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78章 历史问题

陈太忠跟刘彬不熟,但是刘彬跟体改委的主任周国栋很熟,上次科委跟电业局掐架,刘彬虽然只是个小小的自来水公司的老总,却是毫不含糊地帮科委出手,断了电业局的供水管道。

这个情,陈太忠当然是要承的,所以,虽然听说出事的地方是通德,他也没有做声,而是很认真地听完了刘彬陈述的事情。

“哼,没想到我也有帮别人捂盖子的一天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悻悻地哼一声,冲着唐亦萱一摊手,“这年头啊,欠什么都好,就是不要欠别人的人情啊。”

他对通德没有好印象,尤其对通德的市长臧华更是反感,事实上,人家臧市长虽然是杜毅的人,却根本就没得罪过他,正经是去年的水灾,丁小宁受了通德人的邀请去参加抗洪救灾现场会,还出了些钱呢。

可是,就是那次现场会,居然连陈太忠都被列上名单了,而后来的事情又证明,大概是赵喜才的人背后使坏,这是陈太忠正式跟赵市长交恶的开始,所以,他连带着都恨上了臧华——老臧你能力不行的话,就不要干那个市长嘛。

不过这怨念也真的没多大,既然刘彬开口相求,他肯定是要帮忙的,所以他才如此抱怨。

“什么事儿啊,让你这么抱怨?”唐亦萱挺好奇的,“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?”

“不需要你……嗯,我心里憋闷,不需要你是不可能的,”陈太忠的态度转得那叫个快,才是微笑着摇头,下一刻就眉头紧锁、眼神黯淡兼声音低沉了,他怅然地叹口气,“唉,你要今天晚上能帮我做点什么,或许我的心情会好一点。”

“你……”唐亦萱听得就是脸颊一红,她知道这无赖是在借机勒索,不过,虽然是被勒索了,她心里还是甜不丝丝的——当然,声音严厉一点那就是难免的了,“你自己找人帮你做吧,我是住在尚彩霞家的,这可是宣武区区委的宿舍楼,你敢来我马上报警。”

她的话说得很不客气,可是陈太忠现在听话听音的水平,长进了不止一点点,闻言登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那还不好说?咱们现在就买房子去,买那种赠送装修、家具和家电的……你不住在尚彩霞那儿,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吧?”

“哈,你倒是满有经验的嘛,”唐亦萱终于憋不住了,扑哧一声笑出了声,陈太忠说得倒是一点不错,她看上去是个很知性的女性,其实有时也感性得很——比如说她手上的黑色指甲油,就很能寿命问题。

虽然听说陈太忠来了北京的时候,她也有点微微的心动,但是她真的不喜欢在别人的家里跟他做什么,而且,“我不喜欢现成的房子,我喜欢自己布置家。”

“我觉得你是实在闲得慌,想找点事干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她一句,心里却是不无遗憾,这是一个太讲情调的女人,怕是也只有自己在北京的那套房子里,才能放得开一点了吧?

可是那套别墅,被黄汉祥征用了啊,想到这儿,他越发地愤愤不平了起来,“要不这样,我在北京买一套别墅送你?”

“别墅?”唐亦萱的丹凤眼张得老大,好久才淡然一笑,“你这家伙……一共给几个人送过别墅?”

“你是第二个,”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,“本来我已经在北京买了一套别墅了,哼,被黄汉祥霸占走了。”

“哈哈,不会吧,他还差那点东西?”唐亦萱的眼神本来很清亮,听到是被黄汉祥占走别墅了,禁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,“你买了多大一个别墅?”

陈太忠当然知道她为什么开心,说不得就打蛇随棍上了,“别墅也不大,不算院子的话也就五百来个平米,我在北京本来就挺洁身自好的,买套房子也是不想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搅在一起,这皇城根儿诱惑多啊……你又老不给我,我这不是怕憋得控制不住吗?”

你买那别墅,怕是为了开无遮大会方便吧?唐亦萱可是知道陈太忠私生活的糜烂,别的不说,只说那个任娇一直跟晓艳住在育华苑,就知道这三个人荒唐到了什么样的地步。

不过这话她也只能想一想,说却是说不得的,她意味深长地笑一笑,“你也不用标榜自己了,我说,你脑子里面能不能想一点正经事?”

“什么正经不正经的事儿,走,跟我买房子去,”陈太忠兴致上来,公园也不逛了,就待扯了她去,“前一阵正好在青江赚了点钱,就当送你的礼物了。”

唐亦萱犹豫一下,终是半推半就地答应了,她收他的东西倒也不止一次了,像她的须弥戒里,还有好多陈某人从巴黎顺来的货呢,“小紫菱以后可能会常来北京,嗯,到时候借房子给她住。”

这一看房子一天就过去了,快得很,到最后还是陈太忠帮她选了一套将近七百平米带车库的房子,院子也有五十多平米,却是花去了三百八十万。

晚上的时候,范如霜和黄汉祥都已经到了北京,不过两人旅途劳累,也没精神折腾了,而唐亦萱下午刚订了一套房子,心情正是爽快的时候,于是陈太忠得以陪他的亦萱共进晚餐。

然而,世间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两人甚至连地方都没选好呢,就接到了荆紫菱的电话,敢情,小紫菱跑了一天,自己觉得挺累的,晚上就想叫上太忠哥和唐姐放松一番。

于是,晚上又是凤凰人的聚会了,荆紫菱先叽里呱啦地说起今天在人才交流中心的遭遇,还重点强调了一下,她亲自出马搞定了两个眼高于顶的海龟。

说着说着,就说到唐亦萱和陈太忠今天的行程了,唐亦萱自是不想让人知道太忠送了她一套房子,说不得话题一转,就到了另一个内容上,“通德那边有人想捂盖子,找到了小陈,这一整天我们都忙着跑这事儿,唉,真是头大……”

这显然是个不错的话题,荆家兄妹虽然都不在体制内发展,但是一个在京城混迹了这么多年,一个也有意学一点人情事故,少不得就要他们讲一讲事情经过,唐亦萱一听,登时就傻眼了,少不得看陈太忠一眼,“小陈你来说吧。”

“其实也没什么,”陈太忠这下想藏都藏不住了,只能说一说这个话题了,“你们都知道通德的沙湖吧……”

通德的沙湖位于市区,因水质清澈,可以见到湖底的白沙而得名,外连着通德的第一大河、天南第二大河沧浪河,是通德市区饮用水的水源,自来水公司的水处理厂就建在这里。

然而,随着近年来社会的发展,沙湖逐渐成了湖周边住宅和单位的废水排污场,湖水不要说清澈见底了,甚至湖岸边上常年有死鱼死虾,离着老远就能闻到刺鼻的腥膻味儿。

这种情况当然引起了当地老百姓的不满,这可是我们的饮用水水源,然而这种情况反应到市政府,市政府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来处理,沿湖的各个单位和宿舍区实在是太多了,挨家挨户地通知禁止向湖里排污好多回了,却没人当回事,大家都想着,别人不排的话,我这儿排一点出去算什么呢?

通德是农业地区,湖周边并没有什么大的工厂和污染源,最严重的也不过是天南医科大学通德分院——医学院排出的废水,想一想就令人不寒而栗,里面会不会有些什么大家所不知道的微生物呢?

所以,很多人反应这水近年来喝着有股子怪味,甚至不少有条件的人家,都不喝自来水只喝桶装的纯净水了,但是自来水公司对这方面也很重视,时不时地做水质检测,公布的结果却是说公司供的水绝对符合国家标准。

这种事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,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,毕竟喝这水的人暂时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——自古以来,老百姓的日子,可不就是这么稀里马虎地过着吗?

当然,这大抵还是市政府处理不力的结果,真要认真的话,别说阻止沿湖各单位向湖里排放生活污水轻而易举,直接引沧浪河的水来做水源也正常。

然而,这种情况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,沿湖的单位那么多,真要严格禁止排污的话,阻力也不会小了,既然能将责任推到上一届甚至上上一届的政府身上,谁还会因为以前的欠账,得罪现在的人呢?

是的,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,解决不了不能怪现在的政府。

自来水公司换水源的方案也早就有了,市里都不知道讨论过多少回了,可是执行这方案是要钱的,市政府这不是缺钱吗?

赵喜才上任的时候,就信誓旦旦地说要保障通德市民的饮用水安全,但是市里财政真的紧张,好不容易有点闲钱了,蒙书记和杜省长倡议的通张高速路一上马,赵市长砸锅卖铁地配合,挪用其他款项倒也正常了——要不然的话,那个素波市市长,是那么好上去的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