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53章 赶鸭子上架

最让陈太忠头疼的事情,还是凤凰大厦的事情,他的车还没开进凤凰呢,好死不死地就接到了乔小树的电话,说凤凰大厦一定要增加预算了——这次是分管省长陈洁的意思哦。

陈省长甚至答应,省里可以先拨款几百万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科委的“资金压力”,当然,若是科委大厦能抱个鲁班奖回来,省里还可以考虑奖励个千八百万的。

没错,这次乔小树根本不遮着掩着了,这个鲁班奖,可是你小陈自己在陈省长跟前说的,人家陈省长也挺配合的不是?这次增加预算,你可是不要赖到我头上。

“你要能赶紧回来的话最好了,省建的活儿已经停了,赶紧回来商量一下吧,”乔市长也不说科委的发改会例会什么的了,这种重大决策,也只有让陈太忠先认可才成,否则的话,通过的任何方案都不可能有意义。

为了鲁班奖增加预算吗?陈太忠听得是又好气又好笑,不过正像乔小树想的那样,他根本无法发火,不止一个人告诉他,区区三千万的工程想得鲁班奖,那简直是做梦。

甚至连省委书记蒙艺都这么说,虽然蒙老大告诉他,这个奖项很考验承建单位的人气,也要看公关能力,但是毫无疑问,三千万有点不够看——七年前获奖的素正一级路都花了四个多亿,九二年的四个多亿啊。

可是,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嘛,这一刻,陈太忠真的有点傻眼了,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?

不过说实话,要说他对此一点都不动心,那也是假的,要不然,他也不至于应付完陈洁又问蒙老板,于是沉吟一下,“我马上就到,去您办公室吗?”

“我去科委吧,大家搞一个座谈,”乔小树听他应承下来了,也松了一口气,“这件事情陈省长很重视,咱们要群策群力,看看能挖掘出什么好的方案来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还一直在纳闷,我这随口说说的话,陈洁怎么就当真了呢?她可一贯是以稳重著称的嘛,难道说……难道说是因为蒙艺解决了李无锋的位子,陈省长以此投桃报李?嗯嗯,大有可能,大有可能吖。

不得不说,他这个想法,还真有一定的道理,不过他并不知道,陈省长做出这个决定来,也不仅仅因为李无锋,事实上,在他走后,陈洁认真地打听了一下关于鲁班奖的事情。

关于陈太忠的好运气,不光是章尧东注意到了,现在越来越多的领导,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的副主任的运数,陈省长就是其中之一。

她曾经琢磨过凤凰科委的崛起,当然,这个结果正如大家知道的,全是靠陈太忠一手支撑的,然而,在小陈去科委之前,又发生了什么呢?为什么凤凰会出来一个二十岁的高中生副处级干部?

从东临水的修路,到街道办的甯家巷文物保护,最后又到了招商办,引来天南历史上最大一笔外资项目,又搞定了跟凤凰市从来都不太对眼的临河铝厂——这一件件一桩桩,可不是只靠着蒙艺就能做到的。

没错,陈省长也发现了陈太忠的运气,想一想省里好些年没得过鲁班奖了,她就想试一试,反正那家伙折腾能力超强,似乎在北京也有点关系——要不然至于三天两头往北京跑吗?还带着范如霜。

李无锋就任林业厅厅长,终于促使陈洁下了决心,小陈对我的态度算挺恭敬了,蒙书记也挺给面子,我不能不表示一下对小陈的支持。

要不然的话,几百万拨款,对一个分管省长来说虽然不多,可全额打到一个地级市行局上,还是前期投入这种,多少也会引起一点诟病——凤凰科委的钱都那么多了,陈省长,不带这么偏心的啊。

遗憾的是,陈洁终究不是一个很有魄力的省长,不敢大把孤注一掷地拨钱,对争取鲁班奖的工程来说,几百万真的是杯水车薪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她分管的口子本来就不怎么样,到处都是嗷嗷待哺的声音。

所以,关于鲁班奖申报成功之后的奖金,也是她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,反正归陈洁来说,就算鲁班奖申请不成功,前面那几百万,也当作对凤凰科委九八年的辉煌的奖励,关于这一点,不会有太大不同声音的。

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万全的考虑,陈洁才把电话打到了乔小树这里,想知道凤凰科委若是有意竞争鲁班奖的话,自身具备了哪些优势。

乔市长一听“鲁班奖”三个字,就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了,他对鲁班奖的了解,比陈洁还多一点,当然要大力支持,这是一个全国性的奖项,能带给他相当的荣耀。

就算没把奖项揽回来,那也没什么遗憾的,大家争取过了,不是吗?当然,鲁班奖的规模乔市长也一清二楚,心说这不是那啥……不得不提高预算吗?

陈太忠哪里知道这些因果?他急匆匆赶向科委,一路还不停地给各个副职打电话,想知道点详细的情况,谁想大家的手机都关了机。

等到了科委他才知道,敢情这方案昨天已经商量一天了,眼下,其他几个去外省交流的副主任都赶了回来,孙小金和屈义山刚才建议联系一下陈太忠——毕竟这幺蛾子是陈主任整出来的,咱们光瞎琢磨也不是个事儿吧?于是,文海才打电话给乔小树。

事实上,大家对陈主任的公关活动能力都表示认可,但是具体到技术方面,还真没人觉得该听一听陈太忠话,一个高中生,他能懂什么?

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大家正在热烈地讨论科委大厦改变结构的问题,现在的大厦,用的是钢筋混凝土结构,已经盖了五层了,梁志刚是搞土木工程出身的,建议说剩下的九层改用钢结构来完成。

99年的时候,钢结构大楼在国内还是相当罕见的,相对钢筋混凝土大楼而言,钢结构高层自重轻,使用面积也会有所增大,更有关键的一点,就是建造起来速度很快,能比普通钢筋混凝土结构快三分之一左右的时间。

至于说结构转换,也不是很难,最起码梁志刚是这么认为的,在五层顶上做个转换梁就成了——原理上完全成立。

当然,这个结构的转换最重要的缘故是,这么一来,科委大厦在结构上的投资就要多出一倍来,是的,这玩意儿是很花钱的,不但代表了高科技,正好还能把投资搞上去。

这个建议,有人支持有人反对,反对的人说得也很有道理:既然这个转换梁理论上成立,那么,麻烦梁主任你举个实例出来吧,大家心里也有底不是?

“局部转换的例子很多,”面对这种置疑,梁志刚有点脸红,确实没有整体转换的例子,但是,“很多专家论证过这一点,我可以把他们请来向你们解释。”(注)

这种场面,陈太忠怎么插得上话?所以进了会议室之后,他只能眼巴巴地听着别人说,到了最后,索性拿起梁志刚赶出的稿子看了起来。

嗯嗯,慢着……美国的世贸大楼就是钢结构的?冷不丁地,他看到了这个例子,禁不住想起了著名的“911”恐怖袭击事件——上辈子他可是记得,自己还为此庆幸过,再让你们炸我们的大使馆,该,活该!

想到那大楼受了燃油爆炸之后,轰然倒地的景象,当时的陈某人认为,那是地球上相当壮观绚丽的一幕,禁不住咳嗽一声,“这个钢结构的不耐火吧?”

“谁说的?看我的资料了没有?”梁志刚下意识地反问一句,大家转头向出声处看去,才愕然地发现,出声的居然不学无术的陈主任。

“咳咳,”梁志刚尴尬地咳嗽两声,脸色一变,笑嘻嘻地解释,“这个……钢结构的耐高温程度不错,只是不耐明火,刷上防火防腐涂料,再包裹上防火材料,就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隐患了。”

“这个可是未必,”这次,出声的居然是邱朝晖这个电器出身的副主任,“火要是太大的话,什么涂料材料的全是白扯!”

“要是来了十二级地震,全钢的也得倒了,老邱,说这个你真的不行,”梁志刚笑嘻嘻地反驳他,“没错,火太大的话肯定不行,但是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火呢?就过年这火……”

他一指筒子楼方向,“这种程度的火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“嗯,可能没有问题,”邱朝晖笑着点点头,“但这也是我反驳你的原因,谁会想到宿舍楼会着火呢?千防万防,意外难防,想搞高标准的楼,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。”

听到他的措辞如此激烈,大家禁不住也沉默了,原本只是一个转换梁的问题,现在又扯出耐火的问题了,这个结构听起来,真的有点不靠谱啊。

陈太忠见大家都不吭声了,心里略略地得意了一点,哼,哥们儿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什么都不懂,知道厉害了吧?

想到这个,他咳嗽两声,“这个……我问一下啊邱主任,钢结构加混凝土,这个结构怎么样?”

(注:风笑不是搞土木工程的,感谢书友UNDER提供资料,若说得有偏差,请行家海涵)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