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11章 蒙家家宴

从省科委的角度来看,这个决定很正常,谁不喜欢把权抓到自己手里?而且科委不是垂管单位,也属于双重管理,而且更偏横向管理一些,地级市也出现过出身科委的副市长,尤其是张州,简直都成了传统。

当然,现在省科委有钱了,垂管的力度就可以大一点了,但是人家省科委凭什么没事就拨款下去玩儿呢?

陈太忠不怕就这么说出来,因为陈洁也是这么个意思,而且全国看来,大致都是这么个趋势,不过祖市长一听,很是有点郁闷,“唉,省科委的人说,下面的机构里,也就是能对凤凰科委的支持力度大一点,真是贫者愈贫富者愈富,小陈,这可太不公平了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声,却也没接口,他知道祖市长不过是随便发点牢骚,表示亲热的意思,真要接这个口,还就不妙了呢。

接下来就是大家随意吃喝聊天了,陈太忠通过观察,发现戴复对祖宝玉还真的很客气,客气到有点巴结的味道,心里就隐隐确定了自己的猜想,戴主席还真的不知道蒋世方可能杀回来。

他正琢磨呢,却发现有一道充满谑笑的目光在自己脸上一扫而过,顺着那目光看过去,却是那帕里笑吟吟地看着他,见他注视自己,轻笑一声举起酒杯,“太忠,咱哥俩有日子不见了,来,干一个。”

这家伙倒是眼尖,陈太忠知道,那处长在琢磨自己的心思呢,而且八成猜到了自己想的内容,估计连结论都出来了。

果不其然,过了一阵,那处长趁着自己举杯转圈敬酒的时候,悄悄在他耳边嘀咕一句,“老戴好像不知道蒋世方要回来啊,要不……我再替你试探一下?”

“呵呵,你觉得还用试探吗?”陈太忠低声笑着答他一句,老那,你是情商很高的,但是哥们儿的情商也没你想像的那么不堪吧?

“我这不是不放心吗?”那帕里也笑了,旋即轻咳一声,“他越是不知道,那谁回来的可能性还真就越大。”

这个哥们儿也明白啊,陈太忠有心计较一下那处长对自己的小看,不过转念一想,人家这是好心不是?算了,哥们儿就只当藏拙了,于是笑着点点头,不再言语。

由于大家都是冲着陈某人的面子来的,也都是不怎么得意的主儿,所以这酒桌上就能说一些比较禁忌一点的话题,气氛也相当地热烈,从某种角度上讲,这其实算是个小圈子的聚会了。

陈太忠看着大家喜笑宴宴的,心里一时生出无限感慨来,不知不觉间,哥们儿在素波也有这么多铁杆了啊,想起杨新刚升职时,他很是为凤凰市出了一个小小的“陈系”而暗喜,那么眼下,素波也有一帮亲“陈系”的领导了啊。

真是恍如隔世!他心里正小资呢,冷不丁门口传来敲门声,却是港湾的老板韩忠举着酒杯进来了,“各位领导光临小店,真是蓬荜生辉……”

韩老板脸上满是“我很冒昧”的表情,不过陈太忠知道,这家伙其实眼界挺高,在座的人里面,怕是只有祖宝玉能入了他的眼,最多再加上那帕里。

这也是一个官场共识,从某种角度上讲,认识人多并不完全是好事,那往往也意味着容易陷入各种被动局面中——认识人多了,牵扯就多了,除非你打算混“干脏活”那一行。

当然,在座的也都知道,这韩老板在素波混得很开,自然没人介意他的冒昧,事实上祖宝玉都很高兴地跟他碰了一下杯,太忠把酒席定在这儿,跟韩总的关系肯定不会差了。

“云风要我跟你说一声,这儿完了去交通宾馆,”敬酒完毕之后,韩忠轻声跟陈太忠嘀咕一句。

老韩你这家伙忒不是玩意儿了,陈太忠一听就有点冒火,心说我在港湾吃饭,这消息肯定是你传出去的,我说你丫没事乱嚼我的舌头根子干什么?

高云风既然要他提前打招呼,那就是不见不散的意思了——你们喝酒之后就不要有什么活动了!

陈太忠原本就没有安排什么酒后的活动,可是高云风这么搞,却是让他心里颇为不爽,高胜利当了副省长,你也不能这样对哥们儿指手画脚吧?“老韩你跟他说一下,让他过来好了。”

他是面无表情的说出这话的,可是韩忠是什么人?能从一个街头混混发展到眼下这一步,岂能看不出个眉高眼低来?说不得干笑一声,“行,没问题,太忠……我最近打算在交通局发展点业务,你得包涵一下。”

高云风着急找陈太忠是什么事儿呢?找他算账来了!

高公子前一天也终于知道消息,蒙老板可能要走了,想到陈太忠不可能不知道这消息,却是没提前告诉自己,他心里非常不爽。

“太忠,亏得我把你当朋友看,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居然不跟我说一声,”酒席散了之后,高云风在停车场扯着他,很不满意地嘀咕着,边说还边扭头看一眼跟过来的那帕里,“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老那都知道了吧?”

“云风你也真是的,这事儿换给你,你敢说吗?”那处长这次可是不客气了,他知道,蒙艺要走的消息已经在省里高层小范围地传开了,再遮着掩着也没什么意思了,“太忠对咱俩,都算够意思了。”

高云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又愣了一下,才笑着点点头,“老那你是要跟蒙老板走了吧……哈哈,以后去碧空,全是你招待啊。”

这世界上真的没什么笨人,别看高公子大大咧咧的,平日里的表现也较为浅薄,但是他只从那帕里说话的口气,就能联想到人家要跟着走了,要不然,没了树的猢狲怎么敢跟他这么说话?

“这你才是瞎猜,”那帕里笑着摇头,不肯告诉他实话,“我能不能跟着还两说呢。”

“装,你就装吧,”高云风这次可是不再相信他了,笑着伸手对他指一指,“你们体制里的人啊,就没一句实话,算了,我也不说啥了,太忠,你这奔驰借我开两天……”

这只是小小的一段插曲,大抵就是高公子很不满意自己被朋友欺瞒,不过,他是依旧惹不起陈太忠,人家那帕里将来很可能是碧空第一秘,他跟谁叫真去?

等陈太忠回了紫竹苑,有意外惊喜等着他,丁小宁已经把雷蕾招呼了过来,可见这骄奢淫逸真的是会传染的,三个女人居然觉得共处一室很正常。

那么,一夜荒唐是肯定的,也就不用再说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刘望男和丁小宁驱车直奔通德,陈太忠则是去党校上课,中午又跟王浩波坐一坐,王书记很不高兴地抱怨他——昨天为什么不叫上我?

“人太多的话,动静太大,引起别人歪嘴的话,就没意思了,”陈太忠笑着解释,心里却是在暗叹,这小圈子里,根本没啥秘密了嘛。

王书记倒也认可他这个解释,事实上,在官场混得久了,谁都知道谨慎的重要性,两人又谈了一些静河二库工程的事情,就此散去。

下午又是党校上课,等到傍晚下课的时候,陈太忠琢磨一下,心说既然不少人知道老蒙要走了,那哥们儿不去看看,倒是显得过于势利了。

蒙书记最近倒是真的清闲了不少,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之后,沉吟一下就笑了,“呵呵,晚上来家吃饭吧,你尚阿姨不在家,我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蒙老板家里可从来不缺热闹,除了蒙勤勤之外,还有两个客人,一个是北京来的,另一个居然是邓健东。

邓健东一见陈太忠就笑了,伸手跟他握一握,“我早就听说你的名字了,没想到现在才见一面,小陈你真的很忙啊。”

“我是瞎忙,”陈太忠忙不迭谦虚两句,“邓部长您这么大的领导,那哪儿是我想见就见得上的?我真没那么大的胆子。”

“你胆子可不算小,”邓健东还待说什么,蒙艺咳嗽一声,“健东你别吓唬他了,小陈年纪还小呢,别跟他一般计较。”

蒙艺和邓健东关系有这么好吗?陈太忠心里还真就纳闷了,老蒙都要走的人了,老邓居然在这个时候上门,也不避讳什么。

当然,有俩省委常委在座,陈某人再胆大,也只能只带耳朵不带嘴巴,而且那个北京的来人,似乎也有点来头,只是丫的职务是“主任”这种烂大街的称呼,倒是摸不清到底是什么级别。

饭桌上很是沉闷,偶尔蒙老板和邓部长说两句话,也是简短得很,而且是非常云山雾罩的感觉,陈太忠努力地去听了,但是死活听不明白。

那北京的赵主任说话更是不多了,最多就是找陈太忠和蒙勤勤碰杯,看起来倒是酒量不错的样子。

饭毕,邓健东和赵主任就起身告辞了,蒙艺没有去送人,陈太忠琢磨一下,得,我去送吧,谁想到了院门口的时候,邓部长转身冲他微微一笑,伸手拍拍他的肩膀,“小陈你幸运啊,蒙书记待你,真的不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