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55章 拍板

乔小树是玩笔杆子出身,对省建李经理回答的话里隐含的内容一听就懂,省建的搞钢结构或者还勉强能行,但是这个转换梁怕是搞不了,硬上的话恐怕要出纰漏。

如此一来,乔市长更不愿意答应梁主任的方案了,省建那边,小树市长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拿也拿了,现在半路换承建公司,省建的岂能善罢甘休?

当然,乔小树也没有硬顶的意思,他要跳出来反对,容易让别人产生不必要的联想,所以这件事就交给文海来负责了。

文主任本不欲跟梁主任把关系搞僵,谁想乔市长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,就由不得文海不冲锋在前了,“小文,只有你能顶得住压力,有些事情我才好帮你说话,你明白吗?”

明白!文主任太明白了,我要被调整了,只有表现得好一点,乔市长才能说得上话——事实上,说得上话是高看了乔市长了,但是,就算把他调整走,不也是得找个地方安置吗?这个时候,乔小树还真有充分的建议权,而且调整位置以后,乔市长的支持就更为重要了。

不过饶是如此,文海也没想到,陈太忠甫一回来,就会旗帜鲜明地支持梁志刚,一时间心里将邱朝晖恨了一个半死:这不但不是你负责的口儿,更不对你的专业,就不知道你跳腾来跳腾去的折腾什么,看看,惹出陈太忠的脾气了吧?

然而,不管他再抱怨,也不能对屈义山的回答视而不见,只得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荆涛荆教授来过咱们科委也不止一次了,大家都不是外人,我们可以听听他的意见再做判断。”

“梁主任,请你概算一下,搞钢加混凝土结构的话,得增加多少钱?”难得的,腾建华也发话了,他对陈太忠这拍脑门子的想法也颇不以为然,然而,腾主任虽然木讷,却也不是全无眼光,而陈太忠又是他升任为副处的大恩人,所以只能这么婉转地表示一下,不算支持可也不算置疑。

“大概……八百万左右吧,”梁志刚的脑瓜还是不错的,估算嘛,谁还不会?“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八百万,压力倒也不算太大。”

“这样一来,其他方面的资金就要紧张一点了,”邱朝晖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只是钢结构的话,才增加不到五百万,加上混凝土就有点高了……省里给的钱不够多。”

“市里也可以考虑支持一点,陈省长还答应了奖金,”乔市长轻咳一声,插话了,他固然是想把科委的预算搞上去,但是同时,他对鲁班奖也很有兴趣,这个奖是不太好争取的,然而,有陈省长和陈太忠这“二陈”出手,也未尝就不能一试。

既然有兴趣就不能袖手旁观,要不到时候凭什么争功?反正乔小树这市长只是手头不富裕,关键时刻拨个一两百万过来也没什么问题,再说了,实在不行不是还可以跟市里要吗?市长办公会是用来干什么的?

“不光在楼宇结构上,其他方面,我们也要考虑一下改进,”乔市长手捏拨款,自然要做出指导性意见,“省里出一点,市里出一点,你们科委再出一点,精品工程……要舍得投入!”

毛病不是?陈太忠听得直咬牙,心说姓乔的你就是想加预算啊,科委有点钱,也不是这么个糟践法,然而,现在是在会议上,他心里就算再瞧不起乔市长,也不合适当面顶撞,做人要懂得分寸。

文海见他脸色不好,却不肯出声说话,少不得就要复述乔小树准备的剧本,“嗯,乔市长说得很对,不光考虑楼宇结构,其他的配套设施也要跟上,我的建议是投入要翻一翻,保守估计……五千万吧,控制在六千万之内就行。”

切,你们还说上瘾了?陈太忠心里听得那叫个气,加了三千万的投入,就算加上事后的奖金,省里投入也不过就一千来万,加上凤凰市的拨款,也超不过两千万,剩下的一千来万,还不是得要科委出?

你们这是想通过会议,名正言顺地剥夺我的话语权!陈主任看出来了,事实上乔文组合也确实有这个心思,你陈太忠不是搞民主集中吗?那大家就民主一下下吧。

遗憾的是,想夺权的话,乔市长就不能光膀子出来单挑陈太忠,政治斗争不是那么玩的,市长要有市长的做派,而且陈太忠这愣头青一旦耍横,乔市长也得要面子不是?

所以,下面的配合是很有必要的,眼下就是文主任跳出来支持乔市长,搁在别的行局里,分管市长加上一把手,这说话力道就很大了。

然而,非常不幸,在凤凰科委里,这一套是行不通的,若只是乔小树发言,陈太忠还要照顾一下分管副市长的面子,可眼下文主任跳出来,那就是找虐了。

陈主任登时就是一哼,毫不客气地反驳,“别说六千万了,六个亿能保证了鲁班奖吗?现在的问题是要搞出特色来,这才是咱们要争取的,再说了,就咱们科委这么大一点的单位,六千万盖一栋楼,凤凰的父老乡亲们,是要骂娘的。”

这说的可是大实话,事实上,自打知道科委有意鲁班奖的时候,大家都在出点子想办法,却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件事:一个区区的地级市科委,还不是省会城市,有什么资格盖那么好的楼呢?

我现在就想骂娘了!乔市长狠狠地咬一咬牙,陈太忠虽然避免了跟他的正面冲突,然而这矛头针对哪儿,那是个人就能看出来,这让他心里火冒三丈。

不过,乔小树还真是好涵养,心里发狠,脸上却是笑眯眯地点头,“太忠说的也有道理,这个预算要增加,但是怎么保证合情合理,还是要大家把关,群策群力。”

“乔市长的指示很有道理,”梁志刚忙不迭地点头,他今天的目的可是达到了,特色……什么叫特色?会花钱那不叫特色,像这整体转换梁才叫特色,不过——要不要加混凝土呢?

说话间,就到了午餐的时候,乔市长有点不想呆在科委,然而这个时候离开,没准小陈会有什么想法,于是大家终于济济一堂上桌了,科委一正八副,加上分管副市长,倒是正好一个十人桌。

如果说陈太忠来之前,大家都在就具体事项商量改进的话,那么陈主任回来之后,就算是将整个工程的大原则敲定了——预算是要加的,但是不能盲目地加,要有自己的特色。

由此可见,陈某人在科委的一言九鼎,那真不是吹出来的,他与会只有半个多小时,就让大家明白了鲁班奖这个奖项该去如何地争取,就连乔小树都不便出声反驳。

酒足饭饱之后,大家就要散去了,邱朝晖主动走到陈太忠面前,低声解释两句,“太忠,我在会上说的话不是对你的,我只是不想因为老梁的建议被通过之后,导致某些人在别的方面也大肆增加预算…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“老邱不错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不再说话,不过仅仅这四个字,就将上位者的做派表现得淋漓尽致,居移气养移体这话真不是白说的,他接触的省市级领导实在太多了,气派不由自主就形成了。

邱朝晖也没介意,在他心里小陈这么做很正常,但是有些话,他还是不吐不快,“不过你说的那个钢结构加混凝土的改造,还是要慎重落实,那个整体转换……风险很大的。”

正说着呢,梁志刚从他俩身边走过,笑着点点头,也不说话就那么走了,今天若论心情,倒是数他开心,按说科委大厦的筹建,跟他根本没什么关系,文海将那一片也看得很紧,等闲容不得别人插手。

可是梁主任毕竟是土木工程出身,而能在某个工程中展现出他的技术底蕴,也是他所追求的,人活一世,图的不过就是“名利”二字,所以他才会积极插手——万一真的成功了,不敢说能比南杨北梁这种大家,可也算是在凤凰的建筑史上留下了一点什么东西。

于是,陈太忠刚坐进车里,就接到了梁志刚的电话,“陈主任,这个钢结构加混凝土,我会尽快落实的,你也可以找一找你的关系……”

梁主任并不在乎钢结构再加上点混凝土,尽管那样会增加预算,延长工期,他的目标是那个整体转换梁——当然,再加一点混凝土,不但工程难度增加特色越发地明显,更是能保证科委大厦的使用寿命,他梁某人留下的东西也就存留得更久。

陈太忠笑着答应了下来,心说你有荆涛可以找,我也不是就没人了,跟我一起评上省十佳青年的胥强,可是正经的“南杨”杨廷宝一派的传人,嗯,胥教授那帮朋友不怎么样,但是老胥这人还是不错的。

当然,失意的人不是没有,尤其是以文海最为恼火,吃完饭后在回家的路上,嘴里还不住地念叨,“特色?狗屁的特色,钢结构加混凝土,简直是混蛋逻辑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