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33章 韦明河发飙

“接风啊,那不用了,”陈太忠转身向院外走去,脸上兀自挂着灿烂的微笑,“青江有几个老朋友,很久没见了,我去看看他们,你们先忙吧。”

咦?刘主任登时就愣在了那里,心说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?“陈主任……陈主任你等一等,这房间都给你订好了啊。”

我稀罕这个房间吗?陈太忠禁不住心中暗骂,扭头看一看他,“算了,咱科委都不容易,钱要省着花,我就住我朋友那儿好了……明天下午三点,我准时到。”

看他走出院门,抬手拦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,刘主任真的傻眼了,好半天才看一看身边的人,“这家伙……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一干人面面相觑,好半天才有人用不确定的语气猜测,“难道说,他跟何司长……嗯,那啥?”

“不可能,我估计他是不满意咱们的接待待遇,”有那明白人呢,闻言就是摇一摇头,“没上站台接他,住的地方还挂着别人的横幅。”

“他倒是想挂横幅呢,也不掂量一下,”有人不屑地哼一声,“就一个副处,够资格挂横幅吗?这是锦阳,又不是县城。”

“可是人家是凤凰科委的啊,”明白的那位有点不服气,出声反驳,“人的名儿树的影儿,禹作敏不也只是个村支书?”

这算是撂挑子吗?刘主任沉着脸,呆立在那里不语,心里却是不住地苦笑,都说凤凰科委拿主意的就是这个年轻的副主任,不过这厮的脾气……太大了一点吧?

陈太忠哪里有心思想他们的反应?坐到出租车上还愤愤不平呢,心说你们再三再四地邀请我来,我来了,你们就是这么接待的,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吧?

在这里发飙,他倒是不怕天南那边有反应,反正是跨了省的,对凤凰科委不尊重,那就是对天南的不尊重,至于说科技部什么何司长,他倒也没放在心上……我又没给你姓何的甩脸子,我看不顺眼的是青江科委。

他正琢磨呢,那出租车司机扭头看他,“我说朋友,你到底要去哪儿啊?”

“真是毛病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随手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拍过去,“先就这么随便开着,等我打几个电话再说。”

司机本来听得眉毛直竖呢,见到蓝汪汪的四大领袖,也不吭声了,将钱揣进怀里,就悠闲地在马路上溜起车来,电话慢慢打,打上三五个小时才好呢。

陈太忠在青江,也就是韦明河这么一个熟人,不过总算还好,韦主任现在居然就在青江,“刚从北京过来,太忠你来青江了?”

“可不是?我就在政协宾馆这一块儿转悠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接着又叹口气,“省科委这帮家伙太小看人了,我不想见他们,就想找你喝酒。”

“嗯?怎么个意思?”韦明河听得登时恼怒了起来,“谁欺负你了?在青江这一亩三分地儿,谁敢欺负我朋友?”

“算了,公家的事,也犯不着那么认真,”陈太忠不想说那么多,“你在哪儿呢?我去找你。”

韦明河也是饭点儿正找食儿呢,于是说了一个地方,不多时,陈太忠赶到,那司机还说要找钱,他摆一摆手,“行了,不用找了。”

韦主任选的这个地方,叫“红海风情”大酒店,只看外表的话,丝毫不输于政协宾馆,不过没有政协宾馆那么大的院子,后来陈太忠才知道,这是私人酒店,当然就不会像政协宾馆一般,有那么多的土地来浪费。

进了大厅,韦明河已经在那儿等着了,身边跟着三四个年轻人,颇有一点高云风在素波那种做派,前呼后拥的。

韦主任已经帮陈太忠订好了房间,住宿的房间和吃饭的包间全订好了,这让陈太忠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就是觉得闷,找你喝酒来了,你搞这个做什么?”

“切,来了青江就是来我家了,”韦明河随意地哼一声,“招待不好你,我还不得让别人笑话?算了,不说这个……你跟省科委到底怎么回事?”

说话间,陈太忠就跟着他走进了包间,两人推让着分了上首席,韦主任听他说起今天的种种,笑嘻嘻地一拍桌子,“这就对了,谁要他们狗眼看人低呢?”

一旁的年轻人就有凑趣的,却是北京口音,“明河的朋友真是有性格,对这种人,就不该含糊,年纪轻轻的,就该恩怨分明才对。”

这话陈太忠自然爱听,不过再转念想一想,这帮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啊,我在青江这么玩横是没问题,可在天南要是如此行事,怕是老蒙也罩不住我吧?

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,韦明河笑一声,“行了,别想那么多,不就是个交流会吗?人去了就行了,是谁规定的,一定要住他们的地方呢?”

“嗯,也是,”陈太忠抛开了那份纠结,心说我这才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,说不得笑着点点头,“忙完这一阵,我可能还要去北京转一转,到时候咱哥俩再痛痛快快地玩一玩。”

“青江也有好玩的呢,”韦明河轻笑一声,冲一边的年轻人使个眼色,“去,给陈老板弄俩好货色来,别丢了我面子啊。”

“算了算了,”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,就知道又是什么小姐之类的玩意儿,忙不迭抬手摇一摇,“老韦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不好这一口儿,今天啊,咱们不醉无归。”

“哈,我倒是忘了,你喜欢的是波斯猫,”韦明河愣一下,才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太忠你玩的是巴黎的模特,青江这小地方女孩儿,怕是你看不上眼……”

说笑间菜就上来了,几个人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,由于韦主任对陈太忠表示出了相当的敬重,别人当然也不敢小看这个年轻人——玩巴黎模特的主儿,搁在北京也是上得了台面的呢。

别人既然刻意逢迎,陈太忠喝得肯定就很开心了,到了最后竟然是盏到杯干,三四个年轻人都放他不翻,韦明河见状也颇为得意,毕竟陈主任是他的朋友,这也算给他长脸不是?

喝了约莫一个小时左右,陈太忠的电话响了,是天南省科委主任关正实打来的,“太忠,你在青江怎么回事啊?有人反应……你好像不是很配合?”

“不是很配合?嗯,没错,不是很配合,”陈太忠没有用仙力刻意地去调整自己的酒意,头略略地有点晕,说话就不是很注意分寸了,“不过我说关主任,一开始不肯配合的不是我……他们还真有脸告状?”

“呵呵,也是一个朋友转告的,”关正实倒也没有着恼,略略打问几句,又叮嘱了两句要他注意大局,就挂了电话,心里却也有点微微的恼怒:怪不得青江省科委不好意思打电话告状呢,敢情确实是有点欺负人,我们过去交流,你们连站台都懒得上,那脚是金子做的吗,那么尊贵?

不过,这也就是遇上陈太忠了,换个人的话,也不可能转身走人,想到这个,关主任禁不住暗暗苦笑,青江省科委还真不是一般的点儿背。

“省科委主任?”见陈太忠挂了电话,韦明河笑嘻嘻地发问,他见小陈居然比较客气地解释了几句,就猜出了一点眉目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不屑地哼一声,“他们还真好意思啊,居然把状告到天南了,惹得我火了,明天不参加那个交流会了。”

“这个可是不好,”韦明河听他这么说,难得地严肃了起来,“斗气是斗气,咱不怕,不过定好的会不参加,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,有理都变成没理了。”

听到这话,陈太忠呆呆地看他半天,方始展颜一笑,“哈,我还以为明河你天不怕地不怕呢,敢情还是要守规矩啊。”

他只是心里有所感慨,又有点醉意,就这么信口说出来了,倒是没有别的意思,不过韦明河听到这话,就有点挂不住了,“切,这是给他们脸,惹得我火了,要姓胡的好看!”

“啧,何必呢?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他这话可是真心的,“为这点小事生气,值得吗?”

可是这真心的话,听到韦明河耳朵里,那就是激将了,他也喝了不少酒,一时间再也顾不了许多,“太忠你这是小看我,今天我还真要他好看了。”

正说着呢,陈太忠电话又响了,看打头的区号,应该是锦阳的电话,接起来一听,居然是青江省科委办公室唐主任的电话,“陈主任你好,我们想落实一下,明天的会您能准时到场吧?”

陈太忠还没说什么呢,一边的韦明河就抢过了电话,“我说你们科委太过分了吧?人家陈主任大老远地来,你们连个站台都不上?”

“咱们站台在翻修啊,”唐主任一听说这因果,少不得解释一下,“那个……请问你是哪位啊?”

“我扶贫办的韦明河,”韦主任哼一声,“陈主任是我朋友,我招待了,不服气的话,让胡尚给我打电话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