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41章 天南变

刘局长拿定了主意,说话倒也不遮着掩着,“具体人我能帮你落实,不过我们同事这边,可也是正常执法,韦处你看……”

“这好说,今天挨打的弟兄,我一人送一万,”韦明河笑着点点头,“我这人讲理,吃公家饭就服公家管,我不会找他们麻烦的,不知者不怪嘛。”

你这人情做得还挺勉强的嘛,刘局长还待说点别的,没想到对方居然认为不找警察的麻烦就算讲理了——你们这是袭警了啊,知道不知道?

要说这二位憋着劲儿抢枪,那是扯淡,但是袭警是铁铁的,身为分局的副局长,不但不能将打伤部下的凶手绳之以法,反倒要坐在对方面前拉关系套近乎,这不得不让他感到一丝尴尬。

然而,尴尬又能怎么样呢?有些人天生就是享有特权的,这是不争的事实,总算还好,刘局长也找到了不让自己那么尴尬的借口:这事不是我负责的。

“线人我们也要保护,”他叹一口气,苦着脸看向韦明河,“韦主任,这事不是针对你来的,只是一个误会,我把你们通风报信的人问出来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误会?”韦明河冷笑一声,“这么着吧刘局,我也不为难你,通风报信的人你告诉我就行了,那个线人,我自己去查!”

“韦主任,您这又是何必呢?”刘局长听他不肯善罢甘休,心里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:这两盒熊猫烟也太难拿了吧?

“刘局,对你来说真的是误会,但是对我来说不是,今天要不是太忠在场,”韦主任沉着脸拍一拍陈太忠的肩头,一脸的狰狞,“我可就要出大洋相了……”

“这些人算计的只是小罗,不过既然捎带上我了,那我就要让他们搞搞清楚一件事:算计人的时候不仔细调查,是会给他们带来天大的麻烦的!”

话说到这个程度,就是出名低调的韦主任震怒了,衙内的霸气一览无遗,刘局长听到这话,也只能苦笑了,公子哥儿们,总是受不得气啊,本来是你们不占理呢。

不过,他既然存心讨好韦明河,也就不想执着于这些细节了,倒是韦主任挺欣赏他的态度——有原则又不拘泥于原则,“刘局这份儿情义,我是记住了,将来你有什么事儿,尽管找我。”

刘局长等的就是这句话,闻言笑着摇摇头,“大家都是朋友,说这个干什么?反正我一个小小的副局长也没啥权力,韦主任再有什么事的话,尽管吩咐,我还就喜欢您这痛快的脾气。”

这当然就是放长线钓大鱼了,这点手段谁都有,他这么说稍稍有点冒昧——双方身份的差距有点大,不是随便一个人就有资格跟衙内交往的,不过韦主任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刚承了人家的情,又有小涛的介绍,自然笑着应允了。

陈太忠冷眼旁观,听得却是无聊:你喜欢这痛快脾气?怕是未必吧,要不你怎么不肯交待那个线人的情况?

不过,小看归小看,他心里也禁不住暗暗感慨韦明河的霸道,在他看来,刘局长提出的要求已经很给面子了,然而韦大少居然就不买账,一定要将别人的恩怨揽到自家身上——面子就那么重要吗?

这件事的后续部分,陈太忠没有继续参与,刘局长聊了一会儿,实在顶不住告辞了,他也回房间休息了,临走之际,韦明河拽过他的手包来搜看半天,“你这包不大,倒是挺能装东西的,嗯,还有两盒熊猫啊,归我了……”

第二天上午的报告会,实在是乏善可陈,报告不比座谈,就是陈某人一个人在台上唠唠叨叨,讲完之后,台下坐着的省科委中层和地级市科委的领导提问,他回答,仅此而已。

所幸的是,陈主任的口才已经锻炼得炉火纯青了,关于科委发展的一些见解也都是经过凤凰科委办公室整理过的,做了几回报告之后,他可以做到脱稿演说,翩翩风度一时无两。

中午的会餐,他肯定是参加了,挨着桌子敬了几圈酒之后,禁不住心里暗暗感叹:这青江科委的处级干部还真多,一点不比天南省水利厅的中层干部少啊。

到了下午,他又在青江科委的安排下,去科协和科委的其他公司转了转,约莫五点的时候,韦明河开着车主动找到了他。

“搞定了,等明天我把卡给你,”韦主任也不多说,“在北京办了一个半吨的卡,无记名的,你上火车之前就能带过来。”

“自家兄弟,说这些有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挥一挥手,“我倒是有点好奇,你怎么搞定的?”

“呵呵,”韦明河笑一笑,也不肯细说,只说是此事里他出了一点力,小罗也出了一点力,“……反正该倒霉的人倒霉了,我早说过那女人不是个善碴。”

他既然来了,肯定也是跟着混饭了,有那知道其根底的家伙,一时就明白陈太忠为什么连张省长的面子都不买了,人家跟扶贫办的韦主任在北京就是关系,这意味着什么,还用问吗?陈主任在京城肯定也是背景深厚啊。

省科委主任胡尚听说韦明河来了,居然也赶到了酒会现场,张省长跟姜省长走得很近,而韦主任又是姜省长的小字辈,能结识一下的话,对他是大有裨益的。

这次,陈太忠是见识了韦明河的行事风格了,韦主任对胡尚有点小意见,这是他知道的,但是在这种干部众多的场合中,丫表现得中规中矩,一副敬重领导兼尊老爱幼的样子——每个人都不止拥有一套面具,衙内们在这方面简直可以说是天赋神通。

临上火车之前,韦明河还真的把卡拿过来了,北京办的卡,自然是为了让陈太忠使用方便,不过这么快速度办好,还派人专门坐飞机送过来,韦大少的手笔,还真不是盖的。

就在火车上的时候,陈太忠接到了高云风的电话,林业厅的厅长终于定下来了,是党组书记李无锋一肩挑了,而严自励也终于要外放了,大概是林业厅的副厅长。

原来蒙老板说的“陈洁那边我有交待”,是指这个?陈太忠真的有点钦佩了,这一把手就是一把手啊,因为陈省长给了他侄女儿一个校园网项目,他就送陈洁一个厅长?

不过他略略一回味儿,就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,李无锋和陈洁交好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但是更重要的,怕是去年的洪水之后,厅长的有力争夺者瑞根副厅长出错牌了,搞出一桩“土生油”的闹剧,这是对林业厅自身错误认识不足嘛。

还有就是严自励的外放了,陈太忠只知道严大秘后来不太招蒙书记待见,却是不知道毛病到底出在哪里。

严主任本是省委办公厅的办公室副主任,正儿八经的副厅,现在放出去也是个厅级单位的副职,这个结果实在不能说好,蒙书记真有心的话,别说外放的时候能提半格,就算提不上去那半格,放个地震局、旅游局之类的二级局的正职还不是什么问题吧?

最少最少,还不得是个副市长?被发放到林业厅当副职,看来蒙老板对严秘书还是很有点意见的。

然而,李无锋当了正职,情况就又不一样了,李厅长肯定知道自己该感谢什么人,而严自励本是蒙艺的大秘书来的,这样一来,就算蒙书记将来离职去了碧空,恐怕李厅长多少也是要念一点香火情的吧?

还有就是,李厅长年纪大了,这一届都干不完就要到点了,他之所以没命地抢这个位子,主要还是为了出一口气,否则的话党组书记也是正厅,他又何必一定去争呢?

那么问题就来了,李无锋退了以后,这个厅长的位子就又空缺了,谁知道人家严副厅长会不会借此上位呢?

这个局,真的很复杂,陈太忠琢磨了好久,都没琢磨出个味道来,他只是大致能断定,蒙艺对严自励不满归不满,但是似乎也没有压制其发展的意思——毕竟也是跟了几年的老人,没功劳也有点苦劳不是?

大约就是这样了,以后严大秘会怎样发展,那就要看丫自身的努力了,副厅长这个位子进可攻退可守,又有李无锋这个正厅长罩着,就算不得志,短期内也不会吃太多苦。

由此看来,蒙艺对安排严自励一事,也是上了心的,至于说给了陈洁一个面子,那不过是顺手人情而已——当然,可以肯定的是,凭空落个正厅长下来,陈省长不会再斤斤计较凤凰教委的那点小破事了。

既然不计较小破事,那陈省长就可能在蒙书记离开之后,不对凤凰教委的拨款刁难,这也是可以预见到的效果。

一箭多雕……这才是蒙老板行事该有的手段,陈某人自以为想明白了,心中也禁不住生出些许敬佩之情:能如此把握各方平衡,方是真正的为官之道啊。

看来这个林业厅厅长长时间的空缺不是没道理的,一旦有事,真的能方便调派棋子,这一招,哥们儿也得学一学才成!

他正琢磨呢,却是又接到了高云风的电话,“太忠,来素波我给你接风啊,其他人你一概推了,”话里居然有点不容推辞的味道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