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88章 宫殿的主人们

一番云雨过后,两人也懒得起来,就那么相拥着堆叠在一起,看到身下的女人脸颊和脖颈处肌肤上大片的粉红色迟迟不肯散去,陈太忠心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。

“嗯,这人参果的味道,果然不错,”沉默良久,他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,“怎么样,感觉好不好?”

“书上写的果然没有错,”唐亦萱也长出一口气,将微挑的丹凤眼缓缓地张开一条缝儿,那眼中的炽热简直可以蚀金融铁,配上唇边淡淡的笑容,看得他立刻又生出了些许反应。

还好,下一刻她再度闭上了眼睛,拥着他背脊的双手微微用力,黑色的指甲立即陷入了他的皮肉里,带给他一点微微的刺痛感,“不许淘气。”

两人现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她当然能感受到他任何细微的变化。

又过了一阵,她才不无遗憾地轻喟一声,“如果时间能停留在现在,再也不动,那我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女人了。”

“这个难度……它有点高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就是哥们儿没被暗算成功晋级紫府金仙,怕是也弄不出能让时间停止的法术来,“不过,你想做世界上最快乐的女人,那没有问题,想要什么你尽管开口好了。”

“呵呵,知足常乐就是幸福,”这种事情她比他看得透彻得多,“世界上本来就不该有完美,我知道你现在是我的,就足够了……”

“嗯?”陈太忠觉得这话有点不太入耳,说不得看她一眼,却发现她的鼻翼有些微微的发红——很显然,脖颈发红和鼻翼发红是大不相同的,一个代表燃烧的欲望,一个却代表无助的凄怆。

然而,对这种情况,他也实在有点无能为力,不过还好,在眼珠转了两转之后,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话题,“亦萱,我知道这个房子,该用哪一种装修方案了。”

“你才想到吗?”出乎他意料的是,唐亦萱听到这话,居然再次睁开了眼睛,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看着他,嘴角微微一翘,“说说看?”

“最好的装修方案,就是不装修,”陈太忠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,谁想他这个答案就有如兴奋剂一般,身下的可人儿一用力,就将他一百三十多斤的身子掀得翻了过来,白生生、娇滴滴的身子反客为主,骑在了他的身上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因为这儿是我们的家园,我们的宫殿,无须装修,我在的时候,你也在,”陈太忠微笑着看着她——哥们儿这话,够煽情的吧?

“你在的时候……我也在,”听到这话,不知道怎的,唐亦萱只觉得身子一软,整个人就慢慢地趴在了他的身上,连动一根小拇指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这正是她想要的答案,但是问题是:这个混蛋,他说得……太煽情了!

同样的人间黄粱,上次是在荒凉的河滩上,微微地有一点仓促,这次是在自己的别墅里,那份归属的感觉越发地强烈了。

“不过,还是简单装修一下吧,”她的丹凤眼眯缝着,双手无意识地在他胸口划拉着,“大部分地方空着就行了,图个宽敞和亮堂。”

“那随便你了,这毛墙毛地的也确实不成个样子,”陈太忠笑一笑,探嘴去轻啮她的耳垂,心里却是在琢磨,这别墅不装修的话,不太引人注意,简单装修一下更不引人注意——总是好过豪华装修,那样真有一点点扎眼。

曾几何时,在仙界中叱咤风云横行无忌的陈大仙人,在短短的两三年内就变得缩头缩脑,遇事下意识地先考虑后果,可见当初他在凤凰学院门口的选择,并没有错。

唐亦萱“哏儿”地一声笑,躲开了他探来的大嘴,“别弄,痒……喂,我比起其他人来,怎么样?”

怎么是个女人就爱问这种问题呢?陈太忠哼一声,大手在她光滑的背脊上来回地摩挲着,“你是最好的,这个毫无疑问。”

“少来,我要听细节,”唐亦萱听得凤眼一张,按着他的胸口就直起了身子,笑嘻嘻地看着他,“你从来就是这样骗女孩儿的,是吧?”

这倒正经是应了客厅贵妇卧室荡妇的那个形容,她刚才的反应就相当疯狂,眼下跟他紧紧地结合在一起,居然对这样的内容还挺感兴趣。

“我这人从来不说谎,真的,”陈太忠直勾勾地对着那一对微挑的眼神,沉默了半分钟之后,见她还是不说话,说不得将手伸向两人结合的地方,“你这儿挺高,最后出来的时候……特别舒服……”(风头紧,略去五万字。)

接下来的事情,那也不用说了,陈某人故技重施,隐身去小区四周的宾馆、商店溜达一圈,再回来的时候,手里已经多了七八个食盒,“来,吃点东西,咱们有一晚上的时间谈心呢。”

唐亦萱虽是女性,但是由于平时里有太多的时间来锻炼身体和保养自己,身体素质极好,所以精神头很是不错,两人就在“我们的宫殿”里享用起了晚餐,陈某人有意渲染一下气氛,居然还翻出了红酒和蜡烛。

“可惜没有鲜花,”唐亦萱不无遗憾地感慨一声,“要不然你现在求婚的话,我真的可以考虑嫁给你。”

“你等着,”陈太忠正倒酒呢,听到这话就站起了身,他对她的感觉真的很复杂,有欣赏,有爱怜,更有一些说不出的迷恋,这一世真要不得不结婚的话,倒是不排斥跟她结婚。

“等等,”唐亦萱知道这家伙神出鬼没得厉害,一伸手就拽住了他,动作奇快无比,下一刻,她的眼睛就微微地红了,“我开玩笑呢,太忠,有你这句话,我就知足了……”

“好了,别难过,要是你不肯跟我结婚,那我就不跟任何人结婚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这么说了,“就算对进步有影响,我也不会在乎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脑中掠过几个人名:丁小宁、吴言,嗯,小紫菱还没吃到……当然,哥们儿说的是结婚,可不是“成亲”。

晚饭吃得比较早,吃罢饭也不过才六点半,唐亦萱喝了一点红酒,酒劲微微地有点上头,就靠在陈太忠的肩头,两人相拥着喁喁而语,直到情绪炽热到无法控制的时候,才又酣畅淋漓地来了一次。

然后就是七点半了,唐亦萱有点担心了,“太忠,在这个屋子里面,能不能收到手机信号?我倒不是担心别人,是尚彩霞也快来了。”

“能收到,我是关了手机了,”陈太忠笑着答她,一边打开了手机,“你忘了上一次被晓艳闯进家的事情了?人都能进来,何况信号呢?”

“上一次……你俩在她的屋里做什么呢?”想到上次这两个小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肆,唐亦萱就气儿不打一处来,伸手去掐他。

“哎呀,”陈太忠很夸张地叫了起来,却是没有躲开,不过还好,她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去追根问底,因为下一刻,他的手机响了。

“这还真是没完了,才一开机就来电话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看到手机屏幕上“刘彬”两个字,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终于是从宫殿又回到了凡间啊……”

“你可以选择不回去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,”唐亦萱赤裸的身子从背后贴上了他,软绵绵的胸口处,两个硬硬的小疙瘩顶在他的背脊上,让他禁不住又有一点心猿意马。

“问题是,我现在还放得下吗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接起了电话,“刘总,你好。”

刘总这个电话是来感谢他的,爽朗的笑声在电话里听得一清二楚,很是有点感染力,“我跟老王说了,他说谢谢你了,他那边也找到关系了,不过人家要五百万,太忠,你真给我老刘长脸啊。”

“刘总你这话是怎么说的?咱俩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套吗?”陈太忠也是哈哈一笑,“这样,我还要在北京呆两三天,你跟老王赶紧带着钱过来,你要不来,我不管他。”

既然要卖面子,就要卖得十足,我管通德的那个王啥啥是什么玩意儿呢?哥们儿我就认刘彬,别人来了白搭。

“三天啊……时间有点紧张,”刘彬听他这么说,既是欣慰又是惶恐,“太忠我不瞒你说,老王凑这点钱,有点困难。”

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纳闷,堂堂的一个自来水公司连一百万都出不起?不过再想一想他当时告诉刘彬可以适当地加一点,就释然了,“你跟他说的是多少钱?”

苏文馨让他向刘彬加一点,他没加但是把意思表示出来了,刘彬向通德那边加了没有,那就不好说了,事实上这也是他让刘总顺便捞点:这么大的人情,你想捞点荤腥就捞一点。

要知道,我陈某人也是搭了人情进来的,让你捞一点我愿意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