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91章 差距

既然经济频道是要考虑权威性,那么就不能只顾经济效益,主动地出去联系一些题材回来,是很有必要的。

当然,就算主动联系,有偿播放就是有偿播放,性质是不会改变的,只不过被主动联系的那些厂家少了一点公关费用,别人是托关系找门路上专题、上访谈,他们却是可以坐等对方上门,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而且同时,费用也可能适当地减免一部分。

凤凰科委最近火爆得很,经济频道有人注意到这个单位有钱有项目,就琢磨着有必要联系一下对方,不过大家手里可供联系的对象不少,主动找上门的人也多,暂时还没人主动去联系。

刘世鹏接触的这些人,很多都是能拿着各部委省直辖市的项目单子挑挑拣拣的主儿,他也有样学样,从台里搜刮了不少信息回去,要是能从里面找到几个项目的代理之类的,发财其实也很简单。

事实上,北京这种只做代理的小公司真的是太多太多了,大家未必都有门路弄到项目单子,那么随便从国外协商几个品牌代理回来,打一打广告,再打几个联系电话,坐在京城就把钱赚了——不得不承认,京城就是有京城独特的优势。

当然,敢琢磨项目单子的主儿,能量就又要大一点了,不过能量最大的,还是那些能赚了立项钱的主儿——你从项目里赚钱,我靠帮人跑立项赚钱,谁更厉害那是一目了然,再说了,既然项目是我跑下来的,到时候还少得了我的活儿吗?

这就是所谓的人分三六九等,不承认不行。

扯远了,说回来今天刘世鹏的用意,他是发现凤凰科委有不少能拿得出手的东西,比如一卡通搞得就算不错,不过那玩意儿不是独家买卖,凤凰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电子企业集散地,跟别人竞争的话,意思不大。

但是这个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系统,就很有点搞头了,这是纯粹的独家买卖,拿上几个省的代理,那钱还不就是自动跑过来了?

有必要重点指出的是,这个东西其实科技含量不是特别地高,咱国内也不缺少擅长逆向推理的大拿人物,按说有人注意到的话,仿制并不是很难——虽然凤凰科委现在在申报专利什么的。

但是,凤凰科委的防盗版意识很重,而且仿制就算不难也要有个过程,再说从图纸上到实验室再到成品也要有个研发周期不是?

其实这些还并不是主要因素,最主要的因素还是——凤凰科委的无线紧急呼叫系统有样板了,使用得不错,交通部和发改委认可了。

技术壁垒好突破,经济壁垒也不算什么,但是这个官场中规则的壁垒,那还真不是一般人玩得了的,人家凤凰的系统有样板了,你这仿冒的小厂就不要来掺乎了吧,要不然万一出了问题,那算谁的?领导会怎么看我呢?

凭良心说,这规则的壁垒可是比专利什么的强大多了,有实力突破这壁垒的大型国企,不但不太好意思做这种蝇营狗苟的事情,就算他们想做,这效率也会比民营小厂慢很多——到时候凤凰的牌子遍及全国,再想打入这个市场,必定也会费一番周折。

所以说陈太忠歪打正着搞出来的这个项目,好死不死地遇到了天涯省高速公路突检,这腾飞的架势就挡不住了,倒是他搞的什么防盗版,为此还在深圳某公司搞出了一起小小的爆炸,就很有点小家子气了,有部委的人承认,短期内的效果比申请到专利强多了。

刘世鹏此来,就是谈这个代理的,他自己有公司,也有些合适的项目,但是跟施工方面不太搭调,所以此来,是引见他的同学来搞这个项目。

对刘总的要求,苏文馨实在不好拒绝,换个身份类似的主儿,她还真未必怎么在乎,可这位不但是朋友,还是隐隐能克制了她的,于情于理她都得搭手帮这个忙。

听到他这话,陈太忠就觉得有点坐蜡了,有心拒绝吧,这个刘世鹏在中视有点能量,而且通德正好有事,自来水的老王那里还有点不搭调,看看这事儿办的吧,真够恶心人的。

“代理可以考虑,但是没办法独家代理,”他沉吟片刻,终于决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“而且有些项目,你们还必须得回避,因为一些省里,还有部里,有些绕不开的人和事……”

“科技部还是交通部?”刘世鹏那个姓安的同学发问了。

看看你这话问的,真是没水平,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科技部管得了高速路?还是能直接管了凤凰科委?不过他还不能不回答,说不得微微一笑,“科技部倒还好说一点,主要还是交通部吧。”

“我有朋友在交通部,说话还算有点力道,”这位安同学的嘴也还算严,没点出人名来,“倒是没准能帮着活动一下。”

啧,陈太忠登时就没话了,侧头看一看苏文馨,苏总垂下眼皮盯着酒杯若有所思,一副“你别看我,我不认识他”的模样。

见到有冷场的趋势,刘世鹏笑一声,举起了酒杯,“呵呵,大家别光聊天不喝酒啊,来,今天有幸见到陈主任,大家先干一个吧。”

“那是啊,”听到这话,苏文馨反应倒快,忙不迭举杯,“刘总你的酒量我可是知道的,大家有缘坐在一起,先来三个吧,今儿不醉无归哦。”

刘世鹏心里也有点微微的后悔,这老安平日里说话像那么回事,可关键时刻就看出来了,应付官场上的人,他差得实在太远了啊,话怎么能这么说呢?

人家陈主任点出部里那点儿事,话题就应该到此为止了,再有什么想法私下里可以慢慢地说,你这么穷追猛打地问,落了下乘啊。

合着你的朋友,就一定比陈主任认识的人官大,想借势压人?还是说你想逼着陈主任说出涉及交通部的某某人来?人家是官场中人,很多事怎么可能跟外人说?

当然,有些话题不是不可以说,但是“交浅言深”是官场大忌,而且说这些话的时候,你也得分一下场合吧?

说实话,刘世鹏现在真的承认,陈太忠是具备了一个副处的气度和做派了,在他看起来,下面很多地市的处长副处长的谈吐,真的比北京郊区的农民还要不如,但是真正见识过世面的官员,几句话几个动作就能看出其个人素质和修养来。

而陈主任虽然年轻,却是绝对当得起谈吐不俗,举止也得当,凤凰科委的底蕴也确实对得上它的名气,这是刘世鹏的想法。

苏文馨心里也是微微地一震,平日里她接触的陈太忠不拘小节、贪欢好色,甚至还会出手打人,身上又有着淡淡的傲气,谁想得到此人还会有这样的一面?

毫无疑问,话说到这里就算谈崩了,不过于总并不担心刘世鹏会怎么样,因为这是你带来的人出了问题,没办法说下去了,以她对刘世鹏的了解,知道这人还是比较讲理的。

这就是一言不慎,追悔莫及的典型例子,对上官场中人,太有必要注意说话和做事的分寸了。

刘世鹏心里明白这个道理,也承认自己的同学做得不合适,而且,谁规定的只要谈代理就能谈下来?但是他想着自己既然来了,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,那也不是回事儿不是?说不得就要提一提经济频道做专题的事情,意思是说,你看我找你还有别的事呢。

“这个好说,”陈太忠笑一笑,微微点头,气度颇为不凡,“让你的人直接联系我们办公室主任好了,中视愿意为我们宣传,这是大好事,去我们凤凰,吃住行我们都包了,你们也别客气,费用该怎么算就怎么算。”

“那直接跟我的公司签?”刘世鹏的业务范围也有部分靠着中视,于是就这么问了,倒是让苏文馨白他一眼,“我说刘总,这么明白地撬我的客户啊?”

“你俩谁跟谁,我不管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那二位也跟着笑了,话说到此处,那安同学就被大家直接忽视了,说实话,刘世鹏都不想让他被大家注意,要不然就太砢碜人了……

酒足饭饱之后,大家施施然离开,陈太忠才坐进车里,说是找个地方打个盹呢,范如霜那边又传来了好消息,“小陈,上午黄二哥领着我办事了,电解铝差不多就定了,这次可是多亏了你啊。”

“都是自己人,那么客气做什么呢?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,接着又叹一口气,“你是好事多多,我可是才解决了一个麻烦,唉。”

“那也是要谢谢你,”范如霜也笑一声,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了,黄二哥今天看起来,心情很不错呢。”

唉,这就是差距啊,陈太忠心里暗暗感慨:瞧人家范董说话,这才叫不着痕迹的暗示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