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10章 被抢功

章尧东是何许人?一听就明白了,这是秦连成想出风头,你想出风头不要紧,但是不能拿全市陪绑不是,这主意也忒损了一点吧?

按说,前一阵的副市长之争,他是欠了秦连成一点东西,适当补偿一下并不为过,正好也能化解一下许绍辉可能的怨气。

但是话说回来,章书记看秦主任不顺眼不是?所以就对补偿不是很热衷,事实上,他还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理由,那就是秦许双方的交情有扎实的基础,是他不能比的。

可是眼下,大家就都算许系的人马了,你秦连成想上进那很好,不过做为一个派系,有得到就要有付出,万一你上进的前提是我做出些许让步,那岂不是不美了?

再说了,人越往上走,位置就越少,眼下小秦你远远未能对我构成威胁,但是你身后有人,这步子一旦走顺,那以后还真是难讲,这不是平白给我树竞争对手吗?

也亏的是有这么一点歉疚,章书记不好说什么太过的话,如若不然,他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——你秦连成想出风头想疯了?

“这个其实也算精神文明建设,”秦连成可不是一句两句的暗示,就能乖乖回去的主儿,说不得就要解释一二,“小陈跟我说的时候,就问了我一句,前一阵珍海发生的工人下跪事件发生在咱们凤凰,会有什么样的影响?”

“小陈?珍海?”章尧东可还不知道这两个名词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,市委书记要操的心实在太多了,当然不可能面面俱到——而且这属于政府事务不是?

他知道,能在这个场合被拿出来说的小陈,肯定是陈太忠,心说这幺蛾子是那家伙整的?嗯,倒也不是没可能,反正这种乱七八糟的邪行玩意儿,出自那厮的脑瓜是很正常的,不过——“这个珍海是怎么回事?”

不求有功但求无过!听完秦连成的讲述,章尧东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就是这个,珍海那边属于经济发达地区,对意识形态的东西普遍比较忽视——如若不然,这消息十有八九都不会被捅出来,捂盖子谁不会啊?

但是类似的事情若是真发生天南,发生在凤凰,又被人捅出来的话,凤凰市肯定要吃省里的排头,没准还会有人借这个由头搞点什么风雨。

“嗯,这个嘛,”章尧东有点后悔刚才的表态,不过还好,他也没有把话说满,所以眼下有转圜的余地,“你跟姜勇和李解放碰一下头吧,拿出个章程来,大家议一议。”

这一刻,他想的并不仅仅是下跪事件发生在凤凰该怎么办,他更在意的是,这是陈太忠搞出来的东西,事实证明,小陈那可是福将来的,运气惊人的好,章书记不想跟这种有逆天运气的人对着干,适当地放放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要联系李解放?秦连成听得就有点晕了,联系姜勇很正常,姜副书记分管的就是意识形态的口儿,可是这李解放是市总工会主席,联系他做什么?

“甯瑞远说这是自发建立的工会组织,不想跟总工会有什么联系,”秦主任小心翼翼地解释,“我的想法也是这样,务虚一点……只对劳动局就行了。”

凭良心说,对总工会才叫真正的务虚,那里也是个清水衙门干部们养老的地方,戴复就是被人扔到了素波总工会,不像劳动局手里还有不少实权,不过那样一来,工会之间有了名义上的统属关系,想必投资商是不愿意看到的。

嗯?章尧东抬头看一眼秦连成,心里越发地明白了,敢情你小子就是想纯粹地作秀啊,他心里有点鄙夷,但是同时他也清楚,若是秦主任是这种动机的话,事情就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棘手了,你想要名声?我还想要呢。

不过很遗憾,以章书记的强势,根本无法容忍自己说一句对方就解释一句这种谈话方式,你丫知道“尊重领导”这四个字怎么写吗?说不得淡淡地哼一声,“企业工会怎么能撇开总工会呢?我建议你还是跟李解放沟通一下,要重视总工会的意见和建议。”

你就扯犊子吧,秦连成听得心里冷笑一声,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,只是缓缓地点一下头,“多谢章书记的指示,这一点是我疏忽了。”

事实上,秦主任心里非常清楚,要不是章尧东出手,李解放也不至于被发配到总工会,虽然李主席跟章书记没什么个人恩怨,但是两人不是一个阵营的,所以,在宣教口儿上工作了二十年的李某,本来完全能顺理成章地升任宣教部长,却被提了半格,提前送到总工会养老。

我知道你知道,你也知道我知道你知道!章尧东的意图非常明显,你搞清楚谁是老大谁说了算,李解放那儿你意思到就行了,可你要不肯意思到的话,那就不要怪我不够意思了。

“嗯,”章书记点点头,他对对方的乖觉还算满意,不过以他的性格,不可能太顺利地答应那些近似无礼的要求,少不得再点一下,“一定要跟姜书记好好沟通一下。”

跟姜勇沟通,可不就是跟你沟通吗?秦连成实在太明白了,自打章尧东力排众议,将姜勇从金乌县县委书记提拔为市委副书记,姜书记就一跃成为章系最忠实的打手和干将了。

好好的一件事情,又要被姜勇分一点功劳走了,秦主任这心里的郁闷也就不用说了,两人都是副厅,但是人家姜勇不但是市委常委,还是专管意识形态口的,虽然具体分管的内容有些飘渺,可是眼下这件事,肯定要算到意识形态这一块儿。

他既然郁闷了,肯定就要找个人唠叨一下,无疑,陈太忠就是最好的听众了——小陈啊,你看,我本来是想说这个建议来自咱们招商办,也就是说你是建议者,我是行动发起者,你说说,现在倒是成就了姜勇的业绩,真是的。

出乎他意料的是,陈太忠对此倒是无可无不可,一时间秦连成就有点纳闷,这家伙遇到抢业绩的事,不是六亲不认的吗?

其实秦主任想的并没有错,只是随着在官场中浸淫日久,陈太忠已经逐渐地习惯了创意被掠夺,功劳被抢占这种事,而且姜勇确实分管意识形态,想伸手的话,谁都不能说什么——虽然弱势了一些,却是章尧东的嫡系。

事实上,陈太忠提这个建议,也不过是一时的不忿,就如水过鸭背一般,提过之后就没什么期待了——冷静下来一考虑,他也承认这规矩对招商引资会造成巨大的影响,由甯瑞远的反应就可见一斑,只不过他已经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了,真要停下来的话,他丢不起那人。

当然,就算没什么反应,对姜勇这么横插一杠子,他也难免有点悻悻,心说那你们商量好了,爷不伺候了,党校那边又要开课,我去素波转一转!

不过他这次去素波,就不是一个人了,刘望男和丁小宁随行,清明要到了,刘大堂回家给母亲烧纸,而最近京华酒楼没什么事儿,丁总就伴着她的望男姐走一遭。

到素波后,陈太忠把这二位放到了紫竹苑的别墅,接着就联系一下王启斌,“王部长,我来素波了,今天戴主席有空没有?”

不多时王部长回了电话过来,戴主席有空,“太忠你过来接一下我吧,咱一起过去,然后找个地方聚一聚,要不再联系一下祖市长?”

看来适当地表现出点小瑕疵,还真能拉近彼此的距离啊,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有微微的感慨,若是没在那帕里家那一遭,王部长也不会这么不见外地叫哥们儿去接他。

再联系一下其他人,还好,大家居然都比较空闲,祖宝玉有空,那帕里也有空,少不得大家约好时间,在韩忠的港湾大酒店相见。

陈太忠是接上王启斌之后,又到总工会转了一圈,陪着戴复一起去酒店的,戴主席对陈太忠的座驾有点微微的吃惊,“小陈你这奔驰车哪儿来的?”

“借朋友的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,这次刘大堂返乡探亲开的是美洲豹,丁小宁的奔驰车就没啥用,说不得他就拿来用一用。

大约六点的时候,那帕里也到了,倒是祖宝玉来得晚一点,一来了就笑着向大家解释,“今天跟科委的人去省科委要钱了,太忠,回头你得帮着跟关主任说一说话。”

今天来的人里,论实权还真就数祖市长大一点了,再加上大家都是陈太忠的朋友,他倒也不见外,直接就张嘴了。

“关主任啊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颇有一点无奈的样子,“据我了解的,省科委可能不会把钱拨下来太多,大部分的项目审批,可能要他们亲自过问。”

这也就是说,省科委意图直接对各大企业、高校和地级市,而不是垂直拨款到市级科委,由市级科委自己决定扶持项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