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50章 说小话

邓健东?蒙艺听得就是微微一愣,接着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“你这是又当组织部长去了吧?嗯……这次是为谁的事?”

对陈太忠习惯伸手帮人的毛病,蒙书记已经习以为常了,不过他发现跟小陈聊天,不但是个很好的消遣方式,从某种角度上来讲,也能拓展自己的思维,少不得就多问一问——反正大家也不是外人不是?

“有个朋友在区里干组织部长,受到书记的排挤……”陈太忠也没解释那么多因果,只是大概阐述了一下事实,“所以就想把他弄进省委组织部,干个处长。”

“从区委组织部到省委组织部?”蒙艺听得禁不住眼皮子跳一跳,“还想干处长……这连蹦带跳的,唉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。”

他停顿一下,眼睛微微一亮,“听起来,好像是临铝的范如霜,跟邓健东关系不错,你找她办事,她也找你办事,应该是这样吧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这蒙老大的反应,其实也挺快的,只不过平时说话之前总是在脑子里转悠半天,分析完各种利弊方才肯开口,所以就显得慢了——给下级看这叫气势,给上级看这是稳重,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个习惯,其实,做为一省的总瓢把子,怎么可能有人脑子不够数呢?。

当然,蒙艺能分析得这么透彻,也有人家的因果,“我就知道,邓健东不是你能搭得上的,那人做事可是稳重……他答应了没有?”

“调进去不难,不过做干部二处的处长……似乎有点难度,”陈太忠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
“还是干部二处?”蒙艺被这话气得又乐了,“你呀你呀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?算了……这个组织部长是哪个区的?你跟他的关系没人知道吗?”

他这话的意思是说,小陈你算我的人,你跟那组织部长的关系要是别人也知道,那什么区委书记为什么会做得这么过分呢?

今天晚上,蒙老板似乎真的恢复了常人的性子,连这话都问出来了——搁在往常,他只会担心小陈打着他的旗号乱来,现在听到别人不卖小陈的面子,却是有点生气了。

“反正错不在那个组织部长身上,”陈太忠还以为蒙老板关心谁对谁错呢,少不得解释一句,接着犹豫一下,又叹口气方才发话,“这个区……是素波的东城区。”

“东城区?”蒙艺算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了,听到这话都禁不住惊讶地反问一声,他还真没想到,陈太忠说的不是凤凰的事儿,这家伙的手,居然伸到素波来了?

此事发生在素波的话,蒙书记就能理解一些了,小陈名气不小了,但那是在凤凰,在素波有人不知道也不算意外的,而且这里毕竟是省会城市,有时候也不好行事过于张扬,“那个书记是……伍海滨的人?”

“他这个……”陈太忠难得地打个结巴,不过,想一想蒙老板今天的心情很好,也就懒得掩饰了,于是清一清嗓子,“他本来,是伍海滨的人,后来……后来,后来跟这个赵喜才,嗯嗯,跟赵市长关系不错。”

蒙艺的嘴角以细微至不可见的幅度轻轻抖动了一下,他有心说点什么,却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,怪不得你小子没找我来,敢情不止是因为求我求多了不好意思,更是因为涉及到赵喜才啊。

纵然是蒙书记在官场打拼多年,练就了一副荣辱不惊的心态,想到这里,也禁不住有点凉意自心头泛起:我这是还没走呢,你们倒要树倒猢狲散,开始对掐了吗?

陈太忠的眼神极好,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习惯了,但是跟蒙老大说话,观察还是比较细的,眼见他情绪不佳,少不得解释两句,“赵喜才给我下绊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根本不是我招惹他的问题,恰恰相反,我一直都忍着,不过这家伙……太没有大局感了,就连前一阵记者‘被精神病’的事情,还是我帮着他摆平的,也不见他就肯念我的好。”

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渐渐地没有了不好意思的感觉,说到最后更是声音微微地高亢了起来,语速也变快了很多。

也是哦,蒙艺马上就想到,以前陈太忠就跟自己告过赵喜才的黑状,不过自己当时没有在意这种小事而已,两人的恩怨由来已久,倒是跟他离开不离开天南没什么关系。

我怎么变得这么敏感了?蒙书记禁不住自责一下,接着就撇开了那份纠结,微微点头,“我倒是忘了,你俩一直不对头,怪不得你去找别人帮忙,倒也省得我难做了……对了,那个记者被精神病,又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怪话就这么多呢?”

刘晓莉一事虽然涉及到了素波市多个市级领导,但是大家都有捂盖子的欲望——甚至连那“随遇而安”都放弃了对外省报纸的穷追猛打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此事虽然在民间,尤其是记者间影响极大,但是省里领导关注到此事的,也不过就是伍海滨和宣教部长潘剑屏,而潘部长虽然跟蒙艺走得也极近,但是事情圆满解决了,他当然也不会为这区区的小事去跟省委书记嘀咕什么。

所以,蒙艺不知情是很正常的,少不得就要出声问一问,等他听完陈太忠的讲述之后,微微愣一愣,“这个事情,跟赵喜才有关吗?哦……难道说那个记者被精神病的起源,是因为赵喜才?”

“没错,那个记者本来是去追踪报道‘合家欢’一事的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一开始没有说到合家欢,只说金长青是赵喜才的人,这并不是他表述能力差,而是说他想通过这种叙事方式来突出说明一点:老蒙你看,我很有大局感,很好地维护了赵市长的面子——不深究的人,根本想不到事情的起因就是赵喜才。

怎奈,蒙艺是何许人?微微脑瓜一动就想明白了因果,又反应极快地发问,说不得,陈大仙人就要丢个炸弹出去了——你要是不知道合家欢是怎么回事,我还可以给你讲一讲。

“合家欢……”蒙艺低声嘀咕一句,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,他仔细地回想一下,确定自己没将此事告诉过陈太忠,那么小陈这个说法的可信度就极高了,于是心里登时恼火了:赵喜才啊赵喜才,我都拎着你的耳朵警告过你不许打合家欢的主意了,你居然贼心不死,这境界也真是太低了,太让我失望了。

“这是要给祖宝玉好看呢,”他冷笑一声,却是不肯说自己真正恼怒的原因——没办法,太丢人了啊,“小陈你的意思是说,他因为恨上你,所以也连带上了祖宝玉?”

“我倒是不知道他清楚不清楚祖宝玉和我关系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回答得倒是很客观,我怎么知道老蒙你是不是把这事告诉过他?“反正合家欢的事情是起因,等记者的事情闹大了,他想让祖宝玉顶缸,就是这样。”

嗯,祖宝玉这副市长也是你忽悠我帮着办的,蒙书记听他这么说,不但理解了他插手的初衷,更是通过这试探的话确定了,小陈在陈述中,夹带的私货并不多。

不过,正是因为能确定私货不过,蒙艺心里就越发地气恼了起来,这赵喜才也太不成个体统了,别人不知道祖宝玉怎么当了副市长的,难道你还不知道?

既然你不知道祖宝玉跟小陈的关系,那你这么做,这算是打谁的脸呢?

按理说,蒙艺是能理解赵喜才的想法的,毕竟祖宝玉上位只是受了其他因素的影响,而且自己对其表现得也不冷不热,当时情急之下,想拉人垫背无可厚非。

可是今天蒙书记已经不是整个天南一盘棋的心态了,是的,他即将成为过客了,那他就有点无法容忍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了,对我阳奉阴违在先,打我的脸在后——赵喜才啊赵喜才,我蒙某人可还没走呢。

“干部二处的处长吗?”蒙艺也不想多说什么,只是淡淡地笑一笑,“行了,我跟健东说一声,这点小小的面子,他还是要给我的……嗯,我走了以后,你有什么事,也可以去找他。”

蒙书记跟邓健东关系的密切,远远超过大家的想像,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推算出来,陈太忠找邓健东关说,是借用了范如霜的关系。

当然,两人关系再密切,邓部长也不会无聊到主动八卦他自己跟临铝董事长的关系,这是蒙书记自己猜出来的。

说穿了,其实原因很简单,蒙艺这两天跟邓健东联系得比较多,而邓部长对小陈主任也有所耳闻,若是陈太忠真的求到他的话,这消息会在闲聊中传到蒙书记的耳中的。

邓健东没说,那就说明此事就发生在近期极短的时间内,而陈太忠才从青江回来,见到范如霜之后,听说了黄老的消息马上给他打电话——剩下的因果,岂不是就很好猜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