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34章 官场无小事

“这次可是难为你了,”陈太忠从韦明河手里接过电话,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跟老胡掐上,会有点被动吧?”

胡尚可是青江省科委的大主任,而韦明河虽然腰板硬实,可总也不过是个扶贫办的副主任,区区的副处,更何况这里只是他挂职的地方,强龙也不压地头蛇不是?

“哼,咱占理了,有什么被动的?”韦明河毫不在意地笑一笑,旋即又哼一声,却是若有所思的样子,“官场里面……就没小事啊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表示认可,这一刻,他甚至联想到了王浩波去正林考察的事情,于是越发地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了,王书记因为没有见到副市长,就打算下手卡人家的钱了,青江科委你们连站台都不上,确实也有点欺人太甚。

至于办公室唐主任的解释,他根本不想理会,没错,锦阳火车站是在施工中,但是旅客们能进出站台,朱老太的女儿也能到站上接人,偏偏到我陈主任的时候,你们进不了站?

无非是没有用心罢了!

事实上,陈太忠多少能理解一点对方的想法,人家是看着他级别不够高,又是公家的事情,就懒得想办法进站,反正就算进站接人,那也是应有的举动,他陈某人不会就此念某某人的好,那人家吃撑着了?为了公家的事情,发动私人的人情?

然而,理解归理解,轮到他头上,这就是无法容忍的事情了,念某某人的好,那肯定是不用指望了,我会记住所有人的不好——老韦说得一点都不错,官场无小事!

更让陈太忠无法容忍的是,按他的判断,自己原本大概不至于被人冷落到这个地步的,不过,科技部下来个司长,青江科委的人怕是将注意力全集中到司长大人身上了。

对部里的领导重视一点,那是很正常的,他也不会把账算到何司长头上,但是,做人也不能太过势利吧?

他正在这里分析呢,韦明河一探手,笑嘻嘻地搂住了他的肩头,“太忠,怎么样……我老韦对你,还算仗义吧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个激灵,侧头看一看他,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轻笑一声,“你这家伙,真是夜猫子进宅——无事不来,有话直说,再这么拐弯抹角的,我能管都不管啊。”

“哈,我最佩服的,就是太忠这霸气了,”韦明河笑眯眯地一拍大腿,“其实也没啥,听邹珏说,你的赌术特别高明,是吧?”

“你少跟我扯这些,”陈太忠听得就摇头,“我是懒得去澳门了,要是拉斯维加斯,嗯……还能去一去,澳门那儿太不安全了。”

“哪儿啊,就是几个铁矿而已,”韦明河笑着摇一摇头,敢情,这锦阳下面的某个县级市里,蕴藏有丰富的铁矿资源,眼下铁矿资源远远没有十年后那么俏,不过利润也不算低,当地不少人承包了铁矿,身家几百万的主儿比比皆是。

改革开放以来刚富起来的那帮人,很多都是胆大加上沾了政策的光,要说素质真不见得有多高,其中不少都是“两劳人员”或者小混混之类的,有不少不良嗜好。

这些铁老板里,就有不少人喜欢赌博,赌的还相当不小,一晚上输出去两三个矿场的人都不少见,敢于冒险,是这帮人共同的素质。

韦明河年轻气盛又爱玩,前一阵被人拉着也到这样的圈子里玩了几把,反正他是挂职下来锻炼的,不像本地干部那么小心谨慎。

不过他的运气不是很好,玩了几次,输出去大约六七百万,就算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败家法,而且面子上也挂不住不是?他心里正琢磨怎么扳本呢,恰好陈太忠来青江交流,想到邹珏和邵国立的说法,于是就想拉着小陈帮自己找回来场子。

“唉,多大点儿事嘛,”陈太忠听他说完,很是有点无奈,他对赌博真的是没什么兴趣,胜之不武嘛,“输了就输了,不玩不就行了?”

“帮我扳一次本就行了,输了算我的,赢的话对半分,怎么样?”邹珏怎么可能听他的劝告?“要不,你帮我抓住他们出千也行。”

“他们跟你玩,敢出千?”陈太忠听得很是不可思议,讶异地看一看他,“骗邹老板的钱,好大的胆子嘛。”

“那有啥敢不敢的?”邹珏听得就是一声苦笑,“我只是觉得输得挺不对劲……能抓住的话好说,抓不住那就没事,你以为我是输不起,没事也会讹人的吗?”

“那行,我帮你玩一次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对赌博兴趣不大,但是对抓赌还是有兴趣的,“敢欺负邹老板,我一定要他好看,就是今天晚上吧?”

“我们玩的是一万一副底的扎金花,二十个封顶,搭子不好凑,得预约,”邹珏笑着摇一摇头,“明天晚上差不多,等一天吧,行不行?”

“行,我是大后天的返程车票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按青江科委的要求,他会在这里呆三天,不但交流,也配合他们做一些宣传,不过显然,他不打算按部就班地做事了,我跟你们青江科委没亲没故的,能来已经不错了,至于其他的事情——那就再说吧。

正说着呢,门被推开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妖艳女人出现在门口,脸上笑意盈盈,“打扰一下,李总说了,这屋里都是贵客,我想问一下……您这儿要人陪酒吗?保证漂亮的小女孩儿。”

韦明河讶然抬头看了一眼,侧头又看一眼陈太忠,发现他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于是就有了主见,鼻子里哼一声,嘀咕一句,“小涛,让她走。”

那叫做小涛的年轻人本来是一口地道的京腔,听到这话后,抬头笑着说了两句,却是青江口音了,不过还好,隐隐能听得出,他是吩咐这个“妹儿”赶紧离开。

那妖艳女人也是识得好歹的,见状笑着道一声歉,转身扬长而去,走动间腰肢摆动,无限风情倒是未必,但是说“搔首弄姿”倒也不为过,总是看得人心痒痒的。

“小涛的爷爷以前是我家老太爷的警卫员,”韦明河见陈太忠没反应,笑着解释一句,“小时候在我家住过几年,跟我关系好得很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这才抬起头,笑着点一下,此人虽然身份不如韦明河,不过听老韦的意思,人家是铁杆,他倒也不好太过不给面子。

小涛也知道,眼前这位是跟韦主任交称莫逆的主儿,自是不敢计较对方的态度,笑着回答,“这女人是红海风情李总的伴儿,不是我安排的,是她认出我来了……”

这话不假,不过其实那女人也认识韦明河,只是当着外来的贵客,韦主任不好相认,跟风尘中人相识,确实太掉面子了。

“呵呵,无所谓,”陈太忠笑着耸一耸肩膀,抬手端起了酒杯,“我也喜欢女人,不过这种地方,不可能有我看得上眼的……来,干了。”

他也想通了,既然身在外地,实在没必要再扭捏作态,老韦说话这么痛快,他当然也不会像普通官员一般,一味地惺惺作态。

“敢情是想要看得顺眼的啊,那好说了,”韦明河一拍大腿,笑眯眯地举起酒杯,眼中的笑意颇值得人玩味。

约莫八点钟的时候,五六个人就吃完了饭,从包间走了出来,陈太忠暂时还不想回房间,就下楼送韦明河一行人离开。

“还能不能喝了?”站在那辆省政府牌子的奥迪车旁,韦明河笑着看陈太忠一眼,“要是还能喝,咱哥俩换个地方?”

“算了,今天才到,改天吧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“反正我又不是明天才走……”

话才说到一半,韦主任的手机响起,他拿起来看看,犹豫一下才按下了通话键,“我是韦明河,请问是哪位?”

他看来的电话号码虽然陌生,打头的四位是省政府的千层号,才接起来的,谁想到电话那边传来的,却是一个不太令人舒服的声音,“是韦主任?我是省科委胡尚。”

“是胡主任啊,”韦明河笑一声,竖个指头起来,示意陈太忠噤声,才懒洋洋地回答,“请问你找我,有什么事儿?”

“倒也没什么事,听说凤凰科委的陈主任在你那儿?”胡主任沉声发话了,“请你替我跟他说一声,今天招待不周,怠慢了。”

“嗯,这无所谓的,胡主任你客气了,”韦明河似笑非笑地回一句,“下面人有时候不能很好地领会领导的意图,这种误会难免的啦。”

胡主任又唠叨了两句,才挂了电话,却也没说什么别的,倒是韦主任在挂了电话之后,看着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姓胡的怕了,哼,就知道把责任往下面推,要不是他自己没放在心上,别人也不敢这么怠慢不是?”

“你这混得倒好,”陈太忠笑着伸出大拇指,这不是客气,是发自内心的赞许,“居然让个正厅主动打电话来道歉,面子太大了。”

“是他自己心虚,”韦明河不以为然地摆一摆手,又笑一笑,“姓胡的经,现在难念着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