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01章 无法拒绝的堕落

王启斌接的电话,是陈太忠打来的。

知道了邓健东驾临东城区委之后,陈太忠又接到了白书记的电话——事实上现在该叫白市长了,她告诉他,凤凰市这边郭宇生病导致的混乱,就要告一段落了。

换句话说,那就是她的副市长一职已经基本确定,只待程序走完,就可以走马上任了,白市长心里激动啊,少不得就要打个电话跟陈太忠沟通一下,三十一岁的副市长,还是地级市这种,真的是太罕见了,搬起指头数一数,不敢说全国第一,但是前十铁铁地没跑。

“快点回来,咱们好好地庆祝一下吧,”白书记在电话里柔情似水,这边年轻的副主任听得心潮澎湃,要不就回去吧,反正尚彩霞在北京,他想再跟小萱萱亲热也不可能了。

事实上,他在京里还有点事情没办,就是黄汉祥说要帮他引见中建总局的人,不过科委大厦不是还早吗?眼下时机不凑巧,那换个时间再过来就行了。

反正,陈某人就是这性子,什么事情想到了就做,说不得跟京城里的好友一一打个招呼,买了机票就登机了。

好死不死的是,在候机室里他遇到了熟人,范如霜和乔小树,范总倒是坦率,说是电解铝的事情有眉目了,现在就要青旺北京两头跑,尽快敲定此事了,可是乔市长却是明显的兴趣不高,只说北京的事情办妥了。

乔小树这八成也是来跑官的吧?陈太忠心里有这么一种猜测,既然吴书记笑了,那么乔市长就该哭了,尘埃落定,吴言上位,曾学德却是横空杀出来挡了乔小树的路,乔市长似眼下这般失落,倒也实属正常了。

范如霜和乔小树都有人接机的,范董想着乔市长跟陈太忠有隶属关系,她又不想将自己跟小陈的交情让太多人知道,就没开口说要帮忙安排他。

可是乔市长的兴致不高,也没心思操心这事儿,“我在素波还要呆两天,太忠要是着急,就自己先回吧。”

好像哥们儿没人接机似的,陈太忠琢磨一下,拿出手机给王启斌拨个电话——事实上他早就想打这么个电话了。

陈某人有个不好的习惯,好卖弄,他知道邓健东去了东城区之后,就总想给王部长打个电话,感受对方的喜悦的同时,也卖弄一下自己的能力:老王,我没哄你吧?说帮你就是帮你,能请出邓健东来挺你,这年头,像哥们儿这么实在的人不多了啊。

可是自打做了官之后,陈太忠也慢慢地意识到了,这卖弄的习惯不好,显得自己不够稳重和成熟,而且,一个小小的干部二处的处长——多大点儿事嘛。

不过意识是意识到了,对他的性格来说,这么憋着真的挺难受的,他就琢磨着,这个老王啊,哥们儿不给你打电话,你可以打过来嘛,我是不会嫌你不稳重,有点小喜事儿就沾沾自喜的啦。

只是,接下来白书记的喜讯,就让他冲淡了对王启斌电话的期盼,当天晚上又跟邵国立他们喝酒喝到一塌糊涂,硬生生地就忘了电话没电了。

第二天到了机场之后,他才想起此事,却是不知道王启斌已经从女婿的妹妹那里得到了消息,陈主任今天回来,甚至连飞机班次都打听到了。

王部长眼下出门,就是想到总工会的戴主席那儿借辆车去接陈太忠,当然,可能有人会接陈主任,但是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王某人不声不响地亲自去了——这是个态度问题,态度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。

事实上,若是借这个机会,再认识几个跟陈太忠交情深厚的主儿,比如说接机的那些,岂不也是一桩美事?

谁想人家陈主任还真不见外,人没上飞机呢,电话先过来了,说不得王部长眉开眼笑地嘀咕两句之后,“接机嘛,好说好说……其实我正要出去找车呢,是下午五点半那一趟吧?”

所以陈太忠一下飞机,迎面就撞上了王启斌,王部长也不见外,先跟范如霜寒暄了一阵,才领着陈主任扬长而去。

“我跟那处长打了招呼了,今天就咱们三个人,小聚一下,”王启斌亲自开车,驾驶着戴主席的座驾,虽然是老掉牙的奥迪,可也是奥迪不是?“不着急回去吧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犹豫了,我真是有点着急回去见我家小白呢,不过他跟吴言的关系见不得光,这个理由就说不出口,正迟疑呢,手机又响了,来电话的是那帕里,“太忠你可算是下飞机了,我听‘关机’俩字都要听得吐了。”

得,一个是未来的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,一个是未来的碧空省省委书记的秘书,又都是惯熟的朋友,哥们儿真要是推了,就有点不是那么回事了,“那处,喝酒可以,不能喝得太晚啊,我还想连夜回凤凰呢。”

“过来再说吧,湘香的别墅,你认识的吧?”那帕里笑着答他,也不等他回答,径自就挂了电话。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眼王启斌,感觉有点说不出口,那帕里这是搞什么呢?让未来的干部处处长去他的情人家?过分了吧?

不过,想一想北京那帮人糜烂的生活,他隐隐又觉得,似乎这样才是正常的,地位到了,有些东西也就没必要太藏着掖着了,这点破事儿谁还不知道?

反正,以那帕里的谨慎,这么安排必然是考虑周全了,陈太忠对这一点能非常肯定,然而,怎么跟王启斌开口,这可是个问题,毕竟人家是钟韵秋哥哥的老丈人,那是长辈吖……

他为难,可王部长并不为难,侧头看他一眼,笑着发问了,“太忠,帕里说那地方你认识,该怎么走呢?”

好吧,既然老那都安排成这样了,那我也就不管了,陈太忠笑着指指点点,约莫在六点十分左右,就到了湘香的别墅。

王部长心里有点准备了,不过看到是个住宅的别墅,还是禁不住吃了一惊,等见到开门的是一个美貌的女人,心里不怒反喜:得,这可是真正地融入陈太忠核心的圈子里了。

王启斌不好这一口,自打蒋世方走后,他做人也一直很谨慎,但是这年头的社会风气如何,官场习气又是如何,他心里明明白白的,正应了那句老话:他强任他强,清风拂山岗,他横任他横,明月照大江——你们怎么做我不管,不抵触不掺乎总可以的吧?

当然,做小辈的在他面前这么放肆,他心里肯定多少有点不自在,可是学无止境达者为先,宦海无涯下位者鄙,在这两个年轻得吓人的干部面前,他没有表示不满的权力,更何况眼下又是在节骨眼上?

那帕里这么做,也是把王启斌算得死死的了,虽然拉一个年龄几乎可以做他老爸的干部下水,有点……那啥,但是有胆子你扛住啊。

所以,荒唐的事儿就接着来了,屋里除了湘香和汤丽萍在,还有一个小姑娘,虽然略略丰满一点,相貌却不算难看,很有些富态样,“小王,这是你本家王叔,今天你负责招呼好了啊。”

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?陈太忠看得都大跌眼镜,心说老那你还真不见外啊,这种手段也敢用上?

王部长这下坐蜡了,这拒绝他肯定是没胆子的——失去陈太忠的支持,他马上就会被打回原型,郭宁生是不可能放过他的。

“嗯,只喝酒啊,”所以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当然,略微的不满还是能表示一下的,“呵呵,那处你也不体谅我一下,你们还年轻,我这身子骨可是不行了。”

那帕里只笑不作声,不过,见到陈太忠也是一脸的疑惑,少不得找个机会,悄悄地跟他解释一句,“其实……我这不是想给湘香留下点资源吗?”

王启斌真要能做了干部二处的处长的话,那就真的不简单了,想要关照一下湘香根本不是个事儿,而那处长现在也不需要太考虑影响,因为过不了多久,他就要跟蒙艺走了,就算在碧空那边受到什么算计,碧空的人也不可能来天南搜集他的腐化资料。

恰好,这湘香是在电视台工作,手上肯定有些美女资源,交往的圈子里也不会少了美女——比如说汤丽萍就是其中一例,少不得就又挑拣一个出来。

按说这小王不是很拿得出手的,不过对这种事儿,那帕里和湘香有一个共识:按常情判断,年轻人多半喜欢苗条的,但是中老年人一般还就是喜欢丰满一点的。

所以这小王能被介绍过来,还是沾了身材的光,陈太忠觉得人家上不得桌面,只是他自己的见识不够罢了。

反正对这件事最腻歪的,肯定是王启斌,感受着小王那丰腴的身体在自己身边挨挨擦擦,王部长心里禁不住泪流满面:以后……我怎么再面对我自己的女婿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