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74章 成亲

看着南宫毛毛古里古怪的样子,陈太忠心里就做好了迎接怪事的心理准备,但是就算准备得再充分,他还是被对方的话吓了一大跳,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,“结……”

好在,他的自控能力也挺强,终于在发出“婚”字之前,硬生生地将话咽了回去,见到旁人用异样的眼光看过来,他咳嗽两声,冲大家讪讪地一笑,拽着南宫毛毛就到了屋子的另一边。

当然,他并没有注意到,随着他俩走远,马小雅抬手打出一张生张八万出去,结果苏文馨笑嘻嘻地一推牌,“胡了,点庄一条龙。”

“这么生的张子,你怎么就打出去了呢?”一旁的于总看得义愤填膺,她跟苏总也是老麻友了,说话倒也无须藏着掖着,“庄家明显万字上的胡嘛,你、你……你这个绝张的北风为什么不打?”

“摸错了,”马小雅的回答,气得于总差点吐血,下一刻,她发现小马瞟了一眼屋角的二人,心里就有点明白了,说不得伸手一推她,“呵呵,情场得意赌场失意,怪不得呢……去去去,还是我来吧。”

撇开她们这里吵闹不提,陈太忠将南宫毛毛拽到远处的墙角,低声发问了,“麻烦问一下啊,南宫你说的这个结婚……是什么意思呢?”

“结婚就是结婚,迎新娘、拜天地、入洞房这些嘛,”南宫毛毛看着他就笑,“太忠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?”

“你少跟我扯啊,再这么胡说我可真急了,”陈太忠当然知道对方在调笑自己,马小雅不仅比他大个五六岁,还是丧偶的那种,是个人就知道两人不可能有什么结果,“南宫你有话说话,这种玩笑可是开不得。”

“真是结婚啊,”南宫毛毛还待嘴硬,见他的脸真的沉下来了,于是也不再开玩笑,干笑一声解释了起来,“其实应该叫成亲,不叫结婚……”

简单点说吧,这是南宫的圈子里的一个习俗,也是从别的圈子里学来的,他们吃牵线搭桥这一口饭的,虽然主事儿的多半是男人,就算有女人主事儿也未必漂亮,但是毫无疑问,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自己的美女资源,这年头的公关,“财色”二字总是无法避免的。

当然,有些口味重的家伙手里还有帅哥资源,这帅哥能为女人服务也能为男人服务——说句题外话,真要能碰对点子的话,帅哥比美女还要管用,尤其是……对上外国人的时候。

咳咳,扯远了……总之,这种资源的存在,虽然是为了办事用的,但是其中也不乏就有那看对了眼的,借此飞上高枝儿那不太现实,但是弄个包养啊什么的也是正常了。

但是玩包养的,那都是一方或者双方身份不太够的,像马小雅是于总的左膀右臂,若不是没有强力的上家,都有资格单飞了,有人想包养她的话,就不能那么不声不响地失踪,除了得马小雅愿意,还得给于总一个交待,要不那就是不上路了。

要是双方身份都足够强,该怎么办呢?这就是南宫毛毛的说的那样,如果愿意的话,双方可以成亲!

当然,这成亲是没有结婚证的,也不受法律保护,但是不管怎么样,圈子里认可你俩是一对儿了,其他女人不能再勾引这个男的啦,其他男人也不能再垂涎那个女的啦——婚姻不合法,但是受圈子里的人保护。

说白了就是四个字:假凤虚凰——不过,真假无所谓,重要的是,圈子里认为你俩是夫妻了!

这种将性伴侣固定下来的形式,对圈子的发展很有好处,一来减少了争风吃醋的可能,二来也能帮圈子维系住一些要害人物,当然,这维系是靠假凤虚凰的夫妻情意,而不是说靠拍了人家“夫妻”的裸照之类的来要挟——那种手段层次太低了。

可以想像,这东西的约束力真的很有限,只是圈子里的人知道,那夫妻双方一样在圈子外面胡来的,影响力只限于这个圈子。

但是反过来说,这对圈子的稳定是有好处的,对扩展圈子的影响也是有利的,别马上就是二十一世纪了,在京城里有影响力的家族里,包办婚姻的现象依旧很普遍,那些大家子弟在家里找不到真爱,在外面找到了,也愿意有人分享他的快乐不是?

解释的过程中,南宫毛毛强调了一点,“要是小马跟你办事了,万一别人欺负她,我们就有理由帮她出面了……这是我哥们儿正经的外室啊,办过事、闹过红火、有说道的,那不是街上随便捡的野鸡。”

陈太忠听得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期期艾艾地回了一句,“那万一有女人跟我不清不楚,你们也可以替小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吧?”

“啧,俗了吧?”南宫毛毛咂一下嘴巴,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就算正经办了证儿的夫妻,真要有外心,谁还拦得住?说白了,就是图个乐呵。”

“那我们要是夫妻关系不合了……”陈太忠若有所思,怎奈他一句话尚未说完,南宫就笑了,“那散了不就完了,打个招呼就行,多简单哪?”

“这倒也是啊……”陈太忠犹豫半天,做为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,他当然希望有一票人帮着自己监督马小雅,这是好事,他毕竟不是常驻北京——小马你可以另找男人,但是你得让我知道,咱好合好散,谁真敢让我稀里糊涂地戴绿帽子,我就让那奸夫淫妇人间蒸发。

可是这个成亲,听起来实在有点夸张,他皱一皱眉头,“成亲不就是结婚吗?我怎么觉得这个词儿……有什么地方不对呢?”

“有什么对不对的?成亲就是成了亲人嘛,你和马小雅车都上了,票总得补一下吧?”南宫毛毛微笑着回答,“不瞒你说啊小陈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的脸色微微一整,“跟你成亲,损失的可是马小雅,她是在皇城根儿找饭辙的,不可能去天南给你添什么乱,自己反倒是要为你守住了,你说我们要坑你,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吧?”

“这便宜我不占总可以吧?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对方说得有理,但是他心中那点警惕兀自不肯放下,“这一旦传出去,我的名声可是毁了啊。”

“传什么传?这年头又没有‘事实婚姻’的罪名了,只有‘非法同居’,你俩一个天南一个海北的,连同居都算不上,”南宫毛毛振振有词地回答他,“这也就是小马待见你,你做事痛快,她又挺可怜的一孩子,搁给别人,这媒人我都不会做。”

“媒人?”陈太忠听得又吓一跳,“还有媒人,我说……玩得太邪行了吧?”

“成亲可不得有个成亲的样子?”南宫毛毛又说上了,“也就是现在世风不古了,搁在以前有点身份的,就是上青楼,也要打打茶围、吃吃花酒再弄个诗会什么的,然后大家对眼了,再说入洞房啊什么的,那更讲究的,还要三媒六聘呢,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徵、请期、亲迎的手续一道都不能少了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感慨地叹一口气,“哪儿像现在的人,随便吃顿饭就跟你上床了,唉,真是个快餐流行的年代,讲究人真是越来越少了。”

看着他微厚的嘴皮吧嗒吧嗒地说个不停,陈太忠不由得发出了由衷的感叹,“南宫,我怎么以前就没发现,你这么能说呢?”

“呵呵,不愿意就算了呗,当我没说,”南宫笑着拍一拍他的肩膀,却是由于个子低,这姿势有点滑稽,“这不是也是大家闲着没事,找点事儿办一办吗?”

“你们倒是真够无聊的,”别说,就这最后一句,陈太忠听出来了,人家是真没害他的心思,说穿了就是闲得蛋疼,找个消遣打发日子呢,“不是我矫情,你们这日子,过得也有点忒腐败了吧?”

一边说,他心里一边嘀咕,这个地方真是来不得,看看这帮人都琢磨的是什么啊?真的是投其所好无所不用其极,连过家家都玩得这么有性格,自控力差一点的主儿,实在太容易就此滑向堕落的深渊了。

殊不知,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陈某人在凤凰呼风唤雨,在天南也小有名气,但是搁在南宫毛毛这帮人眼里,还真不够看的,人家犯不着上杆子巴结他。

没错,陈太忠跟邹珏、邵国立、韦明河乃至于孙姐都有点关系,跟黄汉祥关系也不错,但是光关系不错顶什么用?大家都在北京城里厮混,谁还不认识几个头面上的人物?可是真要办事的时候,还是要讲个远近的。

“这跟腐败不腐败的,没啥关系,”南宫毛毛不露声色地回答他,“这年头讲究人越来越少了,一个个儿的都跟暴发户似的,缺少文化底蕴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