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97章 学着霸道

黄家人做事,果然霸道啊,陈太忠听到人家这话,那是真的服气了——只要资格够,厅级干部就敢随便拍板,连是非曲直都不带问的。

事实上,黄汉祥答应得这么痛快,也有他自己的想法,夏言冰的事情,蒙艺顶了老爷子,不过这家伙够聪明运气也好,现在要拔腿走人了,再追究也没啥意思。

黄总就不信了,有小蒙这个前车之鉴在,小杜还敢再唧唧歪歪,嗯,最近老爷子身体不好,有些人就觉得黄家不行了——现在正差一个祭旗的,不知道谁愿意上来试一试?

不过应承下此事之后,他才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头,好像我答应小陈的事情,有点太多了吧?氧化铝、鲁班奖、移动老总、找奶粉厂家的麻烦……好吧,就算最后这个是为老头子出气,不关小陈什么事儿,但是这三件事也没个简单的不是?

亏了,亏大发了,黄汉祥心里微微感叹一下,都知道我黄某人是不愿意欠人情的,这几件事办完,欠下的人情还真的不少,也不知道该怎么还了。

不过转念一想,他就释然了,就算天大的人情,也赶不上老头子的性命重要啊,只要老爷子在,人情就能慢慢地还,老人要是不在了,想还人情都没能力了不是?

想到这里,他侧头看一看陈太忠,发现小家伙也正坐着发呆,不知道在琢磨什么,心里也有点好笑:这家伙还真能绕,稀里糊涂地就拧着我办了不少事。

“小陈想什么呢?”

“没想什么,就是觉着这欠了人情,真的不好还啊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这感慨非是无因,因为这个张沛林的事情,他真是不想管的。

“谁说不是呢?”黄汉祥嘿然一笑,同感啊。

这两天刘彬陪着通德人打麻将,陈太忠肯定不合适在场观看,要不然挤兑人的味道就太浓了,结果,他就被韦明河和徐卫东缠上了。

韦明河是陈太忠比较愿意交往的一个朋友,虽然这家伙的张扬跟高云风有点像,但又多了一点沉稳出来,比较符合他的性子——凭良心说,许纯良那种温吞水的性格他还真有点不适应。

张沛林来找韦主任,目标就是要搭上许绍辉的车,他在省里没什么关系,好不容易找到条路子能直达党群书记,怎么可能不认真地去经营?

也不知道张局长是怎么跟韦主任沟通的,不但搞得韦明河总是跟陈太忠歪嘴,那徐卫东也是不遗余力地帮忙关说,把陈某人折腾得头都有点大。

刚才可好,凤凰市的政法委书记王宏伟都打来电话了,“太忠,那张沛林跟我关系不错,你要是能帮帮忙,那就推他一把吧。”

也不知道这姓张的什么时候勾搭上你的!陈太忠对王书记的感情比较复杂,两人的恩怨实在是说不清道不明,不过不管是王书记惹得起他而不去招惹,还是根本就不想招惹他,反正可以肯定一点:在很多场合下,王宏伟还是相当给他面子的。

这不是硬推着我帮忙吗?陈太忠心里这个腻歪也就不用说了,你王宏伟不是也跟尚彩霞有联系,找蒙老板办这种事,岂不是很方便?

但是他转念一想,先别说蒙艺马上要离开天南,有没有兴趣管这件事,只说这关系中间隔了好几层,王书记就未必有兴趣张嘴,再说了,他跟蒙老板张嘴习惯了,别人求省委书记一次,可绝对不会不慎重。

正好,黄汉祥就在他跟前,所以陈太忠索性张嘴一问,问成了固然好,不成的话,黄总心里难免要有点歉疚,那么下一次提要求,岂不是可以把嘴张得更大一点了?

不成想,黄汉祥随便问了两句,就应承下来了,陈太忠也有点意外,就坐在那里琢磨,想了半天才想明白:敢情韦明河想挤兑的不是我,而是许纯良——或者说许绍辉。

道理在那儿摆着呢,所谓的求人办事不能多找门路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想必张沛林也知道这个,所以他既然赌了许绍辉,就想将宝全部押上去。

一事不能多求人是没错的,但是反过来说,很多人为是同一件事来找一个人,那么被求的这个人想要拒绝,也是面对一定压力的,就像陈太忠现在的感觉。

只做一件事,就卖了这么多人情出去,这是很便宜的买卖,可若是拒绝的话,那么多人心里存个疙瘩,也不是个事儿吧?

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就算卖了很多人情出去,被求的这位心里未必就会舒坦了,惹得火了更可能适得其反——你丫这算是求人呢,还是算挤兑人?

他正分析自己想的到底对不对呢,就听到黄汉祥发问,少不得感慨一下,不过没想到黄汉祥也深以为然,禁不住抬头看对方一眼,笑着发问,“那……黄二伯,我领这人来拜会您一下?”

“没必要,我认的又不是他,”黄汉祥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,不过下一刻,他又沉吟一下,“这么着吧,事情要是能成,他有心就让他过来看我一下。”

其实张沛林只想干个副总的,我不过是狮子大张嘴嘛,陈太忠想到这一点,心里也有点遗憾,早知道老黄这么有魄力,这人情这么用出去,还真是可惜啊。

“行了,时间不早了,我要走了,”黄汉祥见他没话了,随手丢一串钥匙出来,“这房子我不住了,还你,省得你总是叨叨这是你家……好像生怕我昧了你的似的。”

“得得,算我错了还不行?”陈太忠笑着把钥匙塞回去,“那天我不是看你怀疑我,我心里不舒坦吗?从现在起,这房子送您了,成不成?”

黄汉祥看着他沉吟一下,终是不客气地将钥匙拿了回来,笑着回答,“知道这儿的人越来越多了,呵呵,最多再用你半年。”

走出这幢别墅,陈太忠心里兀自有点不真实的感觉,随随便便就敲定了省移动的老总?不行,我得找张沛林说道说道。

张沛林正在徐卫东的公司里聊天呢,接到陈太忠的电话,两人居然客气地跑到门口去迎接,殷切之情可见一斑了。

徐卫东的公司不算太大,只是在一家研究所里占了一层楼,大院里也是写字楼、宿舍和办公楼混杂的局面,不过这也正常,公司的业务性质决定了他们无需要临街门面房。

写字楼里的布局倒是算不错,是那种宽敞的集体办公环境,一排排蓝白相间的隔断里人头攒动,一些重要的区域用玻璃来隔绝,简单而时尚,配上老式的水磨石地板,却又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。

“房子不小啊,”陈太忠随意看了看,心说也就是这些北京土著能找到这种地方,跟荆紫菱租的写字楼相比,这儿确实够大气。

他有心转悠,那二位也陪着他转,到最后徐卫东才把他领进了董事长办公室——一间二十五六平米的房间,“太忠今天这么有空啊?”

陈太忠笑一笑,等招待人员把茶水端上来之后,轻啜两口方才发话,“张局你的事儿,办得差不多了吧?”

“没有,”张沛林摇头苦笑,听到对方这么问,他心里已经隐隐生出了点儿期待,于是回答得小心谨慎了许多,“韦主任说,好像时机还不太成熟。”

“那这么着吧,我跟你表个态啊,”陈太忠本有心遮遮掩掩地讲究一下说话方式,但是想一想黄汉祥说话那股子利索劲儿,心里没地生出一点效仿之心来——人家那才叫肆无忌惮,才叫牛逼。

“你的事儿我跟人打了招呼了,”他停顿一下,似乎在筹措词句,不过接下来的话就不中听了,“现在的问题是,你让韦主任帮你办,还是让我帮你办,别想着两个人一块儿用。”

“帮我打了招呼了?”张沛林听得就是一愣,犹豫一下方始发话,“陈主任您……您不是跟许书记打的招呼?”

可见,这世界上真的没有笨人,陈太忠简简单单一句话,人家就猜出来了,当然,陈太忠也没感到吃惊,这点话都听不出来的话,你还凭什么敢琢磨移动老总的位子?

“别您不您的,我岁数比你小,”他摇一摇头,“没错,我找的是别人,这话我没办法跟许书记说,难道你不清楚?”

陈某人是蒙系的红人,就算打招呼也只能跟许纯良打,怎么可能去找许绍辉?不是他甘做许书记的小辈,而是这种情况下,他不做小辈都不行!

这几天下来,张局长当然也打听清楚了陈太忠的来历,也许是受到了他说话语气的感染,犹豫一下反问了,“陈主任你的意思是,找了大老板?”

“这个你就不用问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不含糊的样子,眼下若是外人看到这个场面,一定会以为他才是领导,“你考虑一下,尽快给我个答复。”

当然,张沛林肯定不会介意他的态度,张局长现在挺发愁的,陈主任出的这个选择题,还真的难为我了。

他并不知道,陈某人为他准备位子的是正职,要不然这选择就容易多了——不过,陈太忠这么做有他自己的理由,我又不是特别稀罕帮你,要是选错了路,那你自己慢慢后悔去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