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87章 猪八戒和人参果

刘彬听说一百万就能搞定《热点访谈》,在电话那边爽朗地一笑,他也觉得一百万不算多,“哈哈,还是陈主任你路子野,才一百万就能搞定,我马上给老王打电话,尽快给你答复。”

挂了电话走回去,陈太忠终于就要面对付款这一道程序了——虽然这的确很俗,但是就像吃喝拉撒一样,根本是无法避免的,“苏总,最近的光大银行离这儿有多远?”

韦明河给他的无记名卡,是光大银行的。

“没有支票本?”苏文馨扬一扬眉毛,旋即展颜一笑,“哈,我倒忘了,小陈你是混官场的……好吧,去光大银行?”

“我有牡丹金卡,”荆紫菱抢着发话了,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对面这个女人看着太忠哥的时候,总有一点色迷迷的感觉,她很不喜欢。

“你要是嫌麻烦,咱就不去了,”陈太忠随意笑一下,信手摸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,“上面还有一百二十个,都给你了,密码看背面……”

韦明河给他的五百万的卡,昨天买房子花了三百八十万,剩下一百二十万就全在这儿了,事情办得痛快,他倒也无所谓多给个十万八万的。

“这是给我小费呢?”苏总笑着白他一眼,毫不客气地收了起来,“十个的小费,陈主任手笔倒是不小……成,以后还有什么事儿,尽管找我,我给你优惠。”

按说她收了他的钻石戒指,实在有点不合适再多拿十万了,那样做有点跌份儿,好像没见过钱似的,圈子里一传还真不好听。

不过,有了支票本这么个周折之后,多收十万就正常了,大家是嫌麻烦嘛,十来八个的还跑一趟银行,确实也没啥意思。

唐亦萱完全不懂这黑话,荆紫菱倒是知道一点,于是,三个人走出来的时候,她问了一句,“一百二十个,再加个零……那不是一吨多了吗?你这办的是什么事儿啊?”

“小孩子家家的不学好,就学别人说黑话,”陈太忠笑着白她一眼,伸手在她的鼻子上一刮,浑然不介意唐亦萱就在一边看着,“十个数加个零,就是百十来万的事情,通德那边的事情,这点费用就能捂盖子,真是便宜他们了。”

“通德的水?”唐亦萱不动声色地打岔,陈太忠接刘彬电话的时候,她和他正在逛颐和园,当然知道这件事,“这件事我问那谁了,里面的文章很大啊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侧头看一眼她,“不会吧,我这次……我这不是做好事,是还人情,应该不会再出什么问题吧?”

情急之下,他的逻辑都有点混乱了,居然连“做好事”三个字都说出来了,听得那两位美女也是一愣:这做好事和出问题,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?

“是有些问题,”唐亦萱点点头,侧头看一眼荆紫菱,“小紫菱,晚饭你打算去哪儿吃?”

“去我哥哥那儿吧,”荆紫菱听明白了,亦萱姐这是要说正经事儿,自己在一边听着,怕是有点不方便,“晚上我也住我哥哥那儿了……不过现在得先去一趟公司。”

陈太忠闷头不响地开车,脑子却是在不住地转动着,亦萱嘴里说的那谁,不是蒙艺就是尚彩霞了,这么小小的一件事,居然惊动了蒙老大,哎呀,这官场中果然是没有小事啊。

他正没命地琢磨里面的味道,却不防荆紫菱轻叱一声,“太忠哥,开过了,开过了,”敢情已经过了她在北京办事处所在的写字楼。

放了天才美少女下车之后,唐亦萱也拉开车门,老大不客气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,见陈太忠兀自眉头轻皱,禁不住笑一声,“不是吧,这么简单的原因,你都想不到?”

“我想到了很多可能性,你听我分析一下啊,”陈太忠也没理她的嘲讽,而是一边思索一边慢慢地回答,“嗯,最有可能的,是有人见不得杜毅升任省委书记……”

“不对,”唐亦萱笑吟吟地摇摇头,打断了他的话,“最起码……这不是主要因素。”

“那就是……可能有人想找赵喜才的后账,”陈太忠又列出出一条可能,“臧华也能借此整顿一下市政府,听说他在通德干得不是很顺手……”

“也不对,”唐亦萱再次打断他的话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你再猜。”

“我不猜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涎着脸看着她,“亦萱、唐姐、小萱萱,你告诉我吧?”

“这个文章,为什么很大呢……”唐亦萱的脸绷了起来,沉吟良久,直到陈某人觉得有点无法忍受的时候,才噗嗤一声笑了起来,“哈,因为你居然敢当着我面儿,刮小紫菱的鼻子!”

“原来是……”陈太忠点点头,旋即猛地一点刹车,恶狠狠地看向她,“你……你居然敢耍我?”

“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,哈哈,”唐亦萱乐得前仰后合的,敢情,她是不忿陈太忠出手轻薄荆紫菱,所以才有意让他耗费点脑细胞。

“这是你自找的啊,”陈太忠哼一声,就开始撸胳膊挽袖子,看着她笑得有若盛开的迎春花一般艳丽,他实在是有点按捺不住了。

就在此时,“嗵”的一声轻响,却是他好端端地踩了一下刹车,后面的车没站住,追尾了。

后面的车是一辆奥迪V6,开车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,见陈太忠下车看车损,他也钻了出来,不满意地皱着眉头,“我说,有你这么开车的吗?大马路上想站就站?”

“路前面有个坑,不行吗?”陈太忠也脸一沉,“你也别跟我说这么多废话,是你追了我的尾,不是我追了你的尾!”

“全责我认,”那位更是不含糊,硬邦邦地顶了回来,“但是你这么开车太不地道了,我先跟领导汇报一声,回头再慢慢跟你说。”

“还汇报个什么?我懒得理你,”陈太忠正摩拳擦掌地准备那啥唐亦萱呢,见车只是后裙板的塑料护条被微微地碰了一下,对方又认全责,他就不想多事了,转身向车前走去,“你看你的车吧,我的车不用你修。”

只是,在他上车微微侧身之际,发现那奥迪车后门被打开,钻出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人来,依稀有点面熟,不过他倒也懒得理会了,加大油门扬长而去。

“这家伙不会是没本儿吧?”奥迪车司机挠一挠头,轻声嘀咕一句,这种情况他见得多了,司机们只要是被人追尾了,没多有少,就算是两三百也得要点钱吧?

“行了,人家都走了,”中年人走上前来沉声发话,颇有点不怒而威的味道,“上车吧,不管人家有没有本儿,是你追了人家的尾了。”

这点小插曲一掠而过,陈太忠将车一路开到新买的别墅去,走进大门之后,就是将门一反锁,撸起袖子,嬉皮笑脸地向唐亦萱走去。

“等等,我给你拿装修文案,”唐亦萱见他这副模样,伪作惊慌失措,伸手向自己的脖颈间摸去,谁想陈某人伸手就将她揽了过来,大手一挥,屋内的毛墙毛地光秃秃的景象登时就为之一变,“现在不说那些,你知道不知道,你很可恶?”

“哦,又是宫殿?”唐亦萱见到屋里的场景跟上次在河滩一般仿佛,眼神登时就变得迷离了起来,只觉得双腿有点发软,“你……你给我弄套沙发出来。”

“好像你自己的戒指里没有似的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过,说归说,下一刻他还是整出了一套沙发,抱着唐亦萱往沙发上一坐,捧着她的脸就吻了起来。

唐亦萱一开始还咯咯地笑着躲着,不多时鼻息就变得粗了起来,也激烈地回吻着他,双手用力地搓揉着他的头发,甚至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微微的疼痛。

这一吻就是天昏地暗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人的唇方始分开,唐亦萱双颊微红,丹凤眼微眯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个小坏蛋,害得我在这儿等了你那么久。”

“我这不是以为你要先看装修方案吗?”陈太忠轻轻嗓子,觉得自己下面亢奋得有点要爆炸了,“我说,把你那张床弄出来。”

“美得你,”唐亦萱白他一眼,脸微微地一沉,“你先告诉我,你跟小紫菱……那个了没有?”

“当然没有啦,”陈太忠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,说不得探手向她脖颈处的须弥戒抓去,“我说你倒是快点啊。”

“等一等,让我享受一下在你怀里的快乐,”唐亦萱美丽的丹凤眼闭上了,“上次可是只知道疼了,这次我要多享受一会儿。”

“上次我也一样嘛,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句,唐亦萱听他如此说,登时又是展颜一笑,“呵呵,我记得呢,你说你是猪八戒……人参果一直在等你来吃呢,谁知道你吃了一次,就不再吃第二次了?”

“好吧,这次我细细地品尝,还不成吗?”陈太忠终于按捺下了那份急吼吼的心思,不过他没注意到,在他身后,那张大床悄然无声地出现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