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42章 风声渐起

“这家伙还真是越来越那啥了,”挂掉电话之后,陈太忠心里隐隐有点不满意,我说高云风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,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?你老爹不过才当了一个副省长啊。

再不知道收敛,就你这性子,只可能给你老爹惹祸,他拿定主意了,改天要再次暗示一下对方,郭明辉够厉害了吧,还不是被哥们儿整得灰溜溜地离开天南了?

火车行到素波站,正是下午四点多,陈太忠才下车,就见到高云风自远处跑了过来,身边还跟着他俩朋友,陈主任对这俩人似曾相识,不过却叫不上名字来。

“哈,太忠你去青江,有没有带点好玩的东西回来?”见面之后,高公子的态度倒是端正了不少,笑眯眯地上前一把搂住他,“听说你在青江牛得不得了,连副省长都敢涮?”

“这这……”陈太忠这这了两声,好半天才瞠目结舌地反问一句,“这消息未免也传得太快了吧?”

“这有什么?是纯良告诉我的,”高云风笑着摇一摇头,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他在青江有朋友,就是那个韦明河。”

“敢情是这么回事啊,”陈太忠明白了,韦明河和许纯良是经苗毅勇介绍认识的,认识的时间倒是不长,不过三人曾经合力夺了吴振鑫的连锁加油站,有这么一场合作,许韦二人关系想远都远不到哪里。

“你没跟纯良说一声,晚上大家一起坐一坐?”他随口问了这么一句,高云风和许纯良本来是关系不错的同学,只是随着两人老爹位置的攀升,近两个月有点不太亲近了。

他很乐意看到云风跟小良再度走近,父辈是父辈的事情,总不能因为代表了不同的利益团体,搞得连朋友都没得做吧?

“这个……”高云风脸上犹豫一下,终于是苦笑着摇一摇头,“今天晚上就咱俩,你要是愿意的话,回头联系上老那,就咱仨,我有点事情想跟你合计一下。”

陈太忠见他这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,脑瓜微微一转,就想到是怎么回事了,心里不由得暗叹一声,唉,这家伙虽然有点后知后觉,最终还是猜到了啊。

如此一来,他在火车上接的那个电话,语气奇怪一点就不难解释了,高大少也是为他老爹操心呢,眼下的高胜利,基本上等同于倒向了蒙艺,蒙老板要走,高省长不着急才怪。

事实上,高云风比陈太忠想像的还沉不住气,他把陈太忠带上了自己新买的奥迪A6,却是将那俩跟班撵到了一辆桑塔纳上,才上车就轻叹一口气,“太忠,你听说了没有,蒙老大可能要走?”

这种事蒙老大怎么可能跟我说?陈太忠已经习惯胡说八道了,张嘴就想推脱,可是想到自己这么说未免有点不仗义,终于硬生生地忍住了,而是换了一种比较模棱两可的回答,“云风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高云风只是张狂一点,好出风头一点,智商并不低,要搁在平时,他没准能从话里听出点什么名堂来,但是眼下他是真的急了,就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,“这是蒙老板跟我老爸说的啊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讶然地惊叫一声,他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那份惊奇了,蒙老大前两天还说八字没一撇呢,现在居然敢跟高胜利谈这个?

“蒙老大没那么说,不过我老爸听出点意思来……前两天他找蒙书记汇报工作去了,”高云风吞吞吐吐地解释,却是不肯详细地说,“后来我爸回来,打听了一下,觉得蒙老板没准有离开天南的意思。”

都是人精!陈太忠听明白了,敢情这是蒙艺言语间不小心,露了马脚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蒙书记做事,不会那么差劲吧?

莫非是云风有意试探我?他寻思一下,觉得也有这个可能,想人家蒙艺堂堂的省委书记,怎么可能不小心被高胜利抓住小辫子呢?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嘛。

“蒙老大是怎么说的?”他沉声发问,搞清楚这个关窍很重要,他不想骗自己的朋友,但是也不想被朋友骗——人在官场就是这样,想找一个真正的、毫无利益纠葛的朋友,实在是太难太难了,“你不跟我说清楚,我怎么帮你打听和分析?”

可是偏偏的,高云风就是不想回答,犹豫一下才试图从侧面迂回,“照你这么说,蒙老大没跟你说过他可能要走?”

“他可能要干的事儿多了,不可能都让我知道吧?”陈太忠悻悻地白他一眼,这话,带给了他一丝灵感,发现这模棱两可的中间道路走下去也不是很难,“省部级干部的调动,未知数太多了,你也不是不知道,要不是夏言冰出来搅局,这次你老爸也就危险了。”

“什么危险,根本就是要等下一个指标了……这势头一过,下一个指标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,你别这么大着舌头说话了,”高云风终于被他带偏了思路,笑着摇一摇头,“我知道你跟夏言冰不对劲,但是这次……我老爸除了感谢老蒙,还就是最感谢夏言冰了。”

“爱恨各有因缘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却是抓住他的话头子不肯放手,“云风你要是想我帮忙打听事情,这么藏着掖着可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
“其实……”高云风吞吞吐吐半天,才不情不愿地解释,“其实蒙老大没说啥,就是什么不要辜负信任之类的吧,只不过我老爸觉得……他好像是在交待什么,所以就怀疑他要走了。”

陈太忠闻言,就不再说话,而是默默地看着前面的车流,似是在考虑什么,又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——事实上,他已经有点相信对方的话了,蒙艺交待高胜利一点什么,再加上严自励外放的时机又这么凑巧,由不得人不生出点什么想法来。

而高胜利本人,在京城还是有点势力的,虽然比许绍辉远远不如,但是既然有了这个怀疑,想要打听出一点什么来,恐怕也不是很难。

他的沉默,看在高云风眼里,就是有一点不妙,高公子犹豫再三,才苦笑一声,打破了车里的寂静,“太忠,说句实话吧……我老爸就是心里有点奇怪,然后跟别人打听了一下,可能,可能蒙老大……真的要动了。”

果不其然,陈太忠听得心里暗暗苦笑,这十有八九是蒙艺把事情张罗得差不多了,想到这个,他也懒得再装什么了,而是淡淡地哼一声,“他想动就动吧,不过我肯定不会跟着他走……你知道他会去哪儿不知道?”

“去哪儿我还真不知道,其实蒙老板不愿意动的话,也未必就走得了,反正这年头小道消息总是不断,”高云风笑着回答一句,“我这人最沉不住气,没事就爱瞎琢磨……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说啊。”

“我说你到底想说什么啊?”陈太忠有点恼了,这厮怕是还有东西没说吧?“想说就说,不想说也别这么扭扭捏捏的,跟个娘们似的。”

“我能想说什么?不过就是怕蒙老大走了,咱们跟着受治吗?”高云风被他说得有点羞了,禁不住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你放心,就算他走了你不跟着走,咱兄弟还是要互相关照的。”

以他看来,陈太忠虽然风头正劲,但是说穿了,大家最忌惮的还是此人身后的蒙艺,蒙书记一走,太忠的日子怕是真的不会那么好过了——毕竟丫得罪过的人也不少。

而他高某人的老爹,虽然也要再找合纵连横的对象了,但是好歹也是个副省长不是?罩一罩陈太忠怕是问题还不是很大,所以他嘴里所谓的互相关照,无非是表示他不会翻脸不认人。

陈太忠听到这话,侧头仔细地看了他几眼,只看得高公子直发毛,才张嘴无声地笑一笑,“这个你放心好了,咱们肯定是要互相关照的。”

陈某人何许人也?怎么会受得了别人带着怜悯的口气跟自己说话?总算是他知道云风是示好之意,也懒得计较,不过话里还是多少带了一点刺,我还就不信了,离了蒙艺就混不下去了?相互关照就相互关照吧——不过到时候谁更需要对方的照顾,咱们走着瞧。

高云风没想到陈太忠会是这种想法,他知道太忠傲气,不过大家说正经事呢,你生什么闲气?所以,非常自然地,他就会错意了。

敢情是蒙艺走的可能性不大,太忠才会这么说吧?高公子如是想,要不然太忠一个小小的副处,有什么资格说照顾我呢?

反应过了这个因果,他就有点后悔了,今天这话实在说得太冒昧了,不过总算还好,我也告诉他了,不管蒙艺在还是不在,大家都是兄弟。

“那估计就是我想错了,”高云风笑着摇一摇头,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,“幸亏我只是跟你说了,行了,今天就当我没说这些,我家老头子为了帮那书记出气,可是把李毅光都撸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