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07章 该谁领导

秦连成这一笑,可不是三两秒钟的事情,他足足笑了半分钟,才看着面前低头不语的年轻人发问了,“呵呵,太忠,你也想到是哪儿不对了?”

对方笑得人仰马翻的,陈太忠当然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是多么的不靠谱了,哥们儿现在是党员了,又是领导,当然要站在党的立场上说话了。

可是,他也是要面子的家伙,一时间也不好自打耳光,少不得清清嗓子,“咳咳,秦主任,我觉得吧……别人有的咱没有,这个不好,容易被别有用心的坏分子抓住这个大做文章,从而怀疑咱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先进性,您也知道,很多群众擅长不明真相。”

这是什么狗屁话,什么叫“擅长”不明真相?秦连成只觉得全身上下泛起一阵一阵的无力感来,有心说点什么吧,又觉得无从谈起,好半天才轻咳一声,“陈主任,你考虑过这么做的后果没有,考虑过对招商引资工作的影响没有?”

“暂时的影响肯定是要有的,”陈太忠听出来秦连成的不满了,人家连“陈主任”都叫上了,不过他也没有在意,秦主任本来就是招商办的主任,要是对这个建议没点情绪,那才叫真正的奇哉怪也了。

所以,他依旧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“但是招商引资工作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,这个建议也算是对工作流程的一种补充和完善,您不这么认为吗?”

“补充和完善?”秦连成眼中亮光一闪而过,若不是陈太忠仔细盯着他在看,根本发现不了那实实在在的“惊鸿一瞥”。

秦主任沉吟半天,才叹一口气,抬头看向陈太忠,“今年招商引资工作的指标,是去年的一点五倍,你觉得这个目标……好达到吗?”

“已经完成两千万英镑了,这是个好的开头,”陈太忠轻轻一笑,他借给省投资公司的钱已经到了科委的账上,“有这笔投资垫底,今年怎么都不会太难看。”

他知道,对方已经动心了,说穿了,只冲“补充和完善”五个字,那就值得博一下的,想要快速升官靠什么?除了背景资历等一系列必备的条件,想催化这个过程,还有一点也不能不重视,那就是政绩和通过政绩显示出的能力!

当然,必须承认的是,在投资商的企业中建立工会,这有一点点标新立异的味道,按常情来说,在官场中,标新立异的行为,往往意味着灭顶之灾。

但是话说回来,想要显示自己的能力,标新立异也是一种不可忽视的手段,这一切无非还是个度的问题,如何把握好这个度,考验的是人做官的悟性。

陈太忠确信,自己提的这个建议正好是适度的,宪法总则就阐明了的东西,谁敢说不对?在发展经济的同时重视弱势群体,这有错吗?

尤为关键的是,这个建议不会对任何利益团体产生根本性的冲突,也就是说没人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工会的建立而声嘶力竭地反对——这个建议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。

那么,秦主任现在要考虑的,应该就是今年招商引资的任务能不能完成,若是能完成,这个“完善和补充”就是相当耀眼的业绩,若是不能完成,怕是就要沦落为别人的笑柄了。

事实上,他的理解有点小错误,秦主任根本就没考虑完不成任务会如何,现在招商办主任满脑门子都是琢磨着:只要业绩不要下降得太厉害就成。

经陈太忠的提醒,他反应过来了,这个建议真的是不错的,现在强调的不就是“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”吗?坚持人民民主专政,可是四项基本原则里面的一项!

就在这一刻,秦连成想到了许绍辉的承诺,他现在缺的就是能拿得出手的成绩、值得许书记力挺他的理由,没错,凤凰市招商办干得不错,但是人家素波招商办干得也不错,从这个上面做比较,说服力不是很强。

但是,能在工作中,提出新的、正确的理念和见解,这就不一样了,现在理念有了,就是差实施这一步了,在这一点上,不容有失。

总算还好,我手下有陈太忠这种干将!这可是别的招商办想比都比不了的,秦连成甚至知道,小陈在京城都有点人面,还帮许苒泠那小丫头处理过一点事情。

想到刚才自己很不慎重地叫了对方一声“陈主任”,秦主任心里这个悔啊,那就别提了,要不老话说得好,祸从口出呢?以后说话一定要慎重再慎重。

反正这个工作的实施,绝对离不开小陈的支持,反应到这一点之后,秦连成站起身,主动端了杯子去给陈太忠洗茶。

陈太忠肯定不能这么坐着看领导给自己冲茶,说不得抢上前就要夺那茶杯,谁想秦主任瞪他一眼,“你给我老实坐着,怎么,我冲茶的水平比你差很多吗?”

年轻的副主任用力抢了几下,发现领导握茶杯的力道表示出“铁了心”的意思,终于不好再冒犯了,只能讪讪地站在一边看着,心说你这是何苦呢?刚才不要图一时嘴快不就完了?

冲泡好茶叶,秦连成也不在桌子后面坐着了,走到沙发边紧挨着自己的部下坐下,笑嘻嘻地发问了,“这个建议的具体操作流程,你有没有什么计划?”

“嗯……暂时还没有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决定自己不再献丑了,事实上他的点子很多,但是老秦刚才让他不爽了,心说你既然要端领导的架子,那就让你一直端下去好了,“我就是受了那个下跪事件的启发,觉得咱们忽视了这方面的工作。”

“嗯,”秦连成慢慢地点点头,他倒是没怀疑这话,又沉吟一阵,他才缓缓开口,一个字一个字地发话了,“我先表个态,不能让这个建议对咱们招商引资工作造成实质性的损失,两手都要抓……”

“至于这个工会嘛,不是不能搞,”他一边思索一边说,说到这里的时候,停顿一下方始继续发话,“但是这个组织建立起来,必须是务虚的组织,不能务实!”

“不能务实吗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,这跟他的初衷有不小的出入。

“刚才我都问过你了,要坚持党的领导,还是工人阶级的领导,”秦连成笑一笑,轻轻地拍一拍他的肩头,这次却是没有任何的嘲讽的意思了。

“说穿了,经济发展才是中心,以前那些企业没有工会,现在有了,这就是一个不小的进步,摸着石头过河的时候,冒进主义要不得啊……而且,你不觉得,有这么个务虚的组织存在,能让工人将他们的想法和意见适度地反应上去,已经很好了吗?”

陈太忠皱着眉头琢磨一阵,方始苦笑一声,“没错,有一个对话渠道,总是比没有强。”

“对啊,我就是这么个意思,”秦连成扬一扬眉头,笑着回答他。

老秦果然不愧是副厅,看问题就是比我实在,陈太忠不得不叹服,按照秦主任的说法,这工会的建立,竟然只是一个噱头了,但是人家还偏偏能借此表现出很高的政治觉悟来,在享受成果之余,将可能的风险最小化,什么叫成熟的政治手段?这就是了!

不过,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,有这么个工会,总是要比没有强,陈太忠心里也明白,自己若是真的要建立起强势的工会组织,怕是投资商都要跳脚骂娘了。

投资商一跳脚,市里领导肯定跟着跳脚,然后怕是……连务虚都不能够了,所以说秦连成的想法才是正确的,才是真正可以尝试操作的。

“我先找甯瑞远去谈一谈吧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开口发话了,“甯家工业园要是能答应建立这个工会,会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,您看这么做好不好?”

“你……”秦连成很想说,你先让我把这件事跟章尧东商量一下成不成,不过转念一想,算了,甯瑞远若是肯答应的话,自己这边再提建议,岂不是更有说服力?

于是,话到嘴边,他硬生生地改了口,“我知道你俩关系不错,不过太忠,你说话的时候,最好还是注意一下技巧。”

凤凰毕竟是他们甯家的发源地,不会这点情面都不给吧?陈太忠心里颇不以为然,不过还是笑着点点头,“嗯,先动之以情,再晓之以理,呵呵。”

谁想,甯瑞远的反应,还真的出乎他的意料,听说要在自己的工业园搞工会,他的情绪登时激动了起来,“我说太忠,我没招惹过你吧?你这是打算……打算干什么?”

“务虚的,务虚的啊,”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这家伙的反应这么激烈,忙不迭地解释,“你听我说啊,它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甯瑞远听他说完之后,愣了一愣才哼一声,“建完工会,到时候还要建党支部吧?你这算是……卸磨杀驴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