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54章 穿越的优势

“这个结构倒是不错,”邱朝晖争得兴起,也懒得管发问的是陈太忠还是梁太忠了,“但是,钢结构用的是H型钢,具体施工该怎么施工,缝隙如何填充,砼的保温范围是多大……你有数据和施工经验吗?”

邱主任是电气专业出身,但是以前整天窝在科技发展处,对很多新鲜东西也不是很陌生,梁志刚昨天又赶了份资料出来,问点东西就算问不到点儿上,也差不了很多。

“我这不是提个思路出来吗?”陈太忠有点恼了,“钢筋和混凝土的膨胀系数差不多,那么,钢结构和混凝土的膨胀系数就能差很多吗?”

你居然知道膨胀系数四个字?邱朝晖听得也有点惊讶,心说这陈主任高中物理学得不错嘛,“太忠你说得也不错,不过我还是同样一个问题,国内有什么实例没有?”

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自己是在跟小陈叫板,然而,邱主任不但是个政府官员,同时也是个知识分子,火气上来了,可是不怕跟任何人就事论事地辩驳——当然,很多时候他认为自己是就事论事,但别人未必这么看,他跟文海交恶,起因也是类似的情况。

“碧涛在凤凰建厂的时候,国内也没有实例,”陈太忠对这种资格论不是很有好感,别人都做过的,咱们再做还叫高科技吗?“咱们这是科委大厦,不是农村盖瓦房,那样有样学样的——有意思吗?”

大家都看出来了,陈太忠这是着恼了,虽然陈主任在公事上通常对事不对人,口碑一向不错,但是一旦暴走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,谁也不能确定,反正眼下这厮已经开始不讲理了。

碧涛煤焦油深加工厂虽然是填补国内空白,但是在国外已经是成熟技术了,邢建中又是工程技术骨干,哪里像这钢结构混凝土一般,没谁知道国外这玩意儿发展到什么地步了,这两者有可比性吗?

至于那个整体转换梁,更是没人知道怎么回事了,国外就算有,估计也是玩创意什么,实用不实用姑且不说,只说外国人玩创意时的热情,定然会将施工方案细化到无以复加,那个钱可就是拿来烧的,科委眼下有钱,却也不能那样地挥霍无度。

“行了,你俩都是外行,”乔市长见邱主任还要说话,于是笑着插话,冲梁志刚一努嘴,“小梁你说一下,太忠这建议可行不可行。”

“这个肯定可行,”梁志刚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类似的理论早就有了,我的老师荆涛还发表过这样的论文,只是当时很多人说这技术不实用。”

搁给大家看,这技术确实不实用,高层用钢结构图个什么?不就是图个快图个轻?快了能尽快回笼资金,轻了能多盖几层,每层也能适当增加部分实用面积。

可是一上混凝土,这点优点就不存在了,工程进度会变慢这是一定的,而这个轻也无从谈起了,尤为重要的是,这钢结构已经是成本很高了,加上混凝土只会成本更高——这混凝土只为防火,可是哪儿来的这么大的火啊?

当然,没有人有后眼,知道一年半以后会出现“911”恐怖袭击,世贸双子楼倒掉的缘故,就是因为钢结构不抗明火,被飞机燃油燃烧得软化,上半截楼房坠落将下半截砸毁,最后上半截也粉身碎骨,自那以后,美国的高层建筑还真的使用了钢结构加混凝土的结构。

世贸垮塌引发的钢结构的变革,一点不亚于中国唐山大地震之后对预制板楼房的冲击,自唐山地震以后,国家建委就不建议使用预制板盖楼房,一定要现用现浇,虽然这个建议,一开始执行得不是那么严格,但是毫无疑问,那是一个转折点。

陈太忠倒是知道世贸要倒,怎奈上一世他活得浑浑噩噩,听说了“911”之后只顾得开心笑了,根本没去琢磨这世贸到底是因为什么倒的。

可巧,大家在那边讨论,他坐得实在无聊,想起自己好歹还具备了点穿越者的资格,于是出声在这种细节上问一句,谁想那几个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,邱朝晖不管不顾地回了一句,这一下,陈主任就觉得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了。

想一想也是,在座的都是大学本科以上的学历,虽然文主任是工农兵学员学制三年但那也是大学生啊,就连最差劲的戏曼丽,都是中专毕业工作后考了函大的,所以陈主任这压力就不是一般地大了,没错,他做人很大条,但是有时候……也会有一点点敏感。

说实话,陈太忠还真没想过插手这趟糊糊事儿,他也知道自己能干了什么干不了什么,可是老邱这话太呛人啊,为了面子,他也得计较一下不是?

虽然他是外行,但也想得到,这钢结构加上混凝土,怕是要将钢结构的优势抵消不少,而且还会增加成本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自打知道陈洁要认真对待“鲁班奖”时,陈主任心里就明白了,科委大厦的预算,不增加是不行了——省里都拨款支持你搞了,你再唧唧歪歪,那就是给脸不要了。

可是,陈太忠不是一直旗帜鲜明地反对增加预算吗?其实,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,科委花个三千万盖楼和花个六千万盖楼,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,他反对的是巧立名目增加预算,投资大咱不怕,但是某些人为了大肆上下其手而增加预算,他是坚决不答应的。

陈洁的要求则不同了,这是带有政治意图的,不光能为陈省长增加政治资本,也能为凤凰科委增添光彩,没有理由不配合。

“那这个结构,理论上是成立的,是吧?”陈太忠见梁志刚支持自己的假设,登时就来了精神,“这是一个新课题,我们可以研究一下可行性。”

梁志刚犹豫一下,他有心说这么搞成本太高,不过最终还是笑着点点头,“若是真的能成功的话,恐怕会成为一个里程碑式的……建筑。”

是里程碑式的鸡肋吧?还是很贵的鸡肋,文海听得心里就是一哼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“但是,撇开技术方面的问题,关于费用这一块,梁主任考虑过没有?”

“既然想要拿奖,必要的支出是必须要有的,”难得地,屈义山居然跳出来发话了,毫无保留地支持陈太忠,“既然陈省长都说了,在资金上会给予必要的支持,那我们还犹豫什么?”

陈太忠听得微微点头,心说屈主任来科委就是倒腾土地来的,平日里不管其他事,但是为了获得自己的支持,关键时候还会跳出来。

毫无疑问,屈义山是个看得清楚形势的家伙,知道想安安生生地闷声发大财,就必须得巴结好该巴结的人,往常陈太忠真的有点看不起这家伙,也会在有意无意中疏远此人,以求将两人的关系撇得干净一点,然而眼下看来,这官场中真的是什么人都存在必要的价值。

只要这家伙带给科委的收益大于破坏,这样的人还是允许存在的,陈主任拿定了主意,水至清则无鱼,哥们儿要学会从大局看问题。

然而,文海不能忍受这个结果,他已经得了消息,知道自己这个位子十有八九坐不稳了,对陈太忠的忌惮就不是那么深了——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吗?大不了你再打我一顿好了。

事实上,他对陈太忠的感情也很矛盾,这厮一手摧毁了他的幸福,以前科委是穷,但是庙再穷也饿不死方丈,眼下虽然科委钱多了,他的各种收入也比以前多了很多,然而,没有了一言九鼎的决策权,这个大主任当得……窝囊啊。

但是,同样是这厮,一手捧起了他的希望,娜娜头部的肿瘤已经去除了,到现在也没复发的征兆,已经在开始努力追赶以前落下的功课了,看着女儿活蹦乱跳、开开心心地去上学,文主任发现:自己想恨陈太忠也恨不起来。

但是现在,他必须跳出来反对这个方案了,这是他在昨天就跟乔小树商量好的,科委大厦的预算必须增加,然而,该增加哪一块,乔市长有自己的算盘。

乔小树的意思,是把增加的预算放到楼宇装修和采购设备设施上,这两块是最容易将办公楼档次拉开的要点——当然,由于档次不同,价格的差距也不尽相同,最悬殊的足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。

梁志刚提出的这个改变楼体结构的设想,并不怎么招乔小树待见,原因无他,他和文海对钢结构两眼一抹黑,根本不懂,如此一来,就要增加梁主任在里面的话语权了,这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尤其是,昨天散会以后,乔市长跟省建的人联系了一下,结果那边的李经理犹豫一下,方才勉强回答,“没问题,钢结构我们也搞得了,不过这个整体转换梁,我觉得有点不太科学,关键是要担责任呐……我说,以前的方案不是挺好的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