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86章 人在官场

“小陈,你要苏姐打听的事情,我可是打听到了,”苏文馨在电话里开心地笑着,声音之大,连陈太忠身边的荆紫菱和范如霜都听到了,“怎么样,这速度对得住你吧?”

“那是那是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了,“苏姐您现在在哪儿呢?我过去跟您把事儿办一下。”

他答应好的一百万的团费还没出,十万打听消息的费用也没出,就是送了苏文馨一个钻戒,当然,这不是他出不起,而是说没人随便带个百十来万在身上,刷卡倒是可以,可问题是大家作息时间不同,见面的时候多半是晚上,总是不甚方便。

反正都是面儿上混的人物,南宫的圈子也认可了陈太忠的实力,苏文馨当然不会急吼吼地讨要,不过陈太忠心里很清楚,亲兄弟还明算账呢,这钱拖个一天两天叫做人有底气,时间再长一点的话,那就是他不上路了。

“跟我办事儿?”苏文馨在电话那边笑得越发地大声了,她有意将“办事”两字咬得极响,“哈哈,我倒是挺愿意的,可就是怕有人不愿意啊。”

“有朋友在旁边呢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虽然是没什么情绪的一句,可苏总那边一听就明白了——这就代表不方便,登时就收起了那套狂态,于是,两人三言两语就敲定了见面地点。

待他挂了电话之后,范如霜主动发话了,“小陈,你找苏文馨办什么事儿?是不是鲁班奖的事情?”

由于阴京华不怎么配合,她很是陪南宫毛毛那帮人打了几天麻将,跟苏文馨打过照面,当然知道这帮人是吃哪一行的。

“不是,是些别的事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就待转身上车,肩膀才一动,猛然就反应了过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范如霜,“呵呵,原来这事儿得找范董啊,您怎么就不早说呢?害得我四处烧香,手上都熏起燎泡了。”

“你又没跟我说你想得鲁班奖,”范董白他一眼,都五十岁的人了,这一眼居然还隐隐地带了一丝风情出来,可见她年轻时也定然是个风骚人物,“我们临铝动力分厂车队队长的亲哥哥,就在建设银行总行做副行长。”

“马厂长那儿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心说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不过他还是有点疑惑,“这种关系管用吗?”

“副行长怎么可能不管用?”范如霜笑着答他,“不过你说得也没错,确实顶不了大用。”

她这话听起来挺矛盾,不过陈太忠却是真的听懂了一些,于是笑一笑反问,“这个车队队长,是不是做事很不靠谱?”

建设银行总行的副行长,那是很有一把刷子了,可是他的弟弟居然在一个小小的处级单位里做个车队队长——还是国企的这种,想必里面一定有点缘故的。

“很普通的一个人,没什么能力,但是也没什么明显的毛病,很好相处的,”范如霜笑着答他,显然,她猜出了他这么问的用意。

“他家没什么背景吧?”终于地,陈太忠道出了他的想法,“要不然,那车队队长怎么可能那么老实?”

“你倒是够聪明,”范如霜笑一笑,陈太忠猜的其实不太对,那副行长家里虽然没什么背景,找了一个老婆,老岳父却是在经济界相当有影响,只不过这背景在官场上的作用不大,又是时过境迁了,“建行的水可是深着呢。”

“想也能想到,”陈太忠笑一声,转身就待上车,那行长连自己的弟弟都管不了或者没胆子管,他还能指望什么?“其实,这年头哪一行水不深了?”

“那人做事是谨慎,不过到时候要是黄总办不成的话,你跟我说一声,”范如霜在他背后发话了,“他不帮他弟弟,不代表我说话他也会拒绝。”

这就是人在官场的无奈了,副行长帮范董并不怕出事,因为算计他的人不但要面对行长的反击,还要面对临铝董事长的怒火,可是他要是帮自己弟弟的话,被人抓住把柄做文章,那所有压力就只能他一个人扛着了。

“嗯?”陈太忠身子僵一下,却是也回过点味道来,转头冲范如霜笑一笑,“能不麻烦范董,就不麻烦范董了,其实跟那种人打交道,也挺腻歪的。”

他这话说得不是很客气,可是范如霜偏偏地没生气,因为她说话的时候就故意暗示了,这个关系我用起来不是很顺手,但是既然是你小陈的事儿,我该出手的时候还是要出手。

陈太忠也是听出这个话的意思了,要不然他今天帮她这么大一个忙,到头来换个“黄总办不成的话”再如何如何,那简直是过河拆桥了——事实上,这河现在不是还没过吗?

总之,范董示好的心思一览无遗,而陈某人也反应过来了,虽然话说得有一点点冲,但这也是两人关系近才能如此说。

荆紫菱却是听不出两人到底在打什么机锋,跟着陈太忠上车之后,还微微地感慨一下,“建行那个副行长,是有点小心过头了吧?”

“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处境吗?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漫不经心地哼一声,“没准正水深火热呢,反正到了他那个位子,如履薄冰也正常……不过说实话,我做不出来他那种事。”

两人正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,唐亦萱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“太忠你到底什么时候能过来?”离开了天南之后,她行事也稍微放得开一些了,不再是那么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。

“我正跟小紫菱在一起,要办点事儿呢,”陈太忠笑着回她一句,“领导有什么指示?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听说他来了北京还陪着荆紫菱而不陪自己,唐亦萱心里就泛起了一股说不出的滋味,于是将房地产公司介绍的几分装修文案向须弥戒里一塞,“正好我也没事,来这个路口接我吧。”

所以,苏文馨再见到陈太忠的时候,愕然地发现这家伙身边不但有那个正牌的、漂亮到一塌糊涂的小女友,一边还跟着一个美貌得令人眩目的少妇。

小马真的苦了啊,这一刻,苏总再也没有对马小雅那点淡淡的、若有若无的嫉恨了,你看这个小陈花心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啊。

别说那青春靓丽的小女孩了,就是那少妇看着冷傲,十有八九也是一个闷骚的,苏文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唐亦萱的黑指甲——女人看女人,总是分外仔细和敏锐,这种天赋神通还是瞬发的,男人想学都很难学得来。

不过,吹皱一池春水,又干我什么事儿呢?她也没有多扯别的,而是直奔主题,“那个题材我帮你问了,是个候补题材,一周内肯定不会播出的。”

“这一句话就值十个数?”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瞠目结舌,“苏姐,就不能再送点别的什么搭头了吗?”

“这还不算好消息吗?”苏文馨笑一声,心说只“候补题材”四个字,就值你那点钱了,更别说我还奉送一个一周不上的消息,这不算搭头吗?

可是对上外行,她也实在没办法,说不得又细细地解释一下,“候补题材可以往后推,时效性过了就可以撤了,也就是说……你可以稍微花一点钱,催化一下这个过程。”

“如果我不出这个钱呢?”陈太忠倒不是叫真,而是他想知道,这个流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不出钱也可能会撤,但是这个概率有多大,我就不敢保证了,”苏文馨笑着一摊手,“其实,少少花一点点钱,省去了曝光的危险,一般人都不会在乎这一点,毕竟这关系到政府事务了……要不是候补题材的话,要费的劲儿可就不止一点半点了。”

“那得多少钱?”陈太忠觉得她说得在理,不在基层不知道下面捂盖子的决心,真要铁下心思制止事态发展,花点钱算什么?怕就怕想花钱都花不出去。

“算你运气好,我找的是具体办事的人,”苏文馨微微一笑,“这种事找领导真的不方便,人家不好开口,同时成本也高,下面具体办事的就好说了……嗯,加个零,我就帮你处理好。”

十万加个零也不过才一百万嘛,陈太忠真没觉得有多少,摸出手机站起身向外走,“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,看他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你朋友要是手头宽裕的话,你把价钱翻两个跟头啊,”苏总在背后叮嘱一句,“小陈我这也就是对你了,不瞒你说,这价钱说出去坏行情呢。”

一百万的事情,翻俩跟头就是四百万,在京城办事,门路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,更为重要的是,你要真的一点门路没有,手上拎着四百万都送不出去。

陈太忠愿意帮刘彬,十万的信息费出就出了,可是这一百万的撤档费,无论如何都不该是他出了,不管是不是有人在针对臧华、针对杜毅做文章,但是通德自来水公司的老王……你总该出一点血的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