的二杆子?

“呦喝,你还认识省里的人啊?”一个怪声怪气的声音蓦地冒了出来,紧接着,虚掩的门被人推开,七八个流里流气的家伙一拥而入,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、相貌英俊的小白脸。

这就是王二华的幺弟王晓强了,今天的山火就是他上坟后没将火完全熄灭,不管不顾转身离开造成的,这点小事他怎么可能在意,无非是烧了一个小山包,有什么要紧的?

正经是听说警察局查住两个外地美女,这让他有点心动,刘盼男他是见过的,那女人的模样还真的不孬,不过年纪有点大了,通玉也不缺同级数的美女,他兴趣不是很大。

可是大家都说,刘盼男的妹妹刘望男比她姐姐漂亮多了,人也年轻,身边跟着的另一个女孩也是一等一的美女,打扮也时尚,不愧是大城市来的。

仅凭这个,就足以让好色如命的王晓强食指大动了,他生长在美女如云的通玉,小小年纪就跟一个小太妹混在一起破了身子,对这种事情的瘾头,不是一般的大。

等他听说了对方开了一辆不错的车来,心里这份瘙痒,那就越发地难耐了,人财两得的事情啊,若不是他心里对哥哥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忌惮,早就不管不顾地掳人了。

眼下,他是得了哥哥的授意,前来吓唬人的,自然更没有什么忌惮了,事实上,他还真不把这种娇滴滴的小女孩放在心上——你来之前,打听过通玉县姓什么吗?

“我认识什么人,关你屁事!”丁小宁脸一沉,不给他好脸色,她年纪虽小,却是闯荡过几年江湖的,一眼就看出来的人不是什么好路数,她性子原本就刚烈无比,知道有事要发生了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那还怕个什么?

“强哥强哥,”刘望男的老公一看不是那么回事,忙不迭站起身子,涎着脸凑了过去,“这孩子还小不懂事,您大人大量……”

“我这人肚量还真就不大,”王晓强笑嘻嘻地打断了他的话,上下打量丁小宁两眼,“小妹子脾气不小嘛,走,跟哥喝两盅去,我就原谅你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