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93章 药丸有毒

陈太忠说是不说邹珏的事儿,可是韦明河又怎么可能不提?少不得婉转地道一下歉,倒也没有替他辩解的意思。

正说着呢,又进来两个中年人,其中一个韦主任管其叫“徐二哥”,大名徐卫东,两人看起来关系不错,另一个就是明显的帮闲了。

既然是关系不错,韦明河当然不怕向陈太忠介绍一下来历,其实徐家的来头也挺简单,徐卫东的老爹做过国家经贸委副主任,现已离休,徐卫东也在北京开了公司,混得差强人意。

徐卫东是一副标准的衙内做派,挺逗乐的一个人,屁股刚坐稳,听说陈太忠是二十一岁的副处,于是笑嘻嘻伸出手来,“呀,刚才握得不够用力,还得再握一握。”

“一个小副处,还握什么握?”陈太忠笑着谦虚一句,却是将手又伸了出来,他注意到了,徐卫东很是被唐亦萱的美貌震撼了一下,然而很快就收回了目光,再也没有看过她,只当那里坐了一团空气。

这家伙看起来笑嘻嘻的,倒是知道进退啊,想到这个,他对这公子哥儿做派十足的家伙有了一点好感,做为一个副部级官员的儿子,对上从外地来的副处,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欲望,这并不容易做到——没有几个公子哥儿是简单的。

不过,克制归克制,徐卫东的性子也是大大咧咧的,聊了几句,他发现陈太忠和韦明河的关系真的不错,就问起了青江那边有什么项目可以做,“明河,你得帮帮我,公司总是半死不活的,五千万这台阶真不好跨。”

五千万台阶,这是当时商场上比较时髦的一个话题,大意就是说每个公司的成长不可能都是连续的,阶段性成长、跨越式发展才是正常的,当公司发展到一定的程度,就会面临瓶颈,只有选择新的项目或者说业务增长点,否则就会停滞不前。

五千万就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坎儿,在五千万左右规模的公司很多,一旦有了突破,能上了亿,就可以考虑运作上市的问题了。

“老爷子现在后悔了吧?”韦明河倒也不见外,笑嘻嘻地打趣他,“当初早管一管你,也落不到这一步不是?”

“唉,老头子传统了一辈子,”徐卫东叹一口气,大大咧咧地发话,“想当初我搞这个公司,他差点儿没把我赶出家门儿,现在倒是知道了,连我妹妹出国还得是我出钱。”

“我那儿没什么合适给你的,回头从建委和计委划拉划拉今年的项目单子吧,”韦明河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猛地想起点什么,胳膊肘一捅身边的罗总,“对了,国税最近不是在搞三网合一吗?帮着给问问?”

“我跟国税说不上话,”罗总瞪他一眼,她跟做局长的父亲关系不好,不过,大概是考虑到要在他朋友面前留点面子,说不得又笑一笑,“大几千万的单子,总局早有人打招呼了。”

“没多有少嘛,能做多少是多少,”徐卫东笑嘻嘻地答她,倒也没觉得自己降身段不应该——他老头子退都退了,想得瑟也得瑟不起来不是?“罗总,我可是跟明河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。”

“咱俩差八岁呢啊,”韦明河笑着打岔,也是表示双方关系的熟稔,“呵呵,我就不记得你十几岁还穿开裆裤来着。”

“你被101中学那帮家伙欺负,可还是我出的头呢,”徐卫东脸一绷,“要不是那一架,没准我家老爷子还能被扶正呢。”

“你都说过八百回了,”韦明河白他一眼,又侧头看一看陈太忠,“太忠,你那科委大厦……能不能给划拉点儿活出来?”

“你饶了我吧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小罗能拒绝,他当然也会有样学样,“省里市里盯着我那块儿的太多了,而且大头是土建和装潢,最多不过可能有几十万的小活……这样,我回头帮你问问吧。”

几个人正白活呢,门又被推开了,进来的是青江见过的小涛,身边还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瘦高个,戴一副眼镜,先笑着冲韦明河点点头,“呵呵,韦处忙着呢?”

“哈,太忠,给你介绍个老乡,”韦主任笑着站起身来,一指那瘦高个,“天南省邮电管理局的张沛林局长,你俩认识不?”

陈太忠愣了一下,感觉一直在桌下贴着自己大腿的一只小手迅速地撤离,心里禁不住就有点懊悔:啧,早知道就不喊亦萱过来了。

还好,他阴人阴习惯了,遇事一般也能做到不动声色,略略一愣就站起身伸出了手,“原来是张局长,久仰久仰。”

张局长听得也是一愣,犹豫着伸出手,耳边才听到韦明河的介绍,“这是凤凰科委的主任陈太忠,不知道张局长听说过没有?”

“哦,原来是陈主任啊,”张沛林脸上登时泛起了一丝笑容,凤凰科委现在风头极劲,他当然知道,虽然不知道这陈主任是怎么回事,但是能跟韦明河在北京坐在一起,显然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,“一向少见,没在天南见着,反倒是在北京遇到了,缘分呐,呵呵。”

哥们儿宁可不要这个缘分,陈太忠脸上泛起灿烂的笑容,紧紧地握了握他的手,方才坐了下来,“张局请坐。”

张沛林是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,按说也该是享受副厅待遇的正处了,不过他对韦明河的恭敬,那是个人就看得出来,纵然是多了一个来自天南的干部,他也不加掩饰。

当然,陈太忠的存在,还是让他有些局促不安,可是陈某人心里也比他好受不到哪儿去,倒是唐亦萱还是稳稳地坐在那里,脸上表情未见丝毫变化——可见女人们确实比较善于伪装。

张局长的到来,明显地影响一点包间里的气氛,韦明河也感觉到了,他说了几句之后,笑嘻嘻地一指陈太忠,“张局,你要办的事儿啊,找太忠比找我好使。”

张沛林小心地看陈太忠一眼,笑着发话了,“韦处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太忠跟纯良的关系更好,还登过他家门儿呢,”韦明河笑着解释,“许书记也挺赏识他的。”

敢情这张沛林来北京,也是跑官的,自从信息产业部年初决定将移动从电信中分离出来之后,一夜之间这消息就传遍了。

如此一来,邮电管理局的人都坐不住了,谁都知道移动公司的暴利,心说这省邮电管理局清汤寡水的,要是能借此机会调到移动公司,那可就舒服死了。

张沛林也没想着能到未来的省移动当一把手,有消息说,这个位子已经被省政府的某人定下了,他只是觉得自己专业知识尚可,想来当个副总或者总工,移动的大发展已经势不可挡,谁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不是?

既然是跑官的,陈太忠又是缩在凤凰跟素波的人来往不多,韦明河当然不怕说开此事,而且他确实有心让太忠帮着说合一下。

“嘿,省移动的副总?”陈太忠心里苦笑,他倒不是很清楚移动的利润到底有多高,但是毫无疑问,那个位子真的很烫手的,“明河,我跟纯良就是私交,哪像你两家,背后也有交情,我可是孤家寡人。”

“少扯了啊,谁不知道,你在蒙老板跟前说话都顶用?”韦明河白他一眼,撇一撇嘴,“是兄弟的,就帮着搭把手嘛。”

蒙老板?听到这话,张沛林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徐卫东也跟着挤兑人,“陈主任,明河都说成这样了,你能帮就帮一下嘛。”

他这话的意思,大家都明白,他想的肯定是现在帮了张沛林说话,回头天南移动有项目的话,张副总还不得适当照顾一下他?

大家都没发现,唐亦萱的眼角,不由自主地跳动了一下,陈太忠心里也是一抽,才待说什么,有电话响起,一看姓名,他心里乐了,冲韦明河一晃手机,“明河,告个罪,要走了啊,你看是谁的电话……”

“谁的电话?”看着陈太忠和唐亦萱站起身施施然离开,徐卫东有点不满意了,扭头看一看韦明河,啥解释都没有,这么撂挑子有点过了吧?

“咳,”韦主任咳嗽一声,不动声色地说出三个字,“黄汉祥。”

众人一听,登时无语,只有张沛林犹豫一下,才试探着发问了,“这个人的名字,我有点耳熟……”

陈太忠借着黄汉祥的名头离开,心说这下可以回“我们的宫殿”了,谁想出门之后,将电话打回去,黄总还真是要找他喝酒呢,地址还是在那个别墅,说不得,他只能撇了唐亦萱单独过去。

“你那个药,效果不错,”别墅里只有黄汉祥和那个小王,看得出来,黄总这是表示谢意的,陈太忠心里再别扭,也不能抱怨什么不是?

两人喝的是啤酒,别看黄汉祥年纪不小了,酒量可是相当地大,这一喝就是一个多小时,陈太忠心里这个急呀,我说,再喝下去的话,唐亦萱不会再出门了。

正在他坐卧不安的时候,黄总接了一个电话,回来的时候,脸色就变了,“太忠,你这个药有毒……是那个三聚、三聚……三聚氰胺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