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68章 没有最郁闷

这句话说完,陈太忠只觉得心中猛地开朗了起来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与其提心吊胆地等待,倒不如去坦坦荡荡地去面对。

官场中不可知的因素实在太多了,很多事情根本是无法去把握的,该做的功课做到,那就足够了,若是章尧东真的连替小白提名的兴趣都没有,哥们儿直接找蒙艺办事,恐怕成功的概率也不会低于五成——事实上他很清楚,若是蒙老板真的不管不顾地去挺吴言的话,还能再加两三成可能性。

当然,如此一来,章尧东就要大大地恼火了,这个性质就算不是背叛,也基本等同于打脸,不过打就打了,谁要你不推荐吴言呢?

可以换位思考一下,吴书记有很强的背景竞逐副市长,但是依旧是本本分分地向章老板你请示了,你非要让人家顾全大局——凭什么人家一定要成为你顾全大局的牺牲品呢?

再想一想其实自己跟许绍辉也有点牵连,陈太忠心里越发地有底了。

没错,许纯良是个很听话的孩子,也很害怕他老爹,但是许书记你若是以为,我们只是小辈论交不干你的事儿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,就算振鑫的事情纯良没有出手,可素凤路上那白花花的银子可是实打实的,那许苒泠也算你许家的人吧?这时候撇清……有点晚了。

当然,他无意把许绍辉逼到什么样程度,坑朋友不是他的风格,陈太忠只希望章尧东想为难吴言的时候,许家父子随便出来一个人打个招呼,这就足矣了。

等到那个时侯,章尧东必然会想到许纯良和吴言在甯家工业园的“偶遇”——尧东书记,暗示我们已经给过了,谁要你悟性太低呢?

顺着这个思路,陈太忠猛地发现,做下级的一旦要豁出去做什么事了,那头疼的就该是上级了,世间事就是这样,不破不立!

想到这个,他居然生出了捧腹大笑的冲动,谁规定的只许我家小白辗转反侧、寝食难安?照我说啊,现在最头大的,应该是你章尧东才对。

他这想法是没有错的,然而章尧东的驭下之道,又岂是他一个官场新丁能够想像的?

章书记是强势之人,这是广为人诟病的,这官场原本是和光同尘的场所,你这个……个性太强的话,不是做人民公仆的道理,世界上有脾气那么大的仆人吗?

可是,强势者也有强势者的好处,由于强势了,这些人行事往往不屑于采用什么鸡鸣狗盗的手段,一般就是直接开门见山刺刀见红。

套用乔小树市长在他才出版的小说《官路风流》中的一句话,那就是“官场中的手段,分为阴谋和阳谋两种”,阴谋者擅长暗箭伤人,阳谋者擅借势,以堂堂正正之阵,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才叫真正的强势。

章尧东已经想好了,眼下自己已经将风声放出去了,对于找上门的人来说,他肯定有不同的对待方式,或打或拉,或者见机行事——这都是掌握了人事大权的人该有的手段。

对吴言上门,章书记也做好了打算,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,那我就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,这次你的希望不大,脚踏实地干几年再说。

什么叫家长作风?这就叫家长作风,在章书记的责权范围内,他认为小吴该为大局牺牲一下,那就得牺牲,听话的孩子才有糖吃。

吴言会上门吗?那简直是一定的,章尧东根本没想过,小吴可能不上门,道理很简单,前一阵她的请示是在郭宇情况未明的时候,他说的也是“现在不能答复”,而眼下郭宇的情况明朗了,你总是要上门跟我要一个答复的吧?

当然,章书记的答复,注定不会让吴书记满意,这也是肯定的。

然而,世间事怪就怪在这里了,吴言听了陈太忠的话之后,居然没有登章尧东门的心思了,这不是说她对章书记有意见了,而是她猛地反应了过来:我现在的心态不对,骄躁之下有点乱了,连小陈都会劝我沉住气等着,可见我的是失了分寸了——他可是比我还年轻十岁呢。

既然她意识到这个问题了,那么还是能够勉力镇定下来,心说我已经把自己的诉求告诉章书记了,多说也无益,尧东书记记得我固然好,若是始终没有什么话,那就是不考虑我了,反正他对我一直不薄,我也不能让他太为难了。

正经是在这种节骨眼上,我不该再去找他了,这不是不尊重领导,而是不让领导再闹心,上次领导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暂时不能答复我,那我安心等您的答复就行了,上门催要答复就有点恶形恶相了,显得不够稳重。

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怪现象,章书记还想着要善待吴言,吴书记也决定稳下心来等消息,也没想着要背叛自己的老板,倒是某个不相干的人,却是琢磨着要将美艳的女书记扯出章系了。

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章尧东却是没注意到吴言没上门,因为找他的人实在太多了,不止是市里的人找,省里也有领导在打招呼,当然,由于郭宇的情况还没上报,这就是不太名正言顺的私下沟通。

按说干部调整的时候,上级领导私下沟通肯定少不了,然而章书记这么做,却是将某些跟他不太搭调的省领导排除在外了,要不说“章好权”呢?

其中最难推却的,就是许绍辉的招呼了——许书记当然不可能为了吴言打招呼,许纯良也没有那么大胆子去向他老爹关说,然而,许书记打招呼推荐的也不是外人,市计委主任、招商办主任秦连成。

这一下,章尧东可是为难了,他很不待见秦连成,不止是因为秦主任一直不怎么跟他来往,也是因为秦连成跟段卫华走得近。

可是许书记不考虑这个问题啊,心说秦连成就算跟段市长关系好,关键时候他也是要听我的,至于他不怎么听小章你的话——你们可以慢慢地缓和关系嘛,大家又都不是外人。

对你来说不是外人,但是对我来说就是外人!章书记心里这个郁闷,那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,这么一来,凤凰可就不是姓章了,而是姓许了!

最要命的是,许书记推荐的目标还不是副市长,是常务副市长,秦连成本来就是副厅级干部,四年的副厅了,他任副市长可以,但是任常务副也可以啊。

那就是常委会上都有资格举手了,章尧东心里这个苦,实在没办法提了,市长和常务副市长能做成一伙的话,他这市委书记的影响力毫无疑问会大减。

他倒是有心说秦连成对政府工作不是很熟,是不是该按着惯例,在副市长的位子锻炼两年,可是还不敢就这么直接说。

道理在那儿摆着呢,秦连成没干副市长,可干的是计委主任,你要说他对政府工作不熟悉,那纯粹是扯淡,搞计划的怎么可能不熟悉这些——当然,具体工作可能不是很熟悉,但是谁说副市长要所有事情亲历亲为的?

当然,许绍辉这么卖力地推荐秦连成,也是心里觉得亏欠了小秦,年前的时候,小秦甚至都心灰意冷到有去陆海的打算了,我要是不能给他个合适的位子,这也对不起老爷子们之间的交情不是?

不可能硬顶!章尧东心里不禁生出了些许无力感,心说这市委书记的官儿,还是太小啊,要是省委书记的话,就要自在一些了。

当然,以他的能量和层次,还不知道蒙老板也打算跑路了——省委书记都觉得自己官小,区区的一个市委书记又算得了什么呢?

这一刻,章书记心里生出了深深的悔意,早知道是这种结果的话,我搞什么封锁消息嘛,现在想借别的省级领导的关说来回绝许书记都不可能了,纯粹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由此可见,官场中很多强势行为都是双刃剑,伤人的同时,也有伤到自己的可能,感觉到许绍辉对常务副这个位子的必得之心,章尧东只能暗暗地叹口气:先走着看吧,实在不行也就只能放秦连成上来了,好歹大家都是许书记的人,姓秦的你也不能太涮我面子不是?

这就是一个坏消息了,然而,正像陈太忠想的那样,章尧东的处境,远比吴言要为难得多,因为还有别的坏消息找到了章书记。

对凤凰市封锁讨论常务副郭宇病情的行为,省委组织部部长邓健东在私下里表示出了相当的不满,堂堂的省管干部、市委常委,你章尧东算是什么东西,就敢封锁讨论人家的病情?

邓部长的抱怨很容易让人理解,毕竟这算是章尧东做得出格了,有架空省委组织部的嫌疑——至不济也是试图影响组织部的某些决定。

然而,邓健东也只敢私下抱怨,因为他不但知道许绍辉和章尧东的关系,更是因为,许书记其实……是分管党群的,两人虽然同为省委副书记,但是从理论上讲,许绍辉还能对他指手画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