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00章 启斌新生

同样是副处级干部,对陈太忠来说,邓健东的东城区委之行,只是一个电话、一个消息,对王启斌来说,却不啻于一针强心剂。

所谓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,并不是上位者的专利,事实上,对生活在下面的人而言,这种感受尤为深刻,越是基层,越是表现得赤裸和肆无忌惮。

对大人物来说,身边少了前呼后拥,门前少了车水马龙,这就没准能失落到患了癌症,但是对下面人来说,以前在你身边阿谀奉承谄媚逢迎之人,转眼就是恨不得将口水吐到你脸上——那样的时刻,受者又是怎样一副心情呢?

所幸的是,小人物的尊严,没有大人物的尊严值钱,如此一来,倒也仅仅是“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”。

王启斌不算小人物,但也绝对算不上大人物,所以他的尊严,也就介于两者之间,同区委书记郭宁生掰腕子,他的日子真的不算好过。

有人奇怪了,说这不应该啊,王部长已经表现出了能同郭书记抗衡的实力,都能把老郭请到省纪检委喝茶了,谁还敢胆上生毛地难为他?

这么想的人不能说是错了,但是王启斌有自己的苦处:他一个没根儿的浮萍人物,以前又一直靠着郭宁生,就不太敢建立自己的势力,而跟他交好之人,多半是郭系人马,本来就有些被边缘化的趋势——若不是如此,郭书记也不至于打主意动他。

所以,现在的东城区,说惹他是绝对没人愿意惹他,但是人家不惹你,孤立你不行啊?做为领导,身边没几个能心领神会的搭子,那就是失败的。

再说了,人家郭书记虽然被省纪检委请进去了,可后来不是完好无损地出来了吗?只要不是傻子,没人会轻易地在王启斌身上下重注,当然,眼下投靠王系的也不是没有,但就是小猫三两只,还都是郁郁不得志的主儿。

也就是在组织部里面,王部长说话还算将就,这也是郭宁生后悔的地方,当初我可就太相信王启斌这王八蛋了,怎么就没在组织部里安插两个人?真是没想到,这家伙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!

可是,这组织部你要真说厉害,其实也就那么回事,它起的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,只说区党委,区委书记和分管党群的副书记都能对组织部的工作指手画脚,再往上就更不用说了——组织部里没小事,但是组织部长不可能一手遮天。

没错,组织部负责干部考评,但是这年头被考评的干部很少有孤家寡人的,也就是铁杆郭系人马,王启斌能咬紧牙关不配合,带了其他领导背景的,多数时候,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可区党委的决定——这实在没办法,他又没发疯,怎么可能因为私人恩怨再去得罪更多的人?

别说区区的组织部长了,就算是区委书记市委书记,一旦被人孤立成为孤家寡人,也比王启斌好不到哪儿去,混官场,有一帮如臂使指的手下、一帮利益交关的同僚实在太重要了。

这不是?前一阵王艳结婚的时候,跑前跑后的区委综合办的副主任小张,是负责车辆调配的,现在王部长想用车的话,那边根本就不带搭理的。

但是邓健东突然心血来潮检查东城区委的组织工作,区委的一大帮子人登时就懵了——这是省委常委啊,虽然东城区是省会素波的城区,但是这种级别的领导来,提前一周就要安排的,别说邓部长这实权的省委常委了,就算很弱的宣教部长潘剑屏来,也是这种安排。

就算再紧急的事情,提前半天打个电话总是没问题的吧?谁想人家邓书记说来就来,也就是提前了十分钟通知了一下东城区委——必要的准备还是得有,要不然有一些不该被邓部长看到的东西被看到的话,大家都难免被动,事实上,这已经算是百分之百的突然袭击了。

邓部长来得突然走得也干脆,就是在区委里呆了二十分钟,大概地听取了一下区里关于组织工作中的一些成就和经验,郭宁生和王启斌都在场,但是这个节骨眼上,谁也不敢说对方什么,郭书记要王部长做汇报的时候,还很亲切地称之为“启斌书记”。

“组织部门自身建设要加强,思想政治工作这条生命线,也要常抓不懈,”邓部长听了半天,撂下这么一句话就站起身了,不过就在他转身之际,瞥一眼离他足有八米远的王启斌一眼,点点头,“嗯,小王不错。”

就这最后的五个字,彻底地击穿了郭宁生的侥幸心理,他本来想的是,虽然邓部长搞了一次突然袭击,但是凭王启斌的能耐,还请不到邓老板来支持吧?

王启斌身后可能有伍海滨,丫跟蒙老板的爱将陈太忠关系也不错,这些情况,郭书记现在都知道了,不过他对陈太忠并不在意,因为他从赵喜才口里得知,姓陈的那厮跟市长大人不太对眼——一个副处和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,在蒙老板眼里孰重孰轻,那是不需要猜的。

总之,姓王的已经能借到两个省委常委的力了,实在没道理再出来一个邓健东挺他了,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毛主席在长征时候丢的孩子吗?只说这年纪也不对吧?

而且,邓健东来了之后的正常举动,也验证了郭书记这份猜想,虽然他对这次突然袭击的意图还不甚明了,但是,只要邓部长不是来挺王启斌的,这就是好事。

组织部门建设的必要性,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性,这两点指示,那都是模棱两可的话,就看你怎么听了,可以视作对王启斌的支持——小王的权力小了点,但是同时,也可以听成邓部长对东城区的组织工作不是很满意。

所有的算计,在最后时刻轰然崩塌,郭书记心里那份失落,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在邓健东走后,他将自己关在办公室足足呆了两个小时,才若无其事地开门走出来。

据说,有人问过郭书记,对邓部长这次东城之行有什么看法,得到的回答是,“王启斌这人毛病不少,希望他能珍惜这次邓书记的信任,搞好组织工作,哼,我要收拾他,早就把他弄到档案局或者地震局去了。”

档案局和地震局都是二级局,市政府里一等一清凉的那种局,地震局的老大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,风雨无阻;档案局办公楼的厕所玻璃被小孩砸破了,两年都没安上去——确实清凉无比。

郭宁生这话倒也未必算吹牛,只要赵喜才市长认为这俩局重要,需要从基层调些干部充实局领导班子,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?

他这话听起来杀气十足,其实是隐晦地向王启斌传出了和解的信号,他是怕了,真的怕了,三个省委常委啊,再加上年前管省纪检委的蔡莉的话,那就是四个省委常委了,这样的势力,若不是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,杜毅都不会去主动招惹,何况他这小小的区委书记?

可是时下的官场里,别的人不多,有眼色的人满大街都是,大家都听出来了,郭宁生这是不行了啊,啃不动王启斌,要下软蛋了。

当然,坐着看热闹的人还是占多数,这年头讲究的是“不见兔子不撒鹰”,局势一天不明朗,大家就一天不下注,这世界上毕竟还是普通人居多。

但是,采取实际行动的人也不少,区委综合办的小张就是一例,他正在院子里同小车班的老许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,见王启斌走出办公室,忙不迭走上前,笑容满面地发问了,“启斌部长,您这是要出去?要我派个车吗?”

“嗯?”王启斌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,头略略侧过来看他一眼,也不说话,径自向外走去,对这种小人,太计较就失身份了,直接晾到一边就完了。

偏偏这小张还不识数——或者说太识数了,根本不介意他这态度,紧走两步跟了过来,笑嘻嘻地解释,“那辆普桑已经从汽修厂拿回来了,现在正空着呢。”

东城区有钱,不过既然是区委而不是县委,又是在省会城市素波,所以配车也很一般,区委书记郭宁生坐的是一辆时代超人,区长是桑塔纳两千,还有一辆簇新的奥迪V6是接待用车,不过大部分时间是郭书记乘坐的。

这三辆车以下,够档次的就是两辆桑塔纳了,小张这么张罗,对王启斌是再巴结不过了,毕竟区委只副书记就五个,搁在往日,王部长乘坐最多的也不过是一辆老式富康。

“哼,”王启斌又从鼻子里发出一声,这次就有点不耐烦了,他看也不看对方,径自走到区委院门口,手一伸就拦住了一辆出租车——老子都是要进省委组织部的人了,跟你计较才叫闲得蛋疼。

“这是怎么说的呢?”小张挠一挠头,颇有一点不解地看着不远处的王部长,他身后的老许眼中,掠过了一丝微微的不屑。

不过,王启斌拦下车居然没上去,而是从手包里摸出个手机,笑容满面地说了起来,那二位看得有些咋舌:王部长这脸,变得有点太快了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