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79章 联想

这次出事,就是有人把沙湖的饮用水问题捅到了中视,中视还专门派了相关的《热点访谈》小组下去调研和拍摄,登时引起通德市一阵慌乱。

这年头做新闻,不骇人听闻一点的话,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,想一想就知道了,一个镜头是湖边四处可见的翻着白肚皮的死鱼,另一个镜头却是民宅水龙头里汩汩流出的清澈的自来水——其效果那真是可想而知了。

看着这惊心怵目的场景转换,要是有人说,自来水公司能大能到将水处理得绝对没有问题,广大的人民群众也得相信不是?

“通德的人喝这水,有喝出毛病的没有?”荆俊伟考虑问题还是比较周全的,虽然他早早地就离开了天南,对通德并不熟悉,“要是有毛病的话,那问题可就大了。”

“个例可能有,但是绝对不会是普遍现象,这一点我是落实了的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这个问题他也想到了,要知道,《热点访谈》可是以敢于揭发黑幕和各种不合理现象而闻名的,他要帮着捂盖子,肯定要想到这一点,要不帮忙帮得把自己搭进去,可不就没意思了?

“这个通德,怎么会那么倒霉呢?”荆紫菱听得有点奇怪,“我大学里有同学说,十万,出十万才能请得动《热点访谈》的人下来调查……”

这倒不是胡说,天南大学的学生,来自祖国各地,她的同学中有一个是正林地区的,正林的临泉县这两年小纸箱厂极多,在天南都有了一定名气,其中不乏一些上档次的厂子,能做精美包装。

这造纸肯定是要排污的,尤其是那些讲求白净的纸张,污水的毒性很大,而这些厂子多是民营不怎么规范,污水处理根本无从谈起——国企都控制不住的东西,拿来要求民企真的太难了。

荆紫菱的同学的邻村人,就是受了严重毒害的,庄稼绝收人患病什么的,那也不用提了,由于跟上游的造纸厂协商不果,就想将此事捅到《热点访谈》去,结果得到的答复是——先拿十万块钱过来,我们再派人下去。

大家都觉得这《热点访谈》是为民做主的栏目,听到这样的回答,心里那是要多凉有多凉了,于是她的同学在学校里听人说起《热点访谈》就不屑地吐口水,是以,天才美少女才得以知道这样的行情。

“你同学这是以偏概全,”听荆紫菱说完,荆俊伟不屑地哼一声摇摇头,“收费是真的未必收费,人家中视差这一点儿钱吗?关键是《热点访谈》这栏目太火了,换位思考一下……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提供线索给他们吗?你又知道里面有多少是真的,有多少是假的吗?”

“咦,这个也是啊,”荆紫菱遇到问题爱叫真,但是她并不介意承认自己的错误,“哥,你的意思是说,为了防止别人乱报线索,他们才设置了资金门槛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也不敢乱说,”荆俊伟笑着摇摇头,一边说一边摸一摸自己妹妹长长的秀发,疼爱之心溢于言表,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遇到事情你要多想一想,不能人云亦云。”

“有关系的话,就不要资金了,资金门槛是对普通人设置的,”唐亦萱沉默半天,终于开口了,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,“太忠你说的这个事,按理来说……是请不动《热点访谈》的人下去的,比这黑暗的事海了去啦,这件事不会像你说的那么简单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愣了半天,才咋一下舌长叹一声,“唉,我怎么就没想到你们说的这些呢?算了,我帮着打听一下吧,不管成不成,总要对刘彬有个交待。”

他是欠了刘彬人情的,而刘总也说了,自己跟通德自来水公司的王总关系好——通德自来水公司归市政府管,不像凤凰一般是双重管理,但是做为同行,这不影响两人的交情。

既然唐亦萱是跟荆紫菱吃晚饭,陈某人饭后想有点什么余兴节目也是不可能的了——人家俩好得跟姐妹一样,晚上还要一起在尚彩霞家睡呢。

索性是闲得没事,陈太忠琢磨一下,又给马小雅打个电话,结果知道今天的摊子散得早,大家正在三里屯的酒吧泡吧呢,说不得开了车前往。

巧的是,这次还是南宫请客,捧的也是上次他捧的那女孩,为了她,陈太忠还跟黑人们打了一架,印象真的深刻——其中似乎有个什么参赞的儿子来的?

“咦,这倒是奇怪了,”陈太忠坐在马小雅身边轻声地嘀咕,“南宫不是随便玩一玩的吗?莫不成他和那女孩儿……跟咱俩一样,也成亲了?”

“我才没跟你成亲呢,”马小雅笑着白他一眼,心里却是甜不滋滋的,有他的那一百万旅游费,两人在圈子里的关系也等同于成亲了,一想起这事儿,她的笑容就无法遏制地露了出来,“上次以后,南宫跟她就不怎么来往了,也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,又捡起来了。”

“乱吧,就乱吧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乱得自己都眼花了,唉,怕是他都不知道自己想找什么样的了。”

“只许夫妻复婚,就不许人家再捡了?”马小雅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接着又叹一口气,“不过我知道,你是一个走了就不会回头的男人……对不对?”

“没错,我占有欲很强,”陈太忠也不藏着掖着,“以前的事儿就算了,我肯定不能容忍在我跟某人交往的过程中,她的身体里还充斥过别的男人的体液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却是情不自禁想起了张梅,跟他交往的两个少妇里,他相信雷蕾不会再跟其丈夫有什么亲热,但是张梅可就难说了,起码庞忠泽没去外地,天天跟她在一个屋子里生活呢。

下回见面的时候,一定要再问一问她,若真是那样,该放弃的时候……就要放弃了,陈太忠做出了决定:当断不断必有后患。

“我就知道你是这种性格的人,”马小雅幽幽地叹一口气,“可是在北京生存,也很不容易,你要记得帮我,我会为你守着的……”

“呵呵,不说那些扫兴的话了,”陈太忠见她的情绪有些低落了,少不得伸手拍一拍她的肩膀,“对了,我问你一下,你在中视干过,《热点访谈》的人你熟不熟?”

“中视大着呢,我又是借调过去的,”马小雅摇一摇头,“对那个栏目真的不熟,不过苏素馨好像跟里面的一些人有点关系,苏总跟中视的关系也不错……出什么事儿了?”

陈太忠叹口气,将通德的事情哇啦哇啦一叨叨,马小雅一听就笑了,“这种事儿你找苏总怕是也没用,解决的法子十有八九在你们天南呢,明白不?”

“你是说,有人想给通德上眼药,是不是?”陈太忠一直在考虑这件事背后的因果,但心里总是不想相信,谁想马小雅这种被借调的,只在中视干了时间不长的女主播都能肯定这一点,可见此事真的没有他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。

“也许是想给你们省里的什么人上眼药吧,”马小雅犹豫一下,不太肯定地发话了,“反正按我知道的,《热点访谈》的人没有那么闲得慌。”

难道说……那人的目标是杜毅?陈太忠猛地警醒了过来,通德这件污水的事情,市政府这边的责任比较大,而通德的市长臧华,可就是杜毅的人。

当然,《热点访谈》的影响力固然不小,但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因头,也不会对堂堂的杜省长造成什么影响,不过恶心一下人还是够用的——毕竟是通德市区一百多万人的饮用水呢。

也许跟老杜打算竞争省委书记一职有关?这倒不是陈太忠神经过敏,实在是事情由不得他不这么想,这种关键时刻,任何一方的天平上加一点或者减一点砝码,都可能导致事情发生某种变化。

哥们儿还真冤得慌啊,想到这个可能,他真的有点哭笑不得,先是干预了蒙老大的事情,现在轮到帮杜老板了?

我都躲到北京了,也躲不开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,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叹一口气,“北京果然是中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啊。”

“你说的这个题材时效性不强,未必会马上就上,”马小雅见他愁眉苦脸的,笑着安慰他,“而且很有可能是候补题材……你可以问一问苏总,先托她打听一下。”

一边说着,她一边冲着不远处的苏文馨微微撇一下嘴,“不过她办事可是不便宜,呵呵,你得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今天不止苏文馨来了,她那个漂亮的妹妹苏素馨也来了,两人刚才见到陈太忠的时候,还笑着点头来的,听到马小雅的话,陈某人难免有些微微的郁闷——大家都挺熟惯的啦,昨天又照顾了你的旅游公司,居然还会不便宜?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坦然了,这年头人情归人情,事情归事情,人家干脏活的也不容易不是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