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05章 当初的好事

说起乔小树,陈太忠就是冷哼一声,“他去北京,还不是为了活动这个常务副市长?倒是害得我差点被他将一军,幸亏我够机智……”

说着说着,他发现自己即将要溜嘴了,少不得干咳两声,将话题扯了回来,将北京之行的遭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——当然,关于“成亲”啦“我们的宫殿”啦什么的,那就没必要说了。

说到最后说得兴起,他发现吴言并没有将钟韵秋撵开的意思,少不得叹一口气,将蒋世方可能来天南的消息也说了出来,人和人的关系,总是越处越近的嘛。

果不其然,吴言并没有介意钟韵秋在一边旁听,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不过钟秘书当然知道领导的用意,说不得垂下了眼皮,态度表现得异常端正:您放心,我就当没听到了。

吴书记这么大方,其实是她知道,蒙老板要走的消息怕是瞒不了多久了,所以就皱着眉头琢磨起省里这一摊事情来——这是每个上进心强的干部必备的品质,她自家的事情已经处理得七七八八了,当然有兴趣琢磨一下天南的大势。

“这个蒋世方,还真有可能回来,”她思索一阵,微微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蒙老板把天南的势力打压得差不多了,杜老板和老许也是外地人,来一个亲天南的省长很正常。”

“嗯,过两天我再去一趟素波,从戴复嘴里套一套话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答她,“听说蒋世方很赏识他的……”

吴言静静地听完他跟戴主席之间的交情,犹豫一下摇一摇头,“戴复根本不可能知道,他要是蒋世方的亲戚或者还有那么一点可能,只是赏识的话,蒋世方正经是要避着他。”

呃……合着是哥们儿猜错了,不是戴复没跟王启斌说,而是老戴也不知道?陈太忠也不傻,一听她这话,登时就反应过来了,蒋书记这是想杀回天南来,怎么可能放出风声去?

别说中央空降一个省长下来,就是别的省平调过一个省长来,在天南引起的反应,怕是也强不过蒋世方回来,蒋书记一走,他留下的势力被别人瓜分的瓜分,打压的打压,该划拉到一边的,坚决划拉到一边,他这么一回来,很有点“我胡汉三又回来了”的味道。

似此情况,省内没有轻微的反弹才怪,这个节骨眼上,任何细小的动作,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,所以,蒋世方要做的保密工作,怕是比蒙艺打碧空主意的时候还要严密才对。

“我发现有些事情,真的是越琢磨越糊涂,”陈太忠反应过来白书记话的意思了,不过这次,他反倒对自己总结出来的东西不那么肯定了,既然是如此,他索性就不去头疼了,“我说小白,咱们歇息了吧?”

“要叫白市长了,”钟韵秋居然也敢插嘴开玩笑了,吴言气得抬手冲着她丰腴的臀部来了一巴掌,“少没大没小的,快滚出去洗一洗……”

接下来的两天,陈太忠再次忙了起来,每次他离开较长时间,回来都要面对类似的情况,不过还好,随着科委逐渐走上正轨,新来的几个副职也逐渐融进了这个环境,他要操心的事情还是少了不少。

现在科委的办公环境改善了不少,虽然还是老房子,但是局域网建起来,改造过的线路也能支持空调运转了,而且科委大厦的改造方案即将敲定,复工在即。

等大厦盖好之后,科委向楼内一搬,数遍凤凰市,怕也找不到比这里办公档次更高的地方了——不过,若论厚重和古朴,那还是要差市委市政府不少。

在陈太忠回来的第三天,电动助力车厂第一辆新车终于下线,当然,这下线只是比较时髦的说法,其实一个几千万的厂子,还是不存在什么生产流水线的,不过就是各生产各的,到最后组装一下。

新车下线的仪式,是市委副书记曾学德亲自来主持的,看得出来,曾书记这是已经开始为就职常务副市长做准备了。

也许是曾书记知道,陈太忠曾经向章尧东递话,所以在现场的时候,他对陈主任相当和蔼,走的时候兀自不忘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小陈不错,好好干,”看得站在不远处的科委大主任文海直翻白眼。

不过,这新车下线,问题就来了,该怎么往外卖呢?厂子已经跟凤凰市电视台订了广告,今天的下线仪式也是电视台直播,可是,一个地级市又怎么可能消化得掉这样的产能?

“没事,回头中视要来人做个专题,”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发话,不过李天锋却依旧是愁眉不展,“一个专题顶什么用?生产我敢保证没问题,但是这销售……”

他这是有自行车厂倒闭在前的例子,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事实上,厂里已经制定出了一系列的销售方案、奖惩制度,不过车没卖出去的时候,谁的心里也不会太靠谱。

“这件事啊,我看还是得指望陈主任,”前来参加仪式的湖西区常务副区长肖朝贵笑着发话了,“能从中视弄到专题……一般人哪儿做得到?”

这就是地级市的官员被人小看的根源所在了,囿于眼光和见识,肖区长并不知道想请这中视的人来,并不是特别难——当然,话说回来,就算他知道只需花钱即可,但以他在北京的人面儿,确实也不是很好操作。

梁志刚率先点头,他的柜员机保护罩可就是陈太忠最先卖出去的,现在已经销售到邻省了,又发展了几个代理,虽然眼下已经有山寨产品争抢市场了,但是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。

“你们先卖吧,卖不动再找我,”陈太忠很不客气地一转身,心说哥们儿有多少事要做呢,这点小事就不要麻烦我了吧?

不过,有些人天生就是不得闲的,他前脚才参加完下线仪式,后脚就有人找上门,还是挺不搭调的一位,劳动局局长周无名。

周局长二话不说,递了张报纸给他,上面一篇报道用红笔标了出来——《二百九十六人,只有一个人站着》。

陈太忠这心里纳闷啊,快速地扫了一眼,嗯,是一个韩国女老板为了惩罚员工,让大家都冲她下跪,其中有一个不肯跪,“老周你给我看这个……是个什么意思?”

“这些人全是咱凤凰人,劳动局组织他们出去的,现在被媒体炒得热火朝天,影响很恶劣,”周无名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那姓金的女老板是金永洙的朋友,金永洙是陈主任你……”

“你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”陈太忠隐隐有点明白了,周局长是被自己收拾怕了,生恐自己在此事上再找他的麻烦,要知道,这些人出去打工,还是他通过金永洙介绍的。

不过,这是要一码归一码,陈太忠哼一声,“你管他是谁的朋友呢?现在是一九九九年,又不是一九三九年,毛主席早就说过了,中国人民站起来了。”

“可是当地政府解释说,下跪是韩国人道歉的方式,”周无名依旧是那副死人脸,甚至连语调都没有变化,“这涉及到个文化问题,咱们要尊重外资企业的文化观念……”

“啧,”陈太忠有点腻歪了,不耐烦地看他一眼,“我说老周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媒体的影响太厉害了,咱凤凰扛不住啊,”周局长很聪明地偷换了一下概念,将“劳动局”换成了咱凤凰,“可是你说……这些人非要跪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这关哥们儿鸟事!陈太忠真的火了,“老周,我是科委副主任,不是劳动局副局长,这件事该怎么处理,跟我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你难道不气吗?”周无名其实跟陈主任接触不多,不过,这厮在凤凰的风头太劲了,他很清楚丫是个什么样的人,“太忠,这可是你介绍的人啊……这不是不给你面子吗?”

“我说……”陈太忠想说点什么,却是觉得张不开嘴,他犹豫一下,苦涩地咽一口唾沫,“好吧老周,我很气,你要我怎么做?”

他真的很生气,但是同时,他还不想管这件事,因为这不是他的职责范围,眼下被周无名一将军,那是死活躲不过去了,纵然明明知道对方在用激将法,也只能正面面对了——也许,他只是需要一个插手此事的借口吧。

“跟我去一趟珍海吧,慰问一下咱们的劳务人员,”周无名苦笑一声,“要奖励一下这个孙天,当然,你要是能活动一下,让这韩国女老板公开道歉就最好了。”

“奖励他干什么?”陈太忠很奇怪地看一眼他,“我说老周,这不是应该的吗?他只是做了一个中国人该做的事情吧?”

“但是二百九十六个人,只有他这么做了,”周无名面无表情地回答他。

哥们儿当初觉得,是做好事来的,陈太忠心里这个郁闷啊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