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13章 蒙艺的遗憾

陈太忠听了蒙书记的解释,也是一阵愕然,愕然之后又是窃喜,不过,窃喜之后,就是愤愤不平了,什么运气不运气的?我做到这些,是一个共产党人高度的责任感使然!

哥们儿的情商,够了吧?哥们儿的大局感,够了吧?哥们儿的正义感,够了吧?哥们儿的能力,那更是不需要怀疑的……凭什么你也说我是运气好呢?

没有下面发生的这些事情为缘由,也就没有上面的那些讨论,只不过凤凰市这边有我的重视,拿出了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,这也能叫运气吗?

这不是我运气好,只不过别人遇到类似的事情,不作为罢了!

陈太忠正在那儿愤愤不平不呢,冷不丁听到蒙艺又发话了,“除了黄老的身体状况,黄汉祥还跟你说什么了?”

我说蒙老板,你什么时候也跟章尧东一样,学会瞬移了呢?陈太忠心里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转念一想就释然了,领导们做事不都这样吗?越是关键的事情,越要留到最后说。

“也没啥,他就是答应帮我把邮电管理局的一个副局长,提拔到下一步要成立的移动公司的老总的位子上,”这话对别人不能随便说,但是对蒙老板再藏着掖着,也不是朋友之道。

黄家再次伸手进天南?蒙艺听得眉头一皱,在他的眼里,什么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移动公司老总之类的,是无关痛痒的小事,不值得太计较,最值得重视的还是——黄汉祥再度向天南伸手了。

当然,要是处级干部以下,那根本不值得关心,移动公司的老总,恐怕也是正厅的干部,相关编制还没最终敲定,最起码蒙艺还不知情,正厅级别的国企,这个头就不算小了,黄家再度出手在天南扶植正厅干部,这是个什么味道?

这味道是说,黄家已经把夏言冰的事儿撂到一边了,恩怨也撂到一边了,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!黄家的身份尊崇啊,被他蒙某人硬生生顶了一次,按说这段恩怨没交待完,不可能再向天南伸手了——被人打一次脸还不够吗?

当然,这天南省移动公司的建立,恐怕是在他蒙艺走了之后的事情了,听起来跟与他的恩怨不怎么有关,可是这次黄汉祥帮的是陈太忠推荐的人啊。

以黄家的能力,蒙艺不相信人家可能不知道自己跟小陈的关系,那么黄家此举的意图就很明显了,姓蒙的你既然要走了,我们也懒得理你,倒是要看看下一个继任者会不会那么不开眼,天南,始终是要姓黄的!

其实,类似的暗示蒙艺已经收到一些了,不过信息大都是比较模糊的,陈太忠这次提供的消息,倒是算比较明确的——事实上,黄汉祥答应陈太忠的时候,也确实是那么想的。

蒙书记再追问几句,终于确定黄家确实有不再计较的意思,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,当然,他也很清楚,所谓的计较不计较也只是个大方向,以后尽量避着点黄家才是正道。

由此可见,蒙老板分析人心的能力绝对不含糊,不过,听了这个消息之后,他在欣喜之余,心内也无不疑惑,“太忠你这是……又帮黄老做了点什么?”

他很清楚,这个决定根本都不可能出自黄汉祥,黄家老二绝对没那能力,能改变黄老想法的只有黄老本人,是以他才有这么一问。

“嗯,随便一点点了,”陈太忠含糊地回答一句,心说我那“延寿药丸”既然黄家不肯张扬开,那么我肯定也不会自找麻烦嘛。

“你这家伙……”蒙艺的好奇心真的被勾起来了,这种情况发生在他这个中央委员身上,实在不多见,不过,陈太忠既然摆明态度不肯多说,他当然也不会没品地追着去问,再想一想以前这厮说的话,他只能心里暗暗地嘀咕:敢情,这家伙还真有他自己的资源?

“你这家伙还真成组织部长了,”蒙老板笑着摇头,“我说你低调一点行不行啊?嗯,移动下一步的行情不会很差,你那科委尽量多开发点相关产品吧……”

他这话里还有一层意思,你能在天南打响牌子的话,我的碧空移动也不是不能考虑用你一点东西,只是此事八字没一撇呢,以蒙书记的稳重,当然不会多说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得了蒙老板的指示,他更能确定移动公司的未来了,又聊一阵之后,眼见就七点钟了,于是站起身告辞走人。

这次是蒙勤勤送他到门口,她回来之后,看到老爹坐在沙发上看刚开始的《新闻联播》,她很敏感地发现,老爹的脸上往日平静如水,现在居然微微皱着眉头,禁不住出声发问,“爸,你这是想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,”蒙艺苦笑着摇摇头,又叹一口气,“陈太忠这家伙……也不知道搭错哪根筋儿了,死活不肯跟我去碧空,我都跟他说了好几次了,唉,可惜啊。”

“算了,那是他不识抬举,”蒙勤勤心里暗暗嘀咕,这是我妈让人家生出距离感了啊,“反正我看他成事的能力,也未必有他坏事的能力大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?”蒙艺笑着看自己的女儿一眼,心说能让黄老明白表态放过我,这还不算成事的能力,那什么叫成事的能力?有这个表态,我去碧空唯一的变数也被扫平了!

然而,下一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笑的声音越发地大了一点,“不过你说得也没错,这家伙的坏事能力,确实也无人可及……”

这年头,好话不灵坏话灵,蒙老板都亲自发话,说陈某人会坏事了,那么接下来再发生点故事,倒也是正常了。

第二天下午四点,陈太忠才从教室里出来,正跟王思敏有说有笑地往外走呢,冷不丁手机响起,却是丁小宁来的电话,“太忠哥,现在通玉县警察局找我们的麻烦……”

昨天中午,刘望男和丁小宁赶到了通玉县,走动了几个亲戚朋友,晚上又跟刘盼男一家在一起吃了顿饭,今天一大早去上坟扫墓。

上坟肯定是要烧纸的不是?丁小宁见望男姐哭得死去活来的,也陪着刘望男、刘盼男两姐妹在一边烧纸,又给坟墓除了除草,培了培土才离开。

人要倒霉,喝口凉水都要塞牙,她们一行人离开之后,没过多久,这儿的山着火了,整个通德今年春天没什么雨,火势一下就无法控制了,那火在眨眼间就烧了整个山头。

通玉县的经济欠发达,应对紧急事态的能力就不强,这火救是救不了啦,幸好周边有公路做天然的隔离带,于是当地武警紧急支援,将隔离不到、可能过火的地方也清理的清理,控制的控制。

现在火还烧着呢,所幸这山头不大,估计今天再烧一晚上就没事了,于是当地警察在全力应对之余,马上调查引起火灾的缘故,结果一查就查到了刘望男一行人身上。

刘望男和丁小宁都是美艳逼人的女人,就算在盛产美女的通玉,也算得是相当打眼的主儿,再加上刘望男的姐姐刘盼男虽然徐娘半老了,可也算得是风韵犹存,这么几位站在一起,想不被人注意都难。

在通玉那种小地方,刘大堂的美洲豹是没人认识的,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车虽然小了点,但绝对是不错的车,再加上刘盼男的爱人又借了一辆面包车开来,四个人,三个美女,还是两辆车,这动静真的太大了一点,所以她们很快就被找了出来。

被指定为嫌疑人,刘望男不干了,“我们是先烧的纸,然后除草培土,要是有余灰未烬,我们早就发现了,你们抓人,讲点证据行不行?”

“证据吗?会有的,”警察局的人如是回答,刘家姐妹和丁小宁都是美女,看得那几位直流口水,“现在火太大,等火灭了之后,咱们再慢慢查。”

总算还好,刘盼男的老公在农业局开车,正式在编,又是跟着一个副局长混的,刘盼男又在妇联工作,也是吃财政的干部,通玉县本就不大,有点头面的就算不认识,相互打听一下也就都有耳闻,所以警察们的态度还算不错。

丁小宁火了,直接一个电话打给臧华,“臧市长,我是丁小宁,陪朋友来上坟……”

臧华可是记得丁小宁呢,这个小美女受过杜省长的接见,还给通德捐过五十万,一听就表态了,“我不在通德,小丁啊,你得让我先打问一下。”

结果这一问就坏事了,过不久,臧华的秘书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丁总,臧市长说了,既然不是你本人的事情,这个……还是配合一下警方的调查吧,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,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。”

这话在理,而且,警察局里的人也明显地接到了通知,知道了丁小宁的身份,原本她也烧过纸,也算嫌疑人呢,可现在没她什么事儿了。

按说,接下来等警察调查就行了,谁想不多久,刘盼男的爱人打听出了一桩消息——通玉县确实不大,“警察局王局长的弟弟上坟去了,有人亲眼看见,山是他们点着的……”

这一下,丁小宁坐不住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