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80章 收钱是给面子

十万啊,陈太忠听得有点咋舌,只打听一下这个专题的性质和播放时间,就是十万块——不做任何关说的情况下。

就这,人家苏文馨还送他一个人情呢,“小陈,咱们都不是外人,苏姐我一分都不赚你的,这是给别人的费用……小雅在中视干过,你问问她就知道了,《热点访谈》的性质你也知道,你说台里能没有保密措施吗?”

这保密措施会有这么严吗?陈太忠有点不信,心说你不过是欺我在中视不认识人嘛,谁想苏总就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,轻笑一声,“你还别不信,这是我有门路,要不别说十个了,你自己拿上二十个,我都不要求你探听出消息来,你能找到一个敢收的人就行。”

唉唉,这年头收钱都是给面子啊,人家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,陈太忠当然就能理解了,这种现象在下面地市不多见,但是也有,不过在京城大概就是常态了——天子脚下谁不得小心?

“那就麻烦苏姐了,回头我把钱给你,”陈太忠笑一笑,顺手摸出个盒子来塞到苏文馨手里,“也不能让苏姐你白忙,这就是一点小意思啦。”

为朋友办事,他可是舍得花钱的,自掏腰包一点问题都没有,刘彬那人仗义,他就要以仗义还之,至于这件事甚至可能涉及到杜毅——一边去,管你是省长还是部长呢?我跟你又不熟。

他敢送,苏文馨当然就敢收,而且这帮人有个毛病,该小心的时候是万分小心,可是该放肆的时候,却也非常放得开。

苏总接了盒子到手,根本不带犹豫的顺手就打开,接着就是轻笑一声,“好我的天,这钻石得有三克拉吧?太忠你确定这是钻石不是玻璃?”

盒子里是个大大的钻戒,那钻石的体积看上去跟莲子仿佛,她可是个识货的,包间里光线有点阴暗,一下看不出成色来,但是只说这体积,就够惊人的了。

当然,这钻石的体积之大,戴在普通人的手上,绝对有暴发户的嫌疑了,可是苏文馨知道,这样的戒指搭配上适当的衣服,正合适出席某些场合——当然,这种场合比较少,不过她的手里,还真一直就少个这样的道具。

“不大一点东西,我至于拿玻璃哄你吗?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可是注意到她眼中一掠而过的亮光了,心中就难免些微的得意,这珠宝果然是女人的最爱啊,送这种东西还真是比较合适的。

马小雅一见里面是个钻戒,心里就是微微的一酸,听到苏文馨管他叫“太忠”而不是“小陈”,嘴角的肌肉禁不住跳动了一下,不过她最终还是沉住了气一声不吭。

可是苏文馨偏偏地不肯干休,侧头看一眼马小雅,笑着问一句,“小马,太忠给我这个戒指,是要我帮忙办事的,你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吧?”

马小雅当然会有想法,陈太忠送她的钻石项链价值要比这高多了,但那只是项链不是戒指——戒指所代表的含义,相信大家都清楚,甚至陈某人自己都清楚,等闲不肯送人项链,这也就是对苏文馨,他没啥想法,心说哥们儿都被成亲了,你不会再误会了吧?

马小雅知道苏文馨有意调笑自己,但是同时她也清楚,苏总这人玩起来疯,打牌是如此做事也是如此,她若不能小心应对,苏家姐妹没准还真好意思下手把人抢了去。

说穿了还是她在圈子里的地位太低,若是能混到于总那个份儿上的话,苏文馨就算疯也要多少顾忌一点,想到这里,她轻笑一声,“苏姐您说笑了,这是我俩的心意,不能让您白忙不是?”

看到姐姐收到一个钻戒,苏素馨探手拿过去仔细欣赏了一阵,才看陈太忠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,陈某人居然感觉到了某种若有若无的怨念笼罩住了自己。

莫不成,是我没看上她的妹妹,苏文馨才有意刁难,报了一个十万的价钱?下一刻,陈某人又开始了联想,不过最终还是摇一摇头,将此事抛在了脑后……这点钱还真的不值得斤斤计较。

接下来,就是下一个问题了,“小马,你知道不知道,谁跟这个建筑协会的人比较熟悉一点,我想搞个鲁班奖来玩一玩。”

“这个啊……我还真不知道了,”马小雅沉吟片刻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人肯定是能找上,但是中间是个什么样的渠道就不好说了,要不你问一问南宫吧。”

显然,这样的活儿在这个圈子很少见,所以她也不知情,不过听起来,南宫的能量要比其他人的大一点,怪不得阴京华虽然是靠着黄家,但这个圈子还是隐隐以南宫为首。

不过南宫毛毛也忙着呢,那叫做小玟的女孩儿唱完歌之后又过来了,缠着南宫叽叽咕咕地说个不停,看起来挺兴奋的样子。

陈太忠竖着耳朵听了一听,才知道这女孩儿为什么会这么高兴,敢情于总给她介绍了一个买卖,在某个酒类广告里上镜,虽然费用不是很高,只有十来万的样子,但是对她来说意义重大,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,她就可以借此摆脱野店歌手的身份了。

别说,这小玟久在社会底层混,身上也沾染了些江湖习气,“毛毛哥,今天的单我买了,你人到了,就算捧小妹的场了。”

切,你有那资格替我们买单吗?南宫毛毛心里冷哼,我们算计外地人的钱那是天经地义,但是占你的便宜……还真丢不起那人,野路子就是野路子,这种话也说得出口,这小毛丫头还是太嫩啊。

不过他也不想点破——专门点出来,那不但影响气氛也失身份,说不得笑着摇一下头,冲陈太忠招一下手,“太忠你这是……有话要跟我说?”

这家伙倒是酒醉心明啊,陈太忠知道他喝了不少了,却是通过自己不经意的两眼就能猜到点什么,还真是厉害。

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儿,陈太忠才说了几句,意思是自己的科委大厦想要争取鲁班奖,南宫那边已经反应过来了,“凤凰市的科委啊,什么公司承建的?建筑成本没多少钱吧?”

他这一张嘴,就点出了两个要害,还隐隐影射凤凰地级市的身份,陈太忠禁不住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还是你老哥厉害,张嘴就说到点子上了……”

“什么厉害不厉害的?老哥我就是眼皮子杂了一点,”南宫谦逊地摇一摇头,“呵呵,好歹也是在四九城混了大半辈子,就算没吃过猪肉吧,还能没见过猪跑?”

四九城是个什么典故?陈太忠听出来了这四九城指的就是京城,但是为什么是四九呢——三十六天罡之数?当然,这疑惑只是一闪而过,办正经事儿的时候,谁会关注枝节末梢的事情呢?倒是没得显得自己没文化。

等南宫毛毛听完他的大致介绍,沉吟一阵才摇一摇头,“这个事情嘛,孙姐能办了,不过她也不太方便……说句难听的,太忠你这条件太差了一点。”

“这么来说,就是不行了?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皱着眉头发问了。

“切,咱兄弟的字典里,还就没有‘不行’俩字儿,”南宫哼一声,这酒劲儿上头,虽然不影响他的判断力,却也是没的多了两分豪气,“别人靠关系能上,咱为什么就不能上呢?”

“那是!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拍大腿,竖起个大拇指来,“老哥这份儿豪气,真是没的说,那就麻烦你费心了。”

“咱哥俩有什么可客气的?”南宫毛毛笑着摇一摇头,状似不以为然,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,坏了,这牛吹得有点大了,太忠这是打算讹上我了?

其实对他来说,这北京城办不了的事情,还真的不算太多,但是有两个字必须强调一下——成本!这成本不是说钱多钱少,只要钱能解决的,那就都不是事儿,而是说人情的成本,有些人的人情,你是想花钱都没地儿买的。

所以他微微地有点后悔,酒喝多了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,不过总算还好,他在吹牛的时候就想到了退路,“不过,孙姐办这事儿不拿手,太忠你不是认识邹珏吗?我听孙姐说,那家伙帮人跑下来过鲁班奖……嗯,也是个地级市的项目。”

这话倒是一点都不假,但是南宫毛毛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点,那个地级市的建行大厦,不仅是投资了一点二个亿,而且更重要的是——那是建设银行。

“邹珏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,说实话,他对邹珏的印象并不是很好——那家伙的样子看起来拽拽的,出来打个麻将还要装模作样地带上个茶艺师,可是偏偏地,别人都告诉他,邹珏手上真的没什么钱。

而且,那厮还在他跟斯文森赌球的时候输给邵国立不少,他怎么想,怎么觉得这邹珏未必肯帮这个忙,一时就愣在了那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