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35章 矫枉过正

挂了韦明河的电话,胡尚心里也不好受,心说我这一句话交待不到,下面就给我捅出这么大的漏子来,唉……真是气死人了。

对陈太忠此人,胡主任还是略略知情的,别的不说,最起码他知道,在系统里大名鼎鼎的凤凰科委,真正的掌舵人不是那个姓文的主任,而是这个年纪轻轻的副主任。

事实上,他对陈主任还是相当重视的,派一个副厅级别的副主任去接一个副处,无论如何不能说规格低,然而,他气就气在,下面人真的没有很好地理解了他的意思,在他想来,我让刘主任你亲自出马,该怎么做你总清楚了吧?

谁想那刘主任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没准是脑子里装了糨糊,居然就那么大大咧咧地在出站口等着——就算你是副厅,不合适上站台去接,可是派俩人上站台接人,总是做得到的吧?

可是刚才汇报的时候,刘主任还委屈呢,“我是派人上站台接了,不过火车晚点嘛,大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车才能来,就在出站口等了。”

你就胡说八道吧,胡尚心里明白得很,这厮根本就没派人出去,做为堂堂的省科委大主任,就算弱势一点,也不乏有人向他通风报信——刘主任是想派人来的,但是一听说火车晚点,根本就没让人进去,这才是真相!

也许,做为一个副厅,觉得去接一个副处掉了面子,所以心里有抵触情绪?嗯……这个也是有可能的。

尤其要命的是,那个小小的副处实在是太强硬了,居然下车之后转身就走掉了,胡尚不太清楚陈某人对戏子的鄙视,但是做为厅级的国家干部,他也认为那政协宾馆的横幅有点不伦不类,怎么能把部里领导和一个娱乐界的明星摆到同一位置呢?

然而,正是像陈太忠猜测的那样,胡主任的心思都花在接待部里何司长的身上了,有欢迎部里领导的横幅就够了,其他的……真的不值得去计较。

所以,知道陈太忠含怒离去,胡主任只是哼了一声,也没有责备刘主任的意思,只是安排办公室的唐主任给来自凤凰的客人打个电话,敲定一下明天的交流会。

按说这个敲定都很没必要的,做为国家干部,最重要的就是要识大局顾大体,不过,凤凰的陈主任不但年轻而且气盛,居然能当着刘主任的面转身走掉,那么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打个招呼的好。

就是这个招呼,反馈回来的消息,让胡尚好悬吓出一身汗来,陈太忠居然跟扶贫办的韦明河混到一起了?

要说这韦明河,在青江省算是一个真正的另类,由于他在青江呆的时间不多,知道的人很少,但是真正知道此人的,都知道韦主任是姜省长的小字辈,而且,不但在青江地方上吃得开,听说家在京城也很有办法。

尤其难得的是,韦主任能替青江要下钱来,虽然那点钱未必能看到姜省长眼里,但是有总比没有强不是?而且,由于省里某些项目也需要韦主任帮着跑,所以省委那边都没人招惹这个年轻的副主任。

韦明河在青江,是实实在在的衙内做派,不过人家下来是镀金的,又很少跟人发生冲突,所以就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上班,也不可能影响到成绩的考评——能要到钱才是真的。

这就是大事件了!胡尚非常明白这一点,就像韦明河说的那样,他现在确实也有本难念的经,省科委受科技部大动作的冲击不小。

胡尚本人是九三学社社员,在科学技术界他多少还算有点名气,但是在政府机关做一把手,地位就可想而知,别的不说,只说他不是党员,省科委就有一个正厅的党组书记掣肘呢。

这次科技部动作一展开,大家眼见省科委有钱了,就琢磨着胡主任这搞学问的,是不是能很好地理顺政府事务,部里拨那么多款下来,咱可不能乱花,要对得起部里的信任不是?

胡主任当然知道有人眼红了,事实上他认为自己处理政府事务的水平,比技术方面还要拿手,自然不肯轻易地交出手中的权柄。

正是有这层缘故,他才通过中科院师兄弟的关系,从科技部运作下一位司长来考察,意思是说别看我是民主党派的,但是我的能量也不是你们能小看的。

当然,邀请凤凰科委的人来交流先进经验,也是这么个意思,不过他邀请了好一阵,人家一直没来,谁想这何司长前脚到,后脚凤凰科委的就来了呢?

唐主任是不知道韦明河的厉害的,但是胡尚知道,事实上他非常清楚,韦主任想在姜省长面前保自己未必保得住,但是歪嘴的话,那绝对会很灵验。

有了这样的认识,胡主任纡尊降贵地给韦明河打电话,那就很正常了,他怕对方不接电话,还专门选了办公室的电话——青江省科委也在省政府内办公。

别看韦明河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,但是青江的大势有的是人通知他,而且眼下试图插手科委的也不止是青江一个省,这点形势他还能看不清楚?

“算了,冲他这个电话,我不跟他计较了,”陈太忠原本是睚眦必报之辈,只是,在官场呆得久了,他也知道胡主任能主动打电话给老韦,还是晚上八点这种时候,实在是给了不小的面子,“这厅长干的,也是不容易啊。”

“嗯,倒也是这个理儿,”韦明河笑着点一点头,他纨绔习气严重,可脑袋瓜绝对够用,等闲不肯插手到青江省的政治里去,为人处事很是超然,也正因为如此,他整天呆在北京,青江却没人借此歪嘴——大家都知道,韦大少的眼界不在这么个小地方。

所以,韦主任替陈主任出头是没问题,但是对方就此下了软蛋,他当然不会再多事了,跋扈并不代表不知道进退,事实上,他倒是很担心陈太忠对胡主任会不依不饶,听到对方这话,终于也松口气,不用那么为难了。

“我倒是听说,他这个正职未必能干下去了,”韦明河笑着解释,眼中却又猛地一亮,“我说……这不会是有人故意给老胡上眼药吧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略略琢磨一下,就品出了其中味道——事实上,这种事他也不是没见过,阴平的耿主任可不就是因为这个被调走了吗?

“不会这么巧吧?”他笑着摇一摇头,韦明河的话可能是事实,不过他总觉得,今天还是青江科委的人办事没用心,官场中的阴谋阳谋虽然多,但是也不能事事都往阴谋论上想不是?要不然活得可就太辛苦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倒是对韦主任这么敏锐细腻的心思有些纳闷,两人第一次见面,是因为在三里屯的酒吧打架,他一直认为,这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呢,现在看来,这些红三代的素质,比他想像的要高多了。

他是这么看韦明河的,却不知道韦主任看着他,心里也有点纳闷:本来简简单单的事情,怎么我就稀里糊涂地把太忠的恩怨接过来了?唉,酒这东西,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胡主任既然打了电话来,这个梁子当然就揭过不提了,不但如此,第二天中午的时候,科委办公室的唐主任还专程跑到“红海风情”,邀请陈太忠共进午餐。

这次来的,连副厅都不是了,不过那个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唐主任已经搞清了形势,对陈主任的态度是毕恭毕敬,搞得年轻的副主任想发作都没个因头。

尤其是,唐主任知道了陈主任昨天愤而离开的原因,是嫌青江科委招待不周,今天索性是找关系弄了一辆加长林肯车来做为座驾,同时又找了两辆警用摩托开道,你不是要个面子吗?成,我大大地给你个面子。

这些安排,都是他能力范围内的事情,不过用摩托而不用警车开道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陈主任的级别真的是不够啊——或者说省科委面子不够大,也只能找俩交警应付一下了。

“你也不用这么矫枉过正吧?”下午两点半,陈太忠走出红海风情,看到那车牌号为“青A-68888”的加长林肯,实在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要的只是正常接待,你觉得我坐这辆车去开会,合适吗?”

你不坐最好了,也省得我坐蜡,何司长也没这待遇呢!唐主任心里暗暗地回他一句,不过,想是这么想,他的话却客气得离谱,“今天的座谈,何司长也会参加,这算是我们对凤凰科委的一点敬意。”

“我不坐,”陈太忠很坚决地摇一摇头,他可是记得自己调到街道办不久,迎接黄老的时候曾经骂过武耕一句——你知道乔四是为什么死的吗?

在何司长与会的时候,这么张扬地过去,岂不是送人把柄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