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94章 撇清了

黄汉祥今天的心情确实不错,不过他心里很清楚,这药尚未进了他老爹的嘴里,试吃的人需要观察,药理分析和化验也要进行,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,别说是有八颗了,就算是只有两颗,该有的检测程序也少不了。

至于说一颗药能延寿半年,这种效果就基本属于“信则有不信则无”的范畴了,既然是半年而不是百年,那就无所谓浪费不浪费——总之一句话,领导的安全是第一重要的,反正黄老现在的状况,再等个把星期看效果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不过,这丝毫没有影响了黄汉祥的好心情,根据昨天试吃的人反应,效果还真的不错——事实确实如此,这药对年轻人比对老年人还有效。

今天是继续对丸药进行检测和化验,同时对试吃者进行各种数据的不间断观测,截止到他给陈太忠打电话为止,没有任何的负面消息传过来。

似此情况,黄汉祥当然高兴了,老爷子眼看着是一天天的不行了,那么多人束手无策,可偏偏就是我给弄了点好东西,咱就不说面子不面子的问题,这是我对老爷子的一片孝心呐。

而且他还知道,这药丸的大部分成分已经化验出来了,确实是滋补养生的东西为主,比如说蜂蜜、核桃粉、淀粉、奶粉等。

谁都知道,单靠这些东西混杂在一起,起不到那么神奇的效果,不过这个也正常,变腐朽为神奇,有时候只需要拨动那么一点点。

所以,不管是为了领导的身体健康起见,还是为了逆向推导出这个药丸的制作方法,化验还在继续,而且越分越细,终于检测出了一种自然界无法生成的化合物——三聚氰胺。

三聚氰胺属于微毒物质,药丸里含有的那一点点份量对普通成年人造不成什么伤害,但是问题的严重性在于——这种物质不能自然形成!

同样还是那个理由,变腐朽为神奇只需要那么一点催化剂,那么一点点催化剂,能不能变养生为谋杀呢?

这是一个问题,谁也不敢忽视的问题!

当然,这个恶意只是一种可能,还是概率不算太大的那种,是药三分毒嘛,不过这消息还是立刻就通知到了黄汉祥——黄二哥,事情有点变化啊,提供给你药丸的那小子在哪儿呢?我们马上得抓他回来!

那厮正跟我喝酒呢,黄总一听也火了,这是什么玩意儿嘛,你说你没效果也就算了,怎么能有毒呢?“这毒药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呢?”

等他弄明白原委,这火气就消了一大半了,微毒微量,这十有八九不能归到“有意”里面,以他对陈太忠的了解,也知道小陈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当然,为这种事抓人是很正常的,做出再激烈点的行为都正常,他也知道自家老爷子享受的是什么级别的安保措施,不过,他的性子总还算是比较大大咧咧的,“不用抓他了,他也是体制里面的人,想跑都跑不了。”

这也是他念着这药丸是小陈打算拿给其父母吃的,自己强行地夺人所好了,而且说句不客气的,这点毒性对老爷子可能意味着天大的阴谋,但是对一个副处的父母来说,没准还真就是颐养天年的好东西。

不抓人,这就是我为小陈你又担了点责任啊!此刻黄汉祥的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,又是怨怼又是郁闷,完了,这下脸丢大发了。

所以他就将不好意思之类的情绪抛在了一边,绷着脸就想训人,只是走回来之后,看到陈太忠那副喝得二麻二麻的样子,多少生出了点不忍,心说这家伙最多也就是个不明真相了,要不然怎么还有胆子跟自己这么喝酒?

反正,他是忘了这种追究的口气,不该出自他这夺人所好者之口。

“三聚氰胺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皱皱眉头,心说不可能啊,我用的都是可以吃的东西混在一起的,就算可能有点反应,但也最多就是菠菜遇到豆腐那种,产生一点不利于消化的东西吧,怎么能成了剧毒呢?

“三聚氰胺……毒性很大吗?”对黄汉祥绷着的脸,他并不是很在意,哥们儿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个样子了,昨天你逼问老中医下落的时候,可不是也是这种表情?

“这个毒性……”黄汉祥觉得自己的酒喝得有点多了,因为他觉得舌头有点大,“这个毒性……反正不小,搁在老爷子身上,那就是事儿。”

“那我明白了,搁在老百姓身上,就不是事儿了,”陈太忠酒醉心明,登时就听出了这弦外之音,“那老中医本来就是走江湖的……要不这样,黄二伯你把药丸退我得了。”

“嘿呀,看把你美的,退了就没事了?这是政治事件,”黄汉祥被这话气得哭笑不得,他才待声色俱厉地教训对方一顿,却发现小陈的眉毛慢慢地皱了起来,说不得哼一声,“是不是想起来什么啦?”

这原本是他诈唬人的法门,是在五十年前就练得炉火纯青的,不成想对面那厮挠一挠头,又吸一口气,“三聚……氰胺,奇怪,这个词儿,我好像不是第一次听说。”

“什么?”黄汉祥的脸登时就黑了下来,小子你好胆量啊,原来不是偶然事件?于是他沉着脸,慢慢地坐到沙发上,身子向后一靠,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,“说说看,在哪儿听说的?”

“我刚才好像听你说……化验出了一点什么东西?”陈太忠对他的做作根本无视,而是继续眉头紧锁,“嗯,你再跟我说一遍?”

嘿,你小子很没有嫌疑犯的自觉性嘛,黄汉祥这脸拉得,都快赶得上马脸了,不过这个时候他不能不配合,“蜂蜜、淀粉、核桃粉……嗯,还有芝麻糊。”

“还有呢,你刚才说的不止这几样!”

“钙粉、奶粉……维生素,嗯,”黄汉祥正琢磨呢,冷不丁对面那厮一拍大腿,“我说嘛,怎么这么耳熟,明白了,奶粉奶粉……那玩意儿里面有这个东西。”

“你说什么?奶粉?不可能!”黄汉祥眼睛一瞪,“你当我家老爷子不喝奶粉?棒子面儿他还照吃不误呢,少胡扯。”

“你家老爷子吃的奶粉,跟普通老百姓吃的奶粉能一样吗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也不管面前坐的是谁了,“毛病!”

他是真想起来了,这件事情当年太轰动了,宣扬得铺天盖地,当时犹为处男的他走在大街上,被若干漂亮女孩拦住,要他购买鲜奶啦奶粉啦之类的,说是优惠,热情到不得了。

结果他荷尔蒙一分泌,脑门子一冲动,稀里糊涂地抱了一堆回去,然后,被人从厂门口耻笑到院门口,又从院门口耻笑到家门口,“里面有三聚氰胺,你不知道吗?”

陈某人心眼小啊,似此奇耻大辱,怎能不耿耿于怀?虽然过去七百多年了,被人一提醒,还是想起来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黄汉祥却是被他“毛病”两字气得大怒,身子一直,重重地一拍面前的茶几,“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?”

“你把茶几拍烂了也没用,”陈太忠回瞪他一眼,不屑地哼一声,“不信的话,你去买奶粉化验嘛,真是的……咱说好了,奶粉里没有三聚氰胺,我随便你处理,要是有……”

说到这儿,他勾一勾手指头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有三聚氰胺的话,你把药丸还我,这东西我不送了!”

黄汉祥看着他气愤填膺的样子,愣了一下神才反应过来,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来,抓起了手机,嘴上也是不服输,“我看你毛病才大!”

当着陈太忠的面,他就将自己了解的情况交待了出去,要人查证,“……把北京和天南能买到的奶粉,统统买回来化验,一定要查出问题的根源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两人大眼瞪小眼看着,谁也不说话,好半天黄汉祥才哼一声,“范如霜没跟你说吗?今天我已经带着她把氧化铝的项目敲定了……嗯,电解铝。”

“那还我四颗就行了,”陈太忠的眼睛又微微发红了,显然,这个怀疑对年轻的副主任打击极大。

“说点别的吧,啊?”黄汉祥哼一声,才待继续说什么,手机响了,他抓起手机来,嗯嗯两声,再放下的时候,已经是满面笑容了,“来,小陈,咱们接着喝酒。”

饶是陈太忠再想装生气,见他这副样子,也禁不住大奇,“不是吧,这么快就买到奶粉,有了化验结果?这还不到……不到五分钟吧?”

那次毒奶粉事件,好像折腾了个把月,最后“结石”的婴儿太多了,才出来的真相吧?

“还没结果呢,”黄汉祥哼一声,抬手去拎啤酒瓶子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不过我想知道点事儿还不容易?找几个奶粉厂家问一问就知道了……谁敢不说实话?”

显然,他已经从某些厂家嘴里,知道了部分真相,才会如此地客气。

看着黄汉祥那一副“理该这么快知道消息”的表情,陈太忠猛地生出点感慨:权之一字,能引得无数人恋栈不已神魂颠倒,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