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27章 折中手段

第四天一大早,金部长回素波,这次不止是陈太忠要跟着,文海也借机跟了去,为领导送行,总是人越多气氛越热闹吧?

不过,中午的送行宴,两人就没资格上正席了,这不仅仅是因为级别有点欠缺,更是因为……摆宴的是杜毅杜省长。

中央部委下来正职视察,一般就是这种接待待遇,迎接是一位正省,送别是另一位正省,金部长也不是特例,只是天南这边迎接和送别的人选颠倒了一下而已。

杜省长送金部长,也不是上杆子巴结,仅仅是普通的人情往来,不出面难免会被别人看做不尊重或者是对金相实有成见,就这么简单。

而且,金部长手握科技部的拨款大权,杜毅也不可能视而不见,他管送不管接,已经很明白地向大家表态了:我这不是炒蒙艺的剩饭,是礼数使然。

当然,这先后顺序里面的讲究,有多少人能看得懂,那就实在不好说了,不过杜毅也不可能在乎,我这本来就是做给看得懂的人看的,看不懂的人,你们接着不懂就完了呗。

似此情况,杜省长怎么可能让凤凰科委的人出面?反正金相实下来考察,首要目标是考察省科委,其次才轮得到“个别成绩不错”的地级市科委,他不叫凤凰科委的人参加是正道,叫上的话,还真就有炒剩饭的嫌疑了。

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是没蹭到午饭的正席,下午去机场也是只有站在“群众”中的份儿,不过他并没有介意这个,风头太盛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当然,这种心态搁在往常,那是不可想象的,若是仙界中人得知,被众仙击得魂飞魄散的操蛋陈居然会有了这样的认识,怕是也会惊掉下巴。

送走金部长,文海就要回凤凰了,不过陈太忠没跟着他离开,静河二库合龙在即,王浩波和张国俊都找了小水电的厂家,要跟陈太忠座谈一下,顺便把静河二库最后的方案拿一下。

建福公司的老总吕鹏已经赶到素波了,总工更是水利厅某退休老专家兼职的,不过大家都明白,所谓的吕总,不过是给董事长岳阕的表妹任娇打工的,任老师才是建福公司的皇太后。

然而,这皇太后对该公司根本就是撒手不管,在建福公司真真正正一言九鼎的,是陈太忠,所以这个方案,必须要过陈主任的目才行。

张厅长和王书记各自推荐了小水电的厂家,不过这并没有导致两人关系的紧张,王书记很直白地说明了自己的意图,“我找人,就是想帮着拿出更好的方案,顺便压一压张厅长那边的价钱,太忠你要选,还是要选张厅的人。”

张国俊更是痛快,“浩波你这是说什么呢?建福又不是咱三个的公司,关系到厅里干部的福利呢,太忠你的人该选什么就选什么,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兄弟齐心,才能其利断金,自己两个人还这样那样的,就真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方案听了听,投标书也看了看,陈太忠琢磨一下,觉得两边似乎差不多,不过张厅长这边的人报价高了那么一点点,对付款要求得也比较苛刻,这让他有点犹豫。

当然,以他现在的城府,肯定不会随意表态,说是相信厅里徐工的判断,说完就将资料搁在了一边。

然而,他这种做作,又岂能瞒得住王浩波和张国俊?张厅长心里不说什么,王书记却是悄悄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“还是选老张的吧,他倒不差那点回扣什么的,关键还是个面子。”

啧,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,陈太忠郁闷地挂断了电话,都到厅长的地步了,当然不会把那点小钱看在眼里,但是这面子事大啊,尤其另一个介绍商家的人,是他的副手,这面子就更要不可了,“啧,当时你就不该出面,让那些商家直接找到我就行了。”

“唉,你快别提了,”王浩波听得就是一声长叹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?我是被张厅长点了名的,为了提供更多的选择,要我找几个厂家做配合,我敢不答应吗?”

点名的也是张国俊,现在价钱高的还是张国俊,陈太忠情不自禁地想歪了,“老张这不会是……有意给你难堪吧?”

“这倒不可能,想给我难堪的话,他有的是办法,”对于这一点,王浩波认识得还是相当深刻的,“他也确实想把事情办好,不过,事情发展到眼下这步,也真是有点没意思……”

“倒也无所谓,”陈太忠笑着安慰他一句,“晚上他不是要摆酒接待我吗?到时候我看是能把小良还是云风拉过去,老张总不能再在这种小事上计较了吧?”

许纯良和高云风,这都是王浩波知道的,而且他知道,这两位的老爹,今年的行情都涨了不少,尤其是那许纯良,张国俊还没见过呢,有这么个套近乎的机会,张厅长应该不会拒绝,然后,建福公司那边的小小事情,自然也就不会放在心上了。

虽然只是一个面子问题,但是也得拿个小小的人情来消气,陈太忠是这么认为的,王书记也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,心里禁不住也有点佩服,你说这太忠的小聪明怎么就这么多呢?

自打许绍辉升任纪检书记之后,陈太忠还没登门道贺,不过蒙艺都已经嫌他折腾得欢了,他索性连许纯良也不见,直到现在,他再没什么表示也不合适了,才打电话给许纯良,说是晚上跟水利厅的人吃饭,“给你准备了两瓶81年的拉图,来就有,不来就没有了啊。”

“啧,我还真没兴趣跟他们吃饭,”许纯良实话实说,他老爹是升了,权力也大了许多,不过纪检委这一块真的太敏感了,许书记眼下做事,反倒是要缩手缩脚了,纪检干部跟其他人打成一片关系和谐,是不应该的。

“来吧来吧,”陈太忠不管不顾地邀请他,“要不我去你们单位接你,帮我撑一撑场子,顺便恭喜你老爸升任纪检书记。”

“撑场子倒是可以,”许纯良是真的实在,一听是这缘故就应承下来了,“恭喜就免了,咱哥俩谁跟谁?不过,我不可能跟他们说什么。”

“你说了也不顶用啊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挂断了电话,心说你还能做了你老爹的主不成?不过,许纯良这态度一如既往,直率而谨慎,倒是让他有点感慨,同样是老爹升了,高云风就难掩那兴奋的心情,而小良说话做事却是保持了原来的风格,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。

有了这个感慨,他也懒得去找高云风了,只在机关事务管理局门口等到许处长,两人一同到锦江大酒店赴宴。

果不其然,张国俊听说来的是许书记的公子,先是微微一错愕,马上站起身子迎了上来,“哈,原来是许处长,早听太忠说过你,一直要他引见呢,就是那家伙太忙了,哈哈。”

陈太忠没跟你说过,只不过是我跟你提过一次而已,王浩波冷眼看着,心里暗笑,要是以前就引见给你,你未必会像现在一般迎出来。

一个区区的副省长的儿子,是请不动张厅长移步的,哪怕是省委常委,而同样的省委常委,纪检书记的儿子就不一样了,这倒不是说张厅长心虚,实在是……做官的哪里有不怕纪检委的?

反正,能跟省纪检委搭上关系,总是不错的,虽然仅仅是书记的公子,但是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搭上许纯良甚至比搭上许绍辉还管用。

这里就又是个分寸感的问题了,比如说,张国俊有朋友被纪检委惦记上了,在不得不伸手相帮的情况下,贸然找许绍辉未必就是明智的选择。

有太多的事情许书记不是没权力出头,而是实在不合适出头——纪检委一把手带头徇私,传出去总不是那么好听的事,只说这个忌惮,就让许书记不方便张嘴,大家都看着他呢。

就是老话说的那个意思,县官不如现管,求人得求对地方,县官不是没能力伸手,而是不合适伸手,如此一来,许纯良出面,就比他老爹要方便一点。

当然,这指的仅仅是小事,真要是什么大事,许绍辉也都未必能偏帮了,总之一句话,认识许绍辉和认识许公子,效果是不一样的,如此一来,由不得张国俊不认真对待。

“来得冒昧,打扰张厅长了,”许纯良笑一笑,对方是厅长,他这副处也表现得比较敬重,只是言语间也不乏那么一点矜持,“我是知道太忠来了,叫他一起坐一坐,没想他没空。”

话里隐隐有撇清的意思,不过张国俊倒是能理解,他非常清楚,许绍辉才执掌了纪检委,根基未稳的情况下,许公子低调待人是很正常的——要不是如此,反倒是不正常了。

所以他当然不会在意,爽朗地哈哈一笑,竟是客气得惊人,“许处长这可是太见外了,太忠的朋友,那就是我的朋友,以后相处下去,你就知道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