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31章 鲁班奖

事实上,陈洁非常清楚,陈太忠提出这个建议来,也没有必成的信心,要不然这厮也不至于说什么“办着办着就不受控制”了,是的,那话虽然是对校园网一事的婉转解释,同时也是对鲁班奖一事不确定的具体表现。

陈省长犹豫再三,才缓缓地摇一摇头,“小陈,不是我打击你的积极性,据我所知,这个鲁班奖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,凤凰科委恐怕达不到,那就是参选作品,必须具备相当的……社会影响力和现实意义!”

凤凰科委有影响力吗?那是可以肯定的,科技部的典型天南省的骄傲,在为科技如何转化为生产力上,也摸索出了一条新路,然而——这些远远不够!

首先先说凤凰这个城市,这不过是个小小的地级市,地理位置也不是很重要,这既不靠海也不是省会,又没什么少数民族自治或者其他不可或缺的政治优势——出了一个黄老,人家还基本上不回来,这就注定了它的影响力有限。

至于说凤凰的科委,没错,是很强势了,但是跟其他行局委办比,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,在行业里那是屈指可数,但是横向一比就差得太多太多了——事实上,每年的鲁班奖,全国只有区区八十个。

八十个,看似不少了,真的一点都不多,京城就占去不少,沿海发达地区又占去不少,建筑行业发达的省份再占不少,再加上一些有政治意义的建筑,一些对外宣传的市政园林建筑,一些有利于民生的交通水利建筑……林林总总算下来,还能剩下几个?

从这一点上说,凤凰科委的影响还真的不大,要是鲁班奖能从八十个扩大到二百八十个,或者还能想一想——一百八十个都不够。

陈洁也很想让科委得个鲁班奖,虽然这鲁班奖的名誉,多数要归到建筑工程公司里,但是科委自建的办公楼,质量监督、工程监理之类的,却肯定是科委自己负责的,这点荣誉却是无法抹杀的。

然而,这个想法也只能想一想,仔细一分析,却是难度太高了,陈省长想到了一些关窍,禁不住叹一口气,“你们的大厦要是中建的来做,还有那么一点可能,问题是你们选了省建的,这个实在不好操作。”

鲁班奖的入选,承建公司的实力是不得不考虑的,像那些带了“中”字号的公司,先天就占了太大的优势——这不仅仅是实力的缘故,也跟人脉很有关系,像陈省长就知道她参观过的中字号某局,近几年拿下了二十几个鲁班奖。

其实,陈太忠抛出这个话题,还是想逃避领导的怒火,眼见陈省长摇头,他犹豫一下,试探着发话,“那我就听陈省长的,不搞这些虚名了,您看成不成?”

小子你这是怎么说话呢?陈洁听得就有点恼了,我无非是跟你说点实情,你就见风使舵说不搞了,好像是受了我的压力一样,有本事的话,你就让这个区区三四千万的工程中了奖!

“虚名不虚名,咱们先不说,”她沉着脸看陈太忠,“话我先摆在这儿了,科委大厦要能得了‘鲁班奖’,我拨你一千万奖金,你敢不敢接这个活儿?”

“我是怕搞着搞着又不受控制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心说我今天就是捱训来的,也不跟你叫真,“所以先向陈省长您汇报一声。”

你异想天开,居然还想借此将我一军?陈洁真的有点不高兴,不过想一想小陈的折腾能力,没准这事儿还真有点戏,一时又有点犹豫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小谢敲敲门进来了,“陈省长,文化交流中心的那个茶话会,还有二十分钟……”

“好了,今天先说到这儿,”陈省长借机站起身来,“不管怎么说吧,小陈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,但是要记得多汇报,你汇报得越多,我就越方便支持你的工作。”

嗯,敢情哥们儿汇报得还是少了,陈太忠笑着点头,心里却是腹诽不已:我敢告诉你说蒙艺要走了,所以我张罗校园网的事情吗?

就在出房间的时候,谢秘书拿出几张纸递给陈洁,陈省长看也不看就塞给了陈太忠,“这是几个省级科委要求凤凰科委交流经验的邀请,交给你了,要把宣传工作搞上去。”

呃……又领了这么个任务?陈太忠目送着陈省长离开,拿起那几张纸看一看,郁闷地挠一挠头,要把宣传工作搞上去吗?

反正今天算是把陈省长的火消下去了,他将几张纸向包里一塞,心说这交流也不能让我一个人去不是?等回去以后大家分一下工,看看谁去什么地方吧。

他仔细盘算一下,这次来素波,基本上该见的人全都见了,那么,似乎也就该回去了吧?不对……我是不是也该见一见蒙艺了?

不管怎么说,人家蒙书记骂是骂他了,但是校园网的事情终究也是办下来了,陈太忠犹豫一下,抬手拨了电话,接电话的却不是严自励,而是一个陌生的声音,“陈主任,你好,请问找蒙书记有什么事?”

“严秘书不在?”陈太忠讶异地反问了一句,那边却是很平静地回答他,“严主任最近身体不舒服,请几天假,请问你有什么事?”

晚上,省委大院十四号,蒙艺居然在六点半的时候就到家了,所以,陈太忠居然有幸再次享用省委书记的家宴,不过女主人不在家,或多或少地有一点遗憾。

“你尚阿姨在凤凰,有时间多过去看一看,”饭毕,蒙书记居然没有回书房去,而是在小客厅悠闲地呆着,一边看新闻联播,一边随意地吩咐陈太忠。

“嗯,我常去,”陈太忠一边跟着蒙勤勤洗茶,一边信口回答,“今天去见陈省长了,她好像嫌我的手太长,伸到教委去了,呵呵。”

他这不是告状,事实上,他异常肯定,蒙书记能理解陈洁眼下的心情,所以这话与其说是告状,还不如说是在卖弄自己办事得当,“幸亏我想到了这个,要是不去见她,怕是麻烦会更大。”

“呵呵,你也越来越成熟了啊,”蒙艺果然没在意陈洁的反应,居然很罕见地笑了一声,“慢慢地,这流言也该起来了,许绍辉说什么了?”

“许绍辉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蒙老大你这耳朵也太尖了一点吧,“我跟他不是很熟……他应该说什么呢?”

“他应该知道了,”蒙艺眼睛盯着电视,很随意地哼了一声,“不过他没戏,我要晚走两年,那个省长的位子,他倒是能惦记一下。”

“许家很厉害?”陈太忠信口发问,难得地,蒙老板愿意指点一下天南的江山,他还不得赶紧请教?“我没觉得嘛。”

“许家的底子,比我硬实,我不过是机遇好一点,”蒙艺随口答一句,又侧头看他一眼,眼中有些许的戏谑,“怎么……后悔没跟他家搞好关系?”

“您这未必走得了吧?”陈太忠不回答他的问题,对这种玩笑话叫真,才叫真正的不成熟,“这盘棋还没人看得清楚吧?”

“你倒是什么都知道,”蒙艺又哼一声,半天没做声,到最后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看不清楚也得走下去了。”

蒙书记心里很清楚,有些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,他才一操作就有人惦记上了,眼下就算他不想走,怕是都会有人不答应了,不过还好,没有意外的话,他去碧空的可能性很大。

想到居然从磐石省那里得到了意外的臂助,他也不得不感慨陈太忠的折腾能力,如果能顺利就职碧空,小陈真的功不可没啊。

“您这吉人自有天佑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其实我觉得,运气好比底子硬更重要呢。”

我说个运气好,你还真当真了?蒙艺看他一眼,也懒得跟这小鬼多费口舌,“陈洁这人肚量不是很大,你最好还是跟她把关系搞好一点。”

“对了,建设部您有关系没有?”陈太忠听他说起陈洁,倒是想起了一事,“我那个科委大厦,想评一个‘鲁班奖’,您能帮着引见几个人吗?”

“我说……你净搞这些花里胡哨的干什么?”蒙艺听得就是脸一沉,不过转念一想,这种事情在自己看来是不务正业,可是搁给下面地市的副处级干部,真的是了不得的业绩了,于是哼一声,“多大的工程,什么公司承建的?”

等蒙书记听完陈太忠的话,很痛快地摇一摇头,“三千万还是省建承建的,这个鲁班奖你不要想了,天南省的建筑公司跟建筑协会的关系很一般,不过……”

看着年轻的副主任一脸讪讪之色,他的心情一时大好,于是微微一笑,“不过这种事,你在北京那些狐朋狗友们可能帮得上忙,这个奖项是比公关能力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