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76章 政治中心

堕落了,真的堕落了吖,次日清晨,陈太忠踏着欢快的脚步走出马小雅的别墅,心里却是在不停地自责着,哥们儿一睁眼的时候,看着床头陌生的装饰,居然死活想不起来自己是住在哪儿了,亏的一边有马小雅在呼呼大睡。

由于每个年轻健康的男性在早晨起床的时候都要有些必要的反应,所以他很自然地又跟她欢好了一次,可怜的小马同学恍恍惚惚中被巨物撑得醒来,迷迷糊糊地就登顶云端,接着又昏昏沉沉地睡去——她过惯了阴阳颠倒的日子,这也不过就是一道“宵夜”而已。

当然,以上行为并不能妨碍陈某人做出沉痛的自责,恰恰相反,对男人来说,激情释放之后是最容易引发失落感的,纵然是仙人也不例外。

陈太忠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见识过很多场面了,却是不成想昨天差一点“被成亲”,这件事情带给了他不小的震撼:人需要多么厚颜无耻,才能做到如此地恣情纵欲呢?

虽然他曾经是修仙有成的高人,在仙界中也是横行一时,但是从本性上讲,他的思维还是比较平民化,接近于草根一族,事实上,别看他在仙界耀武扬威,正经都算不上富裕的——若是有大量法宝防身的话,他又怎么可能稀里糊涂地被穿越呢?

国家的《婚姻法》,那是等同儿戏了,陈太忠不得不这么想,皇城根儿底下就敢这么做,可见这社会风气败坏到什么样的程度了,哥们儿不懂“成亲”的含义,反倒是被人耻笑。

其实说实话,真的没人笑他,只是罗天上仙自己多心而已,马小雅甚至明明白白地告诉他:这也是南宫和阴总这些人不拿你当外人了,要不然别说这“成亲”,就算是货真价实的婚宴,人家都未必有兴趣去观礼——份子能随到,那就是给主家面子啦。

南宫这一帮人,真的不能再来往了!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不过下一刻,他又有点犹豫,照小马说的,我俩虽然没有成亲,但是我撒出去那一百万之后,关系就已经被大多数人承认了,别的女人不可能拉我下水了。

既然不可能进一步堕落了,那么,似乎好像大概也许应该……跟他们保持适度的联系?难得地,他又被一个很普通的问题纠结着:不管怎么说,跟这些人保持适度的联系,还是很有好处的。

这些人也跟联防队员小董、凤凰宾馆的张智慧一样,也是干脏活的,不过大家所处的层次不同,接触的脏活也就不同。

而且跟这些人接触,陈太忠还能有别的收获,南宫毛毛不肯告诉他黄老身体欠佳对京城形势的影响,但是恋奸情热的马小雅倒是有什么都说,黄老虽然时日无多,但是黄家老三,四十九岁的黄和祥至某省任党委书记已成定局。

当然,这个消息的可靠性很值得商榷,都说下面省市里的地下组织部长多,其实民间组织部长最多的地方还是在京城,不过马小雅接触的这帮人里,说话不靠谱的似乎倒也不多。

总之,正如蒙老板所说的那样,黄老的影响的消减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这是大家的公认,当然,黄和祥目前也只是中央委员,下一步能不能进政治局,那谁也说不准了。

或者,我该把消息通知范如霜一声?陈太忠犹豫一下,打消了这个念头,范总在北京奔波这么久了,估计这点行情总是知道的,就算不知道,我也没必要为此专门打个电话。

去科技部办完事,他又专门去张煜峰那儿转了一圈,说实话两人关系并不算特别地近,这次他要办的事情也跟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无关,不过这就是陈大仙人的长进之处了,既然来了就转一转嘛,人情这东西可不就是走动出来的?

张煜峰对他的到访倒是挺高兴的,扯着他说了十来分钟,还说金部长回来之后,对凤凰科委的评价挺高,“要不你跟金部长打个招呼去?”

“级别差得太远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这个建议搁在以前,他肯定是无所谓的,但是他现在的分寸感把握得已经差不多了,“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。”

张煜峰却不这么认为,你要是其他地级市科委的想见金老大,那叫找不自在,但是凤凰科委的应该是例外,他久在部委,见多了削尖脑袋往上钻的主儿了,觉得陈太忠不会厚着脸皮借势,委实有点可惜,打个招呼嘛,就算金老大不见你,那也是去挂了一个号不是?

“你有点……”他真的有心点拨他一下,不过一想自己做为部里的人,这么说也不合适,终于笑着摇一摇头,“这次来,手上有车没有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回答得挺干脆,张处长看他一眼,笑着摇一摇头,“你倒是真不客气,算你运气好,车队要淘汰两辆车,你先拿着开去吧……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打开抽屉,丢了一把钥匙给他,神态自然到不得了,“开的时候注意点,这车回头还要拨给别人用呢。”

上次我来,你可没问我缺车用不缺,陈太忠拿着车钥匙往外走,心里也少不得嘀咕一句,这也就是金大老板去了一趟凤凰,你觉得我行情涨了——不过,对对方的示好,他总不可能拒绝。

当然,要是有人认为两人以前交情不够,现在慢慢地走近了,张煜峰才有这样的举动,那也正常,只是陈太忠心里明白,张处长跟人套交情的水平,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,只从今天借车这举动,就可见一斑。

上次他来办事的时候,就是开着荆俊伟的普桑来的,不止张处长见到了,连陶主任和安部长都见到了,这次居然还能考虑到他有车没有,这份细心不得不令人叹服,同时也将亲近之释放得淋漓尽致,而且这话说出来,还显得相当地自然,丝毫不给人突兀的感觉。

部里人办事,果然讲究啊,陈太忠一边感慨,一边找到了那辆要淘汰的车,是一辆八成新的普桑,车况也不错——科技部今年果然是有钱了,这种车居然就要淘汰。

范如霜和黄汉祥都是今天晚上才能来北京,要办事怎么也得明天了,他琢磨一下,硬着头皮又给唐亦萱打个电话,总算还好,她正一个人呆着——荆紫菱办招聘的事去了,她不可能去掺乎,眼下正被凤凰驻京办的张主任骚扰到头大呢。

在驻京办讨生活的,消息比旁人灵通不到百倍,也得有个十来二十几倍,像唐亦萱这种主儿,逢年过节的时候章尧东都得上门拜望,谁还能忽视了不成?

唐亦萱并没有在凤凰驻京办住,她住的是尚彩霞的爷爷留下来的房子——小叔子蒙艺在能源部的宿舍被尚彩霞的弟弟住了,当然,到了这个份儿,蒙艺也不会跟他的小叔子叫真。

就是这么隐秘的地方,也被张主任发现了,省委书记的嫂子进京了,他能不热情接待吗?等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愕然地发现,乔小树市长居然也在。

要不说,北京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呢?这话当真是有道理的。

乔市长还好,是听说唐姐在北京来打个招呼,驻京办的那位张主任就夸张了,跟着另一个女工作人员时刻跟在唐亦萱旁边,对种种暗示视而不见——这也是工作性质磨练出来的品性,若这点耐心都没有,怎么跟北京的部委打交道?

唐亦萱正被磨得腻歪呢,见陈太忠来找,如逢大赦一般站起身就跟着他走了,张主任本来还问要不要车呢,听说眼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太忠,也不吱声了。

看着两人就那么离去,乔小树不动声色地看一眼张主任,一指不远处的奥迪车,“人也走了,这辆车能不能派出来?”

张主任知道他心里憋着气呢,说不得笑一笑,打个马虎眼,“唐姐不用,当然就能派了……这陈主任厉害啊,乔市长您别看是辆普桑,那可是部委的车牌。”

他们在这里瞎扯,唐亦萱一上那辆普桑,就咯咯地笑了起来,“看来恶人也有恶人的好处,一听说是你陈主任,那张主任就变得好说话了。”

“这帮人干别的不行,眼光绝对好使,”陈太忠笑一笑,漫不经心地开着车,引得后面喇叭声响个不停,他却是毫不在意,哥们儿这次好歹开的是科技部的车,看谁还敢炸刺儿,说我是外地人?“咱去哪儿?”

“去颐和园玩吧,”唐亦萱琢磨一下,“现在正是迎春花开的时候,我可是带了DV的,两年没来北京了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迎春花了。”

“乔小树来北京做什么?”陈太忠有点疑惑,他就算再嚣张,也不可能当面问乔市长这个问题,所以只能问唐亦萱了,“这不年不节的。”

“他说是来问鲁班奖的,”唐亦萱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是你们科委的事儿啊,你不知道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