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69章 只有更郁闷

天南省有个比较罕见的传统,就是分管党群的省委副书记,一般都要兼职纪检委书记,蔡莉是如此,许绍辉同样也是如此。

这个事情究其原因,其实跟黄老有些关系,跟“凤凰的天下正林的党”这个现象,也有点关系,大抵还是为了平衡起见,如果党群书记是黄老的人,那么组织部长就肯定是中央的人;若是党群书记带了正林的背景,那组织部长没准就要跟凤凰有点关系。

按道理来说,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才是省里的第三把手,可是按这个传统来理解,党群书记就是被组织部长架空了,这显然是不太合适的,那么,兼职纪检委书记就很有必要了。

当然,说这是传统,未免有点夸张,但是阴差阳错之下,事情每每就是这样发展的,所以就成了不是传统的传统。

以蒙艺、蔡莉和邓健东为例,蒙书记和邓部长都是外来户,蔡书记可是如假包换的本土干部,蒙艺就算想改变这个传统,也不可能让蔡莉真正地插手到组织部里去,最起码,在他将天南经营妥当之前,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——适度的混乱,有助于他掌控天南。

现在,蒙书记将天南整合得七七八八了,却是不得不站起身走人了,所以这个局面依旧会延续下去,谁敢说这不是传统呢?

总之就是这么一摊稀里马虎的事情,邓健东不怎么把许绍辉放在眼里,也不想听其号令,但是同时,他也非常清楚,许书记真想插手组织部的话,他还得适当地卖人家一点面子。

所以,虽然他对章尧东的行为极其不满意,但是由于章书记的借口找得极好,他也只能就那么冷眼看着,心说等你把名单报上来之后,且看我再怎么慢慢地拿捏你。

邓健东如此发狠,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由于事情已经在凤凰传开,素波也有有心人知道了,很有几个人就找到了他,想要他如此这般,其中有个别人跟他关系尚可——谁要他还兼着省委党校的校长呢?

但是,邓部长只能哭笑不得地点拨两句,凤凰那里,章尧东那个混蛋看得太死,区区一个副厅的位子,吃相真他妈的的难看。

当然,邓健东是如此解释的,别人信不信那就是两说了,似此情况,邓部长心里没有芥蒂是不可能的,也正是因为他的点拨,这闲话就婉转地传到了章书记耳朵里。

章尧东对邓部长反应这么大,也有点小小的吃惊,可是吃惊归吃惊,毕竟这推荐常务副市长候选人是凤凰党委的责任,他倒也不怕什么,怕这怕那的就没办法做事了——按道理我们该尊重省委组织部?可是我怎么不见你姓邓的尊重分管党群的许书记呢?

章书记知道,邓健东只是想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,最多也就是刁难一下,丫要真的敢不管不顾地把手插进凤凰,这乐子可就大了,最被动的绝对不会是他章某人——这是他在封锁消息的时候就考虑到了的。

不过,不怕归不怕,这也是闹心事,章尧东以前跟邓健东关系尚可,这次邓部长出人意料地不来找他打招呼,反倒是背后骂人,真的有点闹心。

那么,这么说来,最坐蜡的就是章尧东了?错了,最坐蜡的是曾经的罗天上仙、现在的科委副主任陈太忠!

啧,这逻辑是不是有点不对呢?陈太忠不是不想掺乎乔小树的事情吗?而且他支持吴言也是在背后,怎么可能最坐蜡呢?

然而,最坐蜡的还真是他,因为他从唐亦萱那儿领了一个任务,帮着向章尧东关说一下,看看能不能考虑将市委副书记、统战部长曾学德安置到常务副市长的位子上。

陈太忠觉得很冤枉啊,这个曾学德是出了名的孤家寡人,这统战部长一干就干了七八年,现在也不知道是五十五岁还是五十六岁了,排名倒数第二的副书记,只比新扎的副书记姜勇强那么一点点——问题的关键是,哥们儿我跟他不熟啊。

当然,按常委排名来说,曾书记的位置是要高于郭宇很多的,眼下撇了副书记一职去干常务副市长,无非就是退休之前享受一把,排名高不顶用,党委清汤寡水的,常务副市长多实惠?

然而,他想推还推不掉,唐亦萱找他这么个小副处来办此事,肯定是有她的理由,“这是蒙艺的意思,我也不知道曾学德怎么搭上他的,你跟章尧东说的时候,可以适当暗示一下。”

估计是蒙艺让你试探,你不好出头,就交给我了,反正我脑门儿上顶着大大的一个“蒙”字呢,跟章尧东还说得上话,陈太忠心里不平衡啊,“这事儿一下半下的说不清楚,我得去你那儿好好地交流一下才成。”

他很清楚,既然是蒙艺的意思,那事情推是推不掉了,心说我亏的慌啊,怎么也得去三十九号好好地放肆一下才成,距离上次跟你那啥,已经很久了啊。

他确实亏的慌,首先,蒙书记既然插手了常务副市长的位子,那就不可能再干预其他因之而产生的空位,这是官场平衡之道,做人不能贪得无厌。

一个干部的升迁,会产生一系列职务的变动,若是这一系列职务都由省委书记来决定,别说地级市党委会有意见,就是省长也不可能看得下去——怎么着,西瓜你拿走了,连芝麻也不肯放过?

正是因为这个逻辑,吴言的上进,是彻底指望不上蒙老板发话了,当然,陈太忠也能理解,蒙书记做梦也想不到他这个副处会盯着副市长的位子——那个承诺不可能用在这里吧?

小白指望不上蒙老大也就算了,对这种可能,陈某人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,等白书记再稳定一点的时候,他捡个看不顺眼的副市长弄掉就算了,咱大老爷们儿说话要算话,反正还有两年呢不是?离了你蒙艺我照样办事。

最让陈太忠不爽的是,他本来执意要做“幕后英雄”的,也就是说表面上置身事外,冷眼旁观这场变动,可是现在却不得不暴露身形了。

这一下,可就亏大发了,乔小树会怎么看他?秦连成会怎么看他?张开封又会怎么看他?要知道,这些人这两天也没闲着。

秦主任倒还好一点,他是走了许绍辉的门路,知道这一事不能求二人,所以只是含糊地向他表示了一下,“科委大厦建设得怎么样了?你得多操一操心,小树市长写个文章那是没问题的,可是搞这个经济嘛,有点不太在行啊。”

这就是赤裸裸的暗示了,太忠,我对你一向不薄,你可不能关键时刻挺乔小树啊,只要你不支持,姓乔的他就没戏——秦主任现在跟陈太忠的关系真的不错,可是也实在没办法把话说得更明白了。

“秦主任,您这么说不太合适,”陈太忠还记得,当时自己是嬉皮笑脸地调戏了一下秦连成,就在秦主任的眼神将变未变的时候,他跟着说出了下文。

“乔市长在科委大厦上倾注了很多心血,我觉得我最大的任务,就是配合乔市长把科委大厦建设好,至于写书嘛,等大厦完工了,他再考虑也不迟嘛。”

建设完科委大厦,乔市长还得考虑去写书,这话就再明白不过了,常务副市长有那个空写书吗?肯定是不可能的!秦连成听了,笑着摇一摇头,“你呀,做人就是太实在,算了,既然你要尊重他,我也就不多说了……”

秦主任是很通情达理,乔小树市长就有点那啥了,死说活说缠着他钓了一回鱼,言语中诸多试探那也就不用再提了,所幸的是,乔市长有点文人做派,也不肯把话说得太明白,所以,陈太忠有装傻充愣的余地——他横下一条心,就当听不出来啦。

见他这副模样,乔市长也反应过来了,小陈这是不肯帮我引见蒙书记了,不过,文人的面子薄,于是最后撂下一句暗示就不再提了,大意是说你不肯帮我无所谓,反正这也是天上掉馅饼的机会,捡不到馅饼我认了,但是你要帮别人的话,可别怪我对不住你啊。

你还真没有对不住我的资格!陈太忠心里暗笑,不过他大概能了解乔小树的思路,乔市长争那个位子确实有点困难,但若是能表示出无意那个位子,怕是也能赢得一些友谊。

他若是帮别人出手,做为分管市长,乔小树的面子挂得住挂不住先别说,只说他身后蒙艺的背景,就会让所有人忌惮三分,乔市长这人情都不太好送得出去了。

最赤裸的关说是张开封,张区长本来已经是死了上进的心,一心一意地搂钱了,可是这个机会砸下来,也不可能不试一试不是?

张开封和陈太忠之间,存在着一个关键的纽带,科委副主任屈义山,清湖区的土地通过这个纽带,先转为科委的地又卖回私人的手里,张区长和屈主任大肆搂钱的同时,也为科委创造了不菲的效益。

有这么一个见不得光的交易,张开封跟陈太忠说话,就不用考虑那么多,虽然陈太忠根本不沾此事,抽身也很容易,但是不能否认的是,他也是知情人不是?

事实上,两人还有其他的纽带,而张区长找陈主任的时候,还请动了段卫华的干女儿杨倩倩,“太忠,倩倩可以作证,卫华市长亲口说的,他支持我干副市长,大家齐心协力,共同把凤凰的经济搞上去。”

陈太忠发现,这种真刀实枪的进攻,是最难抵挡的,尤其是一边还坐着自己的同学,到最后只能苦笑着摇头,“不是我不帮忙,实在是有些东西,我没办法解释,过一段时间,开封区长你就知道我的难处了……”

官场中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他这回答让张开封有点不满意,但是也算是给了人家一个交待,原本陈太忠是想着,等蒙老大离开天南,你自然就知道我的苦衷了,可眼下……他又要去帮曾学德关说去了,大家说一说,这都是什么事儿嘛!

事实上,阴平的区委书记靳湖生——另一个副厅高配的干部,也托陈太忠的党校同学、阴平招商办主任安道忠试探过他,不过力度不大,而安主任本人跟阴平的区长马益友关系尚可,所以办这样的事儿也不是很上心。

其实后来,盛小薇也试探过帮靳湖生和陈太忠牵线——毕竟她的碳素厂是在阴平境内,但是被陈主任婉拒了,心里还不无鄙夷:靳书记你好歹也是个副厅了,怎么连求人都不会求呢?

先求的是体制内的人引见,后面才拽出体制外的人来,有你这么做事不靠谱的吗?你难道不知道,商人才是干部之间的天然润滑剂吗?

当然,当时他是带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才会这么鄙夷的,总觉得自己官场常识自己学得差不多了,都有资格笑话一个副厅的格局太小,但是实际上,就算靳湖生第一时间请出盛小薇的老情人、碳素厂真正的老板高强来关说,他一样也不会答应。

说了这么多,无非就是盯着陈太忠脑门儿上那个“蒙”字的人太多太多了,他好不容易扛住了所有人的进攻,结果就这么被唐亦萱轻轻地拉下了水——哥们儿我冤得慌啊。

所以他必须要到三十九号去一趟,争取……咳咳,那啥一下,要不然,心里不平衡不是?

“哈哈,”唐亦萱轻笑一声,“不好意思啊,我才到了素波,明天就是去北京的飞机,你以为现在我愿意在凤凰呆着?”

真真真……真过分啊,陈太忠怒气冲冲地压了电话,你倒挺聪明的,这个节骨眼上跑了?切,等我跟章尧东说一声之后,哥们儿追你到北京去!

不过这次的好事儿,似乎又做得泪流满面了……下一次,坚决不做好事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