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28章 撑住了场面

“场子帮你撑了,到底是什么原因啊?”酒席散后,许纯良没有答应张国俊“随便玩一玩”的要求,而是扯着陈太忠离开了,“有个朋友找太忠有点事,改天吧,到时候我请张厅长坐一坐。”

他这么做,确实是把场子撑起来了,他老爹正炙手可热,都要找陈主任帮忙办事,两人的关系也可见一斑,而张厅长虽然知道这“改天”不知道是哪一天,倒也不合适再说什么了。

不过,离开锦江大酒店,许纯良心里这份好奇,就实在无法按捺了,“太忠,你跟水利厅不是配合得一直不错的吗?”

“嗯,一点小事啦,”陈太忠笑着把原因解说一遍,说到最后,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你看,我猜的不错,张国俊果然买你的账,堂堂的厅长都对你那么客气。”

“他是对省纪检委客气,”许纯良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,淡淡地回答他,“太忠,这也就是你,搁给别人我真的未必管,我家老头子警告我好几回了。”

“也就是这种装幌子的事儿,我才会找你,”陈太忠很不客气地回一句,他知道小良就这毛病——在自己人面前说话很直,所以倒也没有在意,不过,你能不加掩饰地说话,哥们儿也能啊,“真有事情的话,我绝对不拉你下水。”

“你也别把话说这么满,”许纯良哼一声,犹豫了一下,才又加了一句,“你这个脾气,已经惹了不少人了,蒙老板要是在天南,你没问题,要是万一他离开了,你该怎么办?”

你这脾气也惹了不少人了!陈太忠听到前半句,就禁不住想出声反驳,虽然他知道,其实小良只有对朋友的时候,才会这样直来直去,可是理解归理解,听到这样的话,他总是忍不住想跟这家伙斗一斗嘴。

然而,许纯良的后半截话,却是让他登时一震,心说不会吧,这件事连许绍辉都知道了?于是他哑然一笑,却是再也顾不得争那些闲气了,伪作漫不经心地摇一摇头,“二零零三年才换届呢,蒙老大还能干四年,我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“不换届就不能换人了?”许纯良白了他一眼,就有心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,可是想一想太忠是蒙艺的人,自己这么说出来实在太不负责任了,而且此事并未盖棺定论,眼下说出来,实在有点骇人听闻,于是笑一笑不再言语。

“不是吧?”陈太忠这下可反应过来了,心说许绍辉居然知道蒙艺要动了?这蒙书记运作的事情,还八字没一撇呢,怎么就让别人知晓了呢,老蒙啊老蒙,你丫堂堂一省委书记,做事也不知道慎重一点?

不行,我得问问明白了,想到这一点,他一扯许纯良,“喂喂,我说小良,你说清楚一点,你说蒙老板要动了?听谁说的?”

“未必动,也未必不动,这种事怎么能随便乱说?”许纯良微笑着摇一摇头,不肯再说下去,然而话里的口风已然再明显不过,只是“不能乱说”,而不是决无此事。

当然,许处长也会叮嘱他不要乱讲,不过,许纯良叮嘱人都是理直气壮的那种,越发显得有些世家子弟的傲慢,“这个事情,你就不要跟蒙书记说了,要不对你也不好。”

可偏偏地,陈太忠还就认他这么说话——换个别人绝对不行,事实上,这也是他对许纯良太了解了,知道人家就是这样的说话方式,而且,许处长的嘴一向极严,跟别人谈事也不可能说到这么深。

“我跟他说什么?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心里却是丁零当啷地不停敲着小鼓,心说这天底下的事情,想要保密可真的太难了,“我只是有点奇怪,蒙艺要走的话,谁会来呢?”

“这我怎么知道?连他要走我都是瞎猜的,”许纯良咳嗽一声,其实他这还真不是乱猜的,而是从他北京的爷爷那儿听说的,省委书记的变动,跟许绍辉在天南的处境休戚相关,许家当然不会掉以轻心。

而许纯良知道此事,也纯属偶然,他过年回去的时候,感觉自己的妹妹许苒泠情绪不是很好,于是昨天跟爷爷通话的时候问候了一句,谁想许家老爷子说了一阵之后,居然反问了一句,“上次拍照片那个小伙子,是不是跟蒙艺关系挺好的?”

于是,许处长就知道了一些眉目,眼下见陈太忠自我感觉良好,实在憋不住,出声暗示了一下,不过说完就有点后悔了,少不得胡扯一通转移话题,“以后撑这样的场面,你尽管叫我,呵呵,反正我也不答应他们什么事,对不对?”

“这个场面还真是用来糊弄人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,“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,无非就是制造一点错觉而已。”

别说,许处长出面,张国俊还真的认,或许是他想起王浩波就是许绍辉捧上来的人,第二天碰到王书记,又嘀咕了一句,“静河二库那儿,就交给你了,怎么划算怎么来。”

同样的话,领导若是能说两次,这就是暗示不用给他留面子了,王浩波当然明白这个理,于是要建福公司不要被外界因素所左右,坚持“合用的就是最好的”这个原则。

建福公司和徐总工程师商讨的结果,就是采用了王浩波推荐的厂家,事实上,张国俊介绍的厂家真的不怎么样,这不是厅长大人有意的,他只是受了蒙蔽而已。

“术业有专攻”这话不是白说的,王书记以前是专门搞这个的,挑选的厂家肯定要比张厅长强,不但价格低又是知根知底,售后服务什么的也可靠得多。

其实,那发电机厂家了解了静河二库电站的背景之后,都不想卖设备,而是想白送设备,借此在里面获得股权若干,而且他们的理由还挺实在——若是我们也参与进这个电网来,这售后服务你们还用担心吗?

当然,这倒不是说建福公司的名头好到众人敬仰的地步了,一个私人公司,还是新开的,带不给大家什么安全感,人家厂家是看到水利厅中层参股这个因素了,你们水利厅干部都不怕,我们当然就更不怕了,建福公司若是不肯老老实实地分红,有的是人找他们的麻烦。

若是给厅里干部分红而不给厂家分红的话,人家也就有理由说话了不是?再说了,设备的维护还不是得靠着厂家吗?

事实上,那厂家也是想借此插手电网运营,这一块的利润谁都看得明白,只是一直被电业局和水利厅垄断着,有了静河二库做突破口的话,别的项目上岂不是更容易打开口子了?

然而,这个以设备投资的方案,被王浩波无情地拒绝了,以王书记为政多年的经验,当然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,这口子是不能乱开的,要不然岂不是凭空给建福公司树对手?

当然,还有一点更为重要,那就是建福公司有水利厅干部参股的事情,是不能张扬的,多一方知道,那就会多一些麻烦,不是好事。

所以说,陈太忠这次设计的撑场面,完全起到了应有的作用,不过他没想到的是,撑场面的事情不止一件,有他主动设计的,也有就坡下驴的——第二天,陈洁答应了由凤凰科委代管凤凰教委校园网投资的事宜。

事实上,这个招呼,蒙艺已经打过了,陈省长虽然不知道教委的钱为什么要让科委管,却也没有反对的意思,反正凤凰科委已经势不可挡,陈太忠又是蒙老板的心腹,这点顺水人情总是无所谓的,而且如此一来,也能让教委和科委更紧密地绑在一起,省得有人眼红科委钱多,一着急将科委这一块划到别的副省长名下分管。

但是这事,它也有让陈洁为难的地方——传出去实在不好听,想一想就知道,同样级别的行局,凭什么你科委就能替教委做主呢?

所以,陈省长就琢磨,该怎么能让这件事看起来更顺理成章一点,谁想正瞌睡呢,就有人来了枕头,科技部部长金相实下来考察了。

金部长下来之后,不但考察了省科委,还考察了凤凰科委,不但考察了凤凰科委,还对陈太忠赞赏有加,这一系列表现,终于让陈省长有了让凤凰科委插手的借口。

当然,科教文卫本来就离得很近,所以她对前来跑项目的王伟新发话了,“这个项目,省里可以拨一部分款项下去,但是在相关的技术和经验上,科委的实力很强,我觉得让凤凰科委来监管,更能相得益彰,将校园网建设得更好。”

王伟新听得头皮就是一麻,心说我跟陈太忠关系是不错,不过,他凭什么插手我的项目呢?一时间就有点想不通,面色也不是很好看。

然而,陈洁这人非常注重面子,虽然是得了蒙艺的暗示,却不想让大家知道其中缘故,所以话说得很坚定,似乎是她自己的主意一般,这个态度,让王市长实在没有置疑的勇气——再叽歪的话,陈省长不给钱了,那可就白忙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