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12章 蒙艺的惊讶

邓健东这句话没头没脑的,陈太忠听了之后,倒也没往心里去,心说我能在蒙老板家里混上家宴,这待遇自然是不薄。

谁想,他走回二楼大客厅的时候,蒙艺居然淡淡地问了他一句,“邓健东跟你说什么了?”

蒙老板你这什么时候也开了天眼了,怎么能看到我俩在门口交谈呢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不过,愣归愣,他的反应倒也算快,“哦,他也没说什么,就是叫我不要辜负您的信任。”

话肯定不是原话,但是这么说确实也差不多。

“嗯,”蒙老板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来,就再没做声,屋子里登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,大约过了半分钟,他才沉声说了一句,“那个小赵,下个月要去碧空省做省经贸委主任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又不吭声了,似乎是要考验陈太忠的反应能力,不过,这种小儿科的东西,现在怎么可能难得住陈某人?他很自然地发问了,“这是邓部长引见给您的人?”

蒙艺白他一眼,那眼神明明白白地传递给他一个信号——废话,这还用问,那俩要不是一起的,能一块坐在我家里吃饭?

“那我真的要谢谢您了,”陈太忠很诚恳地说,这里面的味道实在太明显了,蒙艺还没到碧空,赵主任也没上任,眼下却是顺着邓健东的线儿过来拜码头了,这就是赤裸裸的输诚。

很显然,这赵某人是消息灵通之辈,而且,能从京城部委直接空降到碧空省经贸委做一把手,肯定也得有点能量才行,不会是太简单的人物——事实上,请得动邓健东做中间人,那简单得了才怪。

这种场合下,陈太忠能出现在蒙家陪着吃饭,那意思就不言自明了,虽然蒙书记并没有提到陈太忠什么,但是邓健东怎么可能读不懂蒙老板的意思?

小赵的工作,我可以考虑做出适当的支持,不过健东啊,小陈在天南的事情,麻烦你费点心吧,我在天南唯一放心不下的,也就是这小子了。

当然,邓健东心里清楚就够了,他也没指望蒙书记把话挑明,到了他和蒙艺这种境界,某些事情非要说出来的话,那就真的对不起眼下的地位了——太丢人了。

这些因果并不难猜,陈太忠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,不过他觉得有点可笑的是,我今天来拜访蒙老板,只是一时兴起啊。

不过他心里也清楚,“一时兴起”四个字只是纯粹的幌子,想蒙住外行都很难,何况邓健东这种人精?蒙老大若是不想让他见到邓部长,他又怎么可能见得到?

说明白了,蒙老板是在走之前,给他留一份人情下来,算不得托孤可基本意思也差不多,无非是要邓健东将来有必要了,帮衬他一把——你要是不管小陈的话,这个小赵嘛,咳咳,咱们回头再说哈。

邓健东是想明白了的主儿,所以不得不感叹:陈太忠你大牛啊,照顾你一个副处,换来的是照顾一个正厅,说说看,你要不算牛谁还算牛?

陈太忠的脑瓜肯定是够用的,只要能确定这俩人是一起的,顺着这条线想下去,所有因果就猜得七七八八的了,心里也禁不住生出一丝感激来,不过他心里也不无遗憾:老蒙你要真有心的话,让他帮哥们儿破格提个正处,岂不是很好?

其实,这个遗憾是非常没有的道理的,姑且不说他只是凤凰的市管干部,也不说邓健东合适不合适伸手下去帮他,只说有一点他就没搞清楚:没说什么比说了什么还可怕。

邓部长心里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,蒙书记真的开口要他在什么时候提拔陈太忠一下,那倒是好说了,无非就是一桩事情,事情办完就拉倒了——老蒙你说的,我做到了啊,那我跟这姓陈的小子就无关了,以后的事情就看丫的造化了。

副处提拔正处是人情,正处提拔副厅也是人情,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,伸手帮着挡风遮雨依旧是人情,说句良心话,邓健东倒是真的希望听到具体的要求,而不是这种什么都不说。

总之,邓部长可是知道,蒙老板伸手帮陈太忠不是一次两次了,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借此飞黄腾达,经过他手的就不止一件事,比如说祖宝玉,又比如说王启斌。

当然,就算没有蒙艺的招呼,只说范如霜出面,王启斌的事情他也不能不管,官场中的私谊是什么?是关键时刻拿来用的——范如霜跟地方上没什么交道可打,难得开口一次,他还能坐视不成?

想到范如霜,邓健东就又想起了范董前两天说的,陈太忠居然使唤动了黄家老二,帮着把临铝的电解铝项目拿下来了,心里也禁不住暗暗地佩服,这个小陈的路子,还真不是一般的野,跟蒙艺关系好,跟黄家也走得近——要知道,这两方最近可是不怎么对付的。

由于有以上种种认识,邓部长才有了在门口拍陈某人肩膀的举动,才有了那番感慨。

蒙老板一句话,就将他的照顾之意解释得淋漓尽致,偏偏还不怎么露痕迹,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啊,陈太忠正呆呆地琢磨味道呢,蒙艺居然很罕见地主动发话了,“这次去北京,有什么收获没有,说来听听?”

蒙书记是越来越地爱跟小陈闲聊了,不得不承认,这家伙总是偶尔能带给他一些意外的惊喜,虽然有些事情看起来跟自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,但是每每事到临头的时候,却是莫名其妙地能正好用上。

“这次啊,没什么大事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跑了跑鲁班奖,临铝的电解铝也敲定了……对了,听说黄老最近的身体不错。”

“这次来素波做什么来了?”蒙书记听到黄老身体不错,面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,反倒是问起了他的来意,“不仅仅是为了来党校上课吧?”

虽然他是一省的书记,按说是没理由这么关心陈太忠的,可是人要对了眼法,就愿意多打听一点事情,所以蒙书记知道,陈某人上党校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纯粹是副业,于是一时就有点好奇。

“倒还真是为了上课,最近遇到点事情,在凤凰呆着腻歪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少不得又将自己要在招商引资中搞工会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蒙艺听完之后,呆呆地看着他一言不发,好半天才淡淡地一笑,“你这不是又听到了什么风声,才想出的点子吧?”

“没有啊,”陈太忠可是知道“风声”和“消息”二字的区别,很茫然地摇一摇头,又将珍海的事情讲述一遍,最后还不忘抒情一小下,“……我觉得在抓经济促发展的同时,适当关注一下劳动人民的生活条件和心声,很有必要。”

“你这家伙……”蒙艺很古怪地看他一眼,脸上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,“唉,怎么说你呢?你这家伙的运气,真的太好了一点吧?”

敢情,这又是上面近来争论的一个话题,支持者有之,反对者有之,不过因为这是宪法总则里就阐明的东西,所以大家对三资企业的基层工会和党建的看法虽然不同,可分歧是在一个度上。

没人敢坚决地站出来,说这么做是错的,这是个政治觉悟的问题,反对者担心的,跟章尧东的担心类似,怕拖了经济的后腿——或者他们心里并不仅仅这么看,但是这是唯一说得出口的理由。

联想到近来听到的风声,蒙艺心里怎么能不感慨万分?心说这小陈的运气,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,这种事情都能撞到。

凤凰市招商办提出的解决方案,极好地把握住了这个度,建议落地的企业自发地建立工会组织,既是“建议”又是“自发”的,搁给反对最力的人,也不能对此说三道四——他们能做的,也不过私下嘀咕两句“看他们怎么完成招商引资任务”之类的。

支持者中也不乏极端人物,可能会说凤凰市玩的是花架子,是走过场,这话或者有那么几分道理,但是谁也不能否认,花架子它也是个架子,起码是为老板和员工的沟通,搭建了一条理法上站得住脚的桥梁,总比什么都没有强。

还有一个细节,也能免去凤凰市的部分被动,凤凰人采取如此行动,并不是为了迎合上层的某一方,也不是脑瓜一热想体现自己的思想觉悟和政治素养——人家是在珍海遇到事情了,想出了这么一条可能对解决劳资争端有益的思路。

是的,任是谁都不能怀疑人家提出这建议的动机!

种种因素加起来,使得蒙艺想不佩服陈太忠都不行,这已经不是政治敏感度的问题了,这简直是彻彻底底的神棍了,是重生小说的主角才能做到的嘛——当然,这么形容需要有个前提,蒙书记得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小说分类叫做重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