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81章 也有不要面子的

直接找邹珏,有那点不合适,陈太忠最终还是拿定了主意,想起来好像韦明河跟邹珏关系不错,还是先联系一下韦主任吧。

不成想这韦主任似乎是改了性子,居然一直泡在青江,有十来天没有回来了,接了他的电话才表态,“我还得过几天才能回去,你找我有事儿?”

“算了,我还是找邵国立吧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心说邹珏以那性子,老韦你只打个电话的话,怕是不能成事,保不齐还要坏事,那邵国立邵总稳稳能吃住邹珏——退而求其次,找老邵吧。

邵总一听他来北京了,笑着骂他一句,“太忠你可不仗义啊,来了也不知道招呼一声,我这气儿不顺,得罚你。”

“唉,公事嘛,好不容易有点时间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下午还有安排呢,中午找个地儿坐一坐?”

“坐是可以坐,不过这罚是免不了的,”邵国立在那边哈哈笑着,“算了,我也不为难你,过一段时间我要去欧洲看两个朋友,把你巴黎模特界的资源拿出来好好招呼我一下,我就不计较了。”

“呵呵,那还不是一句话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对了,我要找邹珏问点事情,你把他也叫上,到时候记得帮帮腔啊。”

“嗯,行,”邵国立回答得极为痛快,却是没问是要办什么事儿,这也是衙内们的做派,他们被人求得太多了,既然不是找他办事,他就绝对不问到底是什么事儿——人家找邹珏,自然是打听过了的,最起码小邹办事的优势应该比他大,那么他多的什么事儿?

午饭是在一家极为隐秘的饭庄里吃的,陈太忠开着车找了好一阵才找见,可是车开进去之后才发现,里面占地并不小,而且饭庄的档次也不低,古香古色典雅异常,却又没有那种刻意追求的奢华感,他不禁有点感慨,北京这种地方好多啊。

邹珏还是那副拽拽的样子,身边依旧带了一个帮闲,邵国立身边也有一个,却是低眉顺眼的美女,只有陈某人是孤身一人,只从做派上讲,就落了下乘。

陈太忠不开口相求,邹公子是绝对不会问的,所以三个人一边吃喝一边海阔天空地胡吹着,不过不管怎么说,上次邹珏也通过陈某人勾搭了俩巴黎女模特一夜销魂,这态度比之以往,当然是要好不少。

直到大家吃喝得差不多,陈太忠方始提出了问题,“老邹,听说你帮别人跑过鲁班奖,我这儿现在也有这么一个项目……”

“啧,不好办,”邹珏听他讲完,沉吟了一下才摇摇头,拒绝的是真够痛快的,“建行拿这个奖肯定没问题,你那科委不行,差得太多了。”

“差得少了能找你吗?”邵国立倒是真的帮腔了,不过这帮腔的话也是挺冲的,“小邹,大家都是朋友,你别总推推脱脱的,跟个娘们似的。”

“我也没说不帮忙不是?”邹珏白他一眼,又哼一声,才侧头看看陈太忠,“不过我先问一下,你打算花多少钱办这事儿?”

“钱倒是好说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该出多少出多少,老邹你需要的话,只管开口就成了。”

“先拿半吨,我帮你试试吧,”邹珏还真敢要,看他那轻描淡写的语气,说五百万好像就是在说五块一样,“能出五吨的话,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……当然,你那楼得差不多点啊。”

不是吧?就算陈太忠做好了花大钱的准备,也被这话惊得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,这点钱他倒是能张罗来,可是……五吨的话,足够再建两栋大厦了。

“你这是……”邵国立都听不下去了,张嘴就想说你丫这是不是穷疯了,不过话到嘴边,终于是硬生生地咽了回去,两人从认识起就斗嘴,一直斗到了现在,但是什么话合适说什么话不合适说,他还是清楚的。

“一个方面不足,你就得从另一个方面补,要不一开始我说就不可能呢?”邹珏看他一眼,心里明白这家伙想说什么,于是懒洋洋地解释,“这不是我要拿这么多,是就得有这么大的投资……你看看现在的鲁班奖,哪个工程不是九位数十位数的造价?”

“太忠你……这个费用有点大了,你能承担下来吗?”邵国立看一眼陈太忠,眉头微微地皱着,他可是没想着人家要自掏腰包,心说一个区区的地级市的科委,三五百万的公关费可能还能找个什么名义下账糊弄过去,但是五千万……账都不好做。

我怎么觉得你这帮腔的,是我变相激我呢?陈太忠心里有点不爽,若是搁在两年前,他肯定二话不说一拍胸脯就答应下来了——这点钱在哥们儿眼里算个毛!

可是现在就不同了,他已经学会在某些场合装孙子了,当然就不介意适当地战略转进一下,尤其是看着邹珏那漫不经心的样子,他这心里分外地不是滋味儿:你觉得离了你,我就没有途径办事儿了吗?

想吃定我,你还差得远!陈太忠苦笑一声,微微地摇头,“五吨啊……这账该怎么下还真是个问题,我得跟领导请示一下。”

“嗯,这肯定的,公关成本比建造成本还高,走到哪儿也不好交待,”邹珏懒洋洋地点点头,丝毫没有为对方的退缩而着恼,一副“我根本不在乎这俩小钱”的样子,“太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的好。”

这家伙说话的口气,实在是有点让人受不了,亏得陈某人最近克制力大增,也知道这厮从来就这个鸟样,所以不跟他计较。

然而,公道自在人心,就算他不计较,邵国立都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,在散席的时候逮个空子,悄悄跟他嘀咕一句,“小邹家里对他的钱管得紧,嗯,你知道就行了……”

换个人的话,邵总是不会来这么一句的,虽然是邹珏做得有点出格,但是大家都在一起的,他也不想被人看了笑话去,可是小陈做人不错手笔也不小,澳门赢了钱都不想要呢——咱不能对不起朋友不是?

陈太忠早就知道邹珏手头不宽松了,而眼下听到这话,更是确定刚才邹珏在狮子大张口——这不是,连老邵都有点看不下去了?

亏得哥们儿刚才没答应,要不然岂不是成了惹人耻笑的大凯子了?不过,他也没有生气,只是觉得有点好笑:你就装逼吧,好好地装,哥们儿我还就不找你办这件事了,哈哈,到时候看是谁会生气。

吃完饭也不过才一点半,陈太忠将车停在路边,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去荆俊伟的工作室转悠一趟,就接到了范如霜的电话,范总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微微的颤抖,“小陈,美国的凯撒铝厂爆炸了!”(注)

这可绝对不是我干的啊!陈太忠一下没反应过来,迷瞪了一阵才回过味来,“这个……范董,我记得你有午休的习惯来的,是吧?”

“我哪儿还睡得着啊?”范如霜轻笑一声,她其实清楚,对小陈这个外行来说,真不知道这消息意味着什么,说不得就要详细解释一下,“凯撒铝厂是世界上第二大氧化铝厂,格拉莫西氧化铝厂一爆炸,氧化铝价格的攀升指日可待!”

哦,世界第二啊,炸得好!陈太忠可是知道,临铝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,就是因为氧化铝卖不动,直接影响了下马乡那一块的铝矾土价格和付款方式,所以这个爆炸是好事儿。

然而,他还有一点弄不明白,“可是范董,咱们现在跑的是电解铝的项目吧?这个跟氧化铝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范董心说你怎么这么笨呢?“氧化铝的价格上去了,电解铝的价格能上不去吗?这个项目必须要马上动手了,晚了就坏菜了!”

陈太忠吃她这么一训,也觉得挺有道理,哥们儿在官场混了这么久,情商是上去了一点,怎么这智商蹭蹭地往下掉呢?“呵呵,我联系过黄总了,他的时间不敢保证,让我下午再联系他一下。”

“嗯,你快联系吧,我要准备给公司再做点东西了,”范如霜的兴奋隔着电话都能听得出来,“必须要快,等别人都反应过来就晚了。”

这个爆炸很大吗?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兀自有点迷糊,那么大个厂子也不可能全炸了吧,影响真的会很大吗?

看看时间,已经是接近两点了,他拨一个电话给伯明翰的尼克,“尼克,我问你一下,这个凯撒铝厂爆炸,会对国际氧化铝价格产生很大影响吗?”

“嗯嗯……氧化铝?”尼克正迷迷糊糊地还没完全清醒呢,“你确定是氧化铝吗……好吧,我在半个小时之内给你一个答复,你能让我先刷一下牙吗?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也没心转悠了,还有半个小时,哥们儿就在车里打个盹吧,谁想他才将座位调好了,手机又响了,这次是韦明河打来的电话,听起来舌头有点大,“太忠你中午……跟邹珏吃饭啦?”

(注:凯撒铝厂爆炸是在九九年七月份,风笑这么写是情节发展的需要,请行家勿深究。)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