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66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

当天晚上的市人民医院,发生奇事一桩:当值的医生和护士不知道为什么厮打了起来,撞开了郭市长所在病房的门,还撞倒了输液用的架子,砸翻好多仪器不说,破碎的玻璃瓶还把郭市长的脸划得鲜血淋漓。

在场的市长夫人登时就暴走了,一个电话就招呼来了武警,二话不说押着两人去了文庙分局,又冲着匆匆赶来的医院院长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怒骂,若不是有人拦着,她都要动手打人了。

郭市长吃这么一惊吓,病情又出现了反复,天南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的老专家终于确定:完了,这次是说成什么也不可能完全治好了。

那医生和护士进了分局,似乎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,忙不迭解释说刚才昏头了云云的,但是他们这么说,别人也得信不是?

尤其是郭宇的老婆一口咬定,这两人是受了别人的指使,有意暗害自己的爱人,一定要他们交出幕后的黑手,她甚至将电话打到了王宏伟和秦小方那里,要他们为郭市长做主——是的,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。

这两位一听说自己陷入了“政治事件”,登时傻眼了,仓促之下小护士也顾不得许多了,只能捡着自己的印象说,“杨医生要我给郭市长加一些不相关的药,我不同意,他就说我只会害怕领导不怕他,说完了,他就动手打我。”

加一些不相关的药……害怕领导不怕他……警察们一听就登时兴奋了起来,敦促着小护士解释这话的缘由。

敢情,杨医生惯爱使用这种手段从公费医疗的患者身上套取好处,他同药房的人及医药代表相互勾结,很多药根本没有使用就回到了药房和医药代表的手里,这钱赚得叫个痛快淋漓,比吃回扣还要爽——这也是那老陈主任的爱人折腾的缘故。

至于其他虚报化验次数、护理次数什么的,甚至还弄出了死了一天的人的化验单,也是这个道理,就不一一细说了。

小护士的话说得合情合理,然而,这不是警察们想要的,说不得就只能用一些手段了,可是这两位也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麻烦,一口咬定只是如此,那杨医生甚至拿人防办的陈主任来做例子救命了——我只是财迷心窍,怎么有胆子谋害郭市长呢?

就在他们乱作一团的时候,始作俑者正跟刘望男、丁小宁和李凯琳在阳光小区上演盘肠大战,酣畅淋漓到一塌糊涂,三飞呢。

这些当然都是陈太忠所为,尤其是那玻璃渣子,还是他有意控制着迸溅到郭宇脸上的,心说既然有垫背的,那索性帮您老破了相算了。

按说他只针对那杨医生就足够了,护士只是帮凶胆子还小,可是他讨厌那女人将老陈主任的爱人叫做“死老太太”,那索性就把她也拉下水算了,反正听起来,她以前也不是没参与过那些缺德事。

陈某人虽然不近人情,却是比较尊重中华传统美德,比如说“尊老爱幼”什么的——当然,若是那老幼想倚靠中华美德去招惹他,那就是另当别论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此番出手,惩戒那医生和护士固然是目的,但最终的目标还是副市长郭宇,说起原因很简单:郭市长的诊断结果迟迟出不来。

陈某人当然知道,吴言想上位,倚靠的不仅仅是蒙、章、许三人直接或者间接的支持,她更是占了突发事件的便宜,然而,郭宇的诊断结果一天出不来,这位子就算是一天没空出来。

久而久之,别的根本不知情的人也注意到这件事的话,那麻烦可就大了,原本白书记的资格相对就要差一些,等竞争的人越来越多的话,那资格就要差很多了。

若是姓郭的拖到蒙艺离开天南,诊断结果才出来的话,那可就再想怎么着都晚了!

说句实话,陈太忠一开始并没有过分考虑这个问题,心说这是急性病,出结果应该是很快的,还是拜杨医生的提醒,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:敢情郭宇已经不太可能治好了?

别看市人民医院只是地级市的医院,但是该医院在凤凰地区是当之无愧的老大,排在它后面的市二院、中心医院什么的,摞在一块儿都赶不上它,杨医生能成为里面的技术骨干,还负责看护郭市长,那可不是多卖几瓶药就能走到这一步的——必定是要有真才实学才成。

既然杨医生的话可信度极高,那为什么医院不出诊断结果呢?这就是个问题。

当然,杨医生虽然医术高超,终究才是四十左右,局限在一个地级市医院里,眼界未必开阔,说话未必权威,这是一个可能;另一个可能就是贸然宣布一个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需要离职病休,未免有点不负责任,多观察两天才是正理。

可是陈太忠偏偏地想到了第三种可能:蒙老板为了某些原因,活生生让林业厅的厅长空缺了一年多,最近才补上的,那么章尧东会不会有样学样,也把这个常务副的位子挂起来,以达到他的某些目的呢?

这么拖下去,可能会对太多的人有利——大家可以公关了,领导们能接受上供了,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谁能力最强谁上,但是,独独对吴言是不利的,别人拖得起,她拖不起。

当然,常务副市长这个位子实在太重要了,章尧东就算再强势,也不可能像蒙老板一样拖上一年多,可是陈太忠又怎么可能容忍这个拖字呢?

那么,今天发生他导演出这么一桩蹊跷事就很正常了,郭宇本来就不太可能好了,哥们儿现在再给他脸上开了花,个把月内那厮是不要想着出来见人了——出来不但影响市容,也影响市政府形象不是?

想到郭宇可能把怀疑的目光对准那些热门人选,陈太忠就禁不住心里暗喜,哈,你就使劲儿张嘴乱咬人吧,你咬得越狠,对我家小白就越有利。

对这个设计,他是颇为自得的,当然,纵然是这种情况,章尧东也未必就不能坚持拖一拖,但是陈太忠已经想好了,姓章的你若是真的强硬到这样的程度,那我少不得就要让郭宇“被心脏病”一回了。

——郭市长承受不住这种接连的打击,心脏出问题了,这很正常吧?陈某人对肾脏比较陌生,但是对心脏就熟悉得多了,相信动一点手脚,是不会有人发现的,实在不行的话,打打大脑的主意也不错,那可是陈太忠为了治疗文海的女儿,专门琢磨过的部位。

这么做可能会给章尧东带来些许困惑——毕竟是他领导的班子,出了问题,他这做班长的也难辞其咎不是?但是陈太忠对此没有半点的歉疚,哥们儿我已经给了你太多的选择机会,你自己不珍惜,反倒是一定要断送我家小白的进步机会,这就叫咎由自取啊。

做完这一切,陈太忠才跑到阳光小区来泻火,所幸是三女都已经掌握了他的作息规律,倒也没有歇息了让他扫兴——其实她们隐隐都感觉到了,同太忠欢好之后,纵然是休息得极晚,第二天往往也是神采奕奕精神百倍,当然,此间好处,她们是断断不可能再宣扬出去的。

“今天你挺厉害的嘛,遇到什么高兴事了?”知冷知热,还要数刘望男,激情过后,四个人赤条条挤做一堆,要多淫靡有多淫靡的场景,刘大堂侧躺在陈太忠的右边,右手支着头,柔情似水地看着他,手还在丁小宁的背脊上摩挲着,“小宁这皮肤,越来越好了啊。”

李凯琳躺在他的左侧,刘望男霸了右侧,丁小宁索性直接趴在了陈太忠身上,两人就这么交叠着,“望男姐你也不差啊,三十岁的老太太了,看起来就像十七八……”

“你就贫嘴吧,”刘望男笑着拧她的背脊一把,心里却是美不滋滋的,她当然知道,自己由于受了他的滋润,肌肤和容貌远比两年前好得多,直追二十岁时的巅峰状态。

“啊,”却是陈太忠轻呼一声,敢情丁小宁被她这么不轻不重地一拧,张嘴就咬了他肩膀一口,“我说,是望男拧你的,你咬我干什么?”

“望男姐问你话呢,你不回答,”丁小宁咯咯地笑着,赤裸的身子在他身上不住地抖动,“问你今天遇到什么事儿了,这么高兴?”

“也没什么事嘛,单位里面的一点事,”陈太忠信口胡说一句,想到郭宇的惨样,禁不住又乐了起来,“哈哈,挺解气的事情。”

丁小宁还待继续深问,刘望男看她一眼,意思是你不要追问了,太忠愿意告诉你就告诉你了,不愿意的话,你要是追问那可就不好了。

她以前做文艺兵的时候,接触过不少领导,也听一些姐妹说起过一些事情,姐姐刘盼男又是在通玉县妇联,对很多官场中的一些忌讳还是比较了解的。

刘望男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不但有钱赚,还有人帮忙打理着一个公司,由于身边这个男人的存在,在凤凰市不但没人敢找她的麻烦,还有人试图通过讨好她来结识他。

甚至,她都很享受这四人大被同眠的感觉,这能带给她一种家的温馨,所以她不愿意见到任何人破坏了眼下的生活,“太忠,马上清明了,我想回家给我妈扫墓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