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92章 好消息

陈太忠对自己亲手调制出来的丸药,还是有相当信心的,无非就是用须弥戒里超市里买来的蜂蜜、芝麻糊、核桃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调配而成,微微炼制一下即可——不过那珍珠粉未免微微有点可惜,那么大个儿的丸药,用了好多巴黎顺回来的珍珠啊。

不过,这东西个头儿小了还不成,倒不是说他不能将输入其中的仙力更凝练一些,关键是一颗药能让人延寿半年,已经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了,若是他将丸药弄成黄豆大小,这就难免会引起一些麻烦。

陈太忠倒是不怕麻烦,不过现在他是真有点舍不得这个官位了,心说哥们儿官虽然不大,但是大我很多的人也不敢招惹我,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,大家战战兢兢地伺候着,小心谨慎地看着哥们儿的眼色,生恐行差踏错半步。

说起上一世没品尝过女人,眼下虽然不敢说三千佳丽、国国都有丈母娘什么的,可后宫里也是美女众多名器云集,大家还都不吃醋,经常有三飞四飞的和谐场面出现,这逍遥日子过的舒坦呐,给个神仙都不换。

说不换那也是假的,然而陈某人每每念及于此,总是对自己说:哥们儿的情商长进不少了,不过,做人不能满足不是?再多学一学吧……

他对自己配制的药丸是很有信心的,心说这么多的仙力,也亏得就是黄老这年纪的人吃,年轻一点的人吃了,效果会更好,区区半年,算得了什么呢?

至于他说的九颗丸药,那也是有说法的,九乃数之极,为修道之人所推崇,他只知道自己飞升之后,地球上再无仙人飞升,却是不能断定现在的神州是否还有修仙之人——当然,就算有也比他低级很多,这个倒是可以肯定。

反正就是一句话,国家机器的力量不可小看,谁知道人家手里有什么不入流的修仙者没有?他说的九颗丸药,也是尽可能将自己撇清,将别人引入歧途而已——(注:为忠实于背景设定,这两段为该有的交待,并非注水,再次强调一下,本书不是仙侠类的。)

仙气这种东西,他当然是不怕别人化验的,而效果也是可以确定的,遗憾的是,做这种药丸浪费的仙气比能用上的多得多,人服用了还有个流失的问题,昨天他赶工又仓促了一点,所以说……真的有点不划算啊。

下午的时候,韦明河从青江回来了,从飞机场来到市区之后,就给陈太忠打了电话,说是晚上要一起坐一坐。

接到电话的时候,陈太忠正陪着唐亦萱逛天坛公园,荆俊伟有心凑趣,还派了一个导游过来,一路给两人讲解各种典故趣闻。

可是这二位只是想温馨地相处一阵,这导游一直吧嗒吧嗒说个没完,未免就让人感觉有点厌烦——后天上午,尚彩霞的飞机就到了啊。

可是你说要撵人吧,也有点不合适,陈某人和唐亦萱的私情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曝过光,也就是蒙晓艳知道点,但是她也不可能说出去不是?

家丑不可外扬,这是国人信奉的准则,蒙校长跟后母不合是一点不假,但是她不可能败坏故去的父亲的名声,再说了,她跟唐亦萱的矛盾现在是众所周知,说出来也得有人信不是?反倒是没地给做省委书记的叔叔抹黑了。

陈太忠和唐亦萱早就觉出对方心里对那导游的无奈了,但是很显然,他们不能做出什么反应,荆家兄妹俩都是脑瓜绝顶聪明的主儿,很容易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什么。

事实上,连这导游都知道这二位的身份不一般,态度是相当地客气,陈太忠甚至怀疑,荆俊伟会不会对这个导游泄露了什么,她的脸上虽是长了几个雀斑,但是不得不承认,这位也勉强算得上美女。

所以说,接到这个电话之后,陈太忠就算解脱了,他侧头看一眼唐亦萱,“唐姐,有人请咱们喝茶呢,你看?”

唐亦萱是何等聪明的人,闻言摇头笑一笑,“呵呵,真是忙不完的应酬,”一边说,她一边看一眼身边的导游,“算了,今天就到这儿吧,辛苦你了。”

“您二位晚上的住宿安排好了吗?”很显然,那导游舍不得走,少不得就要找个理由出来,“我可以帮你们安排……嗯,荆总说了,一切费用算他的。”

住宿?这两人心里有鬼,同时注意到了这个敏感词,不过,小导游只是想借此套近乎,他俩当然不能说什么,陈太忠微微一笑,摸出几张百元大钞来向对方手里一塞,“好了,这是给你回去的车钱,其他事情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看着两人扬长而去,美女导游低头数一数手里的钞票,七张……车钱就是七百块?她原本还觉得,这个年轻人有点配不上他身边的女人呢,现在看着两人的背影,她却是觉得这两个俊男美女是如此地登对,男人帅不帅并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要有男人味儿,不是吗?

为什么这样的优秀男人,都是有了主儿的呢?小导游恨恨地攥一攥手里的人民币,荆总的妹妹也不见得比我漂亮多少嘛。

陈太忠当然想不到,雀斑导游认为他不够帅气,仅仅是有“男人味儿”,要不然没准连收回小费的心思都有了,他现在考虑的是别的,“亦萱,跟我一起去吧,咱们随便应付一下,晚上就省得被他们骚扰了。”

“是什么样的人?”唐亦萱微微皱一下眉,这让她的眼角显得越发地高挑,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,“可能不可能有凤凰人在场?”

“不可能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这个人是青江扶贫办的副主任,前一阵我找他帮忙,结果他没帮上,估计是给我摆赔罪酒呢……”

一边解释,他一边开车,韦明河选的地方挺有意思,不但是茶社还是饭庄,不过遗憾的是,这地方也挺难找的,驶进里面却是别有洞天——北京这种地方实在太多了吧?

让陈太忠惊讶的是,韦明河身边居然有一个他见过的人:青江国税局局长的女儿小罗,抓赌那天被人暗算的女主角。

小罗倒是跟他不见外,笑嘻嘻地伸手过来,“一直想找陈主任的道谢呢,那天可多亏了你仗义出手了,明河那么多朋友里,也就你最可交。”

“你胡说什么呢?”韦明河不干了,很不满意地瞪她一眼,转头又冲陈太忠讪讪地一笑,“不要理她……这位小妹妹是?”

“去去去,这是我唐姐,老韦你尊敬点儿啊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出声呵斥,“唐姐一怒,尸横遍野,你可不敢怠慢了……我说,你俩是怎么回事呢?”

敢情这女人有来头啊,韦明河和小罗也不是没眼力价的主儿,一听就明白了,虽然这话不无夸张,但是能让目中无人的小陈这么说,肯定简单不了。

不过两人都是官场子弟,既然陈太忠不肯仔细介绍,这二位就知道不能再深入地谈什么了,韦明河嘿嘿一笑,伸手出去很正式地跟唐亦萱握一握,“你好。”

就在那小罗有样学样地握手的时候,韦主任转过身来面对陈太忠,“我俩……就是那么回事啊,你是当事人,还不知道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嘬一嘬牙花子,伸个大拇指出来,那意思很明显:老韦你行啊,当初还看不上人家呢,现在捡到盘子里的就是菜,哥们儿佩服!

凭良心说,这小罗长得算是漂亮的了,不过就是年纪大了一点,约莫是三十左右的人了,可是韦明河似乎才二十五六吧?

韦主任也猜到他的意思了,少不得尴尬地笑一笑,左右看一看,探嘴到他耳边低声嘀咕,“太忠我不是笑话你啊,你知道名器是什么吗?”

这话问的有点卖弄的意思,在他想来,太忠就算私生活糜烂一点,终究不过是二十一二的毛头小子,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?

明河我不是笑话你啊,你知道哥们儿做过鸡头吗?跟我说名器,你差远了,这唐姐就是一个难得的名器呢,陈太忠心里暗笑,脸上却满是茫然,摇摇头,“不知道,你在说什么呢?”

“呵呵,我就知道你不知道,”韦主任莫测高深地笑一笑,一边挤眉弄眼,一边大声发话了,“所以我说太忠啊,有些东西他就是缘分,前生注定的,你将来慢慢就知道了。”

“这个名器……跟缘分联系得很紧吗?”陈太忠脸上越发地茫然了,也是大声发问了,罗总听得脸一红,抬手拽韦明河一把,“你俩都在胡说什么?快喝茶吧……”

唐亦萱脸上不动声色,一副没事人的样子,心里却是没由来地一甜,这个小混蛋昨天也夸我是名器来的,不过……这名器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

“喝茶可以,但是咱今天说好了,不说邹珏的事儿啊,那人让我闹心,”陈太忠本来想打趣一下韦主任,说一说你俩要不要“成亲”,不过想到自己身边还跟着小萱萱,终于将这话硬生生地忍住了:哥们儿不能表现得太荒淫无度了不是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