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58章 乔小树转变

“陈主任真爱开玩笑,”李总听得就笑了,他没办法不笑,陈太忠的话头子太硬了,他要是硬碰硬地顶下去,今天这局面就不好收场了。

对省建的人来说,工程中的欠款从来都是头疼事,尤其像质保金什么的,要是没有硬关系,又不肯出血,通常都不要太指望,惹得对方急了,随便在工程中挑点毛病出来——那就实实在在地扣了,你再唧唧歪歪的,信不信我索赔你?

所以说这个百分之五到十的质保金,一般建筑公司都当它不存在,可以有也可以没有,那么,必须要在没收到质保金之前,就收回成本并且实现盈利,调高质保金,这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,就算百分比不多,但是全是盈利的部分。

现在省建三公司算干得不错了,政策也灵活,饶是如此,他们还有八千多万的应收款没收回来,当然,与此同时他们也有六千多万的应付款没有支付出去,三角债嘛,原本就是如此。

这八千多万的欠款中,公家就占了三分之二强,其中有不少都是有钱不给的,所以李总非常清楚,像凤凰科委这种强势单位,自己若是真要叫真的话,对方脸皮一翻,别说违约金了,应付款都收不到多少——在凤凰这一亩三分地儿,打官司都未必打得赢。

当然,在素波打官司,那赢的概率就高一点,但是到最后,谁来执行呢?素波人来凤凰执行判决不是不可以,但是谁又有胆子执行对凤凰科委的判决?是帽子不想要了,还是以为凤凰市黑道大哥大只是个虚名?

说穿了,为了公家的事情,实在不宜生出私人恩怨,对此,李总看得很开,“陈主任,三公司下面两千多号人等着吃饭呢,咱们前期的合作……不是挺愉快的吗?”

“三公司有两千多号人啊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摇一摇头,说风凉话他认第二的话,没人敢认第一,“那可是比我们凤凰科委的人多得多了,来一半人要钱,都会活生生吃垮我们的。”

“陈主任,恕我直言,你这态度就不是处理问题的态度,”李总脾气再好,也被这两句话气得快吐血了,他好歹也是个正处级别的干部呢,于是脸一沉,“谈不拢大家可以各抒己见,总说风凉话有什么意思?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侧头看一眼乔小树,心说乔市长您也不能一直就这么看着啊,陈太忠名气再大,您不也是分管科委的副市长吗?

“太忠,都不是外人,你生什么闲气?”乔小树笑嘻嘻地开口相劝,事实上他心里也发狠呢,小陈你这么搞也太不给我这副市长面子了吧?“据我所知,省建的技术力量还是很雄厚的,在省内是首屈一指……嗯,等等,我接个电话。”

乔市长拿起电话,嗯嗯两声之后,扫一眼在座的几位,站起来转身出去了,陪酒的那两个年轻男女虽然喝了不少,但是神智也还算清醒,知道这是一个机会,站起身不声不响地出去了。

“太忠,跟你说句实话,中建三局的总工,是我师兄,你要搞这个鲁班奖,找他就行,”见左右无人,李总终于祭出了杀手锏,“咱天南连着七年都没得奖了,这次想要拼一下的话,概率很高的。”

“中建三局的总工吗?姓什么?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发问,现在他在上风头,态度自然不怕傲慢一点,“我怎么就不知道,中建三局就能主宰了鲁班奖呢?”

要是你们都知道的话,这鲁班奖还有什么意义呢?李总心里冷笑,嘴上却是不肯说出来,“我的同学是副总工,姓毛,牛总工这两年身体不太好,就是他全权负责。”

“你们的技术力量,确实有缺陷,”陈太忠听他一直态度端正,倒也不好再风言风语,于是长叹一声,“改了合同以后,多聘几个专家来指导吧,我们也会聘请专家来做工程监理的。”

“那这个质保金……陈主任还是要考虑一下我们的难处,”李总笑眯眯地摸出一个薄薄的小红包来,推给了陈太忠,“一点小心意,请陈主任笑纳。”

陈太忠看了看红包,又看了看他,眼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,最终还是摇一摇头,“你收起来吧,不要跟我搞这个……”

“二十万的无记名卡,”李总轻声嘀咕一句,暗示这红包的份量不轻,“只要咱们兄弟配合默契,什么都好说的。”

事实上,从这红包的金额,也能看出他的尴尬之处,给十万吧,感觉有点少,惹得陈太忠因此恼怒就不好了,给五十万吧又觉得不值,毕竟他要打点的不止是陈主任一个人——这年头,想做点事,真的难啊。

你这不是废话吗?当我没见过红包?这薄薄的红包不是卡是现金的话,我拎起你就扔出去了,陈太忠脸一沉,“再不收回去,明天就解除合同,你信不信?”

“嗐,陈主任你这是怎么说的呢?”李总仔细看看他,感觉不像是在开玩笑,只得迅速地收回红包,“你好像对我们的施工技术很担心……我这也是想宽一宽你的心嘛。”

“收了你这卡,我就更宽不了心啦,”陈太忠笑一笑,笑容里略略有点嘲讽的意思,“我说李处,你安心地干,干不了的咱们商量着来,说实话我这是看了小树市长的面子了,你们省建那点底子,你当我不知道?”

他这话虽然难听,却也算得上是肺腑之言,要不是碍着乔小树,只是一个文海的话,他二话不说就解除合同了,“说句实话,换中建的来,得鲁班奖的概率会提高不少。”

“你说的确实是实话,”李总听得笑一笑,语气也转硬了,“不过呢,这点小工程,可是请不动中建的人,就算你陈主任面子大,能请到人……那等中建的人来了,你就知道省建的收费标准有多便宜了。”

“但是科委大厦是中建的来建的和省建的来建的,传出去效果也不一样吧?”陈太忠哼一声,针锋相对地回答,“中字头的,人家的牌子就硬很多。”

“陈主任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李总深谙商业谈判中的进退之道,见对方一直都是就事论事,他倒也不怕软硬兼施,“大家都是想把楼盖好,这个初衷总是相同,你钱给得越及时,我的工程质量就越能保证。”

“要是给的不及时呢?”陈太忠也恼了,“工程质量就保证不了啦,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

“我没这么说,这是你说的,”李总才不会留给对方这话柄,“我们垫资盖楼,也有还贷压力的,人心散了,队伍可就不好带了。”

他正说着呢,乔小树走了进来,陈太忠听到这话,也懒得管乔市长是不是在身边了,于是冷笑一声,“李总你这算是……威胁吗?”

“喂,小李你怎么说话呢?”乔市长登时就是脸一沉,声音也严厉了起来,“我邀你俩见面,是想加强双方的沟通,你要是这个态度的话,我支持科委解除跟你们的合同。”

“小树市长,我……”李总登时就吓了一跳,他能拿下这个合同,乔小树的支持功不可没,谁能想到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居然就引来了乔市长如此严厉的呵斥?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想让陈主任充分理解我们的苦衷。”

“那你这个态度就成问题,”乔市长哼一声,端起酒杯来轻啜一口,不再出声了。

陈太忠倒是有点纳闷乔小树的态度,怎么会在突然之间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不过转念一想,这无非也是欲擒故纵,婉转说情的手段,实在当不得真。

“那么好吧,”李总叹一口气,硬话再也无从谈起,“陈主任,能不能给透漏一下,你们打算扣我们多少质保金?”

“要我说,就是百分之三十,”陈太忠哼一声,旋即又笑一声,“不过还是那句话,这不是我分管的口儿,具体怎么谈是你们的事儿,会上通过就行了。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?我早知道不是你分管的口儿,但是我们怎么谈了都没用不是?会上能不能通过,还是在于你啊,李总心里这份憋屈,也就别提了,“百分之三十……这个太多了吧?”

陈太忠才要再说话,手机响起,他接起来嗯嗯两声,脸色登时就是一变,侧头看一眼乔小树,站起身走出去接电话了。

“小树市长,您得帮我们说一说啊,”眼见他出去了,李总看着乔小树轻声说一句,“这家伙也太不给您面子了吧?”

乔小树微皱着眉头看他一眼,也不说话,好半天才若有所思地摇一摇头,“太忠其实是个挺讲道理的人,只要你们省建能满足了科委的要求,他不会难为你的。”

咦?李总听得一时大奇,心说你招呼我来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啊,怎么现在就变了呢?莫非……莫非跟刚才接的那个电话有关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