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59章 郭宇出事

别说,李总还真的猜对了,乔小树这么吩咐他,确实跟刚才接的那个电话有关:凤凰市常务副市长郭宇由于饮酒过量,引发了急性肾衰竭,现在已经送到市人民医院救治了。

郭宇生性嗜酒每顿无酒不欢,酒量也不小,在市领导里是排得上号的,他在下面视察的时候,曾经有因为嫌对方招待的酒不好,从自己车里拿茅台出来的行为,此事传开后,大家就都知道了,招待郭市长,菜可以稍微将就一下,酒却将就不得。

别看他这么能喝,却没喝出过什么大毛病,肝脏有一点轻微的酒精肝,却也不碍事,五十岁的人了,谁身上还没点小毛病?

今天中午他招待省城来的朋友,由于是周日,就喝得多了一点,三个人喝了六瓶白酒,结果两个多小时后,郭市长陷入了昏迷中。

据医院里的医生说,郭宇发病的诱因属于急性肾小管坏死——专业的就不扯了,总之,郭市长这次玩大发了,保命或者没问题,但是能不能恢复那就是两说了。

照医生的说法是,郭市长就此休养的可能性很高,若不能找到合适的肾脏做移植,十有八九要靠着血液透析来过日子了。

是的,常务副市长的位子可能空缺了!

乔小树听到这个消息,对陈太忠的态度一时大变就很好理解了,当然,乔市长是文化人,不能因此而幸灾乐祸,而他跟李总的交情是用钱堆出来的,也不合适就这件事解释什么,然而,要说乔市长一点想法没有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但是非常遗憾,乔市长有想法却没资源,他跟吉建新关系很好,可吉主席在这种事情上也说不上话,他跟蔡莉也有点交情,可是蔡书记也到政协做主席去了,眼下跟他比较近的人里,也就是陈太忠能力比较强大。

乔小树在科委大厦的项目上积极主动,无非就是想弄俩花一花,五十三岁的人了,干完这一届也就差不多了,有权不用过期作废。

可是郭宇这一出事,将他死了的上进的心又拨弄得活过来了:我要是能干上这个常务副市长,万一段卫华再有什么机缘或者是意外,岂不是能惦记一下市长的位子了?

当了市长,就可以再考虑冲击副省了,五十三岁说老是老了,但是真要能升到副省,那就是六十三岁退休,还有整整十年光景呢。

当然,乔市长这一连串想法,颇有点白日梦的味道,但是谁又能笑话他呢?官场中人谁不做白日梦?没有梦想就没有了奋斗的方向,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忍辱负重的动力。

不过他这个转变的缘故,李总不知道啊,所以他实在有点不能理解,“小树市长,您也听到了吧?陈主任说要扣下百分之三十的质保金,百分之三十啊……这还叫质保金吗?”

“李总,你要再这么想,我就不得不批评你两句了,”乔市长收回紊乱的心思,看他一眼,笑着摇一摇头,“百分之三十怎么就不叫质保金了?就算百分之百也算质保金,只要你质量没问题,还怕科委给不了你钱吗?”

百分之百的质保金……我操你大爷!李总心里这通邪火,真的没地方发泄了,你丫这变脸,真的比别人翻书还快啊,来的时候还说一定支持我呢,就这么几分钟不到,就改变了立场?

不过,心里骂归骂,他脸上还愈发地不敢怠慢了,“话是这么说的,不过乔市长,质量有没有问题还不是在人说吗?我觉得啊,这个小陈主任,没准是对我们有什么……误解。”

李总本来想说“成见”的,但是话到嘴边终于硬生生地改成了“误解”,那个词太容易惹人了,“您也知道,我对您一直非常尊敬,所以还得请您帮我们做个主。”

他嘴里说的“尊敬”,就是暗指一些事情了,你当我那八十万是好拿的?拿人钱财与人消灾,拿了我的钱你就得帮我办事啊。

“我已经帮你做了不少主了,”乔小树哼一声,话里也带了三分怒意出来,“你要再这么说,不用等太忠撵你,我都要不满意了。”

乔市长心里也明白着呢,由于文人风骨的缘故,他对送礼不是很在行,但是副市长做久了,他对收礼的讲究,还是非常明白的。

李总要对上文海的话,绝对不会一次就送到位,否则那就是意味着任人拿捏了,所以必然要分作几个阶段,也好达到相互制约的目的。

对级别相当的人,大家都是先小人而后君子,这是官场和生意场都认可的逻辑,合同签了,我给多少,同时暗示以后还有;预付款打了,我又给你若干,同时暗示以后还有;到货款付了,我这儿还有一份心意,同时暗示以后还有……

所谓的买卖就是这样了,有个制约才算公平,要不然事情出现偏差,是大家都不乐意见到的,这是在制约对方的同时,也警醒自己:生意归生意,人情是人情,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。

然而,这个做法合适于文海,却不合适于乔小树,想那乔小树好歹也是堂堂的一个副市长,怎么能跟普通干部一样,按着进度给钱?不带这么糟蹋市长的。

所以,这前期的八十万,基本上就是一次砸进去了,等完工之后,省建的或者还有一份心意,要是没有,乔市长也不会觉得奇怪。

当然,按说没多有少还是会有一点,要不然这个工程款要起来,也是要有些麻烦,那钱是乔市长帮着敲定项目的钱,想让乔市长帮着开口要钱,还是得有一番心意。

那么乔小树钱都到手了,怎么还这么忙前忙后的折腾呢?这么想的人,就有点小看乔市长的个人素养了,没错,乔市长搞这个确实是想弄点钱,但是他也好名,想他乔某人搞出来的科委大厦,一定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,“为官一任造福一方”,这是一个共产党人该有的觉悟。

当然,土建部分也是大包出去的,就其中某些细节部分做推敲,乔市长还可能获得更多的钱物,不过那就是枝节末梢了,乔市长的本意,是要把工程质量搞上去。

说来说去,乔小树对李总客气,是看在那前期的八十万上,对后面的钱还真没多大指望,这种情况下,出现了上进的契机,乔市长当然懂得如何取舍。

“做主不做主的,你说这个没意思,”乔市长本来正不动声色地解释呢,猛地就是脸一沉,“小李,你们三公司首先要端正态度……”

咦?李总心说乔市长你什么时候学会川剧的变脸了?猛地感觉到背后有人体走动带来的气体流动,回头一看,得,敢情是陈太忠回来了啊。

“不好意思啊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坐了下来,带着歉意看着自家的主管市长,顺手端起了酒杯,“半路离席,我自罚三杯。”

“我陪你一杯,”乔市长笑着端起酒杯,以示他不在意对方的离席,“太忠,悠着点喝啊,我才接了电话,郭市长可是喝酒喝得急性肾衰竭了……你还年轻,要注意身体。”

要不说这文人的语言艺术就是高,陈太忠随便一句话,乔小树反应过来的就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和……若有若无的提示。

郭宇病重住院,这个话题不是不能提,但是多少有点敏感,所以怎么提出来,那也是个学问,乔市长总不能说——哈哈,小陈,跟你不对路的郭宇住院了。

“哦?乔市长您也知道了?”陈太忠眉毛扬一下,笑嘻嘻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“刚才我接的也是这个电话,呵呵……那边还让我注意保密呢。”

要不是对着你,我还真的就不说了,乔小树心里哼一声,脸也跟着一沉,“今天就这三杯了,你不许再喝了,酒这东西,适量最好。”

嗯?李总在一边看得心里越发地蹊跷了,不对吧,刚才你跟我说起陈太忠,还是一脸的不满意呢,现在对他的关怀,怎么就有如春天一般的温暖呢?

陈太忠心情可是大好,郭宇肾衰竭了,只这个消息,就值得痛饮两瓶白酒,人逢喜事精神爽嘛,自打在郭宇的办公室里发生过冲突之后,他和郭市长心里就都明白,两人这梁子是结下了,再加上他跟薛薇的姐姐薛玲在医院起过冲突,而那薛玲又是被郭宇请来的。

不过,不对劲归不对劲,大抵是郭宇尽量避免跟他照面,陈某人也觉得有意找常务副市长的碴儿的话,难度有点大——章尧东和段卫华会怎么看他呢?再加上他事务缠身,两人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,保持着相安无事的状态。

那么,眼下郭市长喝酒喝到肾衰竭,真是大大地出了陈太忠的一口恶气,所以他,说话就有点不注意了,“没事儿,我身体好着呢,还会中医的养生之道,要不乔市长您看我,喝酒从来都没底儿的?”

“那也要注意,”乔小树笑着摇一摇头,关爱之情溢于言表,“郭宇是前车之鉴,我无论如何不能让你多喝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