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85章 黄汉祥拍板

三人又聊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一指楼下的范如霜,“黄二伯,您看……”

“啧,你看我怎么这事儿忘了呢?”黄汉祥一拍大腿,可是不愿意总对着小陈“哀怨”的眼神,这总是容易让他时不时地生出点愧疚感来,于是他站起身冲范如霜招招手,“小范,上来吧。”

他的声音不高,可是范如霜一直看着这里琢磨呢,说实话,今天的事情她看的挺清楚的,但愣是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黄二哥不知道说了点什么,小陈就捂脸了,挺悲痛的样子……然后黄二哥在屋子里拿了点东西出来,却还是要给小陈看一看……再然后,又来人把东西拿走了——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。

莫非这别墅,是小陈的?说实话,这世界上的事儿真经不起琢磨,范如霜只凭一双眼睛,就将事情猜了一个差不多,这是黄二哥抢了小陈的东西了吧?

可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,值得黄家人不管不顾地伸手呢?她实在有点想不通,这世界上黄家想要的东西而到不了手的,可真的是不多啊——她没想到是药,这很正常,虽然她也知道黄老身体不行了,可是鸡蛋那么大的药丸总是不多见吧?

小陈为了帮我,不知道拿出什么好东西了……这就是她的判断,范董正琢磨着这人情到底有多大呢,却听到黄汉祥笑着招呼自己,心里登时就是一沉:这人情真的大发了。

果然是大发了,她才一上去,黄二哥就笑嘻嘻地发话了,“小范,你的事儿我一直给你张罗着呢,这不是最近才有点眉目吗?今天当着小陈的面儿,我给你拍胸脯保证,这事儿就交给我了,晚上我带你去见人。”

“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吧,”陈太忠插一句嘴,这话里的意思就再明白不过了,大家都不是傻瓜,黄二伯你也别蒙我了,以你老爸的身份,没经过试吃的饭都不可能入嘴,更何况是药呢?

这不是夸张的说法,而是真是如此,黄老上次去凤凰,曾经在凤凰宾馆呆过一小会儿,然后去了临湖疗养院,张智慧亲口跟陈太忠说的,“我上两盘瓜子松子什么的,那都是别人先试吃,服务员想端盘子进屋,直接被人拦住了,黄老不在都不让进,咱这辈子要是能活到这个份儿上……”

所以,陈太忠这话就是说,那药丸要是不过关或者顶用,老黄你不用给我面子,我无功不受禄,这年头做人,可不就是讲个不见兔子不撒鹰吗?

“你给我闭嘴啊,不就是个氧化铝吗?”黄汉祥听到这话,眼睛就是一瞪,小陈的话没错,但是很遗憾,丫还没弄明白,对等交换那是小市民的行为,我黄老二虽然不才混得不是很好,也丢不起那个人。

只说我见到你哭了,从你家把八个蜡丸一锅端了,这个氧化铝我就帮你跑定了,至于药效什么长短的,那都是再说的事儿了,要是这点担当都没有,我也白姓这个黄了。

好笑吗,幼稚吗?一点都不好笑不幼稚,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,别人看着难如登天一般的事情,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,我不帮你是没帮你的理由,我真要帮你,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——哪怕我回头发现是假药,再收拾你都不迟,但是眼下我丢不起这个人。

“是电解铝,”范如霜小心翼翼地纠正一下,却不防黄汉祥转头过来,恶狠狠地瞪她一眼,搞得范董一时纳闷无比:明明就是电解铝嘛,你瞪我干什么啊?

“哈哈,”荆紫菱看到两人的表情,登时就乐了,“范董,黄二伯都说好几遍氧化铝了,他的意思是,光帮电解铝立项太简单了,索性把氧化铝的那个项目也立起来算了。”

她中午和范如霜吃饭的时候,还不知道凯撒铝厂爆炸,但是两人在来别墅的路上,范董兴奋不已地跟她说起来此事,同时略略遗憾地表示,厂里还有个八十万吨的氧化铝项目,早就想立项了,但是一直批不下来,若是能赶上这一拨行情,那该有多好?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到她这话,也是一乐,搞得黄汉祥都有点讪讪不已:我不过就是个习惯性口误嘛,你们三个倒好,合起来欺负我一个!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小陈情绪变好了一些,这就是好事!黄总也是一个随意的性子,脾气上来谁的账都不买,可是惫懒起来也不怎么计较别人的冒犯——如若不然,他早在联合超市就收拾了陈太忠。

当然,他也没有任人冒犯而不理的自虐习惯,说不得笑嘻嘻岔开了话题,“对了小陈,你刚才说的那个鲁班奖,是个怎么个意思?”

听陈太忠讲完过程,黄汉祥方始点一点头,又抬手摸一摸下巴,斟酌着发话了,“嗯,这样啊,那倒也不着急,等回头我问问中建总局的朋友,反正你这个楼还得盖一阵不是?”

陈太忠操心这鲁班奖也有一阵了,自然知道中建总局的领导发话,会有多么大的力道,别的不说,只说这评奖的人里大部分都是中建的专家,这就足够了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那麻烦黄伯伯费心了。”

“没什么,”黄汉祥摇摇头,其实他在中建很认识几个说话够力道的主儿,不过怎么说呢?他不愿意欠别人这种不大一丁点儿的人情,这年头人情债是最难还的。

他已经是答应了伸手管电解铝的立项,其他的放一放倒也正常,他是个痛快人,但是痛快也得有个底线不是?等那药丸能证明了药性,再伸手去管也不为迟。

“其实……黄二哥,这个氧化铝,还真的能搞一下,我们早有一个八十万吨的计划,就是一直立不了项,”范如霜却是被说动了心思,心说人家已经答应了自己的电解铝,索性趁这个机会多要一点吧,给了固然好,不给的话也不可能把电解铝收回去不是?

“美国凯撒铝厂上午的时候爆炸了,下一步氧化铝的行情要看好。”

你还没完了?黄汉祥差点没被这话气死,总算还好,她的最后一句话让他将怒火压了下来,于是苦笑一声,“你知道想保证这个电解铝立项,我的招呼得打到什么层次去吗?副总理级……算了,不跟你说了,这个铝厂爆炸有那么严重吗?”

真有那么严重,有人觉得一个铝厂嘛,就是生产一点氧化铝出来,一时供不上货的话,国际市场上氧化铝紧俏一点,无非如此了。

其实这么想的人就错了,现在是个工业生产全球化的年代,而铝行业的话语权,一直都是被西方国家垄断着的,比如说美铝、加铝、海德鲁铝业、俄罗斯铝业什么的。

详细的情况就不说了,只说格拉莫西氧化铝厂一爆炸,原材料就供不上了,供需出现缺口了,工业运转的链条就出现问题了,这个影响可不是一年两年能消除得了的。

“嗯,明白了,”黄汉祥点点头,其实,不止他明白了,陈太忠和荆紫菱也都听懂了,敢情这铝厂爆炸还真是挺严重的事儿。

然而,明白归明白,黄汉祥还是不想管,心说我今天应承下的事儿够多的了,“这个方案你要自己跑了,连着给你俩项目,别说我能力有限,你扛得住别人的眼红吗?”

“黄哥说得对,”范如霜点点头,眼中的亮光也黯淡了下来,是啊,一个八十万吨氧化铝又得三十来个亿,两个项目加起来上了百亿了,她就算挺强势,这么大的盘子带给她的压力也吃不消,“幸亏是您提醒我了,要不我就要有麻烦了。”

“要不,把电解铝换成氧化铝?”黄汉祥笑吟吟地看着她,“我说怪不得今天我老念叨氧化铝呢,敢情是凯撒铝厂爆炸了啊。”

“别介,就电解铝吧,”范如霜听得吓了一跳,氧化铝的投资本来就赶不上电解铝多,现在她手握国际上紧俏的氧化铝资源,不在这个时候上电解铝,那是傻的,“黄哥您别跟我开玩笑了……”

总之,今天下午短短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,颇有一点风云变幻的意思,到最后还是黄汉祥痛快,“我要走了,你们也都忙去吧……小范这两天你给我在北京呆着啊,太忠,过了这一阵儿,黄伯伯再找你喝酒聊天。”

走出别墅,范如霜一时还有点不敢相信今天的遭遇,见陈太忠上车要走,忙不迭伸手拉住他,“太忠不许走,晚上去我那儿吃饭。”

“范董您饶我这一遭吧,”陈太忠还惦记着去唐亦萱的别墅转悠去呢,忙不迭地拱手告罪,“我在北京真的有不少事儿要办呢。”

“你要走了,王启斌的事儿我不管了啊,”范如霜脸一沉,竟是铁下心思要留客了。

“我真是有事嘛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恰好此时手机响起,他一指手机上“苏文馨”三个字儿,“瞧见没有?这件事一点都不比您的事儿小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