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09章 珍海行(下)

“可惜了,凤凰科委可是好单位啊,”见陈太忠离开,周无名才冲孙天摇一摇头,“你要进了里面,这辈子就有着落了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啦,我也是凤凰人啊,”孙天笑着回答,“连陈主任我都听说过,不就是那个什么……什么书记吗?”

要说这体制外的人还真没啥忌惮的,居然就敢当着周局长的面儿提五毒书记这绰号,不过这也正常,小孙原本就是个胆气壮实的,要不然也轮不到他独独不跪了,周无名听得就是一声轻笑,“以你的性格,其实……其实在南方闯荡一下也不错。”

“嗯,”孙天听得点点头,事实上他现在更奇怪的是另一件事,“我听说陈主任做事很有气魄的,怎么会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?”

“他……”周无名苦笑一声,他有心想说那家伙连来都不愿意来,仔细琢磨一下才摇一摇头,“谁能猜到他的想法?还是再去劳动局问一问吧……你说他们的工作条件很差?”

陈太忠的想法没人猜到,但是金珍仙出了点意外,不久之后就广为周知了——金老板遭了梦魇!遭了梦魇是天南土话,大致就是撞了太岁或者说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晚上一直被恶梦困扰——那种极其真实的恶梦。

金老板确实是遭了梦魇,一合眼就看到怒目而视的孙天,要不然就是黑压压跪在地上的员工们嘤嘤的哭声,还有就是偶尔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,告诉她这件事做错了——虽然这个人影不真实,但是金珍仙却莫名其妙地明白,这个人应该是自己已经过世多年的爷爷。

一开始,她只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倒也没有在意,但是这眼睛一闭就能梦到这些,每每醒来的时候,总是全身的鸡皮疙瘩伴着淋漓的冷汗。

到了后半夜,她实在受不了了,叫来了自己的助理,还有跟自己走得很近的翻译白小姐,得,这下好了,本来是一个人睡不找,到后来成了三个人睡不着了——金老板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,都会发出声嘶力竭到近乎于歇斯底里的尖叫。

这个状态,肯定就导致了金老板第二天白天的精神不振,她很想睡,但是偏偏无法入睡,哪怕在白天,一闭眼也是那些场面,真的令人抓狂。

总算还好,上午十点来钟的时候,有个工作会议,在会上金老板终于昏昏沉沉地睡去,等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二十多个与会者都在看着她——这次她睡了两个小时!

在传说中,这就是典型的遭了梦魇的例子,人多阳气旺的时候,可以难得地睡个好觉——事实上,陈太忠的手脚就是冲着这传说来的,怎么可能不注意到这个?细节决定成败嘛。

金珍仙可是不信这个邪,或者说她就算信了这个邪,也没打算向那些下跪的凤凰人服软,在她看来,我带着投资来你们这贫瘠的地方,就应该享受人上人的待遇。

而当地政府和民众的反应,也助长了她这样的心态,做了几千年仰仗天朝上国鼻息的小国寡民,一旦地位暂时转换,那扭曲的心理简直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。

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,周无名和《天南日报》的记者也听到了这样的传言——金老板的公司管理很严格,等闲没什么人出入,金总的脾气也大,但是话说回来,大多数人当面不敢顶撞她,但是绝对会很乐意将她的糗事传出去。

“这人呐,还是不能做亏心事,”周无名叹口气,笑着看着身边的孙天,“人在做天在看,你居然成了她的梦魇了,哈哈,笑死人了。”

他们在笑,可金珍仙在哭,因为……夜晚再度来临了,所谓的梦魇有强有弱,能一直纠缠人的,那就是怨念极大的,所以,金老板又是一夜未眠。

等到第三天这个情况依旧发生的时候,就算金珍仙嘴里再不相信这个传说,也不得不承认,这事情实在太邪行了,不能再这么下去了——她总不能每天白天叫上一堆男人围着自己,才睡一小觉吧?这算是睡觉还是算让人围观自己的丑态?

当然,金老板身份尊崇,直到此刻也没想着向工人们道歉,以化解这段怨气,她想的是我离开这里一段时间,等这阵怨气过去之后,再回来也不迟。

反正,做为韩资企业,她是经常回国的,说不得借口自己国内有事要处理,直接坐了飞机回国——她的家人甚至在国内帮着找了阴阳师和心理医生,不过,这种灭自家威风的事情,她是不肯张扬的。

这件事的结局很有一点悲剧性,可以想像得到,韩国的阴阳师不可能去除陈某人用仙力凝聚出的幻想,于是金老板在母国继续遭遇梦魇,心理医生更是对此无能为力,十几天后,金珍仙精神崩溃,住院将养了三年,才逐渐恢复正常——那是陈太忠留下的幻想慢慢消失的缘故。

有一点需要强调一下,金某人坚持着不肯向那些低等人道歉,在她精神接近崩溃的时候,居然迁怒于那些下跪的工人,从韩国发来了指示:凡是凤凰人,全部开除出厂——天南人也不许留,公司不要这种人!

“这又是何必呢?”这个时候,周无名已经回了凤凰,呆了几天没什么成就,也就只能回去了,听到这消息,周局长禁不住长叹一声,“不跪的被开除了,跪的还是被开除了……”

倒是陈太忠心里有些微微的畅快:膝盖软就能保住饭碗吗?哼,这可不是哥们儿要砸你们饭碗,实在是那老板太不是东西了,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收拾她应该更狠一点来的。

他这个手脚动得真的是有点小,心里也非常地不甘心,不过,再强烈的手段也实在没办法用了,那个公司周围很有几个韩国的厂子,若是他采用一些极为暴力的手段,就算做成是别人干的样子,但是这影响会很坏。

当然,影响再坏,也是珍海的事情,跟天南没什么关系,可是,他不是还忌惮着国家安全局吗?若是总有那些灵异事件发生,他不被人惦记都不可能了。

总而言之,知道金珍仙疯了之后,他这怨气就算消得差不多了:给了孙天五百又答应了人家的工作;下跪的那些还是被韩国老板无情地迁怒了;还没被人注意上,挺好!

然而,甯瑞远对这个结果相当地纳闷,“太忠,这可不能算是你的功劳,是那个韩国人心理承受能力太差。”

“少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,”陈太忠才不理他,借口谁不会找啊?“我说瑞远,当初你说的可是为咱们老乡抱不平,现在老乡的这口气出了,怎么,你打算不认账?”

“可是那么多老乡被开除了,”甯瑞远还是想负隅顽抗一下,别人心理素质差也能算到你头上,凭什么啊?

“那些老乡不该受一受教育吗?还是你觉得他们就应该下跪?”说起偷换概念,陈太忠也是一等一的好手,“瑞远,现在可是轮到你主动要求建立工会了啊。”

“可是他们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嘛,”甯瑞远还待唧唧歪歪,眼见陈太忠的脸色不善,终于干笑一声,“好吧好吧,我跟你去劳动局,成不成?”

“先不去劳动局,跟我去招商办吧,”陈太忠也聪明着呢,你去了劳动局,那就算老周发起的动作了,这怎么可以?这个功劳,那一定要算到我身上,算到秦主任身上才成,“老周那边,先封锁了消息再说。”

“这么做有点……有点犯忌讳吧?”别说,现在甯瑞远对国内官场也有了相当的了解,一听就听出来这里面的门道了,还能发现陈某人的行为不够和谐。

“忌讳?”陈太忠昂然一笑,心说要是别的局长,没准我还要考虑一下,至于说周无名嘛,哼,实在没那个必要。

秦连成听说甯瑞远自愿要求在工业园建工会,这心里就明白了——自愿?傻逼才会自愿,这小子无非是被小陈逼得躲不过了,为自己争取点主动而已。

可是不管怎么说,这是好事儿,秦主任一直还没把这个建议跟章尧东讲呢,他心里很清楚,别看自己是招商办主任,但是这个招商引资成绩略略差一点也不怕,可是章书记绝对不行,人家考虑的是全省一盘棋,没办法,两人的看问题的着眼点不尽相同。

眼下甯家都愿意主动建立工会了,秦连成说话时,腰板就能略略地直一点了,然而,就在他找到章尧东的汇报的时候,章书记的反应却还是比较激烈。

“秦主任,这个建议……的风险太大,”章尧东犹豫了半天,相关细节也考虑得差不多了,才缓缓发话,“我承认这是好事儿,但是,不符合眼下凤凰市的发展需要,很有必要推后实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