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49章 后悔了

蒙艺在招待客人,接电话的依旧是那个张沛,不过这次张秘书倒是挺客气的,“陈主任,蒙书记现在不方便接电话,等二十分钟您再打过来可以吗?”

这个张沛起码也是个正处吧?挂了电话之后,陈某人心里有压抑不住的得意,不但是正处,还是省委书记的秘书,居然对哥们儿这么客气,看来这“权”之一字能让人如此着迷,果然是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力,连我这堂堂上仙也禁不住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事实上,张秘书对他这么客气,真是有道理的,就在陈太忠盯着手机,算着还有三分钟就到时间的时候,电话响了,蒙老大亲自打来了电话,态度也挺和蔼,“太忠你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倒也没什么事情,就是刚才听说……”陈太忠将自己听到的事情说一遍,发现电话那边除了蒙艺的呼吸声,居然再没什么声音,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,“是不是您已经知道了?”

“呵呵,我也是知道了不久,”蒙书记笑一声,声音变得沉重了起来,“不过现在再说这些,就有点晚了,既然你在素波,来家里坐坐吧,我再有十多分钟就回家了。”

陈太忠赶到文峰路省委大院的时候,蒙老板还没回来,不过十四号院也有人,不但蒙勤勤在,连尚彩霞也在,她是两天前从凤凰回到素波的。

家里还有客人,一男一女,这倒也是蒙书记家里的常态了,尚彩霞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对方闲聊着,见陈太忠进来,就撇下了那俩,扯着他说了起来,看起来是有点不待见那二位。

“不再在凤凰多住一住了?”陈太忠笑着发问了,“唐姐在凤凰一个人住着,挺闷的,您也多四处转转嘛。”

“啧……唉,晓艳这孩子,真的有点任性,”尚彩霞一听他的话,禁不住遗憾地摇一摇头,“小陈,你跟晓艳谈得来,多劝劝她,唐姐那边……你也多走动走动。”

“多走动?”陈太忠听得不置可否地笑一笑,心说你也不知道我的名声在凤凰臭成什么样子了,唐亦萱原本就是年轻漂亮的寡妇,我没事还要避嫌呢。

“怎么,不愿意?”尚彩霞瞥他一眼,不动声色地发话了,“我本来想叫她来这儿住一住,谁想她死活不想离开凤凰,你得多招呼她一点才对,晓艳跟你关系不是挺好的?”

哥们儿这就算是奉旨泡妞了?纵然是心里装着黄老的事情,听到这话,陈太忠的心里也禁不住微微一动,这个……倒也不是不能考虑哈。

当然,他听出来了,尚彩霞这是在暗示,唐亦萱不可能跟蒙艺一家去外省,蒙书记到时候一走,没准就有那不开眼的家伙就想着长长短短的,虽然外省的省委书记也是书记,不会发生什么太过分的事情——毕竟,蒙老板在京里的时候,也没人敢动她,但是,万一有点闹心的事情呢?

所以她这就是说了,你能为蒙晓艳跟你蒙叔叔吵架,那么也帮着照看一下唐亦萱就是了,总之,蒙夫人绝对想不到陈某人已经无耻到大小通吃了。

这就有点托付的意思了,当然,陈太忠的级别不够高,可是做为蒙艺的夫人,尚彩霞非常清楚这家伙搞事的能力,反正,无非就是个叮嘱——也未必有那么大胆的家伙,真敢跟中央委员的嫂子过不去吧?

“这个,我尽量吧,”陈某人点一点头,竟然是一副难得的凝重的样子,“嗯,如果可能,我会试图调解一下她俩的关系……”

大家正白活呢,蒙书记推门进来了,身边跟着的是肤色黝黑、身体壮实的张沛,见到陈太忠已经来了,他微微地点点头,又扫视了房间一眼,才退着走出了房间。

这也就是张秘书对陈太忠客气的真实原因了,蒙老板亲自回电话给这位,这位来省委书记家又跟逛二十四小时店一般方便,他怎么敢小看?

按惯例,蒙艺是先招呼那一男一女,将两人分别叫进去谈了十分钟,最后才轮到陈太忠,当然,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,学却是学不来的。

“黄老的事情,你是听谁说的?”陈太忠才一进书房,蒙艺就发问了,这次蒙老板没有坐到躺椅上,而是坐在沙发上,身材也挺得笔直,看起来竟然不像是奔五张的主儿,感觉都未必到四十岁。

“听范如霜说的,”陈太忠不想瞒他,事实上,他认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“她还在跑项目,听说黄老不太好了,就着急地找我,要我帮忙敲定事情。”

“哦,我说嘛,这种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,”蒙艺笑一笑,“这消息不要乱说,给别人听到,麻烦可就大了……黄老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下就有点明白范如霜为什么那么慎重了,“其实我根本没想跟别人说,这不是……这不是怕您不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不知道都没意思了,”蒙艺笑着摇一摇头,倒也没什么沮丧的意思,“我现在想不走都不行了,大局已定,而且,杜毅在屁股后面撵我呢。”

“杜省长?”陈太忠听得眼睛张得老大,“不是吧,他一个候补中委……也敢惦记省委书记的位子?”

“那有什么不可以的?”蒙老大白他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蒙艺的情绪比较接近正常人,最起码比较健谈,“有些东西,你慢慢就知道了。”

“啧,看来还是没办法了,”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摇摇头,初听蒙艺要走的消息的时候,他巴不得蒙老板赶紧走人,可眼下见对方状态似乎不错,已经做好了迎接新的挑战的准备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居然生出了某些想法——其实蒙老大,也很无奈吧?

哥们儿要是能早点知道这消息就好了。

“就算提前知道了,也没什么意思,”蒙老板似是猜出了他的想法,笑着摇一摇头,“所谓人走茶凉这说法,只存在于中下层官场,你明白吗?”

省委书记终究是省委书记,就算情绪再好再健谈,有些话也只能适可而止地点一点,他这就是说了,哪怕黄老现在挂了,黄家也不可能在一夜间败落,所谓的影响力,消除是要一个过程的,越到高层行事也就越注意分寸。

金字塔的顶端,就是那么一小撮人,太激烈或者太短视的手段,会惹人诟病,甚至有可能引发众怒——中国,毕竟是一个人情社会。

“原来是这样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说这才像那么回事,不过也由此可见,蒙老板当时死死按住夏言冰,是顶了多大的压力。

下一刻,他又想到一个问题,犹豫一下,笑着摇摇头,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,范晓军不可能当省长的。”

“你倒是会探口风啊,”蒙书记白他一眼,一语就点破了他心里的小算盘,接着又微微点头,“不过你说得对,我做出让步,别人也必须让步,谁说常务副一定就能被扶正了?”

可是杜毅就要顺理成章地接你的位子了,天下事顺理成章的不少呢,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又紧接着问一句,“那谁会是省长?许绍辉资格有点不够吧?”

“我跟你说这么多,已经违反了组织原则了,你不用再问了,”蒙艺笑着摇一摇头,“不过,你要是怕受排挤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,最后一次机会啊。”

“我……”陈太忠这一刻,还真想答应下来了,无论从蒙书记三番五次邀请着想,还是从今天人家今天的态度考虑,他还真有点犹豫了。

不过,犹豫半天,他最终还是摇一摇头,“您带着那帕里走就行了,碧空那边有事的话,我随叫随到还不成吗?”

“你还真以为我离了你,就做不了省委书记了?”蒙艺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你安心在天南发展吧……我倒是希望你不要跑到外地找我求助。”

“说实话吧,我挺喜欢跟您这么谈话,不喜欢那种束手束脚的感觉,”陈太忠听得也笑了起来,“想着到了碧空,还得恢复原来的说话方式,就觉得不自在。”

“你这小子,”蒙艺听得啼笑皆非,心说这家伙倒是什么话都敢说,倒是难得地保持着赤子之心,“既然你这么惦记我,好了,趁我现在还有点用,有什么要求赶紧说,这是看在你维护晓艳的面子上……喂喂,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啊?”

“我是欲哭无泪行不行?”陈太忠哭丧着脸,又嘬一嘬牙花子,“早知道今天晚上您有这话,我又何必去求邓健东邓部长?”

为了王启斌,他可是答应了范如霜那个超级大难题,亏的慌,实在太亏的慌了吖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