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48章 难题

范如霜当然不知道陈太忠的医术高明,可能救得了黄老,事实上,能确定这一点的只有荆紫菱和唐亦萱,最多再加上荆以远和荆俊伟有点怀疑,连文海都不摸头脑。

她找陈太忠,不过是想通过他催一催黄家,尽快把电解铝的项目立起来,黄老这有一天没一天的了,还不最后为家乡人民做点贡献?

按说,范董也结识了黄汉祥,完全可以找上门去商量相关事宜,然而,让范如霜郁闷的也在这里了,那黄总本就是个惫懒人物,当下嗯嗯啊啊地答应了,回头却丢到了脑后,下一次见面居然能理直气壮地告诉她,“我忘了!”

可是,她敢发作吗?说句实话,真的不敢,她甚至连多催几次的胆子都没有,范董非常清楚,她是怎么居高临下看别人的,黄总就是怎么居高临下看她的。

尤其是在年前的时候,因为总局那边有人惦记临铝的位置,范如霜还托陈太忠转告黄汉祥暂缓动作,现在风头过了,那位也有去向了,范总心说找黄总拜个晚年,顺便再问一问这个项目的事情。

谁想黄汉祥在电话里冷冷地回答一句,“我现在忙得很,暂时顾不上跟你见面……有什么话你就在电话里说吧。”

范总吞吞吐吐地表示,她想把临铝的变化向领导汇报一下,顺便想就工作中的一些问题请示一下,谁想黄汉祥一听就明白了。

黄总做人比较古怪,但一点都不傻——比一般人还聪明很多,所以一句话将她噎了一个半死,“年前你不是才让小陈告诉我要缓一缓吗?怎么现在就改变主意了?

话说到这个地步,就实在没办法说下去了,范董听得明白,人家黄总生气了啊——你说缓一缓就缓一缓,说展开就展开,麻烦问你一句,这是把我们黄家当成你什么人了?

当然,她肯定是要解释一下的,黄汉祥在那边嗯嗯两声,也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,可范如霜在这边就开始纳闷了:我记得黄二哥以前说话不这么冲的啊。

还好,她去北京也确实有别的事情要办,带着这种疑惑,她在总局里办理了一些其他事,却是不小心从相厚的人那里得到个消息——临铝的电解铝项目危险了啊,听说黄老最近身体不是很好。

这话还是从其他分公司传来的,在立项方面,临铝是存在竞争对手的,资源性项目的国家投资,肯定是要从各个方面综合考虑的,同一类型项目的立项,往往是争夺得相当激烈的,临铝是近期国内几个大型电解铝项目的有力争夺者,自然就有那处在不利位置的人眼红。

眼红的人肯定会注意到,黄老虽然口口声声说离开家乡很久了,但是他的存在,无形中还是为临铝加了很多分,不但让一些领导在行事时多了几分忌惮,也感觉掣肘,那么眼下黄老身体不佳,对这些人来说就是好消息了。

原来是这样?范如霜登时就操上心了,这年头做事,最怕的就是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,有了方向倒是真的好说了——虽说黄老这个级别的老首长的身体健康状况,一般人也打听不到,但是万事只怕有心人不是?

于是她就知道了,黄老真的身体欠佳,据说在大年三十晚上突然出了状况,差一点没救过来。

怪不得黄汉祥是那种语气呢,范如霜有点明白他的心理了,黄家从建国以来一直支撑到现在的顶梁柱要倒了,搁给谁谁会不着急?

当然,范董也很着急,比黄家人的心情一点都不差,临铝已经领先其他对手大半程了,黄老在这个关键时候倒下,影响之恶劣,实在是不可想象——就连竞争对手都知道,临铝要受到影响了。

想到这个,由不得她不再打一打陈太忠的主意,按理说她当初找陈太忠的时候,是因为要借着他来熟悉黄家,谁想那这小陈跟黄家也是两眼一抹黑,基本算是跟她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。

可是这年头的事情,邪门就邪门在这里了,到最后,反倒是小陈跟黄家打得火热,她反倒依旧被晾在一边,范董事长心里的这个不服气,那实在是没办法说了。

不过人和人的缘分,有时候真的没什么道理可讲,人家黄汉祥死活就看陈太忠顺眼——看一个人顺眼,需要理由吗?

说句良心话,范如霜是真的不想再找这个年轻的副主任了,人家的使命已经完成了,这是一个方面,另一个方面却是,她的自尊心无法承受——一个乳臭未干的副处,待人接物的能力居然超过了她这个积年正厅,也实在太让人没面子了。

可是,眼下形势急转直下,由不得范董计较了,她必须在事情发展到最坏之前做点什么,能让黄老发话敲定事情是最好的,至不济也要再见黄汉祥一面,尽力推动一下事态的发展。

陈太忠静静地听着她说话,沉着脸一声不吭,似乎是在专心倾听,然而,他脑子现在想的,并不是什么临铝临铜之类的东西,他在想的是:蒙艺已经操作了很久了,照眼下的情况看来,还有没有可能留在天南?”

“喂喂,太忠,”范如霜说完,见他久久不做回答,终于按捺不住了,“我没别的意思,这个项目我跟很久了,现在是只是有点感慨,想在国企认真地做点事,实在太难了,涉及到的各种因素真的是太多了。”

“范总有所吩咐,小陈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,”陈太忠终于从沉思中醒转,笑着点一点头,这仓促的回答难免带了三分匪气,不过拳拳之心依旧是日月可鉴,“需要我做点什么?”

“歇上两天,再跟我去北京吧?”范总娥眉紧蹙,叹一口气,“现在这个项目的费用也在涨,要到七十个亿了,唉,盯着的人就更多了。”

“这个啊……啧,今年的任务太重了,”陈太忠拖长了声音,不失遗憾地叹一口气,“我这不是刚从青江回来,还没来得及回凤凰呢,这个时间实在不敢向你保证,我多打几个电话行不行?”

“打电话怎么比得上亲自上门?”范如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不是也不由分说地把王启斌带过来了吗?这里面的差距你还能不清楚?”

“我记得好像……当时只是说敲边鼓的,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接着苦笑了起来,“而且我怕这事儿,一时半会儿还搞不定,范董,黄总那个人其实很好说话的。”

“你们男性干部相互接触,比我们女性干部有太多的优势了,”得,这下可好,他不说性别差异的问题,范如霜倒是提了起来,这是说明她搞不定黄汉祥,是存在客观因素的,“太忠,这个忙你无论如何得帮我。”

其实,范董也知道凤凰科委的局面,明白对方不是巧言托词,但是她心里真的有点不以为然,你凤凰科委再俏,也不过几个亿到十几个亿的局面,我只一个电解铝项目就是六七十个亿,小陈你还能忙过我这个临铝的董事长不成?

可是话说回来,凤凰科委是骤然间摊子铺到这么大的,大家手忙脚乱是在所难免,所以她也没有介意陈太忠的话,尤其是范董知道,小陈的业务范围,似乎还不止凤凰科委——是的,似乎凤凰市所有的事情,这家伙都能插上一杠子,还有素波、北京之类的地方……

“黄老身体不稳定,黄家这还真就有点日薄西山的味道了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终于点点头,“行,我尽最大努力帮你,大不了吃点章书记的排头,这个电解铝项目说成什么也要拿下来。”

“他身体不好这消息传去出,就足以引发一些事情了,要不我会这么着急?”范如霜看得更透,原本就有人琢磨黄老怎么这么能活呢,现在嘛,咳咳……终于身体不好了吗?

“一个正处换一个七十亿的项目,这买卖划得来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,心里却禁不住琢磨一下:你说这蒙艺要是早知道了黄老有这么一天的话,还会着急张罗着要走吗?

“你要肯来临铝,我给你一个正处,”范如霜听得也笑了,“反正你说,这电解铝项目一定能拿下来,是吧?”

“嗯,等立项到了最关键的时候,你记得告我一声就行,”陈太忠心说我有的是非正常手段,搞这么点小事儿还是个问题吗?只是看哥们儿愿意不愿意用就是了。

不过再想一想,自己因为要帮王启斌,居然开始插手这种项目,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,哥们儿这是……越玩越大了啊。

“你还有别的路子?”范如霜听得越发地好奇了,心说这实在太没道理了,我干了一辈子的工作,积累的人脉居然比不上这个小年轻,这事儿也太邪行了吧?

“嗯,我现在就去活动,随时恭候领导的调遣,”陈太忠说着站起身来,笑着告辞,“王部长的事情,就麻烦范董多操心了。”

事实上,他实在有点憋不住心里那份好奇了,眼下还不到八点,联系蒙艺应该是比较方便的,他真的很好奇,蒙书记听到这个消息后,会是什么样的反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