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45章 组工干部(下)

“这倒是,帮过一个人一次,就容易帮他第二次,”对陈太忠说的这种现象,那帕里也有所研究,于是笑着点头表示赞同,“不过省委组织部的事儿,我还真不是很熟……”

他歪着头琢磨了半天,最终叹一口气,“副处这些我不太清楚,不过正处我倒是知道,干部二处的李处长,怕是要被调整了,他可是先跟了邝天林后跟了蔡莉。”

邝天林去年就从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位置上下来了,继任者是天南第一人蒙艺,邝主任这下连二线都不是了,而蔡莉也从一线上退下来了。

按说跟两个正省级干部有关系,李处长的仕途应该很顺利才对,然而世间事就是这样无情,这俩正省都是日薄西山的主儿,而省委副书记、组织部长邓健东又是比较强势的领导。

邓部长的强势,是建立在蔡莉的弱势上的,按说蔡书记不但是省纪检委书记,还分管着省委的党群工作,但是邓健东死活不撒手放权,又由于他也是省委副书记,还是从组工口儿上来的,蔡书记对他也有点无可奈何——大家的职权有交叉。

这种情况下,李处长真就是受夹板气的了,虽说是组织部手掌人事大权,见官大一级,可是跟顶头上司不合的话,干部二处的处长也就是那么回事,他在工作上还是比较小心的,而邓健东也不想跟蔡莉闹得太僵,也就任他去了。

现在,蔡书记终于荣升正部了,李处长的好日子也就进入倒计时阶段了,丫跟过邝天林跟过蔡莉,独独地没有跟过邓健东,邓部长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动他而已——做人嘛,就算秋后算账,也不能太着痕迹了。

“正处吗?那也不是不能想一想,”陈太忠的眼睛眯了起来,看起来心中正在算计什么。

“没搞错吧?”那帕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要把王启斌弄到干部二处做正职?你知道不知道,那是组织部三大处啊。”

那处长虽然不是组工干部,但是在省委呆得久了,也知道组织部三大处的厉害,三大处分别是干部一处、二处和三处。

这么说有点笼统,详细一点说就是党政干部处、综合干部处和经济干部处,当然,要说厉害首推干部一处也就是党政干部处,直接面对的是省直厅局级的领导干部,以及下面地市党委政府班子的干部,这种要害处室,若也是蔡莉的人做处长,邓健东早就下手处理了。

当然,能被称为三大处,二处这个综合干部处也不可小觑,这个处室主要考评的是年轻干部及省管班子后备干部。

相较而言,三处这个对执法监督部门及省属院校、事业以及大型企业领导班子进行管理的处室,实权虽然也大于二处,但是二处有个厉害之处是不容忽视的:可以提前培养自己人——现在不是都在讲干部年轻化吗?

也就是蔡莉面子大,李处长做事又算得上谨慎,所以能在二处熬到现在,蔡书记去了政协,那处长分析,这下老李不动也是不可能的了。

而且可以想像得到,这么个位子,邓健东绝对不会再允许出现问题了,想让王启斌升任省委组织部二处处长?不是不可以,让蒙老大发话吧。

那帕里知道陈太忠跟蒙老板关系铁,但是关系铁也不是这么个乱用法不是?更何况,蒙老大又是快走了?“下面的组织部是上不了台面,但是进了省委,也未必是好事。”

“就算他能到二处当了处长,比他大的人也到处都是,等老板一走,只要他后面没人,被人一脚踢开是正常的。”

“那总也是升了不是?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老王可是没铁靠的主儿,能走到眼下也相当不容易了,我就不信他看不出个眉高眼低来?”

“可是太忠……”那处长欲言又止了好半天,才长叹一声,“唉,为这么屁大一点的事情,你专门找老板去说,值得吗?”

“谁说我要去找蒙老大了?”陈主任白他一眼,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傲然,“我找人去跟邓健东说,这人跟老邓说话,没准比蒙书记还好用。”

“你……你别吓我成不成?”那帕里还真被他这话吓了一跳,看向他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,“早知道你有这种门路,我……我都未必要跟着老板走了。”

这话有点夸张,恭维的意思非常明显,但是也不无道理,那处长是天南土生土长的干部,就此随着蒙艺南征北战,心里多少是有些难以割舍的。

“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,”见他这副神情,陈主任心里的得意实在无法控制了,笑着对他说,“这几年我可很是交了一些朋友。”

“嗯,也应该这样了,”那帕里点点头,笑着打趣他,“这几年你得罪的人不少,要是没交了几个朋友,这做人就做得太失败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在嫉妒,我不在乎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,随手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不过,你确定你想留下来?”

“得,你饶了我吧,”那帕里哆嗦一下,哀怨地看着他,“我说太忠,我这人也是在朋友面前才嘴快,你千万别害我啊。”

“行了,不跟你说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伸手摸出了电话,来回翻看一下,拨通了范如霜的号码,“范董你好,好久没有联系了……”

范如霜早就告诉过他,说她跟邓健东关系不错,也有意为他引见一下,不过陈某人此前一直顺风顺水的,唯一跟省委打过一次交道还是纪检委,所以就没拜会过这个山头。

当然,眼下陈主任跟范董的关系大近,倒也不怕对方不肯用心帮自己,寒暄了两句之后,才问起范董的行踪来。

可巧,范如霜就是下午的飞机,从北京飞素波,陈太忠一琢磨,得了,也别电话上说了,还是在素波等着吧,有些事情还是见面谈比较好一点。

放了电话之后,他才冲着那帕里笑一笑,“唉,真是,这年头做人也太身不由己了,还说就要回凤凰了呢,谁想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缠着。”

“要做事,先做人嘛,”那帕里信口回答,脑子里一直在转悠,太忠说的这个范董是谁,估计就是这人跟邓部长关系好吧?不过,两人关系虽近,人家不说,他就有点不好意思问。

“这是临铝的范如霜,”陈太忠见他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,笑着解释一句,“她早答应把我引见给邓健东的,你要不要一起会一会她?”

“原来是她,听说临铝现在在凤凰搞得不错呢,”那帕里终于恍然大悟,他原本以为是什么私人公司的关系呢,范如霜在天南省算得上一号人物,那处长也知道此人。

不过,知道归知道,他可是不想趟这趟浑水,犹豫再三,还是苦笑着摇摇头,“现在时机不对,等回头吧,我的事情搞定之后,再说这个好了。”

他敢伸手管王启斌,却是不敢沾惹这二位,不管是范如霜还是邓健东,身后都是有一点背景的,眼下他正处在蒙书记的考察期间,若是一旦传出去,让老板认为他有什么想法,那可就不好了——你都打算跟我走了,现在上蹿下跳的是搞什么呢?

陈太忠也隐隐猜到了他的想法,心说哥们儿是把选择权交给你了,也不能怪我不仗义了,“这可是你自己不去的,到时候再找机会就未必合适了。”

“以前吧,是机会太少,自从认识你,是机会太多了,”那帕里笑一笑,旋即又叹一口气,“可是这机会和机会之间,有冲突啊,只能选择最好的机会了……”

范如霜的强势,那还真不是吹出来的,陈太忠本来还想着,把新扎的高副省长介绍给她认识,谁想范总一听“高胜利”三个字,忙不迭摇头拒绝,“天南省这一摊子糊糊事儿,我可是不想参与,我只认党委一把手和政府一把手……小陈我不是不给高省长面子,总公司那边一大堆事情,我还头疼不过来呢。”

“理解,我理解,”陈太忠干笑两声,心说在交通宾馆的安排看来是要取消了,还好我想着范如霜的级别低一点,没先跟高胜利说,要不然岂不是又是麻烦?

这撮合人的事儿,也不是好做的啊,他心里暗暗感慨一声,嘴上登时换了地方,“那就换个地方吧,五点半我联系你。”

现在他在素波的据点也比较多了,倒是不怕换个地方,想一想锦江大酒店也不合适,索性联系了一下韩忠,要他在港湾准备个好点的包间。

六点整,两人见面了,范董身边是秘书小铁,陈太忠也带了一人——谈这种事情,怎么可能不带事主呢?

当然,他这么做,也未尝没有点将她军的意思,人我都带来了,范董事长你看着办吧,总不能当面就把话说死了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