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29章 从本位出发

陈太忠是在晚些时候得到这个消息的,事实上,这还是蒙晓艳从凤凰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,王市长怀疑你想插手教委的校园网建设,你给他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吧?”

蒙校长是早就知情的,她虽然不知道陈太忠为什么要监管这钱,但是却能断定,太忠不会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,而且,他也向她表示过了,这是他帮忙跑项目的前提条件。

可是王伟新不知情不是?心里这份儿憋气,那是可想而知的,我分管的口子我跑的项目,现在倒是要看你陈太忠的眼色了,小陈你做事有点……那啥吧?

陈太忠正说静河二库的事情商量得差不多,要回凤凰了呢,谁想就接到这么一个电话,心说得了,这一下半下的又走不了啦。

王伟新现在还在凤凰,陈太忠少不得要联系他一下,王市长接了电话,倒也没装腔作势,“太忠,我正要找你坐一坐呢,有点事情跟你商量。”

事实上,王伟新也没有装腔作势的本钱,虽然他在凤凰日渐地强势了起来,却是根本没有同陈太忠放对的本钱,别的不说,只说尚彩霞去参观黄老所在的学校时,都要叫上陈太忠,而且关系还密切过他这分管教育的副市长,就足以让他头痛了。

这次,陈太忠又是带了人赴会,而且带的还是荆紫菱,小紫菱有意在校园网里分上一杯羹,那他肯定是要大力支持的——他在易网公司里有股份,荆紫菱赚钱,就相当于是他赚钱。

王伟新这边除了他自己之外,还有教委的主任钱自坚,四个人在包间里一坐,王市长也不遮掩,“太忠,今天中午我见陈省长了,她说我们教委校园网的资金,要你们科委监管,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实打实的问话,最是让人难以抵挡,总算还好,陈太忠心里已经有了腹稿,于是也不答话,淡淡地扫一眼钱自坚,钱主任一看就明白了,这是嫌我碍眼啊,犹豫一下站起身来,“王市长,陈主任,你们先聊着,我出去催一催菜。”

钱主任一边往外走,心里一边腹诽,小陈这也太不是玩意儿了,你丫不过一个副处,撵着我这教委一把手往外走,还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,啧啧,欺人太甚啊……

陈太忠当然没心情去考虑他是怎么想的,眼见他走出门去了,才展颜一笑,“伟新市长你这么问,我也就不遮着掩着了,钱是我帮你要下来的,这要钱的前提,就是科委监管。”

怎么能说是你帮我要下来的呢?王伟新心里越发地生气了,没我的报告,没我的计划书,你有资格要钱吗?不过,生气归生气,他还不敢表现出来,“那你的科委,打算插手些什么业务呢?”

“我倒没打算插手什么业务,我只管帮你要钱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荆紫菱听得有点着急,私下在桌下踢他一脚,不过他却只当没发现:你的事儿我会说的,但是不是现在,你没看到老王的毛还不顺呢?

“只管帮着要钱?”王伟新听到这话,登时愣了一愣,心说雷锋死了好多年了啊,不过略略错愕之后,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,说不得瞥一眼荆紫菱,犹豫一下才出声发问,“这是蒙校长的意思吧?”

他想的是,这钱十有八九是蒙晓艳伙同陈太忠一起要下来的,不过蒙校长或者有什么别的想法,于是就让陈主任顶在了前面。

当然,蒙老师的想法,无非也就是那么几种可能,也许是想避嫌,也许是想插手一下校园网的项目,更或者是想借一借陈太忠在凤凰当地的势力……反正这些并不重要,只要是蒙校长的需求,一切都可以商量,王市长也有的是时间跟她沟通。

“也不仅仅是她的意思,”陈太忠有点听不明白对方所指,又不想细问,以免显得自己嗅觉迟钝,于是笑着摇一摇头,“钱不走我们科委的话,不太好要得下来。”

这才是扯淡!校园网的钱,走你们科委才更难要吧?王伟新终于明白了,敢情就是蒙校长有点想法,小陈这是硬着头皮否认呢——眼下这回答,定然是托词。

既然自以为知道问题的症结了,王市长心中的火气登时不见了去向,反正人家都说了只管要钱,那还计较个什么?这就是承诺不乱伸手了。

当然,这承诺靠得住靠不住,那就是另一说了,但是王伟新心里认为,陈太忠不会乱伸手,要不然,人家都无需向他做出什么承诺——以陈某人的强势,没必要玩这种小心眼。

“那以后要钱的事,还得仰仗你了,”王市长笑着点点头,心中的芥蒂一去,他马上就发现了科委监管的好处,别的不说,只说人家陈省长认陈太忠,那校园网的钱确实就比较好要到了——省里答应的拨款迟迟到不了位的事情,他见过的也不是三次五次了。

“伟新市长你这么说,可不就见外了?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随手又是一指荆紫菱,“不过我不插手,介绍好朋友来投标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他这一手,却是学自张国俊厅长,我不说要帮朋友中标,只说介绍,当然,你想拒绝的话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“你朋友来投标?”王伟新又愣一下,心说今天的事情,还真是一波三折了,不过直接插手和介绍投标的区别,他还是分得清楚的,于是笑着点一点头,“这没问题啊,同等情况下,优先照顾荆总。”

这话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,王市长心里算盘精明着呢,虽然你捏住了我的钱袋子,但要是太得寸进尺的话,我倒也不介意挑唆着蒙晓艳跟这美女斗上一斗,上演一出“二女争夫”什么的闹剧,至于说竞标——荆总胃口不大的话,手指头缝里漏一点给她,那也是无妨的。

不过这些就是点小事,属于后话了,王伟新对自己掌控形势的能力和技巧,还是很有信心的,钱要到了而陈太忠答应不插手,今天这事就算比较圆满了。

接下来,陈太忠的话,让他的心情越发地轻松了,“这个事情,王市长你知道就行了,不要跟其他人说了,里面有点东西不合适张扬。”

“那肯定,这个你放心,”王伟新笑着点头,这件事听起来确实有点不太地道,不过这并不重要,他也无心刨根问底,只是心里暗暗地琢磨,你有忌惮?那是好事啊。

话刚说完,钱自坚推门进来,这卡时间的水平,倒也是不能小看……

陈太忠滞留在素波,并不因为是要会王伟新,大家都是凤凰人,有什么话回去说也一样的,他的目标是陈洁,陈省长给了凤凰科委这么大的权力,他自然是该表示一下谢意——虽然他最该领情的,是蒙老板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他才要王市长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,花花轿子人抬人,陈洁给了凤凰科委面子,他不能认为这是应该的,不能认为顶着蒙艺的名头办事就该无往不顺。

若是当初就有这觉悟,他怎么可能跟省科委的关系僵到那一步?

第二天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,陈洁还没有联系他,陈太忠知道,自己这是不能再等下去了,陈省长昨天中午给王伟新答复,自己不能等一天之后再做反应——这个分寸没人教他,他只是直觉地认为,自己该主动联系领导了。

接电话的是陈洁的秘书小谢,小谢秘书听他说想向领导汇报工作,犹豫一下才好奇地问道,“陈省长在开会……她很忙的,你不是前天才见过她吗?”

“出了点新情况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这小谢怎么就敢替领导问我了呢?我俩关系好像没近到这一步嘛,“关于凤凰教育网的事情,嗯,想请陈省长指示一下。”

“哦,那等陈省长有空了,我给你打电话吧,”小谢的回答倒还真的挺客气,态度也好,不过陈太忠不知道的是,挂了电话之后,小谢走到正在闭目养神的陈省长面前,“陈太忠说,想就凤凰教育网的工作,请您做出指示。”

“嗯,”陈洁的眼睛依旧闭着,微微点一点头,没有说话。

陈省长也是有意为之,目的不外乎是看看这家伙会不会得意忘形,蒙艺的暗示,她很忠实地执行了,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心里就没点意见,所以她已经吩咐过小谢了,陈太忠要是打电话来的话,先晾一晾再说。

小谢也猜到了领导气儿不顺,于是说要给陈太忠打电话,却是一直没有打,直到次日上午,才小心谨慎地请示,“我是不是该通知陈太忠一声了?”

“啧,”陈洁咂一咂嘴,犹豫一下点点头,“告诉他十分钟内赶过来,二十分钟后,我又要出去了。”

她并不知道蒙艺可能会走,但是谁都有点自己的脾气不是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