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89章 扯皮

“就是一百万,我怎么可能给他加呢?”刘彬知道陈太忠的意思,说不得苦笑一声,顺便还拍他一句马屁,“用太忠你一次,不容易,不是关系好的我绝对舍不得张嘴,留着这人情给自己不好吗?”

事实上,官场中人跟普通人真的是不一样,钱在大多数干部的心目中,终究是要逊“权”一筹,刘总这行为,不但显得仗义,也是理智的行为——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万一老王回头知道了呢?

可是陈太忠听得就越发地纳闷了,“通德自来水这点钱都出不起?”

别说,通德自来水公司还真的就这么穷,前文说过了,通德市的自来水公司,跟市水利局没什么关系,不是双重管理而是只接受市政府的管理。

当然,水利局也不是垂管单位,但是由于其具备了相当的专业性,水利厅对各地的水利局还是有相当的话语权——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,既然水利厅享受了权利,那就该尽应尽的义务不是?

义务是什么呢?说穿了就是两个字,拨款!水利局不仅仅吃市政府的财政,也能享受到厅里调拨的各种款项和物资,像凤凰自来水公司的刘彬,都能得到来自厅里的各项福利。

然而,通德自来水公司就不行,他们只接受通德市政府的领导,那么就不得不接受另一个现实:全市一局棋,你这自来水公司,能维持住就不错,这本来就是个公共事业性质的企业嘛。

其他方面的不便利也有,比如说某些单位为了省这么不多的一点水费,或者说嫌自来水公司的供水有怪味儿而私自打井,导致自来水公司收入下降、管道等公共资源闲置,想要封了对方的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这事归水利局水资源管理科负责,双方协调起来远没有凤凰自来水公司方便——像凤凰那边封电业局的井,那可是早上决定下午就动手了,对的还是电霸王这种强势单位。

所以这一笔钱虽然不多,也让通德自来水的王总挺难受,然而,事情还不仅仅是这么简单,这个沙湖的水质问题,涉及的不仅仅是自来水公司,需要为此事负责的单位很多。

排污的企业和单位那就不用说了,太多了,只说对沙湖有管理权限的,就不止自来水公司,事实上自来水公司认为,有一个单位的责任要远大于自己:沙湖生态公园管理委员会。

沙湖风景优美,虽然近年来污染很严重,但是湖心岛一块水质还是没有受到太大的污染——好像中国所有的公园都有那么一个湖心岛。

沙湖面积有两平方公里多,湖心岛面积有差不多一百亩地,这里就是所谓的“沙湖公园”,岛中还有湖,风景确实不错。

沙湖公园管理委员会,对整个沙湖都有管理权限,像制止排污、禁止渔业捕捞,这都是管委会的事情,自来水公司只有反应情况的义务,却是没有管理的权力。

那么大家说一说,通德全市人民饮用的水源受到了污染,谁的责任更大一些?

自来水的人都认为,责任是管委会的责任大,毕竟“生态”那俩字儿不是白挂的——虽然这只是一个噱头,沙湖的生态环境也是在恶化而不是在恢复。

还有一点更重要,沙湖管委会比自来水公司有钱,通德的公园不像素波和凤凰,还没有取消了收费,而公园里也有不少消费项目。

你说你责任比我大,钱比我多,凭什么这钱就要我自来水出呢?王总想不通这一点,《热点访谈》的人下来的时候,大家都被吓坏了,没命地找关系找门路,但是现在说到花钱摆平此事的时候,那就要合计合计这钱该谁出了。

沙湖公园管理委员会的人可不这么认为,沙湖水质不好,也不是我一个区区的管委会就管得了的,正经是:通到广大市民家的自来水管道,总不是我管委会的吧?

要是沙湖的水不入市民的口的话,就算污染再严重一点,也惊动不了《热点访谈》不是?麻烦你们搞搞清楚,人家强调的是饮用水不安全。

说穿了就是两个字:扯皮!再进一步说明一点,那就是这钱管委会就算有,也不会痛快地出了,这不止是肉疼不肉疼的问题,还牵扯到双方责任。

在基层,在很多情况下,大家都有一个共识,出钱多的往往就意味着责任更大一些,你说你责任小却是出钱多,那也得有人信不是?

这种情况下,王总在意的,就不仅仅是塞五百万还是一百万问题了,他还要考虑,这钱到底该怎么出——至于下账之类的事情,那就是小事了。

当然,刘彬能把五百万砍成一百万,那也是极给王总面子了,有这么手眼通天的朋友,那也是他的荣幸不是?

王总的感谢是真心的,毕竟是极大地减少了压力,所以他跟管委会的谈判也就有了底气,这四百万我都搞定了,你们出一百万岂不是很正常?

管委会的谢主任不干了:凭什么啊?你的门路是你的门路,你的责任是你的责任,该怎么出钱还怎么出,原本你三我七,现在给你个面子,你六我四!

“那算了,我管不了啦,”陈太忠一听又是这种官僚作风的扯皮,登时就是重重的一哼,总算还好,下一刻他想到跟自己说话的是刘彬,微微将语气放缓了一点。

“老刘,为了打通这个门路,我自己出了十万还搭了人情,”他苦笑一声,“你也知道,只能保证一周不上电视,让他们自求多福吧……我说,臧华脑子里全是大便吗?”

“老王就是个笨蛋,”刘彬听到陈太忠发火,自己也禁不住骂了一句,“他要是说保证三天不上电视,这出钱的方案就解决得快一点……”

臧华对此事当然是高度重视的,甚至都指示分管的张副市长必须在尽短的时间内搞定此事,若是被上了中视的话,“最少一个党内严重警告,我相信李书记也是这么个意思,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通德的党委书记姓李,虽然是正林人,却跟“凤凰的天下”出身的陈洁等人走得近,此人做事不温不火,跟老市长赵喜才配合得不错,臧华来了,他也没有刻意打压——说实话,只冲臧市长背后的杜省长,他想打压也没那胆子。

张副市长分管农林水,哪里来的那么多钱?再说了,那王总跟他关系不错,而管委会的谢主任,却是通德老市长、现任素波市长赵喜才的人,这打狗不是还得看主人吗?

当然,在自身不保的前提下,他也不用考虑狗和主人的关系,王总和谢主任都是被他喊来痛骂一番,并且做出了指示:钱我是一分都不会给的,事情你们还得办,要不然在我倒霉之前,你们俩先等着被免职吧。

可是下午那王总傻不啦叽地说了,他在北京找到了硬关系,只需花一百万就能搞定,而且人家在他的关说下,保证一周内上不了电视。

他本来是想标榜自己耗费了多少心血,想借此少出一点钱甚至不出,结果这话一说,得,大家都不着急了,等到最后两天再做出决定都不晚嘛。

官场中的事情,往往就是如此,不到最后关头,扯皮者绝对不会轻易妥协——谁知道半路上会有什么变数呢?万一我找到了有力的支撑,那我岂不是就能少出一点钱?

什么?你说应该有远见,及早定下此事?我也知道尽快定下来好啊,不过我没你那么着急,所以你多出点的话,这事儿也能商量不是?

事实上,这二边也不太相信张市长不会给钱,心说到了最后关头,张市长那儿,没多有少总能挤出一点的吧?

陈太忠听到这样的解释,登时就无语了,好半天才咳嗽一声,“老刘,咱俩的心……这是尽到了,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吧,恕小弟无礼,这件事我不管了。”

“太忠,真的不好意思了,”刘彬也挺无语的,他能说什么?什么都没办法说,人家陈主任不能说不仗义,他总不能说“你看我面子在北京多呆两天”不是?他也没那么大面子——都是体制里的人,最是清楚有些时间是浪费不得的。

不过,他还是想替朋友争取一点机会,“那我再帮着说一说吧,看他们能不能在三天之内赶到,赶不到的话……哼,那就让他们再去找四百万吧。”

真是闹心!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之后,扭转身来看一眼默默注视着自己的唐亦萱,勉力一笑才待发话,猛地一愣,狠狠地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,“啧,我就忘了问刘彬,这档子事儿后面有什么推手没有。”

“那你现在再打过去啊,”唐亦萱笑一笑,抬手帮他掠一下额前的乱发,动作异常地温柔,虽是赤裸着身子,却不带什么什么欲望的成分在里面,反倒是透出浓浓的温馨出来,“反正时间还早。”

“切,我才不给他打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本有心说一说自己的气愤,下一刻眼珠子一转,“哼,跟你在一起的时候,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,我才舍不得浪费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