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75章 罪恶渊薮

南宫毛毛这话,隐隐有影射陈太忠是暴发户的意思,不过由于他说得风轻云淡的,陈某人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他只注意到了三个字——“讲究人”。

哥们儿可是讲究人!陈太忠丝毫不怀疑这一点,不过,要想做讲究人就得跟马小雅“成亲”,这个代价未免就高了一点点,犹豫一下之后,最终还是苦笑一声,“小弟我身在体制内,有些东西是不得不考虑的。”

“呵呵,你不用说了,我们都能理解,”南宫毛毛微微一笑,浑然不以为意地摇一摇头,“不过小雅还有点期待,等一会儿散场了,你记得劝一劝她,嗯……最好态度好一点,这丫头人不错,就是心思重一点。”

“她心思就算再重,我跟她也不可能,活了这么大了,我还没结过婚呢,”陈太忠心肠硬,不太容易被感动,七百多年了,哥们儿第一次结婚,对象要是这个二手货……不带这么欺负神仙的吧?

“她不过也才第二次嘛,”南宫毛毛不阴不阳地回一句,他也有点火了,说话也不讲究了,什么叫还没结过婚?你丫不过才二十一岁,有本事你离异一个给我看看?

这可是结婚啊,什么叫“才第二次”?陈太忠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倒也没有因此着恼,只是淡淡笑一笑,“不用成亲了,既然你们都挺闲的,回头我请客,打包去欧洲转悠十来天,这样成不成?”

“打包?带家属吧,那没问题啊,有人请客,不去是傻的,”南宫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无不遗憾,看来这小陈终究是不肯跟小马成亲。

不过这也情有可原,北京城里不缺太子党,有人愿意玩这个调调儿,但是那多半都是无意仕途兼且爱玩的主儿,像陈太忠这种正儿八经的体制中人,就未必喜欢了,不管怎么说,对一个二十一岁的副处来说,真要有人拿此做文章的话,对其璀璨的前途,或多或少会有一点影响。

正说着呢,马小雅撇了于总走了过来,落落大方地发问了,“南宫,太忠,你俩聊什么呢?”

“没聊啥,太忠打算看在你的面子上,请大家欧洲半月游呢,”南宫毛毛笑着答她,“还是小马你面子大,老哥这次也跟着沾光。”

“哦,”马小雅何许人也?别说混在北京这几年,将她的眼皮子练得驳杂无比,只说她家里有个副厅的老爹,就足以让她对某些事听话听音了——陈太忠这是不想跟她“成亲”了。

其实对一个寡妇来说,这什么成亲的,她也不是很喜欢,虽然是做了北漂一族,但终究也是大户人家出身,她可以悄悄地被人包养,但是高调做别人的外室,还是一个比她小很多的男人,总是让她感到有点不自在。

之所以有这么个提议,不过是前些日子她跟着大家玩闹的时候,脖子上那串钻石项链被人发现了,这帮人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,帮闲里也有能人,别说分辨钻石和玻璃了,连钻石品质都一眼能看个八九不离十出来。

听说是陈太忠送的,尽管大家见惯了大手笔,也不由得啧啧称赞一番,倒是满足了马小雅的虚荣心——在皇城根儿混,不就是活个面子吗?

原本这件事就该这么算了,一条钻石项链,真要买不过四五十万而已,虽然罕见一点,别人可也不是没收受过类似东西,大抵就跟普通人家的姑娘买了一件万把块的裘皮大衣一般,炫耀一阵也就完事了。

可是好死不死的是,苏文馨的妹妹苏素馨在场,小丫头看得就有点眼红:你不过是个二老板,长得也未必就比我好看,凭什么那小陈能看上你就看不上我呢?

做姐姐的感觉出妹妹的不平衡了,也替妹妹抱屈,少不得就要撺掇一下于总:小雅既然跟小陈关系不错,回头捡个好日子,给他俩办一下事?

于总知道这苏文馨是有点眼红,不过大抵大家都是闲惯了的,有点事乐呵一下也不错,马小雅有心推辞,却是担心别人说她玩不起,于是也就半推半就地含糊过去了。

南宫毛毛也爱玩,就自告奋勇地说要做媒人,大家做的就是牵线搭桥的营生,倒也不怕有拉皮条的嫌疑。

刚才陈太忠打电话,马小雅正替于总打牌呢,打得专心一时就忘了这碴儿了,就要他过来,结果南宫心里装着这事儿呢,见他过来就将他扯到一边,小马同学猛地警醒,忐忑之下却是不小心点了一条龙,输了十几个。

对小马来说,这个成亲多少有点被大家调戏的感觉,但是同时,若是陈太忠拒绝了的话,多少也会让她感觉有点没面子。

而陈太忠的反应,却是正合了她的心思,成亲那是不可能的,可也没很干脆地拒绝,只是表示出了适度的忌惮之后,邀请大家去欧洲玩一圈,如此一来,她的面子是有了,又少了被大家戏弄的过程。

其实于总南宫之流的,不是没去过欧洲,也不差去那转一圈的费用,但是花别人的跟花自己的,感觉肯定不一样嘛,而且……不是还能顺便逗一下马小雅开心?

麻将在十点半的时候散了摊子,南宫毛毛这帮人是玩疯了的,但是进京办事的那些主儿,很少有人也像他们一样黑白颠倒,所以,若是有外人在场的话,摊子不会散得太晚——你可以变着花样为难那些进京办事的,但是场面上的事情得说得过去。

当然,虽然十点半了,在南宫的宾馆里也不会少了吃喝,大家又是一顿胡吃海喝,那疑似进京办事的瘦子明显地没吃到心上,带着浓浓的心思离开了。

“这家伙也是来跑部的?”陈太忠见他走了,才转头冲南宫毛毛发问,谁想于总毫不客气地回答他,“那是来捂盖子的,想从台里撤新闻呢……我说陈主任,咱先不说这个,你得给我们小马一个交待吧?她可是魂儿都让你勾走了。”

“有交待了,”南宫毛毛笑嘻嘻地回答,将刚才两人说的事情摆一遍,最后不忘记看一眼苏文馨,“怎么样,小苏,这个团给了你的旅游公司?”

“我可不差这点钱,”苏总见陈太忠对马小雅照顾有加,心里多少有点不舒坦,当初打架的时候,还是我拉着你跑路的呢,只是,下一刻她还是笑了,“不过陈主任有这个心,我不接也是不给面子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……按什么档次走,豪华套餐?”

“随便你啦,豪华就豪华吧,能有几个钱?”陈太忠笑着耸一耸肩膀,“一百个够不够?”

“那倒也不算多,”苏文馨笑着摇一摇头,她的旅游公司还真有顶级的豪华套餐,不过像那种一个人团费就十六万八的套餐,主要是用来宰外地土包子的,要是对小陈也这么搞,圈子里面都会小看她的,九万八的就已经很那啥了,反正她也有对半的利润。

当然,关键是组这么个团的话,在圈子里也能打响知名度,“主要是看要去多少人了……算了,就一百个,多的算我给你俩的贺礼了,要什么发票你随便开口。”

哥们儿我要发票做什么?陈太忠笑一笑,懒得接这话茬,心里却是不无嘀咕:看来这消费大户,还得是国企或者政府机关啊。

他正琢磨呢,马小雅站起身了,还抬手拽他,“你们玩吧,我和太忠要走了,”回答她这话的,却是一片笑闹,苏文馨更是口无遮拦,“看把小马憋的,扛不住了给姐打电话啊,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嘛……”

大家都是见过大钱的,不过陈太忠只为博马小雅开心,就随手撒一百万出来,也不得不令大家感叹小马的好运,要知道,陈主任在北京待的时间极短,一年也见不到她几回呢。

两人去的又是马小雅的别墅,今天太忠挺给她面子,小马同学说不得将自己的香闺再次为此人开放一次。

当然,开放的不仅仅是马小雅的香闺,还有前中视女直播热辣的身体,她一个寡妇本来就是食髓知味的,又是久旷之躯,加上今天陈太忠的表现让她颇为沉醉,两人一进房间,就在客厅里迫不及待地来了一次,然后才去洗浴。

等两人躺在床上的时候,就凌晨一点钟了,不过马小雅是过惯了夜生活的,陈太忠更是睡不睡都无所谓,两人赤着身子相拥着,就说起了这“成亲”的事儿。

直到这个时候,陈太忠才知道今天自己的表现还真是对了,于是苦笑一声,“这种事儿你也不知道早跟我说一声,咱们何必要成为他们戏弄的对象?”

“其实就是玩个开心,主要是我不太愿意接受这个,”马小雅笑着回答他,“他们自己也玩啊,于总说要做我的伴娘呢。”

“那么老的伴娘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嘀咕一句,一时间颇有一点感慨,“跟你们在一块儿,也太容易堕落了……嗯,这个……定了伴郎没有?”

“大家都要阴京华做伴郎呢,”马小雅笑得娇躯乱颤,“哈哈,阴总不太乐意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