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96章 个人条件

听到谢主任输了差不多五十万,陈太忠这心里就舒坦多了,姓王的虽然也很可恶,但是好歹是刘彬的铁子,输了二十万也就差不多了。

“总算明白南宫毛毛这种人存在的好处了,是让人解气用的,”第三天上午,他冲着来借钱的刘彬直笑,“这帮家伙就欠收拾……我说,借钱好说,不过是借给你了啊,我可不管什么谢主任恨主任的。”

“嗐,又不是公家的……借私人的钱他敢不还吗?”刘彬的兴致也挺高,由于王总背后歪嘴的缘故,他一直就看不顺眼那个谢主任,“你没见他那个愁眉苦脸的样子,看着真是解气。”

谢主任把准备办事的钱都输完了,还是刚刚够付赌账,他在北京没什么硬门路,一下张罗不到这点钱,苏文馨又有意刁难,说跟人联系好了,就是今天下午办事,错过这个机会的话,那可就不好说了……起码价钱上不好说了。

王总和谢主任来的时候,对情况估计得还是挺乐观的,心说我们在三天内赶到了,一百万也准备好了,就算发生点额外的费用,十来二十万也足够了吧?

结果打了两天麻将,谢主任带的钱就输了一个底儿掉,凑巴凑巴倒还能落下回去的机票钱,不过这种事实在没办法,当官的来了北京办事,那就是听天由命了,你连炸刺儿的机会都没有,说句不客气的——谁敢?

或许,只有某个罗天上仙例外吧?

不敢拖延时间给钱,可是又没钱,这时候电汇也不是那么便捷,只能丢人现眼地借钱了,通德驻京办不认谢主任,刘彬是陪客没带多少钱在身上,说来说去还是只能找陈太忠来借钱,谁要陈某人在北京混得好呢?

一边说着,刘彬一边斜眼打量跟在陈太忠身边的人,一男三女,个顶个的人中龙凤,一个女人年纪大一点相貌也一般,但是往那儿一站,那气势就让你觉得是个领导。

“行了,那就五十万吧,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荆俊伟,当着尚彩霞的面,他可是不想大包大揽,“荆老板,这钱你帮着出一下吧,回头我还你……”

尚彩霞昨天来的北京,也说不好是探亲还是关键时刻躲人,抑或者走一走夫人路线,今天说要是带唐亦萱和小紫菱逛北京,结果荆俊伟也来凑热闹,谁想就碰到了这样的事。

荆俊伟做古玩生意的,大规模的头寸未必调得动,但是拿出个一两百万还真的跟喝水一样简单,连支票都懒得写,直接一个电话,十分钟就有人送钱过来。

看着刘彬转身离开,尚彩霞才顺口问了一句这家伙是怎么回事,得知是凤凰人帮通德人捂盖子之后,她愣在那里沉吟了一阵,才笑着摇摇头,“呵呵,还真热闹呢,不过这种事,能帮就帮一把了,小陈你做得对。”

我当然做得对啦,陈太忠心里明白着呢,不管怎么说,蒙艺现在还是天南的省委书记,若是有这种丑闻上了《热点访谈》,多少总是要被别人嚼一嚼舌头的。

考虑到这个因素,他当然就不能说我还刁难了这帮混蛋一番,只是“赧然”地笑一笑,“要不是为了操心他们的事儿,我现在也该回天南了,这帮主儿真让人不省心。”

“你也不让人省心,”尚彩霞笑着看他一眼,“我们要出去玩了,你是跟着我们走,还是继续办你的事儿?”

“这件事完了,我在北京就没事了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“不过凤凰那边催得紧……”

当着尚彩霞,跟着荆紫菱和唐亦萱闲逛,他心里有点发怵,在尚彩霞眼里,小紫菱才是他的正牌女友,而两人略略亲密一点的话,小萱萱又会吃味儿,真是相陪争如不陪。

所以他打算推辞,正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接了一个电话,他“嗯嗯”两声之后,苦笑着冲大家摆一摆手,“不行了,又得出去一趟。”

来电话的是黄汉祥,黄老昨晚终于服用丸药一枚,今天早晨起来感觉精神极好,甚至能不靠人扶在院里活动十来分钟,所以黄总很大方地表示——小陈你想要点什么,说话就成了,不能白拿你东西。

按黄总的想法,再给丫一个鲁班奖,这就足够了,不过前两天不是冤枉了小家伙吗?得,再满足他一点个人的要求算了。

我的要求很多啊,陈太忠发现自己的欲望在不断地增长,只是,当着尚彩霞的面儿,再多的话他也得咽到肚子里不是?

倒是黄汉祥听出名堂来了,这敢情是小陈身边有人,说话不方便,“呵呵,那半小时以后去西四环那儿,中午还有个饭局,不能在你那儿多呆。”

要提什么要求呢?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琢磨:我要让老黄把我提个副厅的话,估计是有点难为人了,不过哥们儿不靠他也行……还是歪一歪电业局局长夏言冰的嘴算了,那家伙真的太可恶了。

“撸了夏言冰?”黄汉祥听得就是吓了一大跳,心说你倒是真敢说,说不得不住地摇头,“怎么可能呢?他在老爷子跟前说话,比我还管用。”

你就扯吧,陈太忠才不相信黄老看夏言冰比看自己的儿子还顺眼,不过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罢了,“那家伙没事就爱找我的麻烦,我看着他腻歪。”

我知道你俩不对眼,黄汉祥也不说穿自己跟夏言冰的交情,而是笑着摇头,“这没得商量,老爷子就这脾气啊,好个面子,你要是真要对付夏言冰,他宁可退你药。”

“人老了……怎么都这样啊?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犹豫一下发问了,“要是我跟他掐起来,你们谁都不帮,这总可以吧?”

你倒是真敢吹牛,黄汉祥听得暗自冷哼一声,你跟夏言冰掐,凭什么啊?不是我小看你,没我们黄家支持你够那个资格吗?

就算你能跟蒙艺搭上线儿,但是小蒙要走了啊,黄总心里明明白白的,却是满脸笑意地点点头,“这个没问题,你俩爱怎么掐怎么掐,不过你别找不该找的人帮忙啊。”

这就是典型的黄家人的思维习惯——其实到了一定高度的主儿,考虑问题都是这样,你俩谁掐死谁我不管,借用外力也无可厚非,但你若是借用了黄家对头的势力,或者跟黄家相差仿佛的势力,那就别怪我不能坐视了:比如说,黄家绝对不会容忍蒙艺在临走前端掉夏言冰。

由此可见,黄总对陈太忠也真的算厚道了,这种话都能说出来,搁给别人,怎么可能听到这种又似警告又似点拨的话来?

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这一层,听到这话沉吟一下,才缓缓点头,“这个肯定的嘛,算了,那我也没有别的要求了,把那些往奶粉里掺毒的厂家好好处理一下……这个要求不过分吧?”

“这个很正常嘛,其实那奶粉的厂家已经找到了,四鹿集团,不会便宜了他们,”黄汉祥听到他提这么个要求,有点微微的奇怪,“你怎么关心这个来了?我是想帮你解决点个人问题。”

“小孩吃了有三聚氰胺的奶粉,会长肾结石的,”陈太忠脸一沉,接着又叹口气,左拳狠狠地一砸右掌,满脸的义愤填膺,“我早就听人说过了,不过只恨我能力有限,现在正是个好机会……黄二伯,难道社会正义感强一点,是很奇怪的吗?”

“不奇怪不奇怪,”黄汉祥赶忙摇头,心里却是暗暗纳闷,这小子抽那股子筋了?“肾结石……这个情况还真的很严重,嗯,我得通知他们一声,严肃处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拿起了手机,陈太忠刚想建议他“严肃处理期间最好不要搞什么奶粉促销”,却不防手机响起。

于是,两人各自接打各自的电话,五分钟后忙乎完毕,陈太忠开口了,“那个啥……黄二伯,你非要让我提要求,那你帮我个忙,推荐一个朋友去天南移动当老总算了。”

“天南移动的老总?”黄汉祥听得又是一愣,以他的身份,当然知道现在吵吵得众人皆知的移动拆分,犹豫一下方始点点头,“这个不是不可以试一试,不过,搞通讯这一行,对专业的要求很高。”

“他就是专业的,”陈太忠听得乐了,“正经是现在打算过去就任的,才是个外行,省政府的人。”

“你这么说就简单了,”黄汉祥笑着点点头,其实他的心里也犯嘀咕呢,你说这小陈提点别的什么不好,开口闭口都是别人的事情,不过听起来这件事很简单嘛,“只要资格够,那我就能试着帮你问一下,专业公司……还是要专业人才来管理比较好一点。”

说是试着问一下,其实以黄总的身份,只要他肯过问,此事就成了一半了,黄家人是金口难开,一旦开口,那必定要弄个说法回来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