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08章 珍海行(上)

陈太忠想到过,甯瑞远的工作或者不会那么好做,但也没想到那么难做,他苦口婆心地“动之以情”了二十分钟,谁想甯总一口咬定,就是不答应,“太忠你也别说那么多了,我们回天南来,自然是想造福家乡人民,搞这个工会很没必要……”

陈某人的脾气本来就不是很好,口干舌燥地说了半天,见对方还是不肯答应,终于面皮一翻,冷哼一声,“瑞远,你是打定主意不给我这个面子了,是吧?”

“太忠,你听我说,”别说,甯瑞远还真怕他翻脸,太忠的官虽然不大,可是能量不小,尤为可怕的是,这家伙还统治着凤凰市的黑道,那黑道几大巨头在此人面前,乖得像小绵羊一般。

以甯家的势力,倒也不会怕国内这点不成气候的黑道,但是这黑道背后若是有红道上的人支持,两者相结合,那破坏力绝对是以几何级数来增加的。

“我不听那么多了,”陈太忠手一竖,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就问你一句话,这个面子,你打算不打算给我?”

“你的面子我肯定给,”甯瑞远点点头,斩钉截铁地回答,不过,他见陈太忠又要开口说话,忙不迭伸手出来乱摆,“我说,你听我说完行不行……那谁的身体不行了,你知道不?”

甯家是凤凰望族,造福家乡的诚意肯定是有的,但是既然做了商人,肯定是要在商言商,投资环境什么的,那都是要考虑的,甯天嘉既然搭上了黄老的路子,时不时地联系一下,倒也正常了。

前一阵黄老的身体状况持续恶化,也被甯家探听到了,虽然他们得到消息的时间远远晚于官场中的相关人等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个消息可能带来的后果做出精准的判断。

甯瑞远做为甯家工业园的实际负责人,也得到了家族里传来的消息,甯总做人有点这样那样的小瑕疵,但是他对家族的忠诚,是不用怀疑的,所以一听陈太忠的来意,他下意识地就想到了最近收到的消息,心说黄老不行了,你们就打算打我们甯家的主意了吗?

当然,他对谁没信心,也不可能对陈太忠没信心,可是话说回来,万一太忠是不明真相被人当枪用了呢?反正兹事体大,他也不好乱说,只能胡乱抵挡试图蒙混过关。

直到眼下陈太忠要翻脸了,被逼无奈之下,他才心一横,将自己的顾忌说了出来,不过在说的时候,他心里还有点小小的疑惑——也不知道太忠能不能听懂我说的“那谁”是谁?

遗憾的是,甯总这个担心纯属多虑,年轻的副主任听到他这话,先是一愣,随即就笑了起来,那笑容异常地古怪,“瑞远,你这消息也忒落后了一点吧?算了,我也懒得跟你计较,那谁……现在的身体很不错,再活个三五年的根本不成问题,不信你再去问一问。”

“你知道我说的是谁?”甯瑞远真的惊讶了,他不是怀疑对方的消息不够灵通,而是怀疑两个人说的不是一个人,黄老怎么还可能再活个三五年?

“啧,你这人就特没劲儿,”陈太忠哼一声,摸出了手机,“要不要我给黄汉祥打个电话,让他亲自跟你说一说?”

“哎,不用不用,”甯瑞远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?太忠已经把话说到这样的程度了,再置疑的话,那可真不是朋友之道了,反正这消息他自己也能慢慢打听出来,若是消息不准确的话,到时候他就可以拿这个理由来反击对方了。

太忠跟黄家关系不错啊,反应到这一点,甯总更觉得无法推辞了,黄老可是甯家在大陆最硬的靠山了,不过他终究也是机敏之人,略略一沉吟,就让他想到了一个应对的办法。

“既然黄老身体无恙,那这个务虚的工会,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,”甯瑞远的脸上,第一次挂上了笑容,“但是你要保证,要是有人欺负我,你得替我做主。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哼一声。

“而且建立工会组织,得是我们甯家自己提出来,对家乡父老乡亲负责的意思,你们很佩服我的觉悟,所以打算推广,”甯总这脑瓜,也不是白给的,有些事情已经无法避免了,那么就要为自己争取更宽松的条件不是?

被人指导着建立和自发建立,那是不一样的,不但有个主导权的问题,而且谁先发起这种事,谁就更从舆论上占了上风,将来万一有人想利用工会挤兑甯家,甯家一着急,完全再撤销了这个机构——这是我们自发组建的不是?

这个肯定没问题的,陈太忠根本就没打算向甯家工业园伸手,答应这点小事算什么?不过甯瑞远最后一个条件,让他有点犹豫,“这件事不是韩国那个金什么引起的吗?你得让她对大家道歉,我是受到这个启发,才找你谈的工会的事情,这点小事……你做得到吧?”

在这个要求里,甯总耍了一个滑头,他并不认为让韩国人道歉是一件容易的事,他在凤凰呆了也有一年多了,自然知道外国人在神州大地上享受的是怎样的待遇。

“让她道歉?”果不其然,听到这个条件,陈太忠的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“是啊,她欺负的是咱凤凰人啊,”甯瑞远也用上了“咱凤凰人”这样词儿,以示自己只是出于公愤而不是有意刁难,“太忠,你要是只敢跟我这种华侨瞪眼,见了外国人就软蛋的话,我真的会很寒心的。”

哥们儿我只是怕再引起国安的关注!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他猜出了甯瑞远打的小算盘,一时间就表现出了些许的犹豫,“说句实话……我看周无名挺不顺眼的,不想帮他这个忙,你换个条件行不行?”

“换个条件当然可以,”甯瑞远笑嘻嘻地看着他,眼神颇值得人玩味,“你要是能辞去公职,来工业园帮我,那这个工会我就建了。”

“有本事的人,果然到处抢着要啊,”陈太忠站起身子,瑞远邀请他也不止一次了,这一刻,他又想起了蒙艺的再三邀请,说不得笑一笑,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好了,不就是让那女人道歉吗?我把她撵回韩国怎么样?”

“无所谓,你让咱凤凰人出了气就行,”甯瑞远大大咧咧地回答他,这个态度说明,他不是有意刁难什么人,只是基于义愤而已。

见他施施然离开,坐在一旁的总经理助理裴秀玲才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家伙也真不知道谦虚,”不过这次甯总没有认可她的话,苦笑着摇一摇头,低声解释,“唉,小裴你说得不对,这也不怪他狂妄,现在他都能随便联系黄家的人了……”

说到最后,他声音渐渐地减至低不可闻。

两天后,陈太忠和周无名到达了珍海,同行的还有《凤凰日报》的记者,没有市领导也没有省里的来人,这种事情是媒体炒作起来的,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重量级的领导出现,只能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,两个处级干部过来就足够了。

万一有什么变故,相关的领导再出面协调,大家也就都有了转圜的余地——说句更实际的就是,大干部的脸面很重要,小干部嘛,那就是负责为领导趟雷的。

不过,他们在这里趟雷,凤凰市那边也有人在揪心,段卫华就相当地在意此事,吩咐景静砾一定要关注,因为两人都很清楚陈太忠那糟糕的脾气,更要命的是,那家伙的破坏力极其恐怖,若不是此人是中间牵线的人物而周无名又过于懦弱,他们甚至不想他也去珍海。

不过还好,陈太忠在珍海只呆了一天,就返回来了,原因也很简单,金永洙不肯帮他关说,而那个叫金珍仙的韩国女老板根本就不肯见凤凰来人。

不但她不肯出来见人,也不许厂子里的员工出来接受采访,金老板很蛮横地发布了一条命令——谁接受采访就开除谁,所有的抵押金也不会退赔,而且还保留起诉不实证言的权力。

所以,陈主任和周无名能见的,就是那被开除的小伙孙天,当然,当地的劳动保障部门他们也见了,但是人家表示无能为力,周围的韩国公司不少,我们不能因为这点小事,寒了韩国投资商的心不是?

陈太忠的操蛋脾气是众所周知的,然而,让周无名奇怪的是,这家伙第二天懒懒散散地就走人了,只给孙天留下了五百块钱生活费和一句话,“你要是想来凤凰科委,我可以破格接收你。”

这倒不是陈某人无情什么的,实在是在他看来,不跪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,所以就没有将对方拔高到什么样的程度,但是凭良心说,凤凰科委是外面人打破头要进的好单位,他肯网开一面,倒也不能说心不诚。

总算还好,小伙子孙天也当得起他看重,不矫情不虚伪,“我这就是做了点该做的事情,我打算在这边再闯荡几年,要是没什么发展前途,再去凤凰科委吧。”

“呵呵,到时候我要是不在那儿了,这承诺可就兑现不了啦,”陈太忠转身离去,脑子里却是在琢磨,哥们儿初见蒙艺的时候,给蒙老板留下的印象,大概也是这样的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